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第102章 它叫教父

小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作者:萌俊 更新时间:2022-03-21 18:49: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月尾。

  社团例会。

  黑柴站在香案前,手持三柱香,鞠躬三拜:“关二爷在上,保佑义海兄弟,旗开得胜,功成归来。”

  “呼。”窗外,一缕清风吹进屋檐。

  黑柴将三柱香插入通路,转身面向长桌,一身黑衫威风凛凛,神情肃穆地问道:“诸位兄弟,选好人未?”

  元宝,火龙,美姐,太子…

  义海十杰,九位齐列。

  元宝端着茶盏,身姿挺拔,面带凶光:“阿基!!!”

  肥佬基穿着夹克,挺出个肚腩,底气十足地往前一步,双手抱拳,躬身喝道:“义海旺角,康乐街堂口,四九仔肥佬基请命,愿为社团搏江山!”

  “请阿公答应!!!”

  “义海旺角广华街堂口,草鞋大敬愿为义海扛旗,阿公!”啪嗒的一声,火龙背后一个年轻马仔双手抱拳,挺身而出,火龙则面不改色,端坐在椅上,低头浅饮茶水。

  “义海社四九李成,草鞋d仔,四九阿琛……”五名站在门口角落,表情兴奋,眼神雀跃,衣着不同的马仔们上前一步,大声吼道。

  这五人都是各自堂口的小头目,马仔,有美姐的人,马王的人,地主的人。

  手底下一群马仔做梦都想出头,社团内又有上位机会,不管把握大不大,有人要搏命,都该让马仔们去试试,反正拼命的又并非大佬。

  你拦着马仔们上位,马仔们才会嫉恨你,若是运气不错,真有一两个人才杀出来,对于各自大佬也是捡漏。

  元宝,火龙派出的却是身边头马,显然会给予大力支持,争取让手下拿下尖沙咀地盘,借此扩充手上势力。

  虽然等到头马坐上堂主位置,表面上与他们平起平坐,可尖沙咀堂口刚刚开办,少不了需要钱财、人马支持,又点解能离开当年大佬?

  而且,一个大佬培养出越多的人才,将来成为坐馆的机会越大,揾水揾得越多…

  马王,美姐,地主哥扭头望向阿宾。

  阿宾坐在椅子上,耸耸肩膀,无所谓地端起茶杯,低头浅饮一口:“啜。”

  “茶不错。”

  他放下茶盏。

  “义海红棍飞麟请战!阿公,我想为社团出份力!”飞麟穿着白衫,棕色夹克,俊秀面颊闪过一抹决绝,在黑柴身旁的位置踏出一步:“啪!”

  “请阿公给个机会!”他语气笃定的讲道。

  马王,美姐,地主面色齐齐骤变!

  这回义海社要挺身扛旗的人当中,不是没有大底,却唯独没有红棍!

  飞麟一步挺身便成为扛旗者唯一的红棍大底,而且是常年跟在阿公身边,受到阿公支持的一位红棍……

  马王,美姐等人先前还以为太子一定会推选大波豪出马,已经想好很多办法对付阿豪,现在出场的人改为飞麟,几人准备好的手段都不太方便了。

  飞麟毕竟是阿公的人。

  元宝眼神瞄过座位上的太子宾。

  黑柴站在香案前,捏着龙头棍,微微颔首:“好,公司的事,兄弟奋勇争先,阿公看见很开心。”

  “阿公讲过,社团堂主的位置,人人都有机会,谁能先拿下尖沙咀的海鲜生意,帮义海在尖沙咀打开财源,我第一个捧他做尖沙咀的扛把子,让他做义海十杰!”

  “那个位置!”黑柴眼神瞥向长桌空位:“有能者居之!”

  “多谢阿公!”

  飞麟,大敬,d仔,肥佬基一干大底,四九,齐齐躬身道谢。

  当他们抬起头,眼神望向义海十杰的空位,皆是目光贪婪,心头火热。

  江湖上,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拒绝名利,地位,金钱,没有一个男人的命,比名利,地位,金钱更加重要,

  义海十杰的位,

  向来要踏着尸体往上坐。

  …….

  散会后。

  马王揾到张国宾,笑着问道:“太子,阿公上回分给你尖沙咀两条街,专程留你下来,点解没有让你的人进尖沙咀?”

  “我观阿公很看好你啊。”

  张国宾笑笑:“马王哥真爱讲笑,阿公做事让你看透,阿公还怎么当坐馆。”

  “尖沙咀的三条街,社团交给你跟我管,要你交出去,你还能说no?别开玩笑啦,马王哥,尖沙咀扛把子的位置烫手呀,你想要自己去争喽,点解就派一个四九仔。”

  张国宾眼神瞥向马王的四九d仔。

  d仔脸颊狭长,身型高大,穿着黑色紧身体恤,撩起袖口,脖子上挂着根金链。

  马王讪笑道:“我还以为你会派拳王豪上场,油麻地四大天王几威风啊!阿豪打下尖沙咀,我也跟你一起混口饭吃,到手上的地盘,谁舍得交出去呢。”

  “你也别小瞧d仔。”他拍拍d仔的肩膀,鼓励道:“我家d仔很猛的!”

  张国宾点点头。

  “okok,你要争就去争,别打阿豪的注意,阿豪是油麻地的白纸扇来着,天天数钱数到手抽筋,点解有空去打打杀杀。”

  “你都能看出来的事,别人望不出来?推我阿豪入火坑,多给d仔包红包啊。”张国宾大笑两声,坐进平治车内,乘车离开。

  马王望着车辆远去,眼神深邃。

  “d仔。”

  “这次小心一点。”

  他出声讲道。

  他能够坐上义海十杰的位置,当年自是一个江湖强人,手底下不可能没几个能打的兄弟,心里对于尖沙咀实是志在必得。

  毕竟,他手上拿着尖沙咀一条街,不可能能太子宾一样,心甘情愿把街道生意交出去。

  这段时间张国宾,马王代表义海社开发柯士甸道,山林道,觉士道三条街,张国宾在柯士甸道,山林道开办服装店零售店三间,波鞋店两间,四间茶餐厅,赌档马栏若干,生意办得还算红火,两个月便能回本,第三个月盈利。

  马王却大举杀进尖沙咀,在觉士道包下一栋大厦里的五层楼,开设楼凤一百三十七间,拉了大批靓妞跟马夫在觉士道跟七星大涛抢生意,立誓要抢光七星的靓妞,再抢光七星的客人。

  d仔听见马王的提醒,并未放在心上,只是点头颔首。

  红棍飞麟在晚上十点,驱车赶到庙街,老唐楼,摁下唐楼的门铃,大波豪下楼替他打开铁门,请他进楼,一路带上三楼的客厅,张国宾正坐在沙发上,靠着沙发,轻轻抚摸着一只黑色小猫。

  飞麟进入唐楼客厅,望见张国宾正揣着小猫,抚摸背脊,顺着毛发,心头不禁微微一愣。

  “太子哥。”飞麟杵在沙发前喊道。

  “义海十杰,飞麟哥到啦?”张国宾抱着猫咪,打趣着道。

  飞麟俏脸一红:“太子哥,我还未坐义海十杰的位置……”

  张国宾摇晃着脑袋,满脸不认同:“你站出来争的那一刻,你就是义海十杰了,因为你有我支持,难道我阿宾讲的话,你还觉得有问题?”

  “唔是的,太子哥。”飞麟支吾道。

  “不要叫我太子,叫我宾哥就得。”张国宾面带浅笑,瞳孔有神,望着他:“都来唐楼聊天了,那就是自己人,不要搞的太生份。”

  “另外,你来揾我谈天,肯定是有事要我帮手,要帮手的事,你跟阿豪话就行,我跟阿豪说过会支持你,阿豪就会全力支持你。”

  “我明白,宾哥。”飞麟深吸口气,他现在离不开张国宾的支持,而既然接受张国宾的友情,显然得给予张国宾回报。

  最起码,张国宾手下两条街的生意不能动,而接下来,阿宾哥要在尖沙咀做什么生意,飞麟都必须全力支持。

  当然,根据阿公的意思,目前三条街已开发的生意,皆要留给太子,马王二人。毕竟二人操办起三条街在尖沙咀的根基,不可能一分利都不给。一家社团踩进一个新街区,前期铺垫是很复杂的,要一步步铺好路,否则进去只能撞得头破血流。

  张国宾,马王也算为尖沙咀堂口出过力,尖沙咀新把子要给前辈留颜面,飞麟现在拿到张国宾的高利贷,将来只能加倍还。

  “明白就得,跟我不用聊那些,要不要叫一份糖水?”张国宾一身黑色西装,斜靠在沙发上,黑色裤腿蹲着只黑猫,他双手揉捏小猫的脸颊,将猫咪脸颊揉开,揉得小眼弯弯,笑着讲道:“我望你好紧张,喝杯糖水轻松下,现在是大佬,不是做打仔啦。”

  “不用的,宾哥,我跟阿公这么多年,见惯生死,点解会怕一个大蕉?”尖沙咀海鲜档生意是被胜和七星的大蕉接管,是大蕉,不是大涛!

  飞麟脸颊轻轻挑动一下,眼里毫无惧色。

  张国宾点点头,看来胜和七星的牌子,真心唬不住人了。

  他抬手轻拍猫咪浑圆脑袋,小猫有些吃痛,委屈的低下脑袋。

  飞麟跟大波豪之前一样,眼神盯着猫咪,望着它问道:“宾哥,你几时家里养了只猫。”

  张国宾靠着沙发,点上雪茄,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女友爱扮菩萨,戏场捡了野猫,后来发现,它更爱跟我,干脆就养在唐楼喽。”

  “因为我给它买猫薄荷嘛……”张国宾理直气壮。

  飞麟搞不懂猫薄荷是乜野,只是死懂不懂的点点头,问道:“这只猫咪叫乜名?”

  他觉得将来不会少见到这只猫。

  张国宾甩甩手,打着猫屁股,扭头望向他:“教父!”

  “替信徒洗礼的那个,教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