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忙完这一阵,双方家长出来吃个饭吧。”白振凯也妥协了。

  沈长琴松了一口气,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我就是怕瑶瑶回来,知道了心里会不舒服,毕竟……”

  “这事也不能怪秋水。”白振凯叹息。“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瑶瑶。还有件事,我想提前跟你们说一下,秋水嫁到陆家后,白家的财产我想全部留给瑶瑶,算是这么多年来对她的补偿。”

  “我跟你不是为了你的财产,也不是为了你的地位。秋水也不会跟瑶瑶争什么的,你放心吧。”沈长琴满口答应。

  白家的财产跟陆家比起来简直是九牛一毛,她当然不会在乎。

  “爸,你放心吧,我有景琛就够了。”白秋水也表态。

  “让你们受委屈了。”白振凯对母女俩的善解人意非常欣慰。

  “只要一家人能在一起,姐姐与爸爸能够冰释前嫌,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白秋水表面一副乖乖女的模样。

  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

  回到房间,她第一时间给陆景琛打了电话,想告诉他这个消息。

  而且,她知道桓盛也有意于圆博会这个项目,如果她让母亲在父亲面前说上几句,景琛肯定会很开心的。

  “琛哥哥,你在哪儿啊?”

  “外面。”

  简单明了的两个字,白秋水也已经习惯了。

  “我爸说等忙完这段时间,就让双方家长约着出来见……”

  “你跟我姐商量吧。”陆景琛冷冷打断了她的话。

  白秋水一愣,他们两人的订婚仪式,他却让她跟他姐商量,这算怎么回事?

  肯定是因为慕瑶。

  想到这里,白秋水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的嫉妒,嘴里却是乖巧地应了一声好。

  又问。

  “圆博会的事,需要我跟爸爸……”

  “不需要!”陆景琛语气颇有些不耐。“没事我先挂了。”

  然后未等她作答,电话里已经响起了阵阵忙音。

  白秋水咬着嘴唇,握着手机的手指关节泛白,心里委屈到了极点。

  这些年来,她在外面一直以他的女友自居。

  没有人不羡慕她找了这样一位优秀的男朋友,多金,帅气,能力出众,关键还没有任何花边新闻。

  可是,只有白秋水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几年来,她见他的次数十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是陆清在场。

  如果不是陆清一再逼他,可能,他连她的电话都不会接。

  可是,她是真的很爱他啊。

  从十几岁第一眼看到他,她就不可自拔地爱上了他。

  他是那样的优秀,出众,举手投足间带着她遥不可及的高贵优雅。

  这样的人,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可是后来,母亲带着她回了白家。

  她成了白振凯的女儿,终于有了能进陆家的资本,为了能进陆家门,她用尽一切手段,上赶着讨好陆清。

  她自问自己长得并不比慕瑶差,身上还具备慕瑶没有的白家千金光环,可是,陆景琛就是看不到她的存在。

  母亲从小就教导她,自己想要的东西要努力去争取,不注重过程,只看结果。

  她成功做到了,让慕瑶净身出户,消失得无影无踪。

  陆景琛恢复了单身。

  她成了唯一一个站在陆景琛身旁的女人。

  可就算是这样,他依旧不肯多看她一眼,为了引起他的注意。

  她甚至开始学习慕瑶的穿衣打扮,梳妆风格。

  终于,她成了陆家的准儿媳,连陆清都在催促着他们赶快订婚。

  可谁能想到,消失了四年的慕瑶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四年前,她能让慕瑶自动离开。

  四年后,她照样能做到让慕瑶消失得无影无踪。

  另一边,陆景琛依旧站在那棵老槐树下。

  二楼慕瑶所在的窗口,灯已经熄了。

  他挂断白秋水的电话后,心里突然变得无比烦躁起来。

  这么多年来,白秋水怎么对外自称,他都无所谓。

  因为陆家人满意。

  也因为找不到慕瑶。

  可是,现在慕瑶回来了。

  他突然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他上了车,一脚油门,离开了慕瑶所住的小区。

  刚开出小区的大门,就跟迎面开过来的一辆飞摩的撞在了一起。

  “砰砰砰”几声巨响,摩托车上的人滚了下来。

  陆景琛的头磕在挡风玻璃上,额头渗出几行鲜血。

  s..book543152612075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带崽离婚后,冷冰冰前夫哭求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