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第119章 是太子宾指示我的!

小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作者:萌俊 更新时间:2022-03-21 18:49: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张国宾接过剧组成员递来的一瓶矿泉水,扭开瓶盖,昂头喝下一大口,问大波豪道:“乜事?”

  他语气轻松写意,心里却知道,一定赖皮候在搅事!

  “差人跟赖皮候在红鼎大厦交火,一路追出几条街,场面好火爆。”大波豪沉声讲道:“有兄弟说,起码交火几百发子弹,西九龙重案,冲锋队都出马。”

  “赖皮候端的是ak,现在警方已经拉线,封锁整座红鼎大厦。”

  张国宾在西装内袋掏出一盒烟,取出一支,反手递给阿豪。

  阿豪接过香烟,捏在手上,叫道:“宾哥,我们被赖皮候给坑了!”

  “我最讨厌有人坑我!”

  张国宾沉声讲道。

  他将烟盒递到嘴边,用嘴咬住一支香烟。

  “啪嗒。”

  大波豪立即递上火机。

  “呼。”

  张国宾深吸一口气。

  大波豪脸色难看:“号码帮的人坑我们,我们要不要做点事……”

  “冤有头债有主,等到警方把事情查清楚帐,我们再找人清帐。”张国宾双手夹着香烟放低,缓缓吐出口白雾,漫不经心的讲道:“记着,阿豪!”

  “我们是受害者,清清白白,勿要乱动,警察是站我们这边的,咱们先等警方的消息。”

  “明白了,宾哥!”大波豪点点道:“等到警方查完帐再说,到时一起跟号码帮清帐!”

  他对宾哥的做事方法,近来有一些新的感悟,心头琢磨着宾哥讲的话,深深将宾哥的话记在脑海。

  张国宾见大波豪难得变得乖巧,微微颔首:“你变醒目了,阿豪。”

  剧组人员在张国宾跟大波豪讨论事情的时候,向来都是远远避开,周闰发,吴于森,任达桦等人,不管跟张国宾再熟识,都不可能主动去沾染上社团的事情。他们在下工时跟张国宾打过一个招呼,便各自乘车离开,唯有温壁霞一直捧着水杯,穿着牛仔短裤,静静守在身边。

  张国宾让大波豪驱车载着他与温壁霞回到艺人公寓,既然温壁霞有靠身上位的想法,张国宾自然不会拒绝。

  平治轿车停在楼底。

  张国宾,温壁霞进入公寓。

  张国宾回头望向她:“晚上教你跳舞,到屋内洗个澡等我,马上到。”

  “张生。”温壁霞刚迈步上楼,娇躯一颤,咬住嫩唇:“嗯,张生。”

  张国宾上下打量她身材一阵,满意的点点头。

  温壁霞回到房间,徘徊在衣柜一阵,心里好似下定决定,起身去将房屋的窗帘拉上。

  温壁霞已经在调景岭中学毕业,现在是梦工厂的全职演员,一生命运都系于梦工厂的一纸合约,初登荧幕便获得千万票房,但身为电影里的女二号,与梦工厂几位千万票房女一号很有差距。

  她在享受到女明星带来的崇拜,福利,金钱之后,内心已经很难放弃影路,决定在影路博一条富贵,平时只要张先生在梦工厂的艺人公寓出现,她或多或少都会想办法向张先生展现最靓丽的一面。

  在她看来这种手段无疑是有用的,起码张先生将《英雄本色ii》的机会给了她。这不仅仅代表又能获得一笔不菲的片酬,还代表又一部千万票房摆在眼前,名气能够更上一个台阶。

  娱乐圈是一个大泥潭,能够出淤泥而不染的人,有,却没有几个。

  温壁霞无法抵御诱惑,

  反而,拿自身作为筹码,开始诱惑老板,理论上讲,呵呵,还真走对路了。

  张国宾早在开办梦工厂的第一天起,脑海里想象过是不是有女明星,会拿身体作筹码博出位。

  前世听过那么多八卦,新闻,点解有真枪实弹来的刺激?

  果然,

  有!

  这个世界如此真实,

  美貌,

  总爱为金钱下跪。

  张国宾回到楼上房间里,正好望见朱宝艺在衣柜里取出睡衣,回头看见他进门,立即迈着快步,拎着一架,一身淡粉色睡裙摇曳,上前弯腰喊道:“阿宾哥。”

  “拖鞋。”

  她又在鞋架上取来拖鞋,放到张国宾脚边。

  张国宾在朱宝艺的服侍脱下皮鞋,脏袜,换上拖鞋,睡袍,双目泛光,望着朱宝艺道:“阿宝,温小姐晚上叫我教她跳舞,你怎么想的。”

  张国宾语气如常,如同在说一件小事。

  朱宝艺动作稍稍停顿,旋即继续帮张国宾整理睡衣,系上扣子,柔声细语:“温小姐在学校毕业了呀?”

  “嗯。”

  张国宾点点头。

  “那你想去就去喽,拍戏嘛,很正常的,晚上记得回来睡觉就得。”

  天下哪儿个大老板不玩女人?

  电影公司女艺人做梦都想爬上老板的床!

  这都是人世间最普通的规则,男人懂的,女人都懂,朱宝艺第一个跟了张国宾,已经拿到女朋友的名份,大波豪见她都会喊一声大嫂,相比于更多后来着,现在,将来得到的都会更多。

  而且张国宾从未有穷困潦倒时,现在梦工厂,几家公司蒸蒸日上,只会有越来越获得女人的青睐张生,想要做大佬的女人,首先要懂得分寸。何况,没点姿色,不够靓丽的妞,还没资格向张国宾伸花枝,将来张老板社会地位,名气,财富越来越高,身边的妞也会越来越靓。

  爱情都是游戏,实力才是游戏规则。

  张国宾在朱宝艺整理好衣物之后,下楼推开温壁霞的房门,“啪嗒”,温壁霞的房门未琐,他推开门时,温小姐正单手拎着浴巾,遮住胸口,刘海沾湿几滴水珠落在额前,张开小嘴叫道:“张生。”

  张国宾反手将门锁上,打了一个嘘的手势:“跳舞归跳舞,勿要吵到隔壁的赵小姐,识得吗?”

  “识得。”温壁霞咬着朱唇,重重点头,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眼角里春意盎然。

  “喵。”一只黑猫在楼上好似听见什么动静,轻轻跃下窗台,脚步轻轻踩着窗沿,悄悄望着窗帘缝中的莺歌燕舞,舞姿动人。

  温壁霞在历史上由于家庭拮据,父亲好赌,自小向往富足的生活,虚荣心便很强,没少拍各类激情戏,想要靠身上位,无疑是最正常的选择。

  张国宾只是未想到温壁霞的“初次”未被烂仔拿走。

  “点解以前未谈恋爱?”张国宾中场休息,抽一支烟,发问道。

  温壁霞躺在床上,主动取来一支,出声讲道:“以往在学校里很多男孩子追我,不过我知道,如果把身子给他们,只会让我变得下贱。”

  “要给,要给有本事的男人。”

  “有无兴趣再跳一支舞?”张生邀请道。

  “张生……”温壁霞脸色潮红。

  张国宾在用各种姿势教温小姐怎么跳舞的时候。总署,o记,审讯室,黄志明端着一杯咖啡,站在一张桌子前。

  “嘭!”他猛的一踹贴桌:“赖皮候,你这次人脏并获,跑不掉的!”

  “如果你够识趣的话,告诉我,违禁品是哪儿禁的,拆家是谁,团伙里还有几名成员!”

  一名穿着西装,鹰鼻鹞眼,文质彬彬的高级督察双手揣胸,站在旁边。

  另一名戴着眼镜,身材高大,肌肉健硕的年轻督察在旁边。

  两名扫毒组阿sir连夜收到大sir紧急命令,要求扫毒组协助o记跟进红鼎大厦制冰案,全力侦破香江首起制冰工厂案!

  “咔嚓!”

  赖皮候戴着脚镣,双手拷在桌面,脸上挂着几道擦伤,右手搭住左手,用力掰段左手一根手指,发出一声惨叫:“啊!”

  “哗啦!”两名警员推门进来,赖皮候吼道:“我要看医生!”

  黄志明,卓治真,关之谦三个人面色如常,无动于衷的望着他。

  “两个月,扫毒组在中环一次例行检查当中,搜到一小袋10克冰。一个半月前,扫毒组在新界抓捕一群道友的时候,又在道友屋中搜出一袋24.5克的冰,根据海关署统计,最近半年走私入境的‘冰’量变少,可市面上出现的冰量却越来越大,候官平先生,你知不知你是香江第一个制冰庄家!”

  “油麻地,红鼎大厦,16-122,也是香江第一个制冰工厂!”卓治真举起一个小小的透明证物袋上前一步,语气温和,有理有理的讲道,可他讲话的声音却越来越严肃:“你持枪袭警,当街枪战,且警方找到厨房,人脏并获,缴获成品原料共七顿!”

  “按照原料即成品的量刑准则,以我们收集到的证据,如果你什么不说,我们可以马上结案,你绝对是一个终生监禁,隔三差五,女皇过寿,颁布赦令,惩戒署与法官是不会考虑你的。”

  卓治真放下证物,俯下身,语气警告的劝诫道:“我们只想帮你,帮你少做几年牢,你最要想清楚再去看医生。”

  “医生什么时候都有得看,机会,却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赖皮候捂住左手手指的伤口,身体疼的发颤,以后时老实人的面孔现在有些阴森,咬着牙,流下汗,内心百转千回,最终开口讲道:“是太子宾指示我的。”

  黄志明紧紧盯着他。

  “你再说一遍?”

  “是太子宾指示我的!我只是一个打工的!太子宾才是庄家!”赖皮候大声吼道,吼声回荡在审讯室内。

  他没忘记手底下有几个油麻地夜总会的拆家!

  卓治真,关之谦齐齐扭头望他:“黄sir!”

  “阿嚏!”张国宾跳完舞,回到楼上,睡觉前打了个喷嚏。

  “阿嚏!”大波豪站在楼底,守着月亮,抬头打了个喷嚏。

  月光好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