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第44章 人情/欠帐

小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作者:萌俊 更新时间:2022-03-21 18:49: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黑柴将铁观音的木盒打开,一包一包封装好的小茶袋,无疑戳中他内心的喜好…

  黑柴见猎心喜。

  苏先生在旁也扬起眉头,露出感兴趣的笑容。

  他肯定要摸几包来喝喝。

  两人看张国宾都越看越顺眼……

  “啪嗒。”不过黑柴将木盒合上以后,却心生警惕,有道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人精不会不懂。

  他笑着的劝道:“阿宾啊,你有心意阿公笑纳了,不过太子宾当一个赖账宾,说出去江湖中人可会笑话你的。”

  “阿公讲笑了,一份小心意不值几个钱,阿公喜欢就好。”张国宾却笑道:“赖账宾太刺耳,我肯定不会做,有钱就交账嘛……”

  “对了,阿公,《英雄本色》看了乜。”

  “嗯?”阿公与掌数大爷心头一跳,砰砰直跳。

  黑柴马上放下茶盒,笑着站起身夸赞道:“阿公看过一遍,拍的很漂亮,别说底下的马仔,就连阿公看的都很喜欢。”

  “既然阿公喜欢看,我就让公司的人送一卷胶片给阿公,阿公喜欢就留着慢慢看。”张国宾嘿嘿笑道。

  这一卷胶片代表的可并非省一张电影票,

  而是能给千千万万市民们省很多电影票,

  怎么讲?

  当然是电影录影带的盗版生意啊!

  张国宾在电影里卖着票赚院线的钱,嘉禾再帮忙录制正版观影带,赚一笔电影下画后的钞票……

  这两个利润点都是正行。

  不能交出去。

  可市面上除去正版录影带外,还存在盗版录影带,盗版录影带卖的更加畅销。

  一,盗版录影带便宜。

  二,盗版录影带没有政策限制,无须通过各地引进片条例,各种配音,字幕挂上,内地、日韩、东南亚、新加坡……各区各地都能卖爆。

  80、90年代亚洲港片风潮,一代人的记忆80%来自盗版录影带。

  相反,正版影片要上线国外,需要通过各地审核,打点好相关关系,众多没有实力的小电影公司,作品根本无法在国外发行,港岛几家电影公司甚至专门靠发行渠道赚的盆满钵满,嘉禾、金公主都是其中之一。

  不过,80年代电影盗录技术简陋,往往是社团买通影院员工,利用低端设备解码,黑柴、苏先生若是拿到胶片原片,马上就能录出清晰度高的盗版影片,再利用手下的势力运作,立即就能包揽盗版录影带的大部分生意,转手大发一笔横财绝无问题。

  当然,香江做盗版录影带的社团有十几家,别说张国宾一个人,就算是整个和义海也不可能独吞录影带生意,如果能独吞的话,也不用给黑柴,剩下一个油麻地的业务量,体量又小了,死抠着烫手,得不偿失。

  可这是白捡的港纸啊!

  黑柴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阿宾,你这么有心,要是给道友辉扛帐的钱不够,阿公可以跟苏先生出一笔支持你。”

  这是要交换利益。

  张国宾却笑呵呵地拒绝道:“多谢阿公的好意,不过一点小事情,不劳阿公多挂怀。”

  “阿宾自己搞掂。”

  这一个大人情岂是一点点小利益可以抵账?

  留着情面,

  将来慢慢撸。

  黑柴心里有些忐忑,右手拇指,食指一起摸向左手无名指的玉戒,掂量掂量考虑着答应:“那阿公就承你情了。”

  承情就好。

  承情就好。

  张国宾心中暗道,嘴上却说道:“阿公您是长辈,一家人勿要说两家话,阿宾堂口里还有点事,先闪人了。”

  送礼也是有讲究的。

  张国宾悉知人情世故,送礼的时候绝不提要求,更不给收礼者压力,真像是家中晚辈尽个孝心。

  送完礼马上带着兄弟们闪人。

  黑柴揣摩着玉戒回头朝苏先生问道:“裕民,你点样看?”

  苏先生一身长衫,拿着白纸扇,拍拍手掌,颔首道:“我看行!”

  两位老骨头一拍即合,先收钱,人情欠着吧,想必太子宾懂事,不会做出过火的事。

  ……

  “宾哥,盗版生意点解拱手让给两个老骨头?你拿下通菜街身上还扛着一千万多的债,用盗版生意揾点钱补血多好?”

  大波豪开着车问道。

  这时,虎头平治车已经驶出光明相馆所在的庙街,尖沙咀路边海风徐徐,风景宜人,来往车辆众多,张国宾端坐在平治车后座,单臂撑着车窗,扭头看向前排:“阿昌,你说我点解要把盗版录影带的生意让出去?”

  “阿宾拍电影正行揾的够多了,同一部电影若是连盗版都赚,将来爆出来就是大黑料,说不定落入正行的竞争对手手里,比如邹怀文、六爷,他们利用这点制造舆论攻击,宾哥的正行生意绝对受影响。”状师昌看了大佬一眼,分析的头头是道。

  张国宾微微颔首:“没错。”

  “而且正行的饭不分给社团吃,道上的生意总要照顾下社团,当然,我手里的蛋糕,并非谁都配吃。”

  “阿公算一个!”毕竟社团坐馆嘛,兄弟们都能理解。

  “你以后脑子醒目点,否则迟早被人坑死。”张国宾提点道。

  “我觉得黑白通吃就很饱,点样给人分蛋糕!”大波豪不服气。

  张国宾摇摇头,徐徐舒声道:“黑白通吃,吃的是情面,不是吃利益、恰独食!”

  “可堂口内哪儿有一千两百万港纸去给道友辉抹账,我呸!一个死人欠一屁股账!拖累兄弟们赚大钱!”这件事大波豪作为白纸扇倒很有发权。

  “鬼说要掏出一千两百万的港纸啊?你当我港督啊,签签字几千万拨下去,现在去印钱都来不及!”这笔账目特别大,大到根本没钱抵,就算张国宾把电影票房分成全搭进去都不够,而他是不可能把个人的正行资产拿出来给社团抵账,可一千两百万里本金多少,利益多少,该付多少,一毛不付,总之很有得谈。

  “解决账目又不一定要付钱,重要的是解决!”

  “阿昌,你打个电话给濠江的高利王,话他知,这笔帐我太子宾扛了!要钱?让他亲自过海来找我太子宾谈,只要他够种!钱不是问题!我带他发财!”

  “嘚!”张国宾轻一下弹舌头。

  阿宾又要跟人谈判了。

  状师昌收到大佬的命令,毫不废话,直接掏出大哥大,打电话让小弟查高利王的联系方式,车上当着太子宾的面就给高利王打电话:“濠江在赌场放高利贷的王仔?”

  “想死了吧,死烂仔!”高利王小弟拿着电话,双手放在赌档桌面上摸麻雀,砰的一声,一张雀牌砸在桌面喊道:“胡了!交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