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我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爱的人又是谁,你现在,必须跟我走!”

  冷晏琛此刻不想再跟秦念夏长篇大论,他捉住她的手腕,只想尽快带她离开这里。

  “我不会跟你走!”秦念夏执拗地甩开冷晏琛的手,就在冷晏琛抬手想要将她打晕之际,她却本能地躲开,倔强道,“冷晏琛,请你尊重我的选择!”

  冷晏琛呼吸一滞,惊怔地愣在原地看着秦念夏,心口宛若割肉般痛着:“念儿,求你跟我走。”

  秦念夏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手扶着浴桶的边缘,缓缓远离冷晏琛:“我再重申一遍,别逼我,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跟你走!”

  就在此时,冷晏琛的耳麦,传来通讯。

  他抬起手,捂住耳麦接听。

  秦念夏不知道对方跟冷晏琛说了什么,只见冷晏琛皱起了眉头。

  冷晏琛也随之看了秦念夏一眼,低沉道:“她不愿意跟我走,a计划执行不了,启动b计划,擒贼先擒王!”

  结束通话后,冷晏琛想触摸秦念夏的脸颊,却被秦念夏微微躲开。

  他停顿在半空中的大手,心痛地握成拳放下:“念儿,这次我尊重你。”

  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不能再待在这里跟她磨蹭。

  冷晏琛说完,利索地转身跳窗离开,眨眼睛便不见了踪影。

  秦念夏愣了一下,脑海里突然想到了什么,奋不顾身地往外冲。

  刚刚冷晏琛说的,擒贼先擒王的意思是,要杀了小乞丐吗?

  不可以!

  他们不可以杀小乞丐!

  杀了小乞丐,冷晏琛也会死!

  秦念夏冲出房间,歹着一个手下就问“你的主人在哪”,在一个又一个的手下的指引下,她闯进了一间木屋,向着坐在椅子上的炎泽漆扑了过去。

  “嗖”地一声,有什么东西打穿了玻璃。

  炎泽漆抱住秦念夏往后躺的那一刻,亲眼看到子弹从秦念夏的颊畔擦过,鲜血四溅。

  “嘭”的一下,两人连同椅子一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秦念夏扑倒在炎泽漆的身上,与他面对面,四目相视,差点吻到了一起。

  炎泽漆惊怔地瞪大了眼睛,鼻息间萦绕着秦念夏脸上的血腥味。

  秦念夏只觉脸颊很痛,像火一样在灼烧,慢慢的又不痛了,一片冰凉的感觉,逐渐开始发麻,而后又阵阵发痛。

  她知道,自己一定是毁容了……

  “来人!给我搜!为什么会有狙击手!”一旁的莫妮惊呼下令。

  瞬间,所有人都进入了警备状态。

  “疼……”秦念夏想去捂住自己的脸。

  炎泽漆连忙捉住她的手,命令道:“快!去把毒医叫来!快去!”

  莫妮得令,立马颔首跑开。

  而此刻,秦念夏整个右脸颊全是血,不停地喊:“疼。”

  炎泽漆心痛不已,慌不择地安慰道:“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candy,你再忍忍,毒医马上就来了!”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乱石堆上。

  隐秘好的阿尔娃,忍不住跟刚刚的狙击手厮打了起来:“是谁命令你开枪的?你疯了是不是?”

  “王子殿下说,必须击毙炎泽漆!”

  “在这里ares说了算!我们必须活擒……”阿尔娃话还未说完,就只见这狙击手两眼一瞪,溅了她一脸鲜血后当场死去。

  紧接着又是几道枪声响起。

  不好!

  被黑主的人发现了!

  阿尔娃连忙躲避,想方设法地撤退。

  这边。

  冷晏琛回到舰船的调度营,从阿尔娃那儿得知炎商陆的狙击手开了枪,恼火地揪住了炎商陆的领口,将炎商陆从轮椅上提了起来。

  “谁叫你下令开枪的?”

  “你不是说,擒贼先擒王吗?一枪击毙炎泽漆,省得他有机会逃跑,伺机报复!”炎商陆毫不心软道。

  “炎泽漆现在已经不是你们炎国的罪人,而是国际公敌,我必须带他回去接受审判,而不是你一句话就能夺走他的命这么简单!”冷晏琛气愤地将炎商陆按回轮椅上,“炎商陆,你给我听着!我之所以让你带兵加入我的部队,只是为了‘师出有名’,顺便把这‘功劳’给你,让你在王室有服众立足的资本,才能重新夺回王位!但这里,还是我说了算!你再乱插手,别怪我中途撤人,让你成为一盘散沙!”

  “你不是亲自去接夏夏回来吗?夏夏呢?没接回来是吗?因为她爱上了炎泽漆?”炎商陆不满地皱眉,不想再在已经发生的事情上纠结,只能试图转开这个话题。

  “炎商陆!你脑子生锈了吗?!念儿爱上谁,那是她的事!但这次部署计划有变,念儿还在岛上,就不能发生正面开战冲突!”冷晏琛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