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无限式神 43.正确的选择

小说:我有无限式神 作者:鱼鱼快动 更新时间:2022-05-25 00:28: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嘻嘻……”

  红色连衣裙的女性,阴深深地笑着。

  黑青色的面容,眼窝空空荡荡,嘴角流淌不断有鲜血流淌而下。

  藤原临也发现,这只怨灵的袖口和裙摆下方,都是空荡荡的,断裂肢体出,伤口糜烂腐溃。

  显然。

  这是被折断四肢而死。

  一双苍白的手,从藤原临也身后的黑暗浮现,掐住他的脖子。而他的腰部,也被一双断裂的修长大腿,以非常暧昧的姿势牢牢盘住。

  “嘻嘻,抓住你了……”

  失去四肢的怨灵,脸上露出诡异的满足微笑。

  它扭动着身体,拖着长长的血迹朝藤原临也接近,在它的四周,更多死得五花八门的鬼在汇聚过来。

  雪女飘浮在藤原临也身前。

  她被白雪裹着的小手,不停指挥空中的冰箭,射向一只只鬼。

  每一只被冰箭射中的鬼,都会被挂上僵硬缓慢的debuff,行动变得迟缓起来。

  “你一定很痛吧?”藤原临也问爬到脚下的红衣怨灵。

  怨灵疑惑地看了看藤原临也。

  只是短暂停顿两秒,它继续带着阴森的笑意,缓缓爬上他的身体。

  越是痛苦的人,死后的亡魂就有越大的几率化身成幽灵,怨灵。

  每一个怨灵的背后,都有极其悲惨的过去。

  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但……

  已经死了啊。

  痛是什么?

  它早就忘记了。

  现在它唯一的目标,就是把眼前的活人变成和它一样的存在。

  满是尖牙的嘴巴张开,朝着藤原临也脖子一咬。

  “咯嘣~”

  牙碎了。

  怨灵呆住了。

  它难以置信地用舌头舔过牙齿上的缺口,然后“呜~”地哭了出来。

  这个少年太硬了。

  它咬不动。

  低头看着伤心哭泣的怨灵,藤原临也心底并无波动。

  无论有多大的冤屈,都不能放过任何它们。

  死后还在扰乱人间,本身就是最大的罪过,这与它们遭遇过怎样的磨难无关。

  藤原临也只需要将它超度,让它安息就完事了。

  余下的事,交给警察和黄泉国。

  当然,需要他帮上忙的地方,肯定不会推辞。

  “雪姬,”藤原临也抬头,手指朝前指向黑压压的白鬼,大叫一声:“放大招!”

  雪女轻轻抬起双手。

  风雪骤乱。

  天地间却仿佛雷鸣轰隆声响起。

  铅灰色的厚重雾气生成,从一个小点蔓延开来,带着雪花迅速覆盖了整个天花板。雪浪向着百鬼狂奔而去,代表着雪女的意志与情绪。

  雪浪蔓延而过,留下一座座冰雕。

  月光从支离破碎的窗户朝楼道内泻入,雪花翩翩飞舞,给冻僵的景物涂上一层鲜亮的银辉。余下不少未被冻僵的怨灵,在这片光泽中迟缓地向前推进。

  眼见着就要全军覆没的时候,几道一直躲在暗处的身影终于坐不住了,从暗处钻出来。

  短短几十秒时间,就从漆黑的楼道深处来到藤原临也所在的楼层,总共有七个,每一个都屁股吊着蜘蛛丝,八只满是毛的尖锐蛛足勾在发丝线上,晃荡着上半身出现。

  七个都是蜘蛛妖。

  上半身是女性特征明显的身体,曲线火爆;从胯部往下就成了蜘蛛,毛茸茸的腿和大蜘蛛屁股,有股别让的诱惑美。

  身材都很奈斯。

  但她们的脸上,令人心生恐惧地长着八个眼珠子,嘴巴一直裂开到耳根,裸露着两排尖锐的细密牙齿。

  七个蜘蛛娘同时出现,浓郁的妖气吹起满地积雪与石砾,把雪女的寒雾驱散出整栋楼层。

  领头的,是一只上位实力的贵妇蜘蛛妖,她盯着藤原临也,声音嘶哑地说道:“不管你是谁,请现在就离开这里。”

  尽管他没表现出多强的实力,但那股从容的风度,令她不得不小心对待。

  藤原临也没搭理她,而是看向雪女。

  雪女睫毛微眨。

  结在睫毛上的霜花被抖落下来几片,看着忽然出现的蜘蛛,雪宝的眼里只有困惑。

  她抬起手,想要再开一次技能。

  但紧接着,她脸上泛起一抹不健康的红潮,转头向主人寻求帮助。

  “过来这边。”藤原临也招招手。

  雪女立马朝他飘过去。

  纤长的睫毛欢快地眨呀眨,冰霜不停地掉落,等飘到藤原临也身边时,覆盖在她身上的冰雪,已经融化掉大半,露出底下粉嫩无暇的肌肤。

  这种情况,是没蓝了。

  需要主人补魔,她才可以恢复活力。

  但补魔嘛……藤原临也轻轻摸着雪女冰冷的头发,一脸纠结。

  雪宝她天生稚颜,眼神如雪,从头发到脚趾,每一处都干干净净,如白雪般纯洁无垢,如果现在染上点其它颜色的话……

  嗯。

  想是想。

  但她还是宝宝啊……

  雪女张开嘴,脸凑到藤原临也鼻子前:“啊~”

  唇瓣触着鼻尖,凉凉的呼吸吹在脸上,很提神。但藤原临也只看到,冰雪消融后,她的眼神显得更加柔弱和哀伤。

  七个蜘蛛娘注视着前方,不敢轻举妄动。

  被月光染白的他们,看上去宛如一对雕像,一对完美地自成一个世界的雕像。

  “好了,你先回去吧。”藤原临也打了个响指,系统撕开的空间裂缝出现,他拍拍雪女纤细的肩膀,笑着哄道:“等主人办完事了,回到家再喂你。”

  雪女哀伤地瞪着眼睛。

  瞪着主人看了好一会,见他没有改变命令后,她这才噘着嘴唇,不情不愿地回到系统空间里边。

  失去雪女妖力的支撑,积雪和冰雕开始消融。

  水流聚集在地面,折射着月光,给整个楼道镀上一层若明若暗的银辉。

  踩着积水,藤原临也走向七个蜘蛛娘,嘴角露出令她们觉得如沐春风的笑容。

  这是个很好说话的人……领头的蜘蛛娘内心松了口气。

  “这些鬼,是你们养的吗?”藤原临也问。

  “是的,”蜘蛛娘答道,“由于封口咒的存在,具体情况我们无法透露,所以你别指望可以从我们身上问出什么。”

  藤原临也脸色不变,依旧是笑着朝她们走出。

  这是一个无可挑剔的笑容。

  它代表着真诚、代表着善意、代表着博爱;当它在你眼前出现的时候,你会觉得就连浑浊的空气都为之焕然一新,恰如往空的花瓶里插上新鲜采摘的栀子花。

  蜘蛛娘看着他脸上的笑意,心情愈发地放松:“只要你做出正确的选择,今晚的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

  “我会的!”

  话音响起,藤原临也脸上的笑容消失。

  他朝前伸出手掌。

  他的瞳孔变成金色。

  他背后长出了一双翅膀。

  圣洁优雅的纯白羽翼,在月光中轻轻摆动,像是舞者娴熟舞姿。

  “你是天狗——”

  七个蜘蛛娘刚反应过来。

  迎接她们的,是如玉般的掌心。

  炙热的妖火从那掌心绽放出来,犹如正午的阳光,照亮整条楼道。

  在这恐怖的高温下,所有的鬼在瞬间被融化,七个蜘蛛娘慌忙喷出丝线交织成茧,企图保护住自己的身体。

  但在与火焰接触的瞬间,纠结交缠的蜘蛛丝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不曾出现过。

  蚕茧里的蜘蛛娘们,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来,身体直接化作灰烬,消逝在火光里,再无任何存在过的痕迹。

  “搞定,收工!”

  藤原临也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双手插进裤兜里,转身下楼。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