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无限式神 2.没落的浅草神社

小说:我有无限式神 作者:鱼鱼快动 更新时间:2022-05-24 01:07: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四月中旬,夜里的气温还有点冷。

  走进池袋站,藤原临也在站台顺便买了杯热咖啡,来到月台等候开往浅草方向的电车。

  喝完咖啡,电车刚好进站。

  车厢里的人不多,全都是耸拉着脑袋,满脸疲惫的加班社畜。

  藤原临也来到后排车厢坐下,手拖着脸颊看向窗外,身体随着电车前进而微微摇晃。

  “时间过得好快……”

  他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呢喃道。

  和所有故事开头那般。

  十七年前,藤原临也重生在长野县大山里,一个很偏僻,近乎与世隔绝的神隐小镇。

  作为一个在红旗下长大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还没几天,藤原临也就知道,自己来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平行世界。

  他的父亲是个山神。

  母亲是个有妖怪血统的巫女。

  小时候的玩伴有一只憨态可掬的大龙猫,还有只会变成女jk的两尾黑猫。

  照顾他长大保姆是一个都市传说大姐大,就是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会卡胸的那个小姐姐。

  在神隐小镇长到十六岁后,父亲带着一大家子人搬到高天原去住了,只留他一个在这人世间。

  高天原是什么?

  大概等于日本神话的天庭,可以飞升高天原,也就意味着位列仙班。

  照理说,作为一个神二代,藤原临也本应该跟着去高天原生活的。

  之所以还留在人间,是因为高天原有一条非常奇葩的规定——只有在人间有神社供奉的神明,且神社经过验收及格后,才可以获得高天原神籍。

  没有高天原神籍的神,被称之为“野良神”,意思为居无定所,四处漂泊的神,因此也叫流浪神。

  对此条规定,天照老太婆给出的解释是日本所谓的神明太多,为了发工资导致高天原财政缺口巨大,没有多余的资源盖新房,所以要求后来者自带房产,否则不给落户。

  藤原临也当时就傻眼了。

  万万没想到啊。

  都穿越了十几年,眼看就要成为神二代了,结果到头来还是逃不脱买房才能落户的宿命?

  父亲带着一家子和他的长野山神社去了高天原后,藤原临也继承了长野山神的头衔,但苦于没有自己的神社,只能留在人间继续奋斗。

  好在母亲有在东京留了一座荒废许久的神社,只要他翻修神社,重振香火即可。

  以此为前提,去年樱花盛开的时节,十六岁的藤原临也告别神隐小镇的各位大小妖怪,背上行李来到东京,边按照母亲的要求上高中考大学,边干各种兼职维持生计。

  在东京的山神大人,过着非常简单,但很充实的生活。

  文化课成绩始终保持第一,运动课和艺术课时常大放异彩,是整个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都赞不绝口的天才少年。

  一直单身。

  保持着最低限度的社交。

  每当有空的时候,他要么在市民游泳池里游泳,要么就在图书馆里看书,再不然就是接点除灵委托赚取生活费,哪有时间去社什么交。

  还要抽出时间到各大神社转悠转悠,看看有没有性感巫女在线接客,顺便偷学几手神道教咒术。

  但非常可惜,这两个愿望都没能实现。

  性感巫女没见着。

  咒术也学不来。

  驱动神道教咒术的神力,是一种散发着蓝色光芒的能量。

  而身为妖怪的藤原临也,使用的是黄色妖力。

  必须等获得高天原神籍后,他的力量才可以从妖力转化为神力。

  黄色和蓝色,水火不相容。

  就好比两个精壮的裸男,碰到一起肯定要玩个你死我活才罢休。

  就算是有着山神传承的藤原临也,在强行使用最基础的神道咒术时,都会被体内的能量冲突炸得七窍流血,半死不活。

  把自己炸晕好几次后,他只能放弃修行咒术的想法,利用自身强大的体术伪装成一名近战神官,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承接各种除灵委托。

  反正神道和佛道里一些没法修咒术的人,会退而求次选择修体术,藤原临也不用怕暴露身份。

  系统?

  身为穿越者,藤原临也自然有一个系统。

  名叫:阴阳师养成系统

  虽说是有系统,但里面那些用积分兑换的符咒,法术之类的他通通都不能用,垃圾得不能再垃圾。

  但藤原临也还是很喜欢这个系统。

  原因很简单。

  系统里面的大部分女性式神都非常漂亮,无论是脸蛋和或者身材都非常不错,有些还是非常戳他性癖的兽耳娘。

  从一年前激活系统到现在,藤原临也抽了大概20次卡,抽到得最好最漂亮的一个初始sr级的式神雪女。

  秉持着下体练卡的原则,他只留了雪女下来,其余能力废物还长得不好看的垃圾卡,都被当成经验来喂给雪女了。

  ※※※※※

  回到浅草桥站,差不多是晚上十点。

  藤原临也撑着伞离开车站,沿着街道走了几分钟,路过浅草寺雷门。

  这一带是东京前身“江户”的发源地,浅草寺也是东京最古老的寺庙。由雷门通向正殿有一条300多米长的参道,两边聚集大量灯火通明的商铺,即便晚上也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寺里最高的五重佛塔,塔身各处都被灯笼点缀着,透过朦胧的雨幕看过去,光芒如梦似幻。

  秃驴真有钱!

  藤原临也羡慕地看了好多眼。

  土豪和尚的生活暂时无法触碰,他从雷门前拐了一个弯,走上一条偏坡道。

  坡道两侧都是葱郁的树木,没有人工照明,就连月光都会被树荫遮挡住,环境阴森森的。

  坡道顶端是一座破旧的鸟居,里边有些许灯光,一座破落的神社隐藏在其中。

  浅草神社,东京最破神社。

  自江户时代创建至今,传承数百年时间,到了藤原临也母亲那一代断了香火。

  穿过鸟居,往神社拜殿走去,途中还差点因为踩到青苔滑倒。

  红白相间的拜殿门口亮着小小灯笼,微弱的光芒照亮建筑轮廓,可以清晰地看见岁月斑驳的痕迹——半边墙上布满了爬山虎,红漆柱子都已经大面积脱色,其中一根柱子开始腐朽,廊檐倾斜得十分厉害。

  除了尚且完整的拜殿,其余地方到处都是长满杂草的残垣断壁。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轰炸东京留下来的遗址呢……”

  藤原临也嘀咕一句,走进拜殿,打开灯。

  电灯光线黯然,雨水滴滴答答地从头顶滴落,地板坑坑洼洼。

  目之所及的地方,任何祭祀用器具大都斑驳不堪,唯一看得过去的东西,是藤原临也亲手雕刻出来的长野山神神像。

  早在三十年前,这里就已经是一片废墟。

  那时候具体发生了什么,藤原临也的父母都没和他说,他自己也不关心那些陈年旧事。

  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现在这块废墟目前是他的私人领地,以后这里的任何事,都只能由他说了算。

  简单地洗了个澡,换上干净整洁的衣服,藤原临也回到自己的卧室。

  一间六个榻榻米大小的房间,在拜殿后院,灰暗长廊的尽头。

  家具只有书桌衣柜外加一张床,褐色的木地板被一大堆纸箱的淹埋,纸箱里乱七八糟地塞满精装书、西班牙语和德语教材、过时的cd唱片、各种小乐器和作画工具等物品;靠近墙角的地方,甚至有张褪色的旧钢琴,从学校里搬回来的。

  杂七杂八的东西大概占房间三分之二空间,连走路的地方都很难挤出来。

  藤原临也反正是个妖怪,不像还是人的时候那么讲究,不怎么嫌弃这里的环境。

  打开天花板上的节能灯,用手机听西班牙语歌,开始赶明天要交的作业。

  今天是个下着绵绵春雨,湿气很重的日子。

  虽然门窗紧闭,但水气还是随着雨滴的粘腻声偷偷溜进房间,空气始终黏糊糊的。

  作业写到一半,藤原临也放下笔活动手腕,右手中指还残留着长时间写字造成的轻度麻痹感。

  感受着游荡在空气中的湿黏水气,他忍不住皱起眉头。

  不喜欢潮湿的环境。

  如果不是怕点燃满地的书,他都打算直接放火烘干了。

  等等……

  放火不行,那冷冻呢?

  “我真是个小天才!”

  藤原临也兴奋打了个帅气的响指:“雪姬,出来!”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