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瑶痛得要命,哪有那个心情去细想他的话。

  好不容易等脚上的扭伤归位,她已经痛出一声冷汗来。

  陆景琛拿出纸巾想替她擦汗,被她不动声色拒绝了。

  医生们替她脚上的淤青上药时。

  李院长也忙完过来了。

  见到这一幕,还有些不可置信地张大了双眼,不都说陆先生对白小姐很是冷漠吗?

  难道传有误。

  赶紧过来套近乎。

  “陆先生,欢迎,欢迎,久仰大名啊。”

  陆景琛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慕瑶翻了一个白眼。

  这院长是有毛病吗?

  他这里是医院,怎么能说欢迎呢?

  好像谁高兴来似的。

  “陆先生对女朋友可真好。”院长找不到话题,看到陆景琛手上拿着的纸巾,由衷的感叹。

  “我不是他女朋友!”慕瑶皱眉。

  院长一惊。

  难怪他一进来就感觉病床上这人跟报纸上的白秋水不怎么像啊。

  “对不住,对不住。是我搞错了。”院长赶紧道歉。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小心翼翼地看向一旁的陆景琛,生怕自己说错话把他给得罪了。

  “她是我老婆。”陆景琛淡淡补充。

  李院长愣住。

  陆先生什么时候结的婚?

  他老婆在这儿?

  那未婚妻又是怎么回事?

  有钱人的世界果然不是他们能懂的。

  陆景琛却像是没看到似的。

  再次把手伸到慕瑶面前。

  “继续咬。”

  慕瑶看到他好看的手背上被自己咬出的牙印时,愣了愣。

  随即侧过头。

  “恶心!”

  她的脚伤不算很严重,复位后再涂上些消炎药就可以出院了。

  慕瑶心里松了一口气。

  陆景琛却是不放心。

  “她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给她做一个全身检查。”

  “不需要!”慕瑶拒绝。

  “白小姐……”医生想说些什么。

  “我不姓白。”

  慕瑶有些气愤,敢情这些人是把她当作白秋水了,难怪这么殷勤。

  她以前一个人来医院时可从来没享受过待遇,都是些墙头草。

  医生被她这样一反驳,有些懵圈了。

  看向一旁的院长。

  明明是院长吩咐,陆景琛带着他老婆过来就诊的。

  陆景琛只有一个未婚妻,可不就是姓白嘛。

  院长有些无语。

  这又是老婆,又是未婚妻的,也不怪他们没弄清楚。

  “陆……陆夫人……”院长赶紧改口。

  “我不是他夫人!”慕瑶再次反驳。

  “我老婆姓慕。”陆景琛解释。

  陆景琛知道是顾北传递有误,也怪他一直没有对外澄清自己跟白秋水的关系,所以,才会有此误会。

  “慕小姐,既然如此的话,你留下来观察一天,从楼梯上摔下来不是小事,得谨慎对待。”

  “不观察不行吗?”

  慕瑶不想留在医院,她不喜欢医院这股味道。

  更加不喜欢在医院同陆景琛呆在一起。

  “不观察就需要做全身检查,等全身检查的结果出来,至少得一个星期。”医生老实回答。

  算了。

  还是观察吧。

  陆景琛松了一口气,抱着慕瑶准备出检查室。

  慕瑶对他的怀抱非常不配合,大喊。

  “医生,有轮椅吗?我要轮椅!”

  s..book543152620051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带崽离婚后,冷冰冰前夫哭求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