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472 变节!!!

小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作者:萌俊 更新时间:2022-06-04 20:49: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啪嗒。”

  陈官西把烟丢出车窗,一把推开车门,迈步走进一间办公大厦。

  这里是千年珠宝的集团总部,设有二十多间加工坊,六个办公区,还有一间翡翠金库,租用了大厦五层的空间,来往的人近乎都是千年珠宝员工,几个伙计很快就认出公司里新晋的海归设计师。

  “官西哥。”

  “西哥。”

  几个社团兄弟喊道。

  “陈老师。”

  一位女公司文员抱着文件,鞠躬说道。

  陈官西对沿途的伙计频频点头,一路到公司总裁的办公室,跟守门的马仔说道:“我要见元宝哥。”

  马仔望他一眼,转身推开门,大声喊道:“元宝哥,阿西要见你。”

  元宝现在手上主要都是正行生意,对正行中做出位的马仔更为留意,阿西在他手下也是比较优秀的设计师,当即就说道:“叫他进来。”

  马仔腰间挂着家伙,回头讲道:“元宝哥叫你进去。”

  陈官西点头致谢,走进办公室里。

  元宝戴着一副老花眼镜,正跟两位师傅拿着几张图纸,按图对货,公司新到了一批缅北采出来的玻璃种,还有几块帝王绿,由于是最好的一批货,每块石头都标有编码,拍有照片,元宝要亲眼确认编号,样式无误,再由师傅打灯比较,拍第二次照片存档,最后签字锁进金库当中。

  千年珠宝已经跟新世界发展交换控股,跟新世界发展共享恒生银行的一级金库,最顶尖的货物会存进恒生银行,普通一些的货物则在集团总部储存,直接在工坊加工完毕配货到各间商铺。

  陈官西站在办公室门口,弯腰喊道:“元宝哥,中午好。”

  元宝哥举手推推眼镜,望都不望他一眼,继续核对翡翠,随口答道:“说吧,找我做也?”

  办公室右侧墙壁上,挂着一幅龙飞凤舞的字画,赫然写着“精忠报国”四个字。

  不知元宝觉悟何时变得如此高了。

  陈官西不带遮掩的直道:“关于上次公司出内鬼的事,我有消息要透。”

  “嗯?”元宝哥表情一愣,停住办事的手,抬头望向他。

  陈官西道:“我想见宾哥。”

  “你等我一下。”元宝哥摘掉眼镜,在桌面拿起一部大哥大,拨通大老的电话:“宾哥,我是元宝。”

  “我堂口有个马仔要见你,陈官西,阿西,说是关于公司内鬼的事情……”

  “我知道了。”他挂断电话,望着陈官西道:“宾哥答应见你。”

  “我派一辆车送你过去。”元宝叫来一个马仔,让马仔带两个兄弟,开车带阿西前往和记大厦。

  元宝则是一个中间人的角色,把陈官西引荐给宾哥之后,便没有再去过问这件事情。

  毕竟,以阿西的身份,不可能随便见到公司龙头,通过顶上的堂口大老是最简单的方式。

  张国宾坐在办公桌后,拾起一杯清茶,轻轻饮下一口。心里对陈官西主动找他非常期待,期待陈官西要讲什么。

  “张生。”

  “陈先生到了。”

  半小时后。

  秘书推开玻璃门。

  陈官西跟着走进52层的海景办公室,眼神望向窗外的维港景色,目光里不禁闪过一缕惊艳。

  张国宾翘起二郎腿,靠在一张独立沙发上,举手说道:“阿西,坐!”

  “多谢阿公。”

  陈官西鞠躬说道。

  小洁转身倒了一杯咖啡上来,随后再将办公室门关紧,办公室里仅留下两个人,张国宾伸出手拿起茶杯,露出手腕上的一块陀飞轮,饮着茶,文质彬彬的说道:“陈警官。”

  “你就不用叫我阿公了。”

  陈官西双手一颤,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阿公!”

  他捧着茶,坐在沙发座,咬牙说道:“是!”

  “我确实是警察!”

  “78年考入警校,80年入义海,警号2098,陈官西!”

  “任务,加入和义海,获取和义海走私白粉的证据,逮捕有关涉事人员,摧毁和义海的白粉线路。”

  张国宾放下茶杯,手指轻敲沙发扶手,语气玩味的说道:“好巴闭呀,陈警官,你居然敢到我面前坦白身份,洪门义海乱刀斩死的刑罚,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陈官西灵光一现,勐的回过神,道:“阿公,你早就知道我身份了?”

  “警队里的人。”

  “我比你熟。”

  张国宾笑道:“你在义海的时间多过在警队,警队里什么样子,你能明白?”

  陈官西心头顿时产生后怕,庆幸,愤恨等情绪,但最终变作更为坚定的信念。

  “请阿公行家法!”

  他喊道。

  张国宾却很是无所谓的甩甩手:“好啦,不要跟我玩这一套,我要对你们行家法,你们的尸体早在西九龙填海了,我不动你们,就是因为我没有要跟警察作对,跟警队的有些事也是迫不得已,说到底,警队的枪,是别人给的。”

  “别人给警队的枪,警队就要做别人的枪。”

  “大家都是求生存,我自有我道,只做我要做的事,像你这样的卧底和义海上下有七十多个,平均一个堂口有五个半,红的就多些,过气的就少些,但是现在都被我调去做正行。”

  “我既然让公司给你们发薪,就没有想到把你们拿起填海,一来,我上位前的事既往不咎,随风而去,二来,我尊重你们的职业同信仰,如果你来是想告诉我,你就是一个卧底,打算继续留在和义海的话。”

  “不需要了。”

  张国宾语气平静,饱含沧桑:“义海不是乐色桶,什么东西都收,你回你的警队吧!”

  陈官西不安的心情,在一番话下平复,他说道:“阿公,我有新的情报提供,刘建文是我的上司,他亲口跟我说过,和义海内部还有一个o记的卧底。”

  “嗯?”

  张国宾面色微变,神情郑重:“你要出卖同僚?”

  陈官西沉声道:“我在义海的这几年,亲眼目睹和义海从一个无恶不作的江湖社团,转变成一个揾正行,捞白钱的集团,一间间商铺,公司,一项项投资,带兄弟们发家,买楼,做正行,不用打打杀杀,不用昧着良心,说实话,我在和义海内没有给警队立下什么功,但不知道何时起,和义海内的走粉生意就消失了。”

  “我想,是从兄弟们做正行也有工作,是阿公让兄弟自己选的那一天起!”

  “以前,我坚定的认为警队代表法律,法律就是正义,后来,我发现警队也没有非黑即白。我现在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作正义,但也许正义不一定写在条例上,不一定回响在法官的木槌上。”

  “有些人或许是在犯法,但不一定在犯罪,我想跟公司一起看看,公司到底能给兄弟们带来什么,给这座城市带来什么。”

  “阿公,我只想跟着你,为这座城市献一份力。”

  张国宾蹙起眉头,手掌放在西裤大腿上,指尖微微颤动,彰显出内心的不平静。

  原来,

  原来我这么威吗?

  你不说我都不知道……

  可陈官西是跟着刘建文的,要是用陈官西来钓鱼,肯定能钓出内鬼,这个不在名单中的内鬼,比一百个,一千个卧底都更恶。

  “既然你选择跟随公司追逐前方,那以前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但是我怎么信你?”

  变节者最不可信。

  因为,他们早已放弃操守。

  人不人,鬼不鬼。

  遇事皆有嫌疑。

  除非,

  献投名状!

  陈官西道:“刘建文叫我争取获得公司信任,当时我推诿说需要人协助,刘建文早前答应过我。”

  “我可以联系刘建文,争取套出那个卧底的名字。”

  陈官西举起手中的一本《理想国》。

  “另外,我接手了一个混在新记的线人,叫阿天,是杜连顺的头马,张生需要的话,随时可以联系他办事。”

  “我刚刚才给他打二十万港币,是上任卧底警员的遗产……”

  张国宾望着那本书,心道:“你还准备的很全。”

  这么有价值的一个人,

  可以用!

  他出声说道:“公司有两个怀疑人选,打算用一批货把他们钓出来,我让你参加这次行动,给我把事情做的漂亮,到时我亲自安排元宝提拔你,带你进千年珠宝的管理层。”

  “往后上位的机会大把,有机会给你扎职!”

  陈官西开口答应:“多谢阿公!”

  他没有问怎么处理那个卧底警员叫做的漂亮,因为,他在来找阿公前就做过选择,追逐理想的路上必定会有鲜血,有时还需要做一点违背心意的事,但只要结果是正确的,那么所付出的一切都值得。

  世界上没有那么明确的黑,也没那么明确的白,那就行走在黑白之间,走向最终的光明。

  他坐在车里,抽着烟,最后挣扎的并非是生死,而是能否面对真实,面对世界的真实,比面对生死更需要勇气。

  江湖中,二五仔被斩是天经地义,他不怕死,却害怕活着的事。随后,张国宾直接把整个钓鱼计划跟陈官西说明。

  计划比较简单,经典的信息测试法。

  ------题外话------

  这一整段剧情是很多想法的一次碰撞,等于写一部自己的港式电影吧。

  前几章,有些交代不明的地方,其实是我刻意的留白,通过一段段剧情,一个个人物,把感觉慢慢释放给大家。

  不好意思,新人写手,不太会写,见谅。

  天才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