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番外 走偏的番外6

小说: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作者:郁雨竹 更新时间:2021-12-28 22:59: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虽然事情做成以后,白善在朝中风头无两,威望日重,但他得罪的人也多。

  加上这些年他和皇帝也没少吵架,君臣两个面对面的时间久了,不免相看两厌,所以他就“生病”辞官了。。。

  不过这一辞官,君臣俩人的关系又好了,好似又回到了皇帝刚登基那几年的蜜月期。

  不仅白善喜欢给皇帝写信聊一聊在外的见闻,皇帝也很喜欢给他写信探讨朝政,偶尔谈一谈朝中哪个大臣又惹他生气了,底下的孩子一个赛一个的不听话,成天给他惹祸,或是不中用等等。

  皇帝和先帝一样,爱一个人的时候就喜欢把好东西给对方,而且他表现得更加明显和激烈,所以在信中,皇帝再一次提及想封他为秦国公。

  仔细算一算,本朝做丞相的几个,只要不是犯了大错,哪怕任上没有大的成就,致仕退下时都有封爵。

  就是先帝时的季相,虽然像泥鳅一样滑手,半被迫离开朝堂,但离开时先帝依旧给足了他体面,不仅两次挽留他,同样给了他爵位。

  虽然不能承袭,但只要他活着,季家便有功勋的荣光。

  而周满这些年来功绩也不少,却不再加封,是因为皇帝把她的食邑陆续给足,整个栎阳县都成了她的食邑,爵位还成了可传袭的。

  白景行便是凭她母亲的功勋被封为县主,若无意外,将来她可以选择一个孩子继承她的爵位,或为郡主,或为郡公,以后才降等袭爵。

  这算是皇帝对她最大的封赏了。

  出仕当官,除了实现理想,光宗耀祖之外,最大的一个作用就是封妻荫子了。

  而白善妻子不用他的功劳来封,那就只能荫子了,所以皇帝才那么热衷给他爵位,好歹当个国公好传给底下的儿子呢?

  不过白善觉得自己这几年太招人恨了,还是不要了,所以就顶着一个郡公的爵位往外跑了。

  白善将信折起来,无视了皇帝的旧事重提,凑上去看内侍送来的东西。

  其中最多的就是周家托公主府带来的东西了。

  周满不断的从箱子里拿出东西来,惊喜不已,“这是大嫂做的肉酱,竟然还有咸菜,这个好,明天切了下粥吃……”

  周满抱着箱子里的各种罐子热泪盈眶,“大嫂怎么知道我在外头吃不香,睡不好的?”

  白善就扭头看她,“你睡不好?”

  “呃,就是一个形容。”

  白善伸手掐了一下她脸上的肉,“你也没有吃不好吧?”

  周满拍掉他的手,“你懂什么,这是一种吃东西的感受,幸福,或者不幸福,光看脸上的肉是看不出来的。”

  白善忍住笑问,“那看什么?”

  “看我心情的好坏,我吃东西时很开心,说明这东西很好吃,我吃东西时一般开心,说明这东西很一般。”周满道:“我在这里用饭时大多数时候心情都很一般,吃大嫂做的东西时,心情就很好。”

  大家把东西都拿出来,白善拿到了杨和书的信,却是给周满的,他递给她。

  周满接过,拆开一看,杨和书主要和她提了一下今年医署的变革,提议她在岭南时可以多看一看当地的种植条件,看是否能在岭南布置下药材种植的药圃,要是合适,回头太医署会派人下去考察安排。

  周满将信折起来,“别说,岭南还是挺适合种植药材的。”

  白善扭头道:“回头我们可以多走几个地方看一看。”反正是顺带的事。

  周满应下。

  殷或的父亲和几个姐姐也给他捎带了东西,不过都是些吃穿的东西。

  他随手交给长寿,目光扫过一起上山来的官兵们,“不然留他们下来用饭,尝一尝我们做的豆腐?”

  因为山中的房间有限,留住是不可能的,但留饭还是能够的。

  内侍和侍卫们只觉得荣幸,等看到白善他们是亲自下厨,和几个下人一起做饭做菜时,他们就惊呆了。

  然后吃了一顿别有滋味的豆腐宴。

  回去后,皇帝很好奇的问他们,“他们还亲自下厨?”

  内侍强调道:“做了几道菜,其中豆腐还是他们亲自磨了煮出来的。”

  皇帝便一笑,问道:“滋味如何?”

  内侍尴尬的一笑,偷偷窥了皇帝一眼,心中斟酌片刻便决定实话实说,“白大人和周大人还是做陛下的肱骨之臣更好些,这厨房的事不太适合他们。”

  皇帝就畅快的哈哈大笑起来。

  来给他们送东西的人一走,村镇下的人也都知道了山上住的都是大人物,县上和州府里的人自然也知道了。

  于是小镇里涌入了不少人,牛马嘶鸣,全是赶来拜见白善他们的。

  他们的主要目标是白善和周满。

  若能得他们两个指点一二,或是点评一二,他们此行就不虚了,要是能得到推荐,那就更不虚了。

  可惜他们还是来晚了。

  白善似乎预见了他们的到来,在官兵们离开后

  .

  -->>

  就开始收拾东西,在他们到来的前一天就下山离开了。

  只有周满给里长送去一张祛湿的药膳汤方,还有一张预防时疫的方子,希望他能传播出去,让村镇里的村民们受益。

  这地方一旦起了雾气人就容易生病,改变环境是不可能的,只能从人的身体上多做预防,虽不能杜绝,却能增强一二,减少外邪入体的次数。

  屋子里还留了许多东西,都是他们不好带走,也不想带走的东西,留给后面的人使用。

  来拜访的人爬到山上,看见人去屋空,有懊恼来迟一步后转身下山的人,也有停留在原地看到了此间的美景,忍不住驻足留下的。

  决定留下的人便随便选了一间房子入住,里面桌椅板凳和床都很齐全,只需铺上被褥就能用。

  每日观日出日落,倒别有一番情趣。

  小镇倒是因为这些人的到来热闹了一番,村民们也因此赚了一波钱,后来,大部分走了,少部分人留下了又走,过一段时间又有人来。

  他们再来却不是为了寻访白善和周满,而是想看一看他们住过的地方,再看他们看过的美景,倒让村镇的热闹持续了下去,村民们因着这些不太差钱的游客日子也好过了不少。

  ------题外话------

  明天见了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