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

  是因为真的太累了。

  许凡这一觉,一直睡到了下午1点,他才是醒来。

  他起身。

  床头柜上……

  手机和扭曲的手套,都安静地摆着,很是正常。

  许凡看了看。

  他没有多想。

  他下意识地拿过手机看了看。

  手机里面消息不少,但是,都挺正常, 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当然。

  实际上原本是有很多特别的。

  因为昨晚,扭曲的手套,借着许凡的名义,和白溪聊了很久,导致许凡和白溪的关系都……

  只不过。

  扭曲的手套很聪明。

  它们在聊完以后,直接将聊天记录给删了。

  所以。

  此时的许凡, 什么特别的内容都看不到。

  许凡只是看着手机。

  然后他盯向了那个时间……

  下午1点多?!

  所以……

  自己这次直接睡到了下午?

  “坏了……”

  “那些喵大人都饿死了!”

  许凡想着。

  他赶紧起床, 洗漱一番,随便吃了点,赶往猫咖。

  当然。

  那过程里

  许凡有把‘扭曲的手套’,放到物品栏。

  ……

  离开家。

  许凡匆匆赶到了猫咖。

  只不过。

  让许凡没有料到的是,当他赶到这里的时候,猫咖的门已经开着了,许凡推门走进去,他发现,那猫咖里周老太和白溪正坐着。

  她们有说有笑着。

  许凡看着。

  他稍稍有些讶异。

  她们两个怎么凑到一起去了?

  而且还都在他的猫咖里?

  周老太和白溪坐着,她们此时也发现了许凡,所以,原本还和白溪笑眯眯聊着天的周老太,直接抬头看向许凡,脸色一沉:

  “你小子最近越来越懒了……”

  “看看,这都几点了?竟然到现在才来店里,你说, 你不是是想把老婆子的猫都给饿死,然后好气死老婆子, 继承老婆子我的遗产啊。”

  周老太一本正经的说道。

  许凡看着。

  他回过神, 想了想道:“以前没想过,但是你现在那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

  周老太被气乐了。

  当即挥手‘滚滚滚……’,但却并没有真的生气。

  许凡看着。

  他也是露出了笑意。

  他们两人打嘴仗,他其实早就习惯了,时不时地就会互说两句,只是最近,他忙,所以都没有机会和老婆子打嘴仗了。

  “白队,你怎么也过来了,有任务?”

  白溪平静地摇了摇头。

  许凡看着。

  他有些不懂了:“那你这是……?”

  面对许凡的询问,周老太看着身侧的白溪,直接帮腔道:“我说,你小子管的怎么那么多,人家姑娘过来看看我老婆子你也要管,你自己管好你的猫去。”

  “猫你们不是管过了么?”许凡。

  周老太乐了:“说起这个,老婆子我就来气,这都几点了,这要不是人家白姑娘帮忙, 这店里的猫会被饿死, 我老婆子也会被活生生累死。”

  许凡:“……”

  白溪坐着。

  她倒是直接表示自己只是帮着打扫了一下, 并没有做什么。

  不过。

  周老太不管。

  她硬要说白溪帮了很大的忙,然后,她让许凡请白溪吃饭去。

  许凡显得无奈。

  周老太看着,她直接继续道:“怎么?你不乐意?你可要知道,人家打扫的可是你的猫咖,照顾的是你的猫……”

  “这要是老婆子我的,老婆子我早请她去吃饭了。”

  周老太都囔着说道。

  许凡站着,他心想,如果他记得没错,以前的时候,老太太还心心念念说是她的猫啊?怎么现在就又全部变成他的了?

  “快点去快点去。”周老太催促。

  许凡站着。

  他满是无奈道:“吃饭没问题,但是现在才下午2点。”

  周老太面色一板:“怎么?2点就不能吃了?谁规定2点就不能吃了?老祖宗那时候,还说过午不食呢?你做到了么?”

  许凡:“……”

  周老太:“快去快去,要是钱不够,我这给你拿。”

  许凡:“你付钱?”

  “怎么,有问题?”

  “没问题。”

  许凡摇了摇头。

  然后他看向白溪道:“白队长,你想吃饭?是吃鱼子酱,还是吃战斧牛排?别客气,今儿个你随便点,我请客,老太太买单。”

  周老太:“……”

  白溪:“……”

  ……

  最终。

  许凡在周老太的鼓捣下……

  他还是和白溪出去了。

  周老太抱着一只橘猫,站在店门口,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她那老脸上洋溢着笑意:“瞅瞅,多般配的一对儿啊。”

  橘猫叫唤着……喵~……

  它像是赞同。

  周老太笑得更开心了。

  她抱着大橘,笑看着许凡离去的身影道:“我就说了,咱的孙子,多几个女朋友,它怎么了?”

  大橘喵了一声。

  它像是在说,可能会出事。

  周老太哦了声。

  然后,她继续笑眯眯道:“那也没事,反正出事的不是老婆子我。”

  大橘:“……”

  ……

  同一时刻。

  距离猫咖的不远处。

  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在街道上缓缓驶来。

  轿车里……

  一共坐了三个人。

  其中。

  司机和副驾驶座上各一位。

  除此以外。

  后排还坐着一名中年男子。

  男子身材挺拔,看上去很是阳刚沉稳,他的眼睛看着手中的平板,脑海里正不断思索着接下去他们组织后续的发展。

  是的。

  男子是组织blackjack的成员……

  blackjack,又名荒野猎人!

  他们和冰河教、启神教都是有名的超凡组织。

  只不过,和秩序司、冰河教,还有启神教不同,他们常年混迹的,不是主城区,而是城区外,那些因为感染而异变、荒废的荒野。

  只是。

  近些时日……

  随着感染体的不断增多,眼下的荒野,已经越来越不好生存了。

  所以。

  眼下这名男子……

  blackjack,九位管理者之一的唐续。

  他在思索着他们组织未来的出路。

  “荒野……”

  “必须要有新的发展……”

  “否则,荒野猎人会结束,荒野也会结束!”

  唐续眼眸凝重。

  可以说,现在,只有切身体会过的人才知道,现在的荒野上感染体究竟有多少多,它们的危害,又有多少的严重。

  “老板。”

  “前面,马上就到那猫咖了。”

  那开着车的魁梧男子,忽然出声说道。

  唐续回过了神。

  他放下平板,准备下车。

  可以说。

  他这次来,主要是为白溪来的。

  因为,唐续得到消息,白溪正在这个店铺里,所以,他想要私下里单独和白溪谈谈。

  ……

  停好车。

  唐续和两名男子下了车。

  其中,那穿着大背心和人字拖,顶着大光头的魁梧大汉,站在唐续身后,有些忍不住道:“老板,我有点不明白,为什么咱要来找白溪,不直接找她的上层?”

  魁梧大汉觉得,找白溪上层谈这事情,不是更好?

  唐续站着。

  他很是平静道:“相比于坐在办公室指点江山的大人物,我更愿意和在前方鏖战的将军谈,因为他们更懂实际情况,也更能理解我的想法。”

  魁梧大汉宋刚摸着脑袋。

  他好像听懂了?

  唐续没有多说。

  他只是,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走了进去。

  下一刻……

  猫咖门打开。

  唐续直接看到了那正在店铺里,躺在长椅上的周老太,此时的周老太躺着,她摸着大橘,眯着眼睛,像是在打着小盹。

  “周老?”

  唐续心神一动。

  周老太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瞥了唐续一眼,然后继续摸着大橘:

  “瞅……大橘子……”

  “你那烦人的爸爸来了。”

  ……

  另一头。

  许凡和白溪一路去到了北郊公园。

  他们准备先逛逛,然后再去吃。

  “白队……”

  “晚点,你想吃什么。”

  许凡走在白溪的身边,询问道。

  白溪含笑:“你不是说,吃鱼子酱,吃战斧牛排么?”

  许凡一顿。

  他脸上露出了笑意,他明白,白溪在逗他。

  白溪笑了笑:“晚点,我带你去个地方吃吧。”

  “嗯,行。”

  许凡点头。

  白溪走在他的身边。

  她平静地走着,青丝飘荡,容颜显得动人:“许凡。”

  “嗯?”

  “以后,在私下里,你可以不用叫我白队了。”

  “嗯?”

  许凡点了点头:“那以后叫白溪?”

  白溪抬起头。

  她那圆润的恰到好处的面颊,轻抚抚着,阳光洒着,一缕温柔且带着几分娇羞的笑意,缓缓浮现:“小溪,也行。”

  ……

  ——

  继续写,今儿个冲刺4更!

  求订阅!

  s..book536242589691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我的老婆从游戏里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