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473 宁杀错,不放过

小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作者:萌俊 更新时间:2022-06-05 22:48: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信息测试法,把两个不同的消息,分别透露给两个怀疑对象,以哪一条信息被泄露,确定是边个透的风声。

  当然,这只是核心规则,具体操作起来,细节上需要改善,否则还会被警队加以利用。

  兵法之道,岳飞将军云:“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灵活运用是关键。

  阿西当即有些顾虑,道:“阿公,警队有原则,当卧底警员有被怀疑的可能,遭遇生命危险时,警队应优先考虑卧底警员安全。”

  “警队卧底上一次刚刚执行完任务,转眼,又被派出去执行任务,就算义海配合警队演了一出戏,把事情的帐算在船老大身上。”

  “恐怕警员也不会轻易上当,毕竟,现在进行信息测试,目的过于明显。”

  船老大实则收到一笔十万美金的海外汇款。

  这次事件后,义海就会给予反正,提高船老大的级别待遇。

  所以,出于各个角度,找出内鬼都要快!

  公司正处于四面迎敌的险境,找到破局之路是当务之急,没时间跟卧底继续玩。

  “清酒红人面,功劳惹贪念,这跟财帛动人心是一个意思,和义海运的货只要够份,刘建文就算知道前面是坑也得往下跳,因为,以他的立场根本拒绝不了。”张国宾的回答却非常有道理:“因为,他更在意功劳。”

  相比于,卧底警员的生命而,功劳绝对排在更前面。

  这不代表刘建文利欲熏心,而是张国宾将开出一个令人无法拒绝的价码,刘建文可以拒绝,警队都拒绝不了。

  “什么?”

  陈官西让阿公的语气给震住。

  张国宾低头说道:“走私……”

  ……

  傍晚。

  中环。

  怡和街。

  陈官西穿着西装,摇着车钥匙,踏入一间电话亭。

  他将车钥匙挂在指内,左手拿起电话,右手在裤内掏出两枚硬币。

  “叮铛!”

  “叮铛!”

  两记硬币撞铁声响起。

  陈官西抬手摁下一串号码…

  “嘀嘀,嘀。”

  “喂?”

  “我是刘建文。”

  刘建文坐在办公室里,信手接起电话,眼睛低头看着报告。

  他在出声响应时还不自觉抬起手腕,目光望向佩戴的手表,差不多处理完报告要放工了。

  陈官西却说道:“刘sir,我有事情要跟你谈。”

  刘建文心头一紧,连忙问道:“你在哪里?”

  阿西是一个极少主动联系他的卧底警员,主动联系他风险很高,事情不简单,肯定要去见一见。

  陈官西左顾右盼,忽然用很急促的语气说道:“算了,我没时间,告诉你一件事,最近和义海要走一批货,专门挑脸生的兄弟办事,我被选中了。”

  “啪嗒。”

  陈官西将电话挂断。

  刘建文站在办公桌前,满脸楞神。

  阿西什么时候也会被选去做事了?这可是真是铁树开花,老寡妇出嫁,让人措不及防。

  但仔细想想,义海集团最近在查内鬼,启用身份干净的新人很正常,以阿西在义海六年没有出过错,刚刚从国外归来的背景看,确实是很符合条件。

  警队可不会真认为和义海相信船老大是卧底。

  这是一场决策博弈!

  “和义海顶风运货,冒巨大风险,到底是想要运什么货?”刘建文面露沉思,根本无法想象到底多大的利益,什么货,值得张国宾甘冒风险去走,张国宾做事可从不留手尾,更不会冒半点风险。

  通过张国宾命令两个下属“自杀”就可看出。

  张国宾要是真的爱冒险,爱搏命,早就会被警队捉住机会解决掉了。

  当晚。

  刑事情报科收到一通消息,大亚湾核电站有一批机组仪器会过港入深,该仪器是由法国进口的新型配件。

  第二日。

  上午。

  刘建文刚刚走进办公室楼层,一位女督察迎面走来,说道:“刘sir,陈sir叫你去办公室开会。”

  “一哥也参会。”女督察提醒道。

  “多谢。”刘sir点头答应。

  他将公文包放进办公室,到洗手间整理仪容,几分钟后,快步走向电梯前往会议室。

  行动部。

  3号会议室。

  刘建文推开门才发现行动处负责人“高级助理处长”陈子荣,行事处负责人“高级助理处长”蔡锦平,刑事情报科“总督察”温启仁,重案组“总督察”韦晓诚,水警区负责人助理处长“何光”……

  一共十二名警官正坐在长桌两边开会,一个穿着处长制服,翘着腿的白皮鬼佬眉头紧锁,半依着一张椅子,坐在会议室一角旁听。

  刘建文连忙跟正在讲话的陈子荣鞠躬致歉,旋即走到长桌末尾的一张空位,拉开椅子坐好。

  他又认真打量一圈,发现行事处高级警司洗国良,政治部总督察吴宏玺,战略支援科警司张遂。

  各重要部门的阿头也都在。

  说实话,他平生参与的行动会议当中,独属本次牌面最大,份量最重,普通行动能有警司主持就算高级。

  助理处长等人只出现在办公室里,或者是政治会议。

  刘建文默默听完陈子荣的案情汇报,内心情绪从讶异,到震惊,再到,沉默,严肃……

  “这是一起大案!”

  陈子荣穿着制服,手持指挥棍,重重敲击在桌面:“送运核电机组从港入深,完全没问题,但港灯集团应该跟港府申请,再经港府批准,由专人核查,确认机组没有安全问题,没有泄漏风险,再运往内地。”

  “可港灯集团现在为了保证核电项目的建设进度,不经检查,批准,以走私的方式运货过港。”

  “这是对全港五百万市民生命安全的不负责,警队接到线报,一定要保证全港市民的生命安全!”

  陈子荣义正辞严,冠冕堂皇的讲话,着实很有威严,气势。

  他率先给刘建文递了话头,出声说道:“刘sir,你是o记的头,对和义海比较了解,你先讲讲你的看法。”

  刘建文应声而起,双手撑着桌面,目光环顾四周,讲的居然是:“不好意思,各位,首先我有一个问题要问大家。”

  “消息准不准确?”

  他说道:“大亚湾的核电项目可是大工程,关乎到两地未来的城市电价,港府也是批准过的,对民生影响很大。”

  “这样一个大工程的机组需要走私吗?”

  “是不是有点荒唐了。”

  刘建文能够受长官提拔,备受栽培,看待事情可见是有一定高度的。

  一哥在旁都听的点头。

  战略支援科警司说道:“刘警司,你常在刑事处做事,不清楚外界的情况,实际上,港府并不需要核电项目,港岛的水力,风力丰厚,两大电力集团建设的电厂,足够跟上城市的用电需求。”

  “大亚湾项目是一个为了盈利,赚香江钱的项目,说难听点,这是在吸香江市民的血,最终坦诚是因港灯,中电的合作。如果真有新的机组要运进香江,港府出于安全考虑,很可能不会批准。”

  “这是合理的原因。”

  而他讲的话,不是难听,是颠倒黑白。

  收了钱的。

  刘建文眉头一皱:“情况不对。”

  “杀气好重!”

  虽然,杀气不是冲这他来的,但是,办案能这样办吗?一起案子从刚开始就带资本属性,办到后面能办好吗?

  他担忧道:“那据我所知,大亚湾项目的机组早就购置完毕。”

  政治部吴宏玺举手说道:“鉴于内地从未有过修建商用核电站的经验,部分机组在建设中调适失误,导致毁坏,损毁很正常。”

  “这次情报来源于一位线人,消息存疑。”

  温启任收到长官递来的颜色,举手起身:“该线人为义海中港物流的管理人员,专门负责跟寰球航运公司联络,据悉,本次和义海租用了环球航运公司的一艘货运轮渡,但由于警务处长缺少环球航运公司的情报来源,消息尚未证实。”

  “我希望要一些时间。”

  吴宏玺皱起眉头,韩礼荣坐着说道:“为了香江五百万市民的生命安全,本次行动,不计得失,不较真伪,贯彻执行!”

  宁杀错,不放过!

  “yes,sir!”

  全场十三名警官“唰”的起身,大声应命,待众人重新坐下,陈子荣道:“本次行动由我全权负责指挥,任总指挥,组成专案小组。”

  “刘sir!”

  “长官!”

  刘建文再度站起。

  “你带o记参与,任一线指挥官,刑事情报科,重案组,政治部参与行动,请各位将处长的话放在心上,牢记香江的城市安全。”

  “本次行动代号:覆海!”

  陈子荣话语坚定,充满杀气。

  “我们不知道港灯集团走的货到底是什么,但正因为不知道,更加要全力以赴。”

  “也许,里面就有让整座城市都毁于一旦的武器。”

  会议室里十三人齐声喊道。

  “是!”

  “长官!”

  会议结束。

  陈子荣挥手将刘建文留了下来,刘建文跟长官回到办公室,陈子荣把一支香烟分给他道:“文仔,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十一年。”

  “十一从学警升到警司,你觉得快不快?”陈子荣问道。

  刘建文答应道:“快!”

  ------题外话------

  明天早上的更新随缘,最近章节下笔都比较难,熬不动我就算了,后半夜脑袋比较乱,能熬继续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