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460 信仰浴火重生

小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作者:萌俊 更新时间:2022-05-31 15:56: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公职人员才能明白给社团成员发放租房补贴的利害。

  兄弟安居,必守其业!

  居与业,不分家。

  后世政府颁布人才房,福利房等计划,本质就是先让人住下来,就有人可用,有人带动经济。

  张国宾把这招用在80年代,香江义海,带给港府的刺激不亚于晴天霹雳!

  “居”得是港府的“居者有其屋”,业得是港府的“殖民大业”,港府白人老爷才能做的事,赏下的恩赐。

  你岂能做得?

  到时市民们是感谢你,还是感谢白人老爷?

  唔好意思,一间楼都给不了。

  你配做什么老爷!

  阿西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江华人,非常明白香江人对“居”一个字,有多奢望,其受过高等教育的警队身份,更能令他察觉到一丝丝不对劲,心头大为震撼。

  张国宾本人执行《租房福利计划》却是真心实意的要为社会做贡献,你解决不了部分市民的租房需求。

  公司来解决喽。

  你做的不好,难道就不能别人做的好?香江向来没有过“分房”的历史,张国宾却精通单位分房,廉租房,人才房等策略。

  这些策略算不上新颖,但出发理念却是:“兄弟为社团做事,社团有责任承担兄弟们的安居。”

  港府的居者有其屋计划,核心观念却是:“英港府怜爱市民,既然你们都赚不到钱,买不到房,那就挑选最可怜的一批做做慈善,一间五百呎住一家七口很合理吧?反正有个地板睡就行,马桶上为什么不能做饭呢?”

  “你有正经职业,可以在港府创造的岗位上开工,那就没资格排居屋啦!你必须好好努力,将来为港府纳税,接盘。”

  “你凭什么说居屋是鸽子笼?明明没有铁栏杆嘛,你又凭什么说港岛房价贵?居屋可以六折买走的呀!”

  “居者有其屋计划”不可否认让一部分市民受惠,可核心出发点却没有改变,否则明明能做得更好。

  为什么不去做!

  市民用得着你可怜吗!

  张国宾没有资格去管港府做什么,更没嚣张到指手划脚港府决策,碍于身份,发声批评都有巨大风险。

  可他已经是一位成功的商人,有力量去做点事情回报兄弟,即是回馈社会。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张国宾拿出的钱,甚至只有区区两千万,还没有每年给内地捐的款多,香江有名有姓的大亨,个个都拿得出来。

  却足够引起港府的巨大警惕,也仅有他一人愿拿钱出来。

  因为,这是一个主义对另一个主义的降维打击,在内地7080年代习以为常的事,你摆到香江来岂不是打脸港府?

  港府的优越性呢!

  张国宾潜意识觉得让兄弟安居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乃至是一种责任。

  同时是现阶段最好的花钱方式,对公司,兄弟,社团,社会都有好处,却下意识忽略掉社会环境不同,所发酵出的不同影响,搅得港府风声鹤唳,政治部把他列为头号目标,警务处都要对义海下手……

  可纵使他知道一样会我行我素,独断专行,因为,这座城市病了!

  他要改变!

  阿西却察觉到张国宾的雄心壮志,滔天野心,整个人都陷入一个混乱的状态,他摸不清楚这一招背后是否有深意,是不是还有第二期,第三期计划……

  就跟《居者有其屋》一样。

  不!

  比《居者有其屋》更好。

  兄弟们不受职业,家庭,收入限制,轻轻松松就能甩掉一个高房价的包袱,全家人都能一起够受益。

  这一定大有深意!

  没有深意,谁会丢钱出去呢?难道只是玩玩,为兄弟们谋福利?是也不是,这怕是大国角力!

  内地的代人跳上台打擂了!

  “这一拳真是精彩,不管初衷是什么,却使整个社会都受益,若是能带动其他大亨,社团……”阿西展开遐想,脑袋浮现一个平稳有序,付出就有回报,人人安居乐业的社会。

  这可真是座伟大的城市。

  他忽然觉得,这并非只能是想象,或许,或许跟着宾哥有机会成为现实。

  “张国宾都已经把和义海做到这个地步了,我这个卧底还有什么意义?抓坏人吗?谁又是坏人?”阿西扭头看向结巴仔:“结巴仔在缅北做事,守卫矿区,按照当地法律也不是坏人。”

  “人人都是为生活,讨一口饭吃的普通人罢了,就连张国宾,李成豪也一样是,错的不是人,是社会。”

  阿西点上了一支香烟,把车窗降下,吸着烟。

  “我也想为新生的香江。”

  “奉献一份力!”

  阿西下定决心。

  彷佛找到报告警校,背诵誓词那一刻的激昂。

  这是信仰!

  一个人最伟大而崇高的意志,无论他源于什么,涌向何方,谁都不可玷污理想者的信仰。

  他在读警校,做卧底之后,见识过太多打打杀杀,肮脏苟且,转做正行便是因理想在世俗中沉沦,希望平平安安,度过余生。

  暗地里,一直都在找借口麻痹自己。

  比如:“他做的事正行,管不了别人”,“管好自己就得,其它的不要多问”,“我一个做玉凋的能知道什么?”

  这一刻,他却觉得理想重树。

  信仰浴火重生!

  “阿西,你不要难过了。”结巴仔开着车,停在斑马线前,扭头望一间副驾驶的阿西。

  他察觉到阿西在听完社团分房就陷入沉默,还以为阿西是难过不在香江,没分到房呢,他说道:“你就算在香江也分不到!因为,第一批只分给立过功的兄弟们,你一个凋玉石的轮不到,当年重新选职的时候,你就该跟我一起去缅北。”

  阿西侧过脑袋,眼神里泛着光,将香烟轻轻弹出车窗,毫不在意的笑道:“我羡慕你做也?”

  “铜锣湾富英皇大道18号,富泽花园15座127室,我两个月新买的楼,八百呎,一次性付款!”

  ”你羡慕不羡慕。”阿西反问道。

  结巴仔表情讶异,心底有很多骂人的话想说,但最终撅起嘴巴,简意赅:“羡,羡,羡慕个屁!”

  “阿公说了,社团租的房子签了优先续租,跟房东都谈好了,社团一日不破产,兄弟一日不离开,福利房就可以住到老!”

  “傻仔才拿钱去买房子,不如留着开平治呀,痴线!”大多数兄弟们眼里,能够一直住下去的房子,就是属于他们的房子。

  产权有什么重要的?他们只是想要一个家。

  阿西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要是有一天集团破产了,怎么办?”

  结巴仔面色一愣,踩住刹车,停在路边,望着他道:“谁想要集团破产?如果香江没有和义海,世界为也还要有香江?公司是兄弟们的家,谁毁我的家,我就跟谁拼命!”

  “你说!到底是要谁要公司破产!”结巴仔大声质问,气的满脸通红,甚至不再结巴。阿西连忙宽慰道:“结巴哥,我开玩笑的,唔要生气,晚上请你去唱歌,唱歌……”

  傍晚。

  阿西坐在旺角的一间出租屋里,吃着缅北大嫂做的饭,望见房子里的伯父伯母,忽然觉得结巴仔啥都有了。

  就差一个孩子!

  其实选择住在九龙区的兄弟最多,其次才是中环,最后才是新界。

  和义海毕竟是九龙走出去的社团,大多数兄弟家人都在九龙,九龙堂口,场子最多,房子肯定要选择方便上班的,中环则是有和记大厦,铜锣湾堂口,新界地广人稀,场子少,排序合理。

  “滴滴滴。”

  阿西吃到一半的时候,包包里的大哥大响起。

  结巴仔擦了一下手,替他拿过手提包,阿西掏出电话,问道:“喂?”

  “阿西。”

  “是我,刘医生,方不方便讲话。”

  刘建文站在一间急诊室外,望着房间里的一位病人,只觉得一面玻璃的距离,却好似隔的很远,医院里,生与死,从未这么轻易。

  阿西表情平静,舀了一口汤,喝尽嘴里:“刘医生,我刚刚才回香江,这两天可能没空去医院。”

  “过两天好了,更有时间些。”

  刘建文穿着西装,低头说道:“不是我要见你,是我这里有一位叫阿东的病人,想要见见你,你在缅北救过他的命。”

  阿西听见阿东的名字心头毫无波澜,哪里来的烂仔,我又不认识他。听见缅北的事情却陷入思索,猜到一个人选,语气讶异的说道:“他也生病了?”

  “好。”

  “你说个时间,我去医院找他。”

  刘建文道:“尽快吧,中环尤德夫人医院见。”

  阿西挂断电话,不耐烦的放回包里,咒骂道:“以前的老毛病了,我一回香江医生就找上门来,催催催,催命呀!小小的心脏病而已!”

  结巴仔知道阿西心脏有问题,赶忙问道:“阿西,不能一起去唱k啦?我特意约了几个以前的兄弟。”

  阿西叫道:“能啊!看完病,服完药,歌照唱,舞照跳,不要紧的,不过我吃完饭要先进中环一趟。”

  天才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