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无限式神 57.笠原家的母女三人

小说:我有无限式神 作者:鱼鱼快动 更新时间:2022-06-01 00:13: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啊啊啊——”

  “木头!木头,前辈是块大木头——”

  清脆响亮的嗓门,在客厅里响起,插着花的笠原太太转头看过去,发现小女儿双腿夹着个抱枕,在沙发上滚来滚去,嘴里发泄似的嘟囔着骂人的话。

  转了两圈,整个人噗通一下掉在地上。

  “哎哟……”

  “疼疼疼……”

  小女儿捂着脑袋在地上打滚的模样,看得她这当母亲的很心疼,又有一点想笑。

  “明日香,过来妈妈这儿。”

  “干什么!”

  笠原明日香爬起来,坐在母亲对面。

  脑海里还在生木头前辈气的她,此时嘴唇缩成一团,腮帮子鼓起。

  “谁惹妈妈的小可爱生气了?”笠原太太忍不住上手捏了捏她的小脸,女儿从小到大都这么可爱,捏了十几年都捏不厌。

  “妈,我很不理解啊~~”笠原明日香握住母亲的手,表情很不满,“你说前辈是不是和星见凛子有一腿?不然为什么我一问到这个话题他就已读不回了?前辈该不会是偷偷在和那个碧池谈恋爱吧?”

  笠原太太想了想,问道:“八幡宫那个巫女也和他混在一起吗?”

  “我哪知道嘛,前辈又不肯和我说……”笠原明日香泄气地把下巴搁在桌面上,像是很无聊那样,拿起一支妈妈插花用的玫瑰,放到鼻尖嗅了嗅。

  香艳旖旎的味道萦绕在鼻尖,沁人心脾。

  “春天的玫瑰,比起秋天的玫瑰要更淡一点,无论是花色还是香气。”笠原太太笑着说,“不过春天的玫瑰胜在清新淡雅,不妖艳。”

  “没兴趣……”

  笠原明日香嘟了嘟嘴。

  “你呀,从小到大都耐不住性子,”笠原太太忍俊不禁,伸手揉揉女儿的脑袋,“说说你那位前辈的事吧,和他可有进展?”

  笠原明日香掐着小拇指末端:“一丁点。”

  “嗯?”

  笠原太太略一思考,脸上不由地露出狭促的笑容。

  “哦哦哦,明白明白。”她理解似的点着头,“原来是在男孩子手里吃瘪了,所以一整晚都在生闷气。生平第一次哦,真新鲜。”

  “妈——”

  笠原明日香拉高声调,不满地看着像个小孩一样调皮的亲妈。

  “你们两个在聊什么?”

  刚洗完澡的笠原深绘里,出现在二楼楼梯上方。

  身材高挑的英气美人,身着单薄柔软的贵重浴衣,朝客厅走下来。淡淡柔和的灯光中,笠原明日香看到,姐姐的肌肤雪白中透着淡淡的红晕,像母亲手里的玫瑰花一样美丽动人。

  那无时无刻都略带轻蔑冷漠的眼神,总是那么的令人心荡神迷。

  “深绘里,过来这边。”笠原太太招了招手,“难得你今晚不用去九课,过来陪妈妈插花。”

  笠原深绘里来到桌旁坐下,拿起一支玫瑰放到鼻尖轻嗅:“方才母亲是在和明日香聊藤原临也的事?”

  “深绘里的耳朵果然很灵。”笠原太太轻轻地一笑,同样拿起桌面的花,“先不谈别的男孩子,我们来插花。明日香,不许走!”

  刚刚站起来准备开溜的笠原明日香,只好乖乖坐下。

  她不喜欢插花这种老掉牙的传统技艺,只喜欢新鲜潮流的事物,被强迫留在这里,也只是双手托着下巴,眼神呆滞地看着母亲和姐姐讨论插花的技巧。

  窗外月色皎洁,棉絮般的白云缓缓流动,略带凉意风吹进来。

  明亮的灯光下,笠原明日香凭感觉和喜好,随便地拿着花乱摆。大部分的时间里,她的注意力都放在姐姐的身上,试图从姐姐身上找到一些瑕疵。

  只可惜……

  姐姐在的她眼里,暂时毫无瑕疵。

  白皙修长的脖颈,体态高挑婀娜,腰肢细得让人想要永远将她揽入怀里。浴衣领口稍稍开着,小半个肩膀从宽敞的领口裸露出来,从上往下看还可以看到一抹精致雪白的锁骨。

  分析了老半天,觉得自己目前确实比不过姐姐,笠原明日香只好把目光投到母亲身上。

  和冷傲英气的姐姐相比,母亲给人的感觉则是雍容华贵。

  气质典雅端庄,脸蛋看着就很甜美,容貌和自己很相似。但和自己不同的是,母亲身上有着一股成熟女性独有的知性魅力,这点是目前的自己怎么也比不上的……

  “啊,好烦啊——”

  笠原明日香感到好挫败。

  “你怎么了?”母亲和姐姐同时看向她。

  “明日香碰到青春的烦恼了!”笠原明日香看着两张比自己还要好看的脸蛋,气鼓鼓地开口:“你们再不关心这个家里最小的人的话,她明天就要收拾东西离家出走了!”

  “你猜她会去哪?”笠原深绘里问母亲。

  “我猜啊,和她十二岁那年一样,”笠原太太笑得风姿卓越,眸子折射着灯光,“带上一大把钱,四处瞎逛,等腻了后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回家了。”

  “和你们无话可聊!”

  笠原明日香嘟囔一声。

  然后,脸有些挂不住的她,把脸藏在母亲背后,怎么也不肯再抬起来。

  “她是在藤原临也那里受挫了。”笠原太太转头和大女儿说,语气活像街道联谊会上互相传递八卦的中年妇女。

  “啊,不许说——”笠原明日香深吸两口气,又一惊一乍地开始发脾气。

  “就是母亲从小把你宠坏了,所以才这么没大没小。”笠原深绘里伸手去揪妹妹的耳朵,把妹妹的脸从母亲背上揪起来,“姐姐和你说过不要靠近他,能不能把这话记在心里?”

  在姐姐凛冽眼神的注视下,笠原明日香嘴巴一撇,极其熟练地摆出委屈的表情求饶:“妹妹疼~”

  声音轻轻柔柔,宛如一只刚生出来的小奶猫,惹人怜爱。

  “好啦好啦,深绘里你别真的拧疼她,”笠原太太从大女儿手里把小女儿救下来,轻轻朝着小女儿的耳朵呵气:“不怕不怕,妈妈保护明日香。”

  “别那么宠她啊……”笠原深绘里揉了揉太阳穴,表情很是无奈。

  “嘿嘿~”笠原明日香躲在母亲怀里,用手背挡住嘴,发出柑橘香味般充满活力的偷笑声。

  看着小女儿古灵精怪的模样,笠原太太舒展开少妇的精巧眉目:“黄金周把那孩子带回来,让妈妈看看。”

  “欸?”

  姐妹俩同时惊讶地叫出来。

  “别大惊小怪的,”笠原太太两只手分别抓着两个女儿的手腕,表情很伤心地说道,“他把我两个女儿的注意力都勾去了,我怎么还坐得住啊!”

  姐姐和妹妹互相看对方一眼,心里打起了各自的小算盘。

  下一秒,笠原太太换上愉悦的表情,用吹过花园的夜风般慵懒闲适的声音开口:“毕竟啊,妹妹说过要和姐姐嫁给同一个男人的,妈妈总得帮你们姐妹俩把关对不?”

  “……”

  笠原明日香脸色一僵。

  “有这回事?”笠原深绘里奇怪地看着妹妹。

  “没有没有——”笠原明日香尖叫一声,然后像躲避警察的通缉犯似的,慌不择路地转身跑出大门。

  剩下两个人的客厅里,笠原深绘里看向母亲。

  “啊~”笠原太太优雅地打着呵欠,小手拍拍嘴唇,“你前年不是作为交换生去法国读了一年时间大学嘛,明日香就是在那期间和我说的。”

  听着母亲的话,笠原深绘里沉默不语,微微皱着细长眉毛,在思考什么。

  “别往心里去,不过小孩子随口一说的而已。”笠原太太捡起桌面玫瑰花的枝条,轻轻抚摸着上边的刺,“明日香从小就喜欢黏你,头一次那么长时间见不到你,会说些胡话也正常。”

  “可她最近好像喜欢和我作对。”笠原深绘里无奈地叹口气。

  “叛逆期嘛,”笠原太太看向大女儿,目光温柔如水,“从小到大,你都是同龄人里最优秀最耀眼的存在。从小就跟在你身后的明日香,理所当然地被你的光环笼罩着,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提醒她,要她以姐姐作为榜样去努力。小时候听这些话会觉得心中充满动力,以此为目标旷日持久地付出努力,可进入青春期还被人天天在耳边唠叨的话,心里就会觉得厌烦了。我们都是大人,要多理解她的想法才行。”

  “唔。”

  笠原深绘里轻轻点头。

  理解归理解,可不管怎么说,姐妹俩都嫁给同一个男人是不现实的。她决定在第一次和藤原临也见面时,警告他不许再靠近妹妹。

  呃……

  当然,自己也不会让他靠近。

  门口,一颗小脑袋悄悄探进来,偷偷观察里面的动静。

  “真期待黄金周,”笠原太太笑着说,“好想见见那个小孩啊,看看他值不值得妈妈放心把两个宝贝女儿托付出去。”

  妈妈真可恶,干嘛要把那种羞人的事说出来……小脑袋稍稍转动,看向姐姐。

  姐姐正冲自己笑呢。

  可,可恶!

  和这两个老女人没话说了,明日香要离家出走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