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第42章 端水大师

小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作者:萌俊 更新时间:2022-03-21 18:49: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阿公,太子这期的账目交够数,上期延下的账目,补回来乜?”美姐在一众堂主们交完账目以后,却敏锐察觉到一个盲点,啪嗒,点上一支爱喜烟,两支细指夹着,另一只手轻轻转着打火机,声音清亮同众人话道。

  张国宾扬起眉毛饶有趣味的朝美姐看去。

  美姐两根手指涂着红色指甲油,颈部上披着一层大波浪卷发,胸前两块山峰看似饱满,实则已经耷拉下来全靠钢圈箍着,一脱掉内衣肯定泥石流啊!

  “这婊子该不会是道友辉的姘头?现在跟我找麻烦,马叉虫!”张国宾心头腹诽两句,表面却非常斯文,低头道歉:“不好意思,美姐,上期延的帐还没补上。”

  美姐四十几岁的年纪,看起来却像三十出头,越是在夜场混的女人,越懂得怎么保养。

  当然,普通夜场小姐天天要陪酒,赚到钱又去养男人,哪儿能保养得住啊?

  十几岁看起来像三十岁一样。

  可美姐却是社团大姐大,平时里根本不用陪酒陪笑,手底下有旺角砵兰街、洗衣街几条地盘,表面上做夜总会生意,私底下却靠走私文物、珠宝、赃物捞大钱。

  既把内地东南亚印度的赃物销往欧洲、美利坚。

  也把欧洲、美利坚的文物、珠宝走私入境。

  光走私不算,还连骗子一起做,你要是不够实力,拿着钱都买不到真货,给人骗了再斩死沉海,尸体都找不到。

  都说乱世金银、盛世古董,自二战结束之后,古董文物价格开始上涨,在二战末期很多军官、政客都已经开始搜刮古董,80年代走私古文已经是项大生意。

  以前是义海红棍“崩鼻高”的老婆,在“崩鼻高”出国交易遭遇枪杀之后,一个人扛起堂口的事务,成为新一代义海红棍。

  自身经历也算是段传奇。

  不过你拽就拽,拽到我头上可过火了。

  美姐眯起眼睛,夹着烟,挤兑道:“太子宾,你是新人延一期帐无所谓,大家都愿意给新人一个机会,可是你一期又一期,兄弟们不见得忍得下去。”

  “你扮差佬演电影赚几多钱,点会连些数都交不上来?”她屈指弹弹烟灰:“你是不想交,还是交不上?”

  “美姐冤枉我了。”张国宾却耸耸肩膀,毫不挂怀的微笑道:“电影票房分成得要电影下画才行,我是真的掏不出钱了。”

  “要是阿公想斩我了,我没话讲。”堂口收入分给兄弟们之后,账面上就没几个钱,再交上这个月给社团数,顶多有个二十万,补上期的窟窿刚刚好,可拿钱顶上期的帐,大波豪、东莞苗怎么带兄弟们去喝酒、炮马、食宵夜?

  到底是带兄弟们喝酒、炮马、食宵夜重要,还是给社团补账目重要,作为大佬心底都该有个数啊。

  张国宾表现的倒是非常光棍,像极了一个社团烂仔,美姐却十分不满道:“人人都像你这样,社团怎么发展,兄弟靠什么吃饭!”

  “既然你连数都交不上,又凭什么让兄弟去接受道友辉的地盘?”美姐一拍桌面,叫道:“凭你长得靓啊!”

  “还是凭你能在电影穿军装?”

  张国宾摸摸下巴,心道:“你说的都对!不过我不会承认!”

  他连忙举起手道:“我保证,我保证!下期一定给社团交够数!”

  而现在他终于知道美姐冲着他的原因。

  原来不是图他人靓活好,是图他的通菜街啊!

  道友辉扑街以后,他派东莞苗第一时间让兄弟们抢下通菜街的地盘,而通菜街与花园街毗邻,商铺客人一点都不比通菜街少,现在许多商铺都在化妆品,小饰品,是将来的“女人街”,油尖旺最赚钱的几条街道之一。

  自张国宾跟道友辉换到花园街以后,花园街波鞋店大卖,美姐、马王几个人看花园街生意火爆,眼红到犯病,自然不想有客流的通菜街落在张国宾手里,毕竟通菜街地盘严格来说是社团的,道友辉又没有答应把地盘交给你,你不够资格拿。

  不过,张国宾手底下兄弟们够狠,美姐、马王等人不想硬拼,干脆便在社团开会时提出来。

  总之,你张国宾就是一个赖账宾,不配拿通菜街的地盘。

  总之,你电影生意不给我们做,商街生意总要拿出来一起发财!

  殊不知,做商业是要天赋的,几个傻仔要到通菜街也照样没用。

  没有合适的运营手段全都白搭。

  “不过,这一期我是真的没钱交,我要是有钱早就交给阿公了。”

  “大家都是一家人,我张国宾像抠抠缩缩的人吗!你就说我不配拿通菜街,我可就不服气了!当初道友辉跟我交换花园街的时候就话过,他有朝一日扑街,一定把通菜街交给我。”张国宾双手抱拳,转身,朝向香案拱拱手:“死者为大!”

  “我们要尊重死者的意愿,对吧?马王!”马王翻起眼皮,懒得搭理。

  美姐红唇一咬香烟,斜斜抬起手,长长吐出条白雾,嘴里则满是不屑的回应道:“我还说道友辉要把他老母送我,你点解不去把他老母抬过来?”

  “哎呀!美姐!”张国宾一拍双手,鼓掌道:“你点知道友辉还真有个老母?我明天就去跟伯母话你要养她,派小弟把她给你送上家门……”

  “干你娘的张国宾!”美姐忍不住破口大骂:“我怀疑道友辉是你整死的!”

  “我还怀疑道友辉是你干死的!”张国宾毫不露怯,斯文人当得,烂仔也当得。

  “咳咳。”收了花园街股份的坐馆不能干坐着。

  坐馆黑柴端起紫砂壶,将壶嘴塞进嘴里,翘起壶把饮下口温茶,清清嗓子,待到众人都搁置争端,端水大师即将开始他的表演。

  “阿美,社团账目你说的有道理,阿宾确实不能一期一期的拖着。不过电影票房确实要等下画,这没假话,我听说阿宾把花园街店铺的收入都分给底下兄弟们,这点阿宾做的也很对。”

  “社团要发展,首先就要给兄弟谋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