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523 杯酒授职权

小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作者:萌俊 更新时间:2022-06-28 08:30: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好,好,好呀……”黑柴扯起嘴角,勉强答应。

  他已经在张国宾的笑容、殷勤、察觉到几分不妙之意。

  可阿宾的理由充分,态度热情,令人找不到半点拒绝的理由。

  “那就这样定了!”

  张国宾挥手讲道:“晚上,我派车去接您。”

  “好。”

  黑柴已经做好准备,一定要拉苏爷出来玩。

  当晚。

  旧金山,北滩会所。

  苏爷举着酒杯,磕磕巴巴的讲道:“张生,这里是旧金山最顶级的一间夜总会,女郎们都受过专业培训,不仅身材,技术一等一的好。”

  “只要钱给够,她们什么都肯做,在这里没有人格,只有钞票。”

  张国宾双手撑在栏杆上,站立在二层vip包厢门口的走廊处,望向台下满是抽烟,喝酒,飞叶子的客人。

  场内,灯光不算特别灰暗,中间的舞台区采用射灯,带人一种亮眼的时尚感。

  他吸了一口雪茄。

  “苏爷经常来吗。”

  苏叶尬笑道:“呵呵。”

  “常来。”

  “常来。”

  实际上,他也是头一回来,只是提前做过功课,演戏要演全套嘛,多姿多水的退休生活,当然得是日夜操劳。

  这时,一排泳装女郎踏上秀台,一位位登上展示区,其中有黑有白,也有华裔,平均身高都在一米七以上,统一裸足不穿鞋子。

  从头到脚,细致到一个脚拇指头,都可以在台上看得一清二楚。

  女郎们还会撩拨长发,叉腰挺胸,扬手飞吻。

  尽力展示着身材、容貌。

  张国宾捏着雪茄,回头望道:“阿公,钟意边个?”

  黑柴讷讷道:“都还不错。”

  “那得!”

  张国宾打出一个手势,挥手道:“全要了!”

  打靶仔提着一个黑色皮箱,干脆利落的打开,挥手把一大把美金洒向t台。

  “张生说了!”

  “这个台子上的全包夜!”

  打靶仔大声喊道。

  “哗啦啦!”

  几万美金如雨一般飘荡,洒落在泳装女郎的身上、脚边。酒吧里响起一阵狂叫,强大的财力与高调的作风,展现的是实力!

  夜场里的顾客根本不敢多嘴,生怕惹到什么毒枭,富豪,齐齐都是看戏心态。

  许多人鼓掌欢呼。

  夜场经理马上上台,拍掌让台上的女郎下来,下一批女郎再重新登上舞台,开夜总会的永远不怕妞不够用,大不了打电话去别的场子调,只会害怕顾客太少。

  张国宾,黑柴,苏爷回到包厢里,阿昌,细苗在旁陪座。

  酒吧经理带着一排二十名洋妞进场,每位洋妞都换了衣服,有美联航的空姐制服,有水手服,有ol,有黑丝,白丝,肉丝,金灿灿的珠宝内衣,各种款的高档内衣,不怕客人看花眼,就怕客人看腻!

  二十名洋妞直接把宽大的包厢挤满,每个人身边都挤着两位性感鬼妹,火辣洋马,更多的洋妞占不到座,只能拼命玩里面挤。

  恨不得把老板们当场生吃!

  张国宾无所顾忌的搂过一匹金发洋马,洋马穿着空姐制服,用竹签插着水果送入他口中。

  他张口把水果吃下,腿上还坐着一位穿着珠宝内衣,浑身闪闪发光的华裔靓女,内衣通体由珍珠制成,缀有金色亮片,让人看起来神圣不可直视,宛如雅典娜下凡。.c0m

  可雅典娜就算真的的下凡,不好意思,一样要给金钱下跪。

  苏爷坐在一黑一白两个鬼妹当中,动作非常拘束,完全是个欢场初哥。

  黑柴倒是左拥右抱,上下其手,可眼底还是带着害怕。

  张国宾接过洋马递来的酒杯,举起酒杯敬道:“阿公,苏爷,钟意身边的马子吗?不钟意再叫一批进来!”

  “钟意。”

  “钟意。”

  黑柴,苏爷连忙举起杯子:“阿宾,多谢。”

  “不用谢啦,你们支持我当选洪门山主,该谢的是我,苏爷,我让兄弟打了一百万美金到你账上,就当作平时出来玩的开销,钱不够花,再揾我要。”

  张国宾讲道。

  苏爷苦笑:“不够啦,我们支持你,又不是为了钱,往后不用再给我打钱。”

  “苏爷客气了,阿公,听闻你退休以后,最钟意玩小洋马。”张国宾喝了口威士忌,问道:“如果,今夜的洋马不够靓,不够辣,或者不够嫩!”

  “同我讲!”

  他拍拍胸脯:“我给你换!”

  张国宾张嘴要吃右边女郎递来的水果,一不留神却咬到腿上靓女的一颗珍珠,连忙收回头:“唔好意思,吃错地了。”

  “雅典娜”身体敏感,抿着嘴巴,动作却大胆火热:“先生,就是这里!”

  “我给你咬。”

  张国宾大喜。

  黑柴则道:“够靓,也够嫩。”

  “阿宾,你心情很好啊。”

  他开始侧旁敲击。

  张国宾道:“上位大公堂主,马上又是洪门山主,兄弟在侧,长辈在前,大家都是平平安安的,我当然开心呀。”

  “呵呵。”

  黑柴笑道:“以往,你可很少来欢场,今天,还是请我一把老骨头来,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同我讲?”

  阿公人老成精,张国宾矢口否认:“没有!”

  “当然没有!”

  “只是觉得阿公年纪轻轻,老当益壮,提前退休未免太过可惜。”

  苏爷目光闪烁,心头明白,黑柴却装着糊涂,出声说道:“我一个金盆洗手多年的老骨头有什么好可惜的?”

  “只好后辈有出息,我就老怀欣慰了。”

  张国宾直说道:“我想请阿公出山帮我!”

  黑柴连忙拒绝:“不可!”

  “万万不可!”

  他又觉得太急躁了,放缓语气叹道:“阿宾啊,我也很想助你一臂之力,可是一个五十几岁的老骨头混江湖又有什么用呢?”

  “江湖上,早已没有我黑柴的姓名,我的退休生活就是遛遛鸟,晒晒太阳,含饴弄孙,平生足矣。”

  “最多再玩玩洋马,解解馋,其它的事情,干不动喽。”

  他又做出一幅捶胸顿足的样子。

  张国宾把玩着酒杯,笑道:“这样啊!”

  “行吧,今夜挑几个洋马回家,算是我一个作晚辈的心意。”

  黑柴咽咽口水:“几个啊?”

  “三五个总要!”张国宾道。

  黑柴急忙拒绝:“太多了,太多了。”

  “两个!”

  “少一个都缺点意思。”张国宾笑道。

  黑柴鼓起勇气:“阿宾,实不相瞒,我现在都是玩素的,点到即止!”

  张国宾惊讶道:“阿公,以前你同我讲,你常是一人双骑,日夜兼程,和义上下都流传你龙精虎猛,为国争光!”

  “个个都是视你为偶像,希望老了能做黑柴,现在你同我讲,你玩素的?”

  他一口把酒饮尽,愤恨道:“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黑柴把心一横:“年初我生了一场大病,玩不动了!”

  “ok!”

  张国宾说道:“那我回头都就跟马王,元宝他们讲,阿公在国外被洋马给欺负了,可怜我阿公一世英名啊!”

  黑柴不怕阿宾用钱,用权威胁他,更不在乎什么江湖名声。

  可是老骨头也要脸啊!

  在国外给洋马骑到报废,消息传回去,江湖同门怎么看他?

  别说落叶归根,回去扫墓都害臊。

  “阿宾!”

  “你到底想怎么样!”黑柴气道:“有种拿枪出来,叫一群洋马算怎么回事!”

  张国宾摇摇头:“你是我阿公,我最敬重的长辈,我点会拿枪指你呢?就问你一句话,洋马!”

  “你到底要玩几个!”

  黑柴攥紧拳头,布满褶皱的老脸阴晴不定。

  包厢里,照亮他面孔的射灯移开,他的五官重新没入黑暗之中,只见他半晌后,长长叹出口气:“我一个不都玩!”

  “说吧!”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苏爷,阿昌,细苗目光在二人间徘徊。

  张国宾挥挥手让腿上的靓女起身,再拾起桌面的一杯酒,迈步走到黑柴面前。

  只见他端着酒杯突然单膝跪地,举起酒杯讲道:“义海晚辈张国宾,请阿公担任洪门山主之位,替天下洪门兄弟坐镇山堂,主持公义!”

  状师昌,东莞苗,打靶仔等人连忙跟着跪地,大声喊道:“义海晚辈邹永昌,苗义顺……恳请阿公担任洪门山主之位,替天下洪门兄弟坐镇山堂,主持公义!”

  “哗啦!”苏爷吓的打翻酒杯,站起身不知所措,黑柴面色沉着,目光扫过众人一圈,语气玩味:“看来你早就做好打算,要让我当这个洪门山主咯?今夜,怕是我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

  张国宾高举酒杯,大声喊道:“宾年幼,不胜其职,洪门体大,关乎祖宗传承,洪门百万兄弟正需一位德高望重,胸怀宇内之人领导,寻遍天下仅阿公一人而已,请阿公恕罪!”

  “若阿公不弃洪门百万兄弟,且饮此杯,就任一届山主之位,替兄弟们指明前路,创造未来。”

  “阿宾无以为报,愿能鞍前马后,侍奉阿公终身,待阿公百年之时,披麻戴孝,扶棺出葬,年年清明祭扫,持子侄之礼!”这番话听起来刺耳,可其中份量却是极重,有未来的洪门山主披麻戴孝,扶棺出葬,鞍前马后,侍奉终生,何止是荣华富贵,可以讲是世代之福。

  因为,从今以往,张国宾就算是黑柴的半个儿子,跟黑柴的子孙后代都是一家人,有着道义上的兄弟关系,需要关照他们一生一世,往后张国宾的家族也将跟黑柴家里成为世交,互相扶持。

  阿昌,细苗等人双眼都是热泪盈眶,都被宾哥的情真意切所感动,以忠义换真情!

  黑柴却是冷冷一笑:“听说过杯酒释兵权的,还是头一回见杯酒授职权的,不就是要我一个老头子给你打工吗!行,把酒呈上来,老子喝!”

  他抖了抖袖口,一副赴死之态,跟喝毒酒一般,表现的极其之英武。

  笔趣派为你提供最快的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更新,523 杯酒授职权免费阅读。s..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