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368 三大亨联手

小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作者:萌俊 更新时间:2022-04-27 14:17: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李家城是有野心的,可我也是有野心的。”张国宾语气风轻云淡,心底却暗下决心一定要在码头生意李家城一分高下,谁赢,谁就是未来几十年的时代大亨,名气不只在香江,还能打进国际!

  “当初李家城盯上的‘九龙仓’,便是香江最大的英资码头集团,可惜,李家城那时资本不够,无法真正吃下九龙仓,只能把九龙仓码头让给包钰刚。“

  而那次的“九龙仓”收购战被誉为华资打英资的重大事件,历史影响了胜过义海集团收购怡和置地一筹,为什么?

  因为,码头行业的地位要比地产行业高,追根溯本,香江就是一个码头城市,其码头生意是整座城市的精华所在。

  如果,九龙仓真的被李家城收购,那或许就不是华资,而是左手倒右手,幕后依旧是英资收割,因为李家城在高速发展期中缺少资金,开始英资银行借贷发展,深受英资影响,立场早已经发生偏移。

  张国宾尚未摸清汇丰台前的大老板是谁,可管他娘是谁呢!只要具有英资背后的大老板,打就对!

  阻断一切英资在香江收割,本质就是对英资的最大报复,当然,一个集团力量扛不住英资根深蒂固的影响力,但却可以在一项生意中角逐角力,一步胜,步步胜。

  马世明道:“张生,据我估计,我们投标六号码头的最大对手,就是和黄老总李家城。“

  “首先,李家城一直凯觎加入码头行业,其次,在收购九龙仓过程中赚了很多钱,长实靠着地产又发展壮大,已经具有投资兴建码头的实力。“

  “最后,李家城的洋大班已经在政务司进行游说活动,其目的不而喻。“

  历史上,李家城在收购九龙仓中尝到甜头,在“葵青码头兴建计划”中才真正分到第一座码头。

  他跟张国宾一样没有能力去抢中环货柜码头的份额,只能憋到葵青货柜码头兴建,方有资格搭上时代班车去做码头生意。

  他之后又再一路开发七号,九号,盐田港码头,珠江码头,收购英国码头等等码头其实才是李氏商业帝国的根基,现在的李嘉诚真正盘算起来,同张国宾一样是香江大亨中的第二梯队,集团身价很受经济环境影响,谁能拿下六号码头,谁就能占据未来几十年码头的发展线,谁就能跻身一线大亨的行业,有机会变成享誉东亚的大富豪。

  张国宾势在必得:“有没有算过投资码头需要多少钱,义海集团账目上的资格够不够数?“

  “以六号码头的发展规划来算,投资金额估算要十亿港币,义海集团账目上的现金流不够,但码头要明年才开始正式兴建,集团集团不再做其它投资,收紧扩张的情况下,明年四月份就会有足够现金进行建造。“

  当然,码头建造是一点点钱砸进去,每批进行投资,十亿港币的总投资涵盖兴建计划全期。

  一共四年时间。

  张国宾仅需要在明年四月份前过点紧巴巴的日子,四月份之后定时给码头拨款就行,并不会完全侵占四年的发展时间。

  又是一起十亿港币的大投资,对于如今飞速扩张期的义海集团是个巨大考验,可考验考验,做作弊不就过去了吗?

  “不过,明年一月标会就会正式开始,投标前需要凑齐两亿港币的保证金打进指定账户,义海集团目前账面上现金流只剩下一亿左右,如果要继续履行预定的发展计划,一月的现金流不会超过一亿五千万,还会有五千万的缺口需要补足。“

  “另外,政务游说方面起码要提供两干万的预算。”马世明又道。

  张国宾心知这些都是不能省的钱,当即挥挥手道:“你去负责搞定竞标资格,政务游说,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该有钱的地方不用手软,这是和义海的百年大计,要拿出应有的气魄来。”

  马世明合上文件,笑着说道:“我明白,张生。“

  张国宾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叼起一支雪茄,眯着眼睛:“抢老李的人才还挺好用,起码每一步都卡得很准。”

  要知道,没有马世明的帮忙,张国宾肯定会错过不少机会,世界上没有全知全能的人,管理者会不会用人变成一项重要能力。

  毫无疑问,李家城洋大班的用人策略很高明,需要虚心学习,学会了再返回去教育他!

  若是错过一个机会放任李家城完全崛起,独霸一方,将来日子岂不是很难过?现在摆明车马的过招多开心啊!

  义海集团刚盯上六号码头的项目开始操作,“和黄”洋大班就收到消息。

  和记黄埔。

  行政总裁“李察信”一身西装,戴着领带,正坐在一个沙发座上,双手展开一份文件展开,往前递出去道:“李先生,义海集团的马世明已经获得兴建资质,可以看出义海集团有意加入六号码头兴建计划的竞争,义海集团近年来飞速发展,业绩年涨幅8%,是目前香江业绩涨幅最强大的一家企业。“

  李家城身穿灰色西服,轻轻靠着沙发,眼镜下的眉头一跳,面色阴沉如水:“和义海并非是单纯的地产集团,业务多元化发展,还有地下社团生意,又没在港股上市,无需向社会公开财报,实际上营收谁也不清楚。“

  “公司先前在跟义海集团的竞争中接连失利,义海集团又成功收购怡和置地,对怡和完成拆分,水面下的实力恐怕比明面上还多。“

  一只在水面伸出脑袋,张开血盆大口,更多实力却隐藏在水下的商业巨鳄无疑令人畏惧。

  这比两军交锋,亮明实力,更加阴险。

  李察信坦然承认:“相比于义海集团表面的财务状况而,其隐藏的商业实力确实更值得担忧。“

  “葵涌码头按照兴建计划,未来将会是香江最大的货柜码头,同时将成为世界上最热门的码头。“

  “这座码头绝对不能拱手让人,加大对政务司的游说,并且要做好打乱义海集团的准备。”李家城轻扶眼镜,目光狡黠。

  义海集团近年来扩张迅猛,就算有地下产业支持,现金流也绝不会宽裕,其多元化发展的策略又注定会使其分身乏术,商业战场上的交火,靠得就是银弹开枪,如果能够断掉对方的银弹,毫无疑问就会胜利。

  李家城对商业战得心应手,长年观察着义海集团发展,自是能够一眼相中要害,能否一击见效就要看边个手段更高明了。

  李老板名下“长实集团”81年开办“屈臣氏”连锁零售店,战略性的发展零售行业,有意养出一头现金奶牛改善集团资金布局,再加上缺席港灯,怡和之战,手上囤有大量银弹,论起银弹战术有充足自信。

  “我有现金三十亿,他恐怕连五亿都掏不出来,此战优势在我!”李家城心中笃定。

  一周后。

  周末。

  新界,高尔夫球场。

  张国宾把球杆递给下属,打靶仔接过球杆,带着一行保镖趋步紧随,霍光泰穿着运动装,拎着球杆,

  走进休息区,拿起一瓶矿泉水,轻笑道:“阿宾,我觉得你总跟李老板过不去。”

  “说实话,你同李老板是不是有过节?”

  张国宾含笑着摇摇头:“泰哥讲笑了,李老板是什么人,我怎么会同他有過节?只是好生意人人都想做,我赚的我錢,他赚他的钱,我们两个要赚同一笔錢,那就看谁的手腕硬了。”

  “我这个人家里兄弟多,打小就比较护食,不多赚点吃不饱。”

  “何况,我并非是针对他,是这个时代仅允许一个人上位!“

  “呵呵。”

  霍光泰喝完水笑道:“我同刚哥才是诶着饿过来的。

  “刚哥,葵青六号码头,你有什么看法?“

  他扭头问道。

  包钰刚气喘吁吁的坐在椅子上,一位随员捏着毛巾,轻轻擦去额头汗水。

  只听他道:“按照政府的码头扩建计划,葵青码头未来会发展为全港最大码头,这次六号码头就是扩建的开始,我们三个人可以一起围了这个标!“

  “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一句话!”包钰刚竖起手指,瓮声说道:“肉烂在锅里,终归自己人吃。”

  “李家城当年把九龙仓转手给我,我跟他合作过一次,他不算自己人。”

  那次正经商业合作,钱货两情,无关人情。

  霍光泰点頭道:“行,这次六号码头计划是建三个泊位,年处理量达两百二十二万个货柜单位,我们一起把标围了,由阿宾扛旗,出钱把码头盖好,一个泊位包给我,一个泊位归刚哥,剩下一个阿宾自己收钱。”

  “到时,码头货柜优先派给我跟刚哥,货物一到港口让义海物流的车直接拉走,更能加快码头的处理效率。“

  张国宾叼着雪茄,竖起大拇指:“泰哥周到!“

  这个码头一到手,再接合物流行业,义海彻底能直接壮大一倍。

  同霍氏、环球航运的合作关系,将变得更加紧密,不仅是三大亨的个人关系,还具有业务上的共存关系

  “要发达。”张国宾吐出口白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