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无限式神 50.我老公死了,希望你以后能帮帮我。

小说:我有无限式神 作者:鱼鱼快动 更新时间:2022-05-28 01:39: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川岛美记握着藤原临也的手,过了大概五分钟才松开。

  她弯着腰,一边从包里找东西,一边问:“浅草神社是不是很久没有香客参拜了?”

  “嗯,今年以来,总共不超过三十个。”藤原临也视线落到她的包包上。

  纯白色的gucci,设计风格简约,干净而稳定,但缺少温度,像是细雨降落的长长的沙滩上。

  “一般来说,”川岛美记拿出手机,一边发短信一边问,“人们去到神社,都是去寻求什么对吧?”

  “基本都是。”藤原临也合上西班牙语辞典,双手平放在书封上。

  “例如寻求什么呢?”

  “所有一切。”

  “具体说来?”川岛美记收好手机,姿势优美地架着双腿。

  薄薄的黑色过膝袜,底下隐约可见白腻的肌肤,那一根根编制成丝袜的细线,俨然有着奇怪的吸引力,会把周围的视线粘到上边。

  “失物、运气、前程……等等。”藤原临也吞了下口水。

  望着他喉结耸动的轨迹,川岛美记微不可查地一笑。

  此时的两人分别坐在双人座两端,中间隔着半米距离。她穿着短裙,过膝袜包裹下的双腿优美动人,高跟鞋也十分性感协调,就是后跟尖得像是一支致命凶器。

  蜘蛛妖的足尖……藤原临也脑海里,莫名联想起奇怪的东西。

  “香客内心的需求,神官都是能料到的吧?”说罢,川岛美记嘴唇闭成一条直线,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藤原临也,大概希望他赞同这句话。

  “大概知道一些,来来去去都是那些事。”藤原临也指着自己太阳穴说,“当然也不是什么都料得到,总会有些比较奇葩的香客。该怎么应对他们的方式,大多在这里面。”

  川岛美记轻轻搔了下鼻尖,脸上随即绽放出笑容,过程宛如一朵花盛开。

  令人觉得完美的温柔微笑,略带点暗示的意味,稍稍眯起眼睛的风姿,分在动人。

  受其感染,藤原临也不由地也笑了。

  因为这个别有目的的笑容,这位陌生的看起来像是女强人的女人,给他的感觉不像个女强人,反倒更像个因家里男人整天忙于工作,所以准备找外遇的知书识礼的富家太太。

  “嗯,那么,”川岛美记边说,边用细细长长的五指稍稍揉搓头发,“藤原法师能猜出我心中的需求吗?”

  有生意上门了,藤原临也的态度多少变得更积极了些。

  “首先我得知道你最近遇到了什么。”他说道。

  “唔,不太好说出口……”川岛美记轻轻地咬着下唇,表情略显踌躇,“在我说出口前,藤原法师可以说下对我的第一印象不?”

  “不好说。”藤原临也摇摇头。

  “随便,什么都可以,说你想说的。”川岛美记换条腿架起来,定定看着他不移动视线。

  “唔,大概归纳的话,你给人的感觉是那种经常在元麻布或者千代田区看到的富家小姐……”藤原临也仔细打量她的长腿,和她瞳色迷人的眼睛,“相貌姣好,形象端庄,有一头好看的黑色长发,温和的态度也让人抱有好感。”

  川岛美记用用手指梳理了几下头发,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这一类的富家小姐,一般都在某所学费高昂的私立女子大学就读,大都是学法文或着德文专业,毕业后在自己家里的公司挂一个闲职,领着高额薪水不用上班。每年有大把的时间和朋友去巴黎或者香港购物,去纽约参加时装周,开游艇去夏威夷冲浪或者坐私人飞机去阿尔卑斯山滑雪。长到差不多年纪了,就和家境相当的富家少爷结婚,可喜可贺地辞了职当富家太太,之后就一心扑在如何让自己的孩子走上和自己一样的道路。”

  “噗,哈哈~”

  川岛美记肩膀笑得一阵颤抖。

  “你真是个十分有趣的小男孩。”她掩着嘴唇说。

  “不不,”藤原临也赶紧摇头,“我只是个极其普通的小男孩,不信你可以明天一大早问停在垃圾桶上的乌鸦。”

  “怎么问?”

  “你去问它,‘藤原临也是不是个普通人’,它保准会毫不犹豫地答你一声‘呱’。”

  “可乌鸦不是只会‘呱呱’地叫吗?”

  “对的,乌鸦只会‘呱呱’叫。”藤原临也像是在说一个无人不知的现象那样,表情一本正经,“就像藤原临也只是个极其普通的小男孩,这是世界上唯二的真理。”

  “怪人!”川岛美记俏皮地眨眨眼。

  “怪并不怪,不过是擅长胡说八道而已。”藤原临也轻耸一下肩,“好了,这位小姐,该说明你的来意了哦。”

  “叫我太太。”川岛美记纠正他。

  藤原临也诧异道:“你居然结婚了?”

  “好多年咯,”川岛美记说,“往少了算,都有十年了。”

  “太年轻了,看不出来。”藤原临也感慨一声,“不过看来我胡说八道的话居然猜对了,你果真是位富家太太。”

  川岛美记好奇地问:“你眼里的富家太太有什么特征不?”

  现在的她倒没什么试探藤原临也的想法,只是单纯觉得小男孩说话的方式有趣,令她感到放松,所以忍不住就继续聊些无关痛痒的话。

  “富家太太啊,嗯,很下流。”藤原临也答道。

  “下流?”川岛美记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在说瞧这人说的什么呀,但过了一会,她又轻轻地点头,“接着说,不用怕我生气,这种程度的讨论,你我都不用介意。”

  “穿着昂贵的皮草,带名牌包包,表面光鲜靓丽,干得全是下流事。比如说喜欢蒙着男人的眼睛,绑在椅子上用鞭子抽打。”藤原临也背靠沙发,伸直双腿,满嘴跑火车地和她闲聊,“当然了,也不是只针对太太。在这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里,有钱人干的都是下流事,不分男女。”

  “我的确也蛮下流的,哈哈……”川岛美记形状娇美的薄唇笑出很好看的弧度,用手指轻轻摩挲一下鼻梁,“比如说在背着老公和一个小男孩聊得这么开心,甚至还想和他共进晚餐,在豪宅舞会上一同跳舞。”

  她的指甲涂了透明指甲油,光溜溜宛如精巧的工艺品。

  “没关系的,”藤原临也不以为意地笑了下,“如果发生误会了,我可以亲自和他解释。”

  “你确定要和他解释?”

  川岛美记稍微歪了下头,视线越过藤原临也,望向他身后的空间。

  “我可是很擅长和别人解释的。”藤原临也自信地答道。

  川岛美记抿着嘴唇,沉默下来。

  她的视线一直看着藤原临也身后的某处空间,并非一定在看什么,或许只是单纯的发呆。藤原临也注意到,她此时显得有几分疲惫,空调出风口的风吹拂着她白色花边的领口,这姿态未尝不可以看作一幅寓意精美的画。

  “你有心事?”他问。

  “有点。”川岛美记以干涩的声音答道。

  “看上去有点疲劳。”藤原临也说道。

  “是啊。”川岛美记揉揉眼眶,苦恼地问:“疲劳时显得很上年纪吧?”

  “没那回事。”藤原临也实话实说,“看起来不超过25,还是那么漂亮。”

  川岛美记笑笑:“你年龄不大,倒很会讨女人欢心。”

  “实话,我很少这样夸人的。”藤原临也答道。

  这时候,久美子从电梯那边走出来,远远地朝他点点头。

  “我先告辞了,”藤原临也和身前的陌生女人打了个招呼,起身准备走过去。

  “等一下,我没说完。”川岛美记伸手去拉他。

  藤原临也回头看过去。

  川岛美记拉着他的手,稍稍仰起的柔美脸蛋上,忽然流露出一抹哀伤。

  “我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她说道。

  那么年轻漂亮的一个少妇,居然摆出一副深闺怨妇得不到满足的哀怨表情,藤原临也瞬间联想到了某种要求。

  望着他帅气的面容,川岛美记胸口起伏不定,深呼吸几下后,像豁出去了那样,她缓慢张开性感娇艳的红唇。

  “我老公死了,希望你以后能帮帮我。”

  “?”

  太太——

  你来真的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