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380 1985年春

小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作者:萌俊 更新时间:2022-04-30 10:03: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掌数大爷耀哥找到张国宾说道:“坐馆,下月二十就是春节,按照习俗将要举行长红大会,本次大会预计邀请三百多名同门参与,正式名单已经拟好,请坐馆签字。“

  这时,已经是85年的一月,香江天气依旧带着寒意,经过一周的商业程序,两间诚心食品厂正式转交到新记手中,三千五百万港币打入和义海账户,缴纳保证金后,剩余一千万港币。

  张国宾很大方的拿出五百万份额,让社团大底们都入了一点股,往后还将拿出五千万的份额允许大底入股。

  不过,那都是过几个月码头开工建造时的事,那时社团现金流早已缓过气来,允许大底入股完全是看兄弟情义。

  警方也最终敲定贰战行动第二阶段目标为新记段龙!

  张国宾打开名单审阅一番,每位宾客都按照身份,辈份罗列好板块,阅览起来非常方便,台北堂口,

  北美堂口,缅北保卫营中大底,头目也会回港参加长红大会。

  张国宾匆匆浏览一边却放下名单说道:“如今和义海已经是和义领袖,举办长红大会怎么能不邀请各小字号坐馆,大底参加?“

  “你去同和义各字号商量一下,各字号长红大会组在一起办,和义都是一家人,往后就拍一条长红。

  耀哥心头一凛,郑重其事的抱拳道:“是,舵主!“

  各个字头的年终酒席,长红大会,对年末的香江餐饮业可是一大刺激,每间字号都会包酒楼请马仔吃流水席,小字号也会在乡下祠堂,围村摆盆菜大宴,让和义字号一起摆过年宴没什么必要,但一起拍条长红却可以增加和义各字号的凝聚力。

  耀哥心中知晓坐馆有大志向,大气度,既开口要拍“和义长红”,那往后和义年年就只能拍一条长红!

  “另外,让会计事务所再核对一遍堂口、叔父们的分红,千万不能出问题。这都是兄弟们年头干到年尾的盼头,不要寒了上下同门的心,不然明年兄弟们可就没冲劲了。“

  现在义海集团奖惩有度,赏罚分明,倒也不用刻意去给兄弟们发红包,公司该给多少,兄弟们心里都有数,收入高分的还会多一些,再加上堂主,大底们一层层的“利是”,春节兄弟们保准都笑呵呵的。

  “明白。”

  耀哥爽快答应。

  和记大厦。

  一间会客室里。

  张国宾将一支雪茄递给丧狗说道:“我把两间食品厂转手给新记。“

  “你不会怪我吧?”

  “呵呵呵。”丧狗接过雪茄,坐在沙发上,帼瑟的说道:“宾哥讲笑,两间食品您都是最大股东,说要卖厂就卖厂呗。“

  “我哪回生气。

  “我只会开心啊!“

  丧狗叫道。

  “喔?”

  张国宾面带微笑,翘起二郎腿坐下,询问道:“说说看,你有什么好开心的?“

  “段龙真是个大凯子,收下食品只不过给我们和义打工,他在香江辛辛苦苦的开工,派人去走私拉货,实际上,什么时候送货,卖他多少货,赚他多少钱,还不是全都由我们说的算?”

  丧狗嗅着雪茄贱笑道:“我们掌控着上游货源,他一个打工仔又要担风险,又要被我们削,真以为捡到宝了。”

  和义结基本是和义海的下属社团。

  一个冻肉生意让出来了。

  让的很干脆。

  当地的各类地下产业,却是由他们自己运营,管理,不再关本港的事。

  张国宾点点头道:“对。“

  “所以把肉食品的生意让给新记,一点都不需要可惜,新记爱把货往哪儿卖,就往哪儿卖,反正卖到不该卖的地方,记自然会教他做人。”

  坑起新记张国宾半点都不留情。

  “多出来的一千万港币,则按照股份给你了,往后,给新记供肉的生意,你分三成,和义福五成,公司两成。”

  “好好干。“

  “多谢舵主,多谢舵主。”丧狗连忙放下雪茄,站起身连连弯腰道谢,风险与收益总是成正比的,在国外出生入死,丧狗也该拿到属于他的那份,最关键,他曾经为百里伯张目的那一笔账,算是在张舵主口中彻底揭过了。

  至于段龙为什么会接手两间食品厂,丧狗心里也有好奇,追问后,张国宾捏着雪茄,吐出口白雾,笑着道:“原因很复杂,第一点,段龙确实觉得食品厂有搞头,希望通过食品厂来赚钱,第二点,段龙觉得我很缺钱,同我做生意有便宜占,所以,一口气起吃下两间厂子,第三点,段龙想缓和同我的关系,也许他在心里,我跟他做生意是求他。”

  “所以,他一口气要吃我的厂子,断我的财路,以为我要吃大亏,故意看我能不能吃这个亏,吃下去了。

  “在他心底我就是低头了。“

  “往后两家的关系就能好一些,哪个原因在他心里更重要,呵呵,那我就不得而知了。”张国宾老神在在的吸上一口雪茄,讥笑道:“管他做什么原因呢,出货价先涨他一块!”

  “没问题,舵主。”丧狗眼里也泛起笑意。

  而肉食品厂的生意,一时半会没必要透给警察,一方面是有个长期财源,还有一方面是等于捏着一个定时炸弹。

  随时可以阴段龙一手。

  新记同义海的恩怨,可不是区区一次合作可以解开,当然,只要新记安分守己,张国宾并不打算轻易跟新记开战。

  毕竟,光阴与他作友,岁月以他为朋。

  他可不是矮骡子,段龙自以为踩他一脚,往后必要段龙付出代价!

  春节前。

  蔡锦平与张国宾见面。

  “张先生。”

  “警队近期将在中环展开一次大规模的扫赌行动,主要是针对地下赌档,电话投注,雀馆等。”

  在中环展开的行动,豪不夸张的说,完全就是针对新记的行动,不过,和义在中环也有一些字号,堂口。

  春节时期,正是赌档倡獗的日子,为了避免警队内部有人说闲话,肯定是要连带着铜锣湾,和义胜等字号一起扫,但有行动总指挥的提前通知,和义自是可以早做安排,张国宾摸着咖啡杯,当即就笑道:“多谢蔡si通知,我一定提前让兄弟们准备。"

  “那就好。“

  蔡锦平含笑道:“既然警队定下目标。“

  “那就该做出点成绩。”

  这场扫赌只是序幕。

  恐怕,明年新记的日子都不会好过,直到新记内乱一波,势力大减,达到江湖和警队都乐见的情况。

  “听海关那边说,新记近期走私行动多了起来,好像是开辟了什么新路线,派出得力干将李育天负责,张先生有没有收到风声?“

  张国宾沉吟着道:“我去收收风。“

  新记五虎之下还有十杰,号称新记五虎十杰,不过本世界十杰之名早被义海扬威,李育天等人就算自称十杰都没有人认,干脆就被称为十大头目。

  李育天作为打仔出身,自是从跟教头一系,现在被提拔为新界堂主,负责两间新界工厂外加食品走私线蔡锦平微笑道:“拜托了,张生。"

  “没问题。“

  张国宾回到公司,叫来兄弟:“阿豪。“

  “春节前一周让兄弟们收收心,中环的赌档,马栏,电话投注全部歇业三天。“

  李成豪面色错愕,但还是抱拳答命:“是,宾哥!“

  虽然,春节正是几桩生意可以大捞一笔的时候,但是相比于被警察扫场的损失,关门歇业三天算不了什么大事,和义海又不是停业三天就会破产,就算关上三十天也无所谓。

  李成豪却嗅到不一样的味道,张张嘴,询問道:“宾哥,中环是不是要出事了?”

  “嗯?”

  张國宾眉頭一跳。

  被看出来了?

  为了掩人耳目,为了不让段龙也察觉到风声,他特意交代道:“你跟大头坤,南区,西区几个和义字号的龙头都通一个气,先不要对兄弟们走漏风聲,等到我下令的时候,你们再一起行动。”

  李成豪双目一惊,大为诧异:“宾哥,你刚刚同新记做完生意,怎么一转眼就要对新记动手了?”

  “咦?“

  张国宾眼神闪烁不定的望着大波豪,感觉大波豪脑子是越来越聪明,干脆叹气道:“江湖上,尔虞我诈,过命交情的兄弟之外,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新记真能忘记我命人杀进山门的事吗?"

  “更别提猪头细,陈耀星的死,向入狱,总之,人在江湖,绝不能对敌人手软,该狠就要狠!“

  大波豪深有领悟的点点头,大喊着支持道:“大佬话的对!在江湖就要做个狠人!比别人狠,混得才能比别人好!”

  “我先去跟阿坤,南区,西区的几个字头通气,一定让兄弟们准备好,到时大佬一声令下就行!“

  张国宾挥挥手道:“去吧。”

  今年和义要集结二十四位坐馆拍和义长红的消息,早就已经传遍整个江湖,全江湖都觉得和义海是要展露一统和义的威风。

  和义弟子们却一个个津津乐道,八卦风传,暗猜第一年的和义长红能拍出多高的价格。

  整个江湖都在瞩目和义长红大会,因为,这将会是全香江最大的长红大会。

  李成豪却私下将大头坤,生菜,许叔,大声勇等几名大佬叫进有骨气开会。

  这场会很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