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第126章 张生,到家里坐坐(7K,今天更完)

小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作者:萌俊 更新时间:2022-03-21 18:49: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黄汉韦躲在诊所的办公室里,披着大褂,捂着脸颊,啜泣道:“阿之,我们离婚,好聚好散,两个孩子归我,不要再玩了,你是大明星,我玩不过你。”

  “呼…离婚可以,但是宏仔,宜仔的抚养权要归我,对不起,两个baby是我最后的底线。”赵雅之表情有点恍惚,张开樱唇,对于一段感情的结束,心里多少有些难受。不过,她与黄汉韦已经冷战半年,当初的感情摆在现实面前消耗殆尽。

  特别是“拼接禁照”事件以后,黄汉韦抓着两个孩子不放,始终怀疑她不忠,令她感受到黄汉韦对女艺人的看法。

  不管多关心家庭都不够!

  黄汉韦则痛骂道:“赵雅之!你不要做的太绝情!两个baby留在我身边,你傍你的大老板,我们将来两不相干,否则我一定跟你打官司,打到底!”

  “黄汉韦,第一次是周闰发,上一次讲黄元升,现在又说我傍大老板,你要离就离,不要给我波脏水!”赵雅之心如刀绞,果然,先前黄汉韦的理解都是装出来的,为了求她和好,现在又露出本性,打心底里看不起女艺人,总觉得女艺人会在外面乱搞。

  可这样认为的,当初为什么要追究她,那时她已经签约b做艺人。

  黄汉韦求婚时还信誓旦旦,说永远支持她的事业,现在却将她跟马栏的小姐混为一谈。

  “呵!”黄汉韦嘴角却流露出一分讥笑:“cb杂志上写的清清楚楚,黄元升的脸被狗咬烂,《霍元甲》换人接拍,你跟张国宾住在一起。”

  “你住进梦工厂公寓,跟我说是躲黄元升,实际上是为了每天晚上跟张老板热火朝天,炮火连天吧?”

  “别人不知道你,我会不知道你在床上什么样吗?”黄汉韦一想到老婆在床上伺候别的男人的样子,心里便痛苦的无法喻,而且他甚至连动作,姿势,表情声音都能想象出来,简直是3d原声环绕,嘴里便不禁骂道:“操!下贱!”

  “你真下贱!”

  好在自从他跟赵雅之吵架以后,在好友的带领下报复性玩乐,一想想最近睡到的靓女,心理也稍稍平复不少。

  你赵雅之能傍老板,

  我黄汉韦在别人面前也是位老板,

  玩不过你,

  那就不跟你玩了。

  赵雅之被人羞辱的脸色悲愤,大感意外,两行清泪流下脸颊,拿着电话:“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了,明天就带上律师一起来签离婚协议,半岛酒店的会议室见。”

  “再见!”

  “啪嗒。”赵雅之挂断电话,转身扑到床上,捂着枕头痛哭流涕,温壁霞在片场回来路过房间,听见到阿之姐的哭声,不禁敲敲门,脸上焦急的询问,赵雅之却心伤到头昏,在床上哭至昏睡。

  温碧霞足足在门口徘徊两个多钟,方等到赵雅之打开门,连忙上前安慰。不多久,阿之姐要离婚的消息,公寓内便都已传遍,但众人却三缄其口,装作不知。

  晚上,张国宾穿着一身西装,手中甩着一串钥匙,嘴上哼着小调,迈着轻快回到梦工厂内。

  今天《开心鬼ii》正式开机,朱宝艺,李丽珍,还有新挖掘出的小艺人颜洁莹,罗媚薇任主演,继续延续《开心鬼i》的美少女,阖家欢路线,目前定在暑期档上映。导致四个美少女都很紧,得要匆忙赶制拍摄任务。

  梁潮伟继续扮演“朱秀才”,饰“开心鬼”,任达桦也在征求意见以后,再度参演《开心鬼ii》,任学校里的配角教师。本来任达桦正在拍摄《千万斗千霸》,任男一号,最近拍摄工作比较累,张国宾觉得《开心鬼ii》的小角色,任达桦可以不用抽时间拍,可任达桦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上画的机会,坚持要赶场拍《开心鬼ii》,张老板也就由他了。

  《开心鬼ii》的正式片名,便叫作《开心鬼放暑假》,剧情主场依旧在女子高中,由四位美少女围绕着朱秀才上演。

  今年,暑期档,梦工厂将会上画《英雄本色ii》,《开心鬼放暑假》,以及《千王斗千霸》三部电影,其中《英雄本色ii》,《开心鬼放暑假》在暑期档开假上映,《千王斗千霸》则要晚一个月。

  同时,嘉禾,邵氏,新艺城等一众电影公司,也为暑期档拍摄力作。嘉禾的《奇门遁甲》,《摩登天师》,《八彩林亚珍》,邵氏的《冲锋车》,《打雀英雄传》,《龙虎少爷》,新艺城《欢乐神仙窝》,《鬼马智多星》皆在拍摄当中,而且个个都是名导名班,清理大作,可见暑期档又是一阵龙争虎斗,不知到时三大院线到底会挂画哪些大片,有几位名导明星又要红遍香江。

  温碧霞则由于在拍摄《英雄本色ii》,错过《开心ii》的档期,没有参演《开心鬼ii》,便没有去参加今天的开机仪式,早早回到艺人公寓内,等待张先生归家。

  张国宾想到朱宝艺不再家,便径直走到温碧霞的房间,未想到,温碧霞不再屋里,而是躲在隔壁的房间,怀里则搂着赵小姐,温柔体贴的低声安慰。

  张国宾望着赵小姐眼眶红肿,梨花带雨的模样,心里不禁微微有些触动,站在门口,扶着门框,不禁问道:“小霞,赵小姐怎么样了?”

  “赵小姐心情有些不好。”温碧霞轻拍着赵小姐的肩头,专脸朝床头一份杂志努努嘴。

  张国宾望见杂志的封面,名字,不禁咒骂道:“哪个生仔冇屎窟小记者,乱动笔杆子,写人的坏话。”

  “赵小姐,这封杂志我看到了,如果有影响赵小姐的地方…我马上登报澄清。”阿宾哥挺着腰板,义正辞。

  赵小姐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他一眼,摇摇头。

  “赵小姐,怎么了?”张国宾问道。

  “没事的,张先生,现在登报水只会越搅越浑,没人信的。”赵雅之捂头在温璧霞胸口,温壁霞轻抚着她的后背,张国宾则果断很辣的说道:“我让手下去做事,烧掉他的杂志社!”

  “哎呀,张先生,不要。”赵雅之想起现在黄元升还躺在医院里,真不希望再有人出事,连忙叫出声阻止。

  “唉,赵小姐真是心善。”张国宾见此不由得摇头感慨:“这件事情还得怪黄元升,他要是不来惹我,点解会搞成这样?”

  “赵小姐,这件事情你也有脱不开的干系。”张国宾脸色一板,教育道:“下次跟老公吵架,还是得回家里住。”

  他又勇于承认错误:“当然,我也有推不开的责任,若是赵小姐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一定替赵小姐搞定。”

  “加工资另说哈,感情的事,不要谈钱。”

  赵小姐被张国宾一番教育,反而搞得哭笑不得,抬起头,有些幽怨的望着他:“张生有无认识好的离婚律师,明天我要跟黄汉韦去办离婚。”

  “这肯定有啊!”张国宾满口答应:“我明天让公司的特聘律师跟你去,他搞不定大法官,但是搞定小瘪三很在行,有他在,事情一定办妥。”

  “多谢张生。”赵雅之哭的迷迷糊糊,听不出公司律师,是社团律师的意思,张国宾也点点头,跟温壁霞使一个眼神,让她早点回去暖床,当即便先回到楼上,打电话把事情吩咐给阿昌,可惜没接通。

  这时,邹永昌正在法院里给老师作为助手,出席一场刑事案件的申辩,中场休息时给宾哥回电话,听见宾哥要他去处理一场离婚协议,表情非常惊讶,但他听到是关于赵小姐的离婚案时,当即便心中了然,满口答应,一切交给他办。

  晚上,朱宝艺,李丽珍,颜洁莹,罗媚薇四位美少女,开开心心,追追打打的回到艺人公寓。

  张国宾躺在温壁霞的床上,翻身两回,怎么公寓里的小女生越来越多了。

  这么多靓妞,很打扰睡眠啊!

  好在,梦工厂公寓房间够多,在住十个都得,哪天真超过十五个人,只能换一套新楼了。

  将来,社团江湖上总是传闻“太子”爱好开马栏,一家马栏,一个人玩!

  颜洁莹则是黎大伟在大街上吃饭的时候,突然望见的一个小靓妹,当即便上去递名片,表示要签颜洁莹作艺人,若不是黎大炜有两部千万大作傍身,路人都会把他骗子,不过当颜洁莹来梦工厂办公室参观过一遍之后,便立即签下十五年艺人合约,成为梦工厂的签约女艺人。这时颜洁莹不过十五岁,而罗媚薇则是黎大炜在进行《开心鬼ii》女演员海选的时候,在几千名学生妹里海选出的美人胚子,历史上,这二人都是《开心鬼放暑假》的成员,且是《开心少女组》成员,颜洁莹的星途闪耀,90年代将成为b的新花旦之一,罗媚薇则将嫁入天王府内,成为“四大天王”之一“歌神”的夫人。

  现在二人则都签约梦工厂,将在梦工厂完成出道之旅,只是未来发展变得扑朔迷离,不知会走向何方。

  张国宾发现黎大炜在拍摄《开心鬼》系列以后,仿佛点了一个“选美技能”,大概是导演特性,选出来的妞一个赛一个好看,就算张国宾不用特意指点,他都能在梦工厂的资源支持下,寻找到最适合《开心鬼》的人选,可能每个《开心鬼》导演都有这种技能吧。

  毕竟,大家的眼睛都不瞎,一个时代的美女,不多不少,其实恰恰就那么几个,在公司资源的支持下自然都能找到。

  “阿宾哥,你有没有看赵小姐的新闻?”第二天,清晨,张国宾抱着朱宝艺悠悠睡醒,朱宝艺侧过头询问他道。

  张国宾睡的迷迷糊糊,一转身,拉过被子,随意答道:“我已经派人帮她去离婚了。”

  朱宝艺又凑上来,紧张的问道:“那我以后怎么称呼赵小姐?”

  “该怎么叫就怎么叫。”

  朱宝艺松出口气:“知道了。”

  温碧霞对她而,产生不了太多威胁,可赵小姐无论是名气,长相,地位,都要超出她很多。

  现在,阿宾哥给出一个答复,令她放心不少。

  张国宾睡醒以后,则对宝艺妹妹进行了一番感情交流,深入了解。同时,赵小姐下楼撞见早早等在门口的邹永昌,邹永昌主动上前表明身份,提着一个公文包,一身西装,替赵小姐拉开车门,便一起陪伴赵小姐前去处理离婚事宜。

  张国宾得知赵小姐离婚协议没谈妥的时候,正坐在梦工厂办公室里,夹着支雪茄,思考琢磨着道:“这件事情不用太早帮赵小姐解决,先让她打两通官司,再出手帮赵小姐搞定。”

  “我明白,宾哥。”邹永昌推推金丝眼镜,怀里揣着公文包,神态认真的点点头。

  赵雅之跟黄汉韦在半岛酒店谈了三个多钟头,二人对财产方面都表现的很豁达,唯独对两个孩子的归属权争辩不下。

  二人的赚钱能力都不差,总的来说,黄汉韦的家庭资产高过赵雅之,个人资产却不如赵雅之高,婚后收入悬殊巨大。可黄汉韦总不好意思捞女人的钱,最终是各拿各的那一份,很公平的结果。

  黄汉韦更不敢过度惹恼赵雅之,害怕赵雅之背后老板报复,可黄汉韦一口咬死要留下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也长期在黄汉韦的别墅里居住,现在黄家人都防着赵雅之一手,已经拒绝让赵雅之再探视两个孩子。

  这在法律上自然是违规的,可清官难断家务事,宏仔,宜仔毕竟是黄家的种,黄家非常看重。

  二人在签署了离婚协议以后,便前往民政署办理了离婚手续,正式离婚,接下来关于孩子抚养权问题要靠打官司。

  邹永昌却是一个缜密,谨慎的性格,每办一件事情都需要宾哥开口同意。

  张国宾则觉得现在一次性帮赵雅之把事情处理好,会让赵雅之觉得一切都来得再容易。

  这两年赵雅之在梦工厂的资源不够,要让赵雅之安安稳稳归心,便要让她感受到梦工厂背后的实力。

  让她碰一碰难关,才懂得感恩戴德。

  ……

  赵雅之的离婚大戏,轰轰烈烈,新闻舆论炒了三个月,这三个月赵雅之连输两场官司,黄汉韦死咬赵雅之出轨,再加上职业,家世等优势,法官两次将孩子抚养权判给黄汉韦。

  cb杂志三个月长篇跟踪赵雅之,黄汉韦离婚案,光靠着该起案件,一期销量便高过一期,等到官司尘埃落定的时候,cb娱乐周刊已经创下周销五万份的佳绩。

  杂志的定价要比报纸高,一周销量达五万份,一期收入便有二十几万,不仅收回,还能赚钱。

  《明报》,《东方日报》等杂志在热销时期的销量,自然是能达到十几万份一期,不过杂志销量不用追求,八卦周刊永不过时,齐齐涨涨,几万份一期已经是一笔很不错的投资。

  张国宾收到猪皮递来的杂志社销售报告,满意的微微颔首,不禁觉得猪皮真是一个人才!

  手下职业狗仔队也发展到三十几人,24小时跟踪当红明星,手上甚至已经有程龙寻欢,许官英包二奶,b女星深夜开房的证据,除了程龙的照片被压下之外,其他八卦都正常发布,但涉及到大老板的皆隐晦处理,不能因杂志社败坏在商业的人缘。

  ……

  赵雅之又搬了一车行李在到梦工厂公寓,自cb报社不实报道以后,周闰发给阿之出了一招,继续住在艺人公寓,以此做实是住在公司公寓,而非是跟大老板同居。

  公寓内,除了张国宾居住外,还有一干女艺人居住。

  这里面还有得洗。

  张国宾却打出一个手势,让手下去帮阿之搬家,然后主动上前,拎起一个包包,低声向赵小姐道歉:“唔好意思,赵小姐,先前律师未帮你打赢官司,不过您两个仔的抚养权,我已经替您要到了。”

  “阿昌。”张国宾喊出一声。

  状师昌站在身旁,立即打开公文包,取出一份合约:“赵小姐,这份是您前夫亲自签过字的抚养权转移合约,您前夫表示自己公务烦满,平时没空抚养小孩,自愿将两个小孩的抚养权转角给您。”

  “张生。”赵雅之穿着一袭连衣白裙,碎钻细高跟,接过合同,脸颊疲惫,乏黄憔悴,目露出不可思议,拿着抚养权书却很快回过神来,问道:“你未把黄汉韦怎么样吧?”

  她跟黄汉韦连打三个月官司,几乎都快打成仇人,黄汉韦甚至当众对媒体进行辱骂,但她也不希望张先生出手伤人。

  张国宾却笑笑讲道:“赵小姐放心啦,我只是请人去找黄先生看病,黄先生工作比较忙,自然就无权抚养孩子了。”

  “不违反,也不伤人,反而给黄先生增收呢。”

  赵雅之松出口气,目露感激:“多谢张生。”

  “没关系,另外一直报道你的cb杂志,我已经派人警告过了。”张国宾清风拂面般潇洒道:“以后他们再敢报道你的负面新闻,他们报社总编的脑袋就会被打爆。”

  “如果你有其他需要帮忙的地方再张口,现在无事,我先回屋睡觉了。”

  “嗯,再见,张生。”赵雅之望着张国宾离去的背影,嘴角泛起苦笑,新闻炒到现在,整个香江近一半的人,都觉得她已经跟张先生搞在一起,剩下一半认为她早已经跟张先生搞在一起,就连她父母都有所询问,对于张先生的背景很好奇。

  不过她父母点到即止,毕竟赵小姐混得很好,张先生肯定是位大老板。

  邵氏的老同事们,则认为她是为张先生才转签到梦工厂,好友周闰发都琢磨不透,不再提这方面的事,静待结果。

  唯有张先生整天沉迷在两位女友身边,不曾发出半点暗示,压根没有把她,把花边新闻放在心头。

  也对,只有混娱乐圈的明星会对花边新闻在乎,不能张国宾拍几部戏,便真把张先生当明星了。

  她的心态自离婚后也转变不少,一开始对张先生是防备很深,后来又渐渐有所放松,现在则是沉浸在离婚后的孤独中,内心空荡荡,略有一些寂寞。

  张国宾当然不能任由赵雅之的路人缘衰败下去,否则外界怎么看他?跟他混,越混越差啊!

  张国宾打电话让猪皮准备帮赵雅之洗白,猪皮却无奈道:“张生,杂志黑完又洗,读者以为我耍他们玩呐!”

  “现在,cb杂志是洗不动之嫂的,等我下期换个人黑,黑狠一点!读者自然就忘记之嫂的事情。现在之嫂都是大嫂了,有你撑腰,还在乎那么多做乜?”

  猪皮倒是很上道。

  也很敢讲话。

  张国宾面色一黑,却懒得纠正他:“我知道了。”

  某些地方,猪皮说的确实挺有道理,但他却不可能坐视赵雅之走人气下坡路,否则将来没得捞.......错失很多大片怎么办?

  他挂断电话,心生一计。

  正好最近服装公司在刘培吉的策划下,正好要举办第一次服装走秀。

  服装走秀的概念是刘培吉个人提出的,灵感来源于国外设计学校毕业时的学生秀展,而服装公司在收下马王的内衣铺后,也延伸出服装内衣生意。

  张国宾亲自批准了刘培吉的服装秀场计划,试图以服装秀一举打响服装品牌,并且将服装走秀定在维港旁的半岛酒店进行,秀场定名为“维多利亚的秘密”。

  这次走秀由于是为整个服装公司服务,所以一共分为三场,第一场为时尚高级订制秀,第二场为连锁零售服装秀,第三场为睡衣内衣大秀,一共将斥资五百万,外界视为大手笔的商业豪赌。

  人人都看得出,他是要一举打响知名度,却质疑服装秀的效果。

  90年代方诞生的“维秘大秀”,80年提前登场,效果不知会点样?

  张国宾信心满满,联系了二十几位明星,五十多位模特走秀,黄,白,黑,三色女模都有,b将进行转播,各类明星,阔少,记者,邀请了上百位到场观秀。

  张国宾自然不会让阿之去穿着内衣走秀,一位两个孩子的妈妈,穿着内衣,让人看成熟风韵的妊辰纹吗?

  不过当赵雅之穿着一袭白色长裙礼服,肩上扛着纯白羽毛翅膀,长相知性秀美,气质端庄高雅的第一个登上秀场时,整个维多利亚港的灯火在阿之姐面前黯然失色。

  “张先生。”

  “好艳福啊……”艾美吊扇厂的老板,刘阿雄坐在台下,双目失神,喃喃自语:“自己的女人,自己捧,张先生,吾辈之楷模也!”

  当夜,赵雅之重新站回香江男性梦中情人榜榜首,香江维秘走秀也大获成功,第二天,相关新闻,报纸连篇累牍,劈天盖地的报道,张张都有赵雅之女神照,称赵雅之为香江第一位“长着翅膀的女神”。

  黄汉韦当夜痛哭流涕……

  同时,b在深夜时间转播“维秘走秀”,收视率竟高达百分之48%,朱宝艺,李丽珍,温壁霞一干梦工厂女星名气大增,收割到一票少男狂粉。

  旗下服装公司销量大增,高订品牌卖到断货,品牌力水涨船高,开始可以向奢侈品市场布局。

  张国宾把维秘走秀定为每年一次的“大秀”,前两场为品牌推出新款,第三场内衣与其说卖内衣销量,不如说是给观众福利,越办到后面越亏本,好在服装公司有得赚,服装厂连续五年扩大生产线。

  “阿之,你什么时候带张先生回家看看?”这天,赵雅之回到家中探望父母,母亲端上饭菜,貌似随意的问道:“张先生这么捧你,不能再让人失望了。”

  “你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要学会知足。”赵父抓着碗筷,劝诫道:“请张先生来家里坐坐吧,吃一餐。”

  “唉,我跟张先生真的没有关系。”赵雅之坐在餐桌旁,很无力的摇头道:“你真不信,我现在就打一个电话给张生。”

  她已经跟父母解释过很多次二人年龄的差距,还澄清过张先生已经有两位女友,可父母好像无似视掉张先生两位女友的事实,更把年龄当一回事,之姐看起来很年轻的,她每次回家父母都催她带张先生回家坐坐。

  她在传统型的父母眼里可是离婚带娃大龄单身妇女……

  负面buff都快叠满了。

  “你打呗!”赵父就撂下筷子,讲道。

  “……”赵雅之一阵语塞,最终叹出口气,拿起客厅桌上的电话,拨出一串号码。

  “嘟嘟。”

  盲音响起。

  赵父在旁瞪眼睛,

  阿之干脆打开扩音。

  “喂?”

  “边个!”张国宾出声问道。

  “张生,是我,阿之。”赵雅之讲道。

  “阿之姐啊?”张国宾在艺人公寓里,浏览一份装修公司文件,随性问道:“有乜事?”

  “我父母想请您来家里坐坐,张生有没有空闲?”阿之试探问道,未成想,张国宾回答的却非常爽快:“ok啊,正好没吃晚饭,过去探望叔叔阿姨也行。”

  赵雅之脸色一愣。

  “呵呵。”赵父赵母在旁边轻轻的付之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