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无限式神 53.一定要把这混蛋吸干!

小说:我有无限式神 作者:鱼鱼快动 更新时间:2022-05-30 01:30: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嗯,嗯……”

  细若蚊蝇的声音,从微微张开的红唇中传出。

  川岛美记双手抱胸,努力展现出害羞的情绪,红着脸盯着自己脚上高跟鞋,用词颇为暧昧地往下说:“只要藤原法师有需求,让我做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的……”

  “?”

  太太你不对劲!

  藤原临也觉得好奇怪。

  现在的谈话氛围,好像就变成了自己抓着她的什么东西威胁她一样,在犯罪的边缘左右横跳。

  年轻美丽又有钱的太太呀,你也不想被老公的亡魂杀掉对不?

  不如这样好了,你和我在他的亡魂面前ntr他吧,这样我可以保你一命……

  啧啧。

  什么小电影剧情。

  “咔哒~”

  旁边的门打开,一个年轻女人探头出来,看了一眼这边。

  “藤原临也在吗?”她喊道。

  “在的。”藤原临也站起来。

  年轻女人扫了他一眼,公式化地笑道:“竹内司长在里边等你。”

  “马上来。”藤原临也点点头,然后看向川岛美记:“我先去忙了,到黄金周假期你再联系我。”

  “嗯,好的。”

  川岛美记露出一个稍显羞涩的笑容。

  “你等一下,我给张名片你。”说着,她打开手提包的金属卡口,从里边取出一个尺寸比盒式磁带稍小些的黑色发亮的名片盒,手指从中拈出一枚递给他。

  藤原临也想回递一张名片给她。

  但手插进校服口袋后,方才想起刚才已经给过了,便直接转身离开。

  太太给的名片很简洁,用薄薄的塑料制作,微微漾出一股玫瑰花的香味。放到鼻子前一闻,和她身上的体香味几乎一致,想必是习惯用玫瑰花香水的女人。

  中间黑黑的大字印着川岛美记的字样,下边是小字体的地址和号码。

  除此之外再无信息。

  川岛美记?

  荒木太太……

  结婚了没改夫姓吗?

  略有些奇怪地想着,藤原临也把名片收好,走进办公室。

  靠窗的休息区上,川岛美记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门里,然后回过头,双手握住杯子,用吸管吸了小小一口柠檬汽水,旋即皱起眉头,很难喝似的把杯子推到一边。

  “狗东西!”

  “一定要把这混蛋吸干!”

  泄愤似的骂声,从那性感的红唇里飘出,川岛美记揉揉疲惫的眼眶,双手撑着下巴看向窗外,以其没有纵深感的眼睛,久久望着斜对面243米高的新宿都厅双子楼发呆。

  ※※※※※

  进到办公室,年轻女人在门口的茶水吧台冲咖啡。

  空间偏小而雅致,还是斯堪的纳维亚风格的办公桌,小型的沙发组合和木质的柜子。桌子上放着像是工艺品般的不锈钢台灯和电脑显示器,很重的玻璃烟灰缸,墙上挂着有大块原色的巨幅抽象画。

  藤原临也朝里边走去,一位高个男人从办公椅上起身迎接他。

  强健的身体被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包裹着,色调蓝灰混合,质地轻薄而上乘。他迈的步子很大,略显着急,不经意间营造出很重视来客的感觉。

  “藤原法师是吧,”竹内司长带着稳重的笑容,径直伸着手走过来,“欢迎欢迎。”

  “你好。”藤原临也和他握了一下手。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我

  在这工作十年时间,还是第一次接待浅草神社的客人。”竹内司长眯笑着说道,接着像是检查违禁品般扫视着藤原临也。

  视线从上到下慢慢落在他身上,然后再由下到上,不放过任何一毫米地方。

  说真的,藤原临也生怕他会一不发,就上手摸自己,又或者掏把卷尺什么的出来测量自己的尺寸。

  “气质濡染,目光飘逸,”竹内司长收回视线,像是佩服的说道,“如果是在平安京时代,想必藤原法师肯定是一位闻名天下的阴阳师。”

  “夸张了。”藤原临也谦虚地摇头。

  “一点都没夸张,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应该是安倍晴明那种风流典雅的美男子,”竹内司长转身坐回到办公椅上,隔着办公桌和他说话,“若是你生在那个时代,想必肯定会收到很多血统高贵的女人的、写有含情脉脉的和歌的书信。”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藤原临也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以我的能力,说不定会被那些血统高贵的女人们的父亲给直接暗杀了,所以还是不要有那么多桃花劫为好。”

  “哈哈,可以入赘的嘛,”竹内司长稍稍斜了斜嘴,眯着眼:“我可以帮你介绍几个。”

  一瞬间,藤原临也表情变得奇怪,但又立刻堆起笑容:“谢谢司长的好意,我还是先说一下今天的来意……”

  “不着急,不着急。”竹内司长抬手打断他,接着往门口看一眼:“咖啡冲好了没?”

  “来了。”

  方才那名年轻女子端着两杯咖啡走进来,分给两人各一杯。

  “先喝点东西。”竹内司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藤原临也道了谢,喝了几口咖啡。

  口感醇厚,温度也正好,奶油色的马克杯上有着雷克萨斯的logo。

  竹内司长慢悠悠地往里咖啡里倒进牛奶,用羹匙缓缓搅拌,没加糖。办公室里很安静,只有角落的座钟发出“嗑嗑”干涩的声。

  等慢慢喝光了杯里的咖啡,他陡然想起什么似地觑了座钟。

  时间是1115分,还有45分钟才能下班,好难熬呀……

  为什么这小孩要把难题推给我?

  翻什么新啊,你把钱留着买些好吃的不行吗,让那个破烂神社让湮灭在时间长河里多好!

  左思右想,都没能想出什么对策,竹内司长略有些烦躁,忍不住从口袋里拿出红色万宝路的烟盒,开口问一句:“你介意我吸烟么?”

  “没关系的。”藤原临也答道,“我看司长快要下班了,不妨听我说一下。”

  “请说。”

  竹内司长嘴里叼着香烟,用小小的金色打火机点了火。

  “我计划在黄金周假期过后,开始动工翻新浅草神社,”藤原临也端正坐姿,语气不急不缓,带着一种厚重的沉稳感,“图纸会在黄金周过后的第一天递交过来司长这边,还请司长可以抽空帮我审批一下。”

  “翻新不是问题……”竹内司长深吸了一口烟,眯着眼缓缓吐出来。

  “你抽烟吗?”他岔开话题。

  “不抽,”藤原临也摇摇头,“出生以来一根香烟都没抽过,认识的人也不抽。”

  “这是好事呀,抽了就很难戒了……”竹内司长暂时停下了谈话,像是在追溯遥远的记忆一般,望着从烟头升腾起来的袅袅烟雾。

  又拖了几分钟,他在烟灰缸上弹了弹烟灰,然后抬起头看多崎司。

  “老实说吧,目前神道教整体的发展方向偏保守,是不支持继续扩建神社的。外界一直有这样一种声音,说我们神道教在搞宗教崇拜,目的是敛财,为此还对群众实施近乎残暴的洗脑。为了降低舆论的影响,最近三五年,一个扩建神社的审批都没通过。”

  你放屁……藤原临也内心直接骂了句。

  神道教这些年拼了命都想扩大自身影响力,好压佛道一头,现在你说怕舆论不敢扩张?

  真当我是小孩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