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无限式神 1.好帅的法师

小说:我有无限式神 作者:鱼鱼快动 更新时间:2022-05-24 01:07: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东京,丰岛区。

  天空阴沉,淅淅沥沥地下着雨。

  藤原临也撑着透明雨伞,推开院子生锈的铁门。

  一株粗大的樱树映入眼帘,粉色的樱花在夜雨中开得正盛,花瓣娇嫩欲滴。除此之外,院子里没有其它鲜艳的颜色,并且樱树的枝叶过于茂盛,以至于整个院子都显得阴森诡异。

  雨水浸湿黑土,几颗水珠落在伞面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最后看了眼樱树,确认有古怪后,藤原临也抬脚往院子里面走去。

  穿过庭院,有栋小楼,两层木制结构。

  踏上回廊。

  “吱呀——”

  木地板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

  藤原临也回头看了眼樱树。

  墙外路灯的灯光洒樱树叶子上,无法被照亮的繁枝茂叶深处,仿佛有微弱的哀鸣声透过潮乎阴暗的雨幕传到耳边。

  音不成调。

  像是幽灵在悲鸣。

  这不是幻听,而是有什么东西,在朝入侵者发出警告。

  藤原临也收好伞,头也不回地推开门。

  瞬间,屋内有股带着腥臭味的阴风迎面吹来,本就清凉的空气带上些许寒意。

  并且变得越来越冷。

  耳边有一阵沙沙的声音,像是有东西在爬行,冰冷的感觉正向这边逼近。

  藤原临也突然皱起好看的眉头。

  很诡异很危险,是常人觉察不了的存在。

  只有感觉非常敏锐的人,才可以朦胧地察觉到这股阴森的气息。

  一双消瘦,苍白得毫无血色的手凭空出现,从背后掐住藤原临也的脖子:“男人都得死——”

  含混的女声,迟缓、了无生机的,有种模糊的不真实感。

  “这位姐姐,”藤原临也声音和蔼地问,“能先松开手,让我们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谈你生前的事吗?”

  怨灵几乎没有灵智可,他也知道这样的话几乎没用,但身为一个以慈悲为怀的神官,能抢救的话他还是要想尽量抢救一下的。

  “男人都得死——”

  这次的语调像是受了什么刺激那样,变得异常的凄厉。

  屋内又刮起一阵更强的阴风,门窗被吹得哐当哐当响,小楼一时间被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你这样把仇恨扩大化到所有男性身上是不对的,比如我这种诚实可靠的高质量男性就不应该受到你的无差别攻击……”

  “男人都得死——”

  霎时间,整个房间变得阴冷彻骨,浓稠到近乎液化的怨气流淌在地板上,形成一道黑色的河流。

  “岸田小姐,听我一句劝,不然我就要报警啦。你要知道以你现在的状态,警察是不会相信你的鬼话的……”

  “男人都得死——”

  淦!

  这是台复读机?

  藤原临也伸手,准备强行掰开抓紧自己脖子的那双手。

  咦……

  他惊讶地发现,这怨灵小姐的肌肤触感还挺好的。

  细腻润滑,冰冰凉凉的,有点像冰冻过的水豆腐,摸了还想摸。

  掰开双手,藤原临也回头看过去。

  一位脸色苍白,眼睛和嘴唇却猩红得有些诡异的女性怨灵映入眼帘。

  “男人都得——”

  藤原临握紧双拳,快速蓄力。

  无法感化,那就火化!

  强烈的波动自他的体内迸发出来,扰乱屋内近乎凝滞的气流。

  为民除害就在这一刻!

  “好帅!”

  “嗯?”

  看清楚藤原临也的面容后,怨灵小姐惊呼一声,然后直接张开双手,身体一个前扑撞进他的怀里。

  这……

  你也是一个颜狗?

  藤原临也眼神呆滞,脑袋上亮起大大的问号。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夸奖,让他有些懵,虽说这种庸俗的夸奖他都听腻了,但在这种恐怖的环境下被一个怨灵说好帅,还是第一次经历呢。

  怪新鲜的。

  屋子里的阴风在这时停了下来,浓稠到呈液体状的怨气也消散了许多。

  “小法师,”怨灵小姐嗓子里呜咽着,猩红色的眸子深情凝视着藤原临也:“我有一个心愿未了……”

  “呃,这位岸本小姐,能不能请你……”

  “我愿意的。”

  嗯?

  听语气你似乎还很娇羞?

  藤原临也缓缓低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那张苍白的脸:“你就拿这个来考验神官?”

  怨灵小姐痴痴地笑着:“可以吗?”

  呸!

  你在想屁吃!

  短暂失神后,藤原临也很快恢复到心如止水的状态。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只怨灵想让他进来时斗志昂扬,出去后腿软扶墙。

  但她失算了。

  藤原临也才不是那种需要借助妖孽修行的神官!

  虽说第一次碰到被怨灵求偶的局面,多少有些意外,但凭借着多次除灵得来的经验,他已经差不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怨灵的行为逻辑,通常都被生前的执念左右着。

  从委托人给出的信息来看,眼前这只怨灵,是被长相有点丑的男朋友害死在这屋内,依据她现在的表现推测,她的执念应该有两个。

  一:找普通男人报仇。

  二:帅哥鲍酬。

  目前的局面,要么直接灭掉她,要么把她带回家当女友养着。

  正所谓只要胆子大,女鬼放产假……算了,藤原临也没有那么快当爸爸的想法。

  所以。

  直接灭掉吧!

  “岸本小姐,我这就帮你解脱。”

  温润如玉般的嗓音响起,藤原临也伸出手,按上她的额头。

  怨灵小姐眼中的猩红血光猛地爆发出来,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而准备殊死一搏。

  下一秒。

  明黄色的妖火席卷她全身,焚烧着她的衣服、头发、身体,包括她残留的执念。

  瞬间。

  净化一切。

  怨灵小姐尚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被当场蒸发。

  火光转瞬即逝,一切都平息下来。

  日常除灵

  积分 300

  系统弹出提示,藤原临也退出房间,再次来到樱树前。

  兴许是怨灵已经消失了的缘故,没有怨气的遮挡,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埋在下面的尸体。

  伸手。

  藤原君倒垂樱树。

  “刷啦”的一阵闷响,整颗樱树连根拔起。

  把树扔到一边,没去看坑里的尸体到底有多惨,藤原临也轻轻松松地走出院子,站在远处等候已久的中年男人立马迎了上来,表情十分紧张地看着他。

  “法师大人,请问搞定了吗?”

  “岛田先生放心,岸本小姐的怨灵已经被净化,收拾一下就可以重新住人了。另外她的尸体就在樱树下埋着,劳烦岛田先生通知一下警视厅和她的家人。”

  一听尸体都找出来了,岛田先生原本悬着的心马上放了下来,从公文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沓现金递给藤原临也。

  “劳烦法师大人了,这是酬金,请您收下。”

  不多不少,刚好30万円。

  顺带说句,东京地区的除灵委托,均价是50万円左右。

  日本社会“排资论辈”的风气很严重,在神道教内部同样如此。

  资格越老的神官收费越贵,夸张的可以达到上千万円一;反之越年轻的价格就越低,风险最低、没有生命危险的e级,委托甚至可以卷到几万円的白菜价。

  至于为什么可卷到这么低……

  第一:委托很重要。

  每完成一个委托,即可在阴阳寮里获得相应的点数,不同的点数对应不同的职称,通俗点说就是官方神职公务员的等级。

  第二:社会太和谐,鬼怪不够分。

  5万円的价格你嫌低不接,大把同行愿意以4万円的价格抢过来。

  只要年轻时足够卷,就可以更快地把职称提上去,资历到手了,除灵的单价不就上来了么,更别说高等级的神职人员还有大量福利补贴和生活特权。

  藤原临也伸手接过钱,同时递给岛田先生一张名片。

  “以后碰到这种事,直接来神社找我就行。”

  “浅草神社……”岛田先生看着名片上的字样,诧异道:“浅草地区不是只有浅草寺吗,什么时候多出了个神社?”

  “老店重开。”

  藤原临也淡淡一笑,撑着伞离开。

  身后,岛田先生双手合十,朝他的背影虔诚一拜。

  一股常人无法看见的白色光点从他的体内涌出,飘过漆黑的雨幕,最终全都汇入藤原临也的体内。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