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对发热并不重视,一般都是建议吃退烧药居家观察,多喝水。

  可小芒果竟然住院了。

  慕瑶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我马上订票回来。”

  最早的一班飞机也在晚上十二点。

  慕瑶收拾好行李,又去了一趟超市。

  回国之前,她答应过小芒果给她带几个中国结回去。

  又给小姨买了好几幅刺绣,提着东西往家赶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她走得很快。

  却老是感觉后背凉飕飕的,似乎有什么人跟着。

  她往后看了好几眼,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

  摇摇头,以为是自己多想了。

  加快脚步上了楼,收拾好行李,又胡乱吃了点东西。

  一边用手机打车,一边提着皮箱急匆匆地往楼下跑。

  人刚转过拐角。

  身后突然窜出一道黑影。

  对着她的后脑勺重重一敲!

  慕瑶眼前一黑。

  就这样晕了过去。

  再次恢复意识,她是被摔醒的。

  有人把她从车上扛起来,重重扔在了地面上。

  她被摔得闷哼一声,睁开了双眼。

  阴暗狭小的房间里,站着三名黑衣男子,脸上均挂着猥|琐的笑。

  为首的男人很胖,个子不高,圆圆的啤酒肚。一条蜿蜒狰狞的疤痕从鼻翼处一直延伸到太阳穴。

  再偏一点,他的眼睛就没了。

  “怎么,不认识我了?”

  男人走近,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慕瑶。

  慕瑶挣扎了一下,这才发现手脚全被绑死了。

  她看着男人这张脸,只觉得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来了。

  男人冷笑。

  “不过就是多了条疤嘛,竟然忘了,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想起来,哈哈哈。”

  说着,他蹲下身子,一手轻轻摘掉慕瑶脸上的眼镜,捏碎。

  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细细打量着她的五官。

  的确很美。

  慕瑶讨厌被人碰,特别是陌生人。

  张嘴,就着他捏着自己下巴的手狠狠一咬。

  男人手上吃痛,咝了一声。

  一个巴掌就甩了过来。

  “臭娘儿们,竟然敢咬我!”

  慕瑶被他打得眼冒金星,嘴里迅速涌起一股腥甜。

  就这一巴掌的事。

  慕瑶脑海里瞬间浮出一个人影。

  王硕。

  外人称他为王少。

  王氏企业的独子。

  慕瑶只见过他一次,海阔天空里,他欲对自己不轨,被陆景琛阻止了。

  他不是进去了吗?

  怎么又出来了?

  脸上还多了条疤。

  “你们两个过来,给我把她的衣服扒了,我倒想要看看,陆景琛的女人,有什么过人之处。”王硕起身吩咐。

  “等等,等等。”

  慕瑶一脸惊恐地往后挪动着身体。

  “王少,你我近日无冤,往日无仇的,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要绑我?”

  王少哈哈大笑。

  “无冤无仇?哈哈,慕小姐?”

  王硕咬牙。

  “难道你不知我王氏企业是为何而破产的吗?还有我脸上这条疤的来历。”

  外面似乎又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

  慕瑶趴在地上不动声色观察了一眼四周的环境。

  房间光线阴暗,除了三个男人守着的房门,只有一小扇窗户,紧闭着。

  慕瑶收回眼神,老实地摇了摇头。

  她好像听说,王硕是因为嫖|娼被抓的。

  “哼。臭娘儿们,要不是你,我能落到今天这种地步?那陆景琛,为了你一个女人,害我整个王氏企业,我今天倒想看看,她的女人是个什么滋味。”

  王硕说着,上前一把揪住了慕瑶的衣领。

  ------题外话------

  感谢大家的推荐票,鞠躬。

  看文的小可爱们,顺便给个五星好评呗,非常感谢。

  s..book543152612077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带崽离婚后,冷冰冰前夫哭求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