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第170章 我是一个好警察

小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作者:萌俊 更新时间:2022-03-21 18:49: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总署,停车场,

  “鸡叔,最近身体怎么样。”张国宾递出一支向烟,向裹着厨裙,染着红毛的鸡叔问道。

  “害,四十几岁的人了,除了在床上不行,其它都行。”鸡叔接过香烟,叼在嘴上,低头让肥墩墩的肉鸡点上,菜鸡、火鸡都站在旁边,生得像一班厨子。

  “那就得。”张国宾点点头,拍拍鸡叔的肩膀,转身坐上轿车。

  鸡叔望着张国宾离去的背影,端起手,揣摩下巴,喃喃道:“太子宾在警署很吃的开啊!”

  这种古惑仔倒是很少见。。

  张国宾则是看在鸡叔常年给兄弟们打折,这次还出了一百万的份上,特意将鸡叔给保出来,他却不知道,菜鸡,火鸡第二天便未上工,抄起厨刀离开有骨气,呼朋唤友,冲着五百万花红去了。

  这五百万花红想要拿到手可不容易,首先,怎么找出杀手的身份,便是一个关键问题。

  傍晚,铜锣湾,一栋写字楼,地下停车场。

  张国宾再次选择停车场作为见面地点。

  一辆挂着总署警车牌照的皇冠轿车,缓缓驶入停车场闸门,顺着车道一入驶向底层,在一片空旷的停车内,望见一辆静静停好的商务车。

  温启仁将警车停在隔壁位置,推开门一下,隔壁商务便拉开车门,露出一个西装革履,踩着皮鞋,打着领带,油头整齐的阔气男人。

  “细佬。”张国宾叫了一声,温启仁迅速弯腰迈入车内,旋即,唰,拉上车门,坐到旁边,拿出一个文件袋道:“大佬。”

  温启仁目光本能的扫过商务车内部,只见,商务车内除了张国宾的身影,再无他人,显然,随行的小弟,马仔都被暂时支开,二人见面小心谨慎。

  张国宾动手娴熟的一圈圈转开文件夹纸扣,取出里面的文件,一张张观看起来。

  文件里,正是警方拍摄的现场照片,情报汇总,鉴证分析。

  要说谁有机会找出隐藏身份的杀手,毫无疑问,一定是现场情报最丰富的皇家警察。

  温启仁在大佬查看资料的时候,同时讲道:“据鉴证科堪查,杀手使用勃朗宁手枪,子弹口径为17x9毫米短弹,现场一共射出8枚子弹,射速很快,受过职业训练,行动方式不像是街头烂仔,应该装弹14发,有一发是提前上进枪膛的。”

  “会不会是大圈帮的退役军人?”张国宾出声问道。

  “不像。”温启仁摇摇头:“罪犯的年轻应该不超过三十五岁,身材大致在175至178之间。”

  “他穿的风衣是国外品牌,大圈帮的枪手不会买这样的衣服,太贵。”

  “嗯。”张国宾微微颔首。

  “最近黑市有一个新出道的职业杀手,代号:钟馗,连续办下几件案子,做事风格跟他非常相近。”

  “钟馗?”张国宾琢磨着这个名字,若有所思。

  江湖外号是别人取的,

  杀手代号却是自己取的。

  温启仁指着张国宾手中,上次案件的一张照片讲道:“这是一间银行闭路电视拍下的相片,对方双手端枪,向前移动射击,端枪的姿势……有点像……”

  “像警察!”张国宾笃定道。

  还是像港岛的职业警察!

  “没错!”

  “对方的射击习惯,很少直接射向头部,大部分时候还是射向胸口,第一次作案时,第一枪甚至是射向手臂。”

  “细佬。”

  张国宾抬起头,望向温启仁:“你们警队的创收项目很多啊。”

  “这么多人在外面搞副业。”

  “杜sir。”

  海边,

  木屋。

  杀手经纪提着一个皮箱,推开门,喊道。

  杜正辉穿着白色衬衫,撩起袖口,手中拿着一根注射针。

  “啪!”

  他毫不犹豫的将针头插进手臂,一点点推进毒液,口中长长泄出长气,坐在椅子上,神情舒爽呻咛出声,旋即,他的手臂缓缓垂落,不自觉松手,针筒落在地上,整个人微微的颤栗,如同身在地狱,神游天堂。

  经纪人一身西装,静静站在门口,望着杜正辉的动作,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心疼。

  他也点上一支烟,在旁边抽着。

  等到一支香烟抽完,追龙那股劲儿也稍稍缓过,杜政辉摇摇脑袋,咽下一口唾沫,嘴巴里好似有馋虫在咬,张开口,沙哑的问道:“怎么了?”

  “买家剩下一半的定金不肯付,我帮你要回来了百分之三十,剩下百分之二十,必须确定目标死亡才付。”

  “你还是没有改掉向胸口射击的习惯,这样下去鉴证科,情报科,乃至黄sir都很快会锁定你的身份。”西装经纪上前将皮箱摆好,打开箱子,露出里面的五根金条。

  杀手行业,下单付一半,结束付一半。

  正常情况,若是没有确定目标死亡,对方不会付剩下的钱。

  这个杀手经纪能够再拿到百分之三十。

  想来是很讲义气。

  杜正辉却脸庞发黄,眼神不善,站起身走向钱箱,用食指尖在一根根金条上滑过,最终屈指一弹。

  “锥脸徐要是敢黑我的钱,我第一个杀他全家!”

  “你最近还是带上钱,出国躲一躲风头,和义海悬赏五百万花红要你的命,江湖上的古惑仔们,一个个红着眼睛要揾你出来……”西装男劝道。

  杜政辉却猛的将钱箱扫倒在地,大声吼道:“我是皇家警察,你点解见过警察会怕贼的?”

  “我是兵,他们是贼,他们见到我都要绕着跑,谁有本事来杀我!!!”

  “杜sir!”西装男上前一步,激动的叫道:“你真的还认为自己是警察吗!”

  “你真以为子弹打过的银纸吗!”

  西装男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机票,护照,再将金条收起,重新装进箱子里,扣好箱子,推回杜正辉面前。

  “你赶快从船湾署辞职,先乘船去澳门,再过境去加拿大,到澳洲选一个没人的小城市,买一座庄园,平时少吸一点……”

  “我有机会就出去探你……”

  “砰砰砰!”杜正辉却无力的趴在桌面,用拳头一下又一下砸着桌面,哭号着道:“不行…我不能离开警署,我是一个警察,我是一个警察。”

  “我无论怎么样都不能离开警署!”杜正辉仿佛喃喃自语,仿佛警察的身份,已经支撑活下去的最后信仰,他可以放弃生命,却不能放弃这个信仰,西装男则站在一旁,默然无语。

  “设一个局,引他出来。”停车内,张国宾说道。

  “怎么讲?”温启仁眉头一挑,肃声询问。

  张国宾说道:“放出消息,大头坤,飞麟仔都没死,只要目标人物没死,杀手就必须回来补枪。”

  杀手是拿钱办事的,一样有职业规矩,当然,尊不遵守是一回事,先下个钩子再说。

  “明白。”温启仁点点头:“大佬,麻烦你在江湖上放出风,我带兄弟们悄悄盯着,一有刻意人物就拍照。”

  张国宾收起资料,转手放在座椅旁,颔首:“好,警民合作,同心协力。”

  “哈哈,警民合作,同心协力。”温启仁笑声附和,几分钟后,他陪大佬食完一支香烟,推开商务车门,顺手将烟头丢在地上,旋即便坐回轿车当中,开着警车驶出地下车库,回到总署安排情报科的伙计们做事,情报科伙计可谓是训练有素,很快便布满九龙医院各个入口,而且在许多地方都装置上闭路电视,一定要帮o记的黄sir搞定这起大案。

  同时,张国宾也在江湖上放出风声,大头坤,飞麟仔全部未死,这个风声倒并非是假的,昨夜飞麟仔便被抢救回来,正在医院里做后续治疗,按照规矩,杀手确实应该补枪。

  可是张国宾足足等了三天,江湖上一大群兄弟们四处刮人,据说,把大圈帮,越南帮的职业杀手刮死好几个,每一个都是活活斩死,可依旧未找到真凶,现在香江市面上的一干职业杀手纷纷销声匿迹,生怕社团烂仔找上门。

  “杜sir,你最好快点走,再不走,黑白两道,谁都不会让你轻易走掉。”三天后,木屋内。

  西装男将一张机票塞进杜正辉手中,转身推开木门,驱车离开。

  杜正辉望着手上的机票,嘴角冷笑一声:“我是警察!”

  “嘶拉。”旋即,他将一点点的粉洒落在机票上,用手指凹下机票,打起火机,凑上鼻尖猛的一吸,一条火龙冲入鼻腔,抽声道:“一个好警察!!!”

  “大佬,这个杀手很机灵,根本没有中招。”商务车内,温启仁推推眼镜,递出一份文件袋讲道:“不过,他到过医院徘徊一次,情报科的闭路电视拍到他了!”

  “这位长官可是你的老熟人。”张国宾抽出文件袋内的一碟照片,望向照片惊叹不已:“杜sir?”

  “阿杜!”

  “宾狗,就是他!”温启仁打出一个响指,低头吃着菠萝包道:“当时我就奇怪一个调到船湾署的督察,点解会有空专门乘船进九龙,到医院探望两个古惑仔?”

  虽然他没有进去,但是一旦到场,目标便极度明显。

  没有一个人是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