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第86章 长城电影公司(一千首订加更!)

小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作者:萌俊 更新时间:2022-03-21 18:49: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楼底。

  “呼……”

  大波豪正站在车前抽烟。

  张国宾没有跟温壁霞有多过交谈,下楼穿过大厅,推辞掉房东太太的早餐邀请,便走出公寓大门。

  “啪。”

  大波豪丢掉烟头,一脚踩灭。

  “宾哥。”

  他拉开车门,出声喊道。

  “走吧。”

  “去长城电影公司。”

  张国宾侧身迈进轿车后排,合拢西装坐好,轻靠着座椅舒声说道。

  “双南院线”是由长城,凤凰,新联三家电影公司旗下戏院,联合组成的一条大型院线,一共有戏院二十三家,遍布港岛,九龙,新界,其中长城政治背景最深厚,把持着双南院线的话事权,事后成立的“中原制片”,“银都机构”,本质上也由长城进行话事。

  长城,凤凰,新联成立的主要目的,其实就是为祖国宣传阵线做斗争,成立原因来自于周丞相的一句话,曾经一度在香江影坛首屈一指,不过由于不可描述文化风波,导致长城,凤凰,新联都受到影响,发展几近停滞,但几十前布局的戏院,资产犹在,目前国内风波结束,长城,凤凰,新联都再度活跃起来。

  60年代中期,香江影坛有四大国语片公司,四大粤语片公司的说法,其中长城,凤凰占四大国语片公司两席,新联为四大粤语片公司之一,独立与中联,光艺,华侨竞争。当然,眼下四大国语,粤语都是江湖旧称,嘉禾,邵氏双雄鼎力,新艺城,梦工厂,宝禾强势突围。

  张国宾要想跟长城,凤凰,新联合作谈条件,一就是梦工厂的制作水平,二就是和义海字号大旗。

  温璧霞,林碧琦则是梦工厂在拍摄《靓妹仔》过程当中,张国宾,黎大伟一起挖掘出的新人演员,由于《靓妹仔》是一部以女性为主题的社会电影,一返梦工厂先前的拍摄风格,几位女主演都需要重新挖掘,相反,男主演则直接由白面小生梁潮伟担任,梁潮伟经过《开心鬼》一部戏倒也有一定知名度,不过年纪轻轻的他未经历练,还配不上“电眼靓仔”的名头,得多在梦工厂跑跑龙套。

  十五年的合约呢。

  只要每天有戏拍,有工开,能养得起家,当主演,跑龙套,阿伟都毫无怨,更无不满。

  这十五年只要最后能红五年,对张国宾,对梁潮伟而都已足够。

  另,《靓妹仔》两个女角色位,人物形象不好。

  张国宾没有让朱宝艺出演,免得败掉路人缘。

  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女神形象,

  第一神仙姐姐,

  再去演妓女,吸毒女,简直搞笑。

  当我张老板拍不起其它戏,还是当我张老板不宠妻?既然是她的女人,资源风险就得管控!有风险不如不拍!

  虽然,眼下香江观众对女性形象并不苛刻,但是大佬的女人不愁片拍!

  朱宝艺也不卖人设,谈恋爱就公开,宣传神仙姐姐,却不立玉女牌坊。

  温璧霞,林碧琦“双碧组合”当中,林碧琦是《靓妹仔》女主角,温壁霞仅为女配角,那是因为《靓妹仔》电影风格需要一个叛逆,倔强,偏执的女一号,而林碧琦出生九龙城寨,因家庭不和,自小无心学业,本身便是号码帮一个小太妹。

  张国宾找到林碧琦只说一句话,林碧琦便答应出演电影。

  《靓妹仔》是她一生中唯一出演的一部电影,创造了两个难以打破的记录:一是最年轻的金像奖影后,获奖时年仅十七岁,尚未成年;二是作品最少的影后,迄今为止只拍过一部电影,就是当届获奖的那一部。

  温璧霞则是出生于调景玲的一个民国老兵家庭,家中父亲酗酒,母亲做零工生活,听闻有电影拍,能做女主角,立即答应。

  跟梁潮伟一样签下十五年卖身契,现在为梦工厂的签约艺人,拍摄期间从学校搬入艺人公寓,跟李丽珍一样暂住公寓当中。

  十五年合约现在是梦工厂的基础合约,在一连拍出三部千万票房作品以后,梦工厂有底气定下这种合约。

  对程龙,洪金宝,周闰发等大咖可例外,对刘德桦,梁稼辉,渣渣辉等新人建议再追加五年……

  “吱啦。”平治轿车与三辆佳美一同停在铜锣湾,长城电影公司大门。

  张国宾推开车门,回头朝大波豪,状师昌递去一个眼神,大波豪便转头吩咐小弟:“你们在门口守着。”

  “是,豪哥。”

  河马,小马六名马仔守在车边。

  张国宾与提着公文包的状师昌,拎着录像带的大波豪肩并肩踏进新长城。由于他们有以公司名义提前跟长城公司接洽,约定好见面时间,一名穿着灰色西装的女接待已经守在前台,一路引领带着三人上电梯,来到长城公司五层,总经理办公室。

  “长城电影公司”最初是由张善昆、袁仰桉等人召集部分旧上海商业影人进行成立,恰好当时有一批上海老商人携款移民至香江,张善昆在上海派的支持上成为长城电影的掌托人。

  不过,长城电影公司成立不久就遭遇财政危机,张善昆与袁仰桉对公司发展产生分歧,再加上“张善昆”亲台态度起作用,没多久张善昆便带着一群人离开长城电影公司,袁仰桉坚持左派路线,掌舵长城电影。

  袁仰桉带着长城电影越做越大,加上国内支持,摇身一变为左派院线掌舵人,50年代华语电影中流砥柱,现在也是影坛一方大佬,年龄已是七十有五。

  张国宾见到理着寸头,戴着黑框眼镜,一身老上海文人气息的老者,当即认出对方是袁仰桉,笑着上前握手道:“袁先生,上午好。”

  “晚辈久仰袁先生大名,得次一遇,三生有幸啊。”

  袁仰桉搭住张国宾的手掌,左手不自觉抬起,拱一下鼻梁上的眼睛架,审视着看他,笑道:“张先生才名远扬。

  “下次要见我,直接打电话就行,不用专程发函预约,搞的怪陌生地。”

  “袁老说哪里话,折煞晚辈了。“张国宾笑着寒暄。

  袁仰桉请他坐下,让下属倒茶。

  一名男助理在旁斟茶。

  张国宾手指敲击桌面,以叩手礼作敬,大波豪,状师昌拎着东西,束手站着左侧。

  “哒哒哒。”

  手指叩击声不断响起。

  助理斟好茶奉上。

  “请。”

  张国宾端起茶水,品下一口,还举着茶杯便笑着夸赞道:“袁老,好茶。”

  “张先生可真客气。”

  袁仰桉面带轻笑,坐在主位沙发,一样端起茶杯,稍作品尝过后再说道:“既然张先生之前已经在公司信函中表达过来意,那么长城的导演组是否可以先审核一下片源质量?”

  “张先生之前的电影都未在长城上映过,望谅解。”

  “这是当然。”张国宾扭头一看:“阿豪。”

  大波豪表情一正,神色肃穆,拎着影盘上前,提一提道:“袁先生!验货!”

  “阿豪!”张国宾提起嗓音又喊了一声,丢雷老母,验货,确实是验货,可别搞出一幅非法交易的样子啊!

  非要把电影公司看样片搞的社团地下交易一样,知道的,看片,不知道的,还以为箱子有白粉。

  袁仰桉身旁的男助理上前一步,精准的抢住位置,侧身挡住大波豪跟袁仰桉视线。

  张国宾抬头一看,男助理虎口间有一层老茧,白白硬硬,结结实实,半点都未褪皮。

  不仅长期使用枪械,而且近期都未放下。

  张国宾眼神微微眯起,心底思索,不动声色。

  袁仰桉则笑了一声:“哈哈,张先生,你的下属可真有意思,不过他讲的倒没错,导演组的人同志就在隔壁,片源可以先交过去审核,我们喝两杯茶,时间差不多便到了。”

  袁仰桉低下头看一眼手表,很关心时间。

  “ok的。”张国宾轻轻靠着沙发椅,微微颔首,表示认同。

  今天他谈话全程都未翘起二郎腿,肢体语表达的非常郑重。

  因为,今天的会谈结果,决定他能否抱上大树,梦工厂能否突破嘉禾,邵氏的吸血战略,摆脱院线遏制。

  这一关对梦工厂,张国宾都很重要!

  别看双南院线也仅是一家院线,可双南院线“政治需要”大于“商业需要”,跟纯商业资本主义是两码事,跟邵氏,嘉禾是两种模式,双南院线只要认可他的电影,便绝对不会在商业上对他吸血。

  这就是社会大局观跟资本主义的不同点,而做生意的本质是等价交换,张国宾要以什么作为交换条件?

  他又有什么价值?

  “呼……”

  张国宾端起茶杯,吐出口气,轻轻吹拂杯口的茶水。

  他底做足准备了!

  用钱,用生意,用什么都ok。

  只要给个机会,

  给个将来,

  就得!

  反正,以他审时度势的目光,和对眼下时局的判断,机会肯定有,权看能不能把握……

  “未想到,张先生的国语讲很好啊。”袁仰桉笑眯眯的突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