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第101章 泛舟江湖

小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作者:萌俊 更新时间:2022-03-21 18:49: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年五部戏的进口名额放在不大片厂不多,放在梦工厂足够,一些小片子完全不用在台岛上市,把海外票房大卖的片子安排上映,梦工厂揾水揾的饱。

  而且,当下梦工厂刚刚犯事,陈琪礼便能帮梦工厂拿到五部片额,未来几年好好打点关系,解除台局禁令并非难事。

  台岛禁令只有在70年代至80年代非常严苛,80年代末到90年代开始,其实便已陆续放宽名额,直至电影圈全面解禁。

  张国宾占到便宜,也很识趣,端起茶杯道:“我敬苏爷一杯,若有戏在台岛上映,我愿拿出一成的分成收入,奉给社团作活动经费。”

  “嗯,这件事情用到社团面子,你拿出来点钱。”苏齐铭满意地点点头,端起茶杯,饮下口气。

  “另外,有空去台岛见见陈师兄,对你有好处的。”

  苏齐铭提点道。

  “是。”

  “苏爷。”

  张国宾肃声答道。

  红花绿叶白莲藕,天下洪门是一家,江湖关系摆在那,蛇鼠之道有时优势很大。

  张国宾跟其他普通电影商人最大的区别,便是身后有一张和义海的招牌,平时交上去的港纸,并不是一点用都没有。

  他在最初靠小弟轻轻松松请来周闰发的时候,便知道社团字号的威力,敢两边通吃,靠的就是关系!

  邹怀文,雷老板,邵毅夫欠缺的部分被他补上,他当然能玩出更花的操作,不过这种操作本质上还是有风险的,若是社团实力不够,关系不深,一定撑不起他,好在这次成功玩转,一年五部戏的片额,在电影业是缩减了一部分利益,但是再看物流公司的发展,简直是大赚。

  张国宾在心里还是提了个醒,下次还是要再避免剑走偏锋,否则常在河边走,哪儿有不湿鞋,迟早被剑锋割手,这次是运气好,下回得再慎重些。

  ……

  一周后。

  张国宾搭乘飞机前往台岛拜会陈琪礼,在南投县鱼池乡水社村一间农家小院内,见到穿着布衣,打扮朴实,居住简陋的陈师伯。

  小院外停着三辆豪华轿车,院内有七八名穿着西装,留着寸头的中年人,四处站好,来回巡视。

  张国宾初一见到陈琪礼,并未在对方身上见到多重的大佬气质,仅是像一位功成名就,爱好乡村的富有商人。

  陈琪礼是台岛三联企业的负责人,1953年便加入中和企业,1956年中和企业老板因犯凶杀案被捕入狱,中和企业分崩离析,一群骨干重组为三联企业,当时陈琪礼只是三联企业“老幺”,后,在三联企业与四海企业的竞争中崭露头角,一路坐上三联企业总经理的位置,对三联企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令三联企业成为台岛实力最强的“上市公司”。

  1968年陈琪礼在台北郊区阳明山召开会议,再组三联企业,为三联企业博得台岛江湖第一股的称号。

  当时,三联企业就职员工便有两万多人,公司事业蒸蒸日上,可惜期间陈琪利本硕连读,在没有证据保送的情况,破格进入绿岛大学进修六年,1972开始学业,1978年毕业,2年实践科研成果,80年复出立即就职三联企业总裁。

  此时,正是他事业蒸蒸日上的最好年华,三联企业在他的领导下,生意遍布台岛,香江、新家坡、东南亚、中美洲、非洲,旗下员工有除亚洲人外,尚有白人、黑人及墨西哥人,菲律宾人,仅在美利坚,其分公司及员工就遍布旧金山、洛杉矶、休士顿、纽约等各大城市。

  张国宾见到陈琪礼的时候,陈琪礼正在教育分公司经理,望见客人到访,甩手让小经理滚蛋。

  “香江来的哇?”陈琪礼手上戴着金扳指,坐在竹椅上,抬头望向张国宾:“来谈生意的啦?”

  张国宾一身笔挺西装,面色谦虚,取出一盒雪茄,走近前递上一支,站着请烟:“陈总裁,我义海公司的,专程给台北拜访您。”

  “喔,小张啦,坐。”陈琪礼接过雪茄,回头讲一个字,立即有小弟给张国宾端上椅子。

  “师爷苏跟我聊过你,电影明星来着嘛……”陈琪礼摇摇头,示意不要客人点烟,转头让小弟点上,吸着雪茄道:“当年我逃难到港岛,身上钞票,金条全部被船上的阿三抢光,塞林木的死阿三!”

  “我嘎你共!”陈琪礼突然霸气道:“那些死阿三,现在一个个都在手底下打工!做人最好的报复呀,就是做他老板!”

  张国宾噗嗤笑道:“陈总裁,好威风!”

  “那是当然,我这么有名,该报的仇,肯定要报,你难得岛岛一趟,有空多去台北玩两天……”陈琪礼站起身拿起门旁一副斗笠蓑衣,回头问道:“那现在有无兴趣陪我出去钓钓鱼?”

  “荣幸之至,乐意奉陪。”张国宾笑一笑,大波豪一身白色西装站在园内,左顾右盼,好奇地四处观望,直到一名光头佬丢给他一幅蓑笠,他才抱着蓑笠,扭头看向宾哥,急忙快步跟上,光头佬则揣着两把油纸扇,亦步亦趋,不急不忙地老板拉开车门:“总裁,请。”

  大波豪拉开宾哥的座驾,抱紧蓑笠,躬身喊道:“把子!请!”

  张国宾脸色一黑,木着张脸坐进轿车,旋即大波豪跟光头佬对视一眼,二人都坐上驾驶座,两辆平治轿车在三辆商务车的护送下,一路驶向不远旁秀丽湖泊。

  今日,下午,南投飘洒着烟雨朦胧,一张竹排,泛舟于日月潭水。

  张国宾与陈琪礼二人一左一右,两人穿着蓑衣斗笠,垂钓于日月潭上,大波豪,光头佬一身西装,一黑一白,各自撑着一面油纸伞,替大佬遮风挡雨。

  这日,张国宾未与陈琪礼聊太多江湖话题,生意,电影更是只字未提,人迷于风景之中,享山河大好,可以忘记一切烦恼。

  水光潋滟,山色空蒙,一蓑烟雨,人在江湖。

  “有酒否?”

  张国宾问道。

  “有!”

  这夜,饮于日月潭上。

  …….

  张国宾在与陈琪礼垂钓江湖,夜宿鱼池别墅,第二日与李成豪一起离开南投,前往台北,这次出差来到台岛,得帮公司办一点事,仅是顺带。

  他将两家公司账目,信息,资料核对一番,再去现场逛逛,便带着几份资料与大波豪一同回到香江。

  光明相馆。

  张国宾刚刚把资料交给黑柴,跟黑柴聊了聊台岛分公司的情况,把该交代的事,一一跟阿公交代,剩下该怎么处理,该由坐馆话事。

  张国宾能做的便是支持阿公,永远的支持阿公。

  他在台岛与陈琪礼少有的信息交流当中,仅在联想到台岛既然开展的一清专案时,侧面以香江当前局势隐晦透露了两句,陈琪礼是三联企业总裁,获得消息的速度,广度,都非他一个香江仔能比拟的,有些事情点到即可,说得太明,反而落入下乘,陈琪礼不知是听懂,还是未听懂,总之颔首点头,若有所思。

  ……

  “太子哥。”张国宾走出光明相馆阁楼门口时,飞麟靠着走廊木墙出声喊道,张国宾惊诧的扭过头问道:“飞麟哥,有乜事呀?”

  “今夜有空食宵夜吗?”飞麟问道。

  张国宾上前两步,拉着他的手:“过来些,阿公在里面烧香,有事情我们悄悄说。”

  “太子哥,我决定去争尖沙咀扛把子。”飞麟坚定的说道。

  “好啊!”张国宾一拍手:“堂口兄弟里,我最属意你了!”

  “你问过阿公意见没?”

  “阿公话,人人都有机会!”飞麟笑道。

  “好哇,今晚一起食宵夜。”张国宾拍手道:“我最钟意跟你一起食宵夜了。”

  晚上。

  江记排档。

  飞麟举起一瓶酒,站起身,喊道:“宾哥!”

  “你支持我乜?”

  “好!飞麟!”张国宾将筷子丢在桌上,一拍桌面,站起身道:“这次尖沙咀扛大把子的位置,我撑你撑到底啊!”

  “要钱要人,一句话,油麻地几千号人,个个是你兄弟!”

  “这瓶我吹了!”飞麟二话不说,举起酒瓶,咕噜噜,一口饮尽。

  “爽快!”飞麟将酒瓶倒举,一点点白沫在瓶底下流,缓缓却未落下瓶口。

  张国宾鼓掌叫好。

  飞麟又望向李成豪道:“对唔住,阿豪,这次机会我拿到,下次机会我一定支持你!”

  “你这个没大佬爱,没大佬疼的家伙,还说要支持我?”大波豪心里嘀咕,回头望见宾哥眼色,当即说道:“飞麟哥,那你再吹一瓶。”

  这一通宵夜食下来,张国宾已经在飞麟嘴里听到阿公捧尖沙咀扛把子的条件了,那就是替社团先拿下尖沙咀海鲜市场的生意。

  果然,阿公一心是打定要插旗尖沙咀,吞下和胜和,刮完鱼栏耀街区地盘以后,又要刮鱼栏耀的油水生意。

  海鲜生意对于胜和而都是一笔大油水,点解肯轻易撒手给义海?

  张国宾却觉得是小生意,

  在心里摊摊手:“打打杀杀的,不关我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