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无限式神 88.餐桌底下伸过来的腿

小说:我有无限式神 作者:鱼鱼快动 更新时间:2022-06-18 05:0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午餐是的是水煮鸡胸肉和水煮鱼,搭配青菜色拉。

  分成三份的餐点,装在三个盘子里,看着很精致,但分量完全不够看。味道也很清淡,完全就是健身餐来的、

  藤原临也吃了口鸡肉,和坐在对面的川岛美记说:“下次弄点好吃的啊, 我吃的没这么淡。”

  “啪……”

  川岛美记拉开一罐冰镇啤酒的拉环,狠狠地捏在手中。

  罐身被捏憋一点,丰富的泡沫涌出,转眼就打湿了桌布。

  哼!

  你凭什么用丈夫的口吻和我说话!

  “你不喝?”藤原临也看着她手下的啤酒。

  “……”川岛美记脸色僵硬,赌气一样把说道:“会变胖的,不喝!”

  “那你还开。”藤原临也从她手下把啤酒罐抢过来, 往肚子里灌了一口,满足地呼出口气,“吃饭啊, 你瞪着我干嘛?”

  川岛美记夹起一块鸡胸肉,恶狠狠地嚼着。

  “那个……”笠原深绘里忽然开口,声音有些犹豫。

  另外两人转头,看向她。她脸色稍稍有些不自然,张着嘴,不怎么说得出话来。

  “有什么问题吗?”川岛美记不解地问。

  “呃……没事了。”

  笠原深绘里咬着下唇,不好意思地摇摇头。

  “我去一下厨房,你等等我。”藤原临也离开桌位,往厨房走去。

  “谢谢。”笠原深绘里朝他轻轻点头。

  川岛美记疑惑的视线在她脸上停留片刻,又往厨房瞄了瞄,最后才回转到她面前空空的餐盘上,有些惊讶地问:“他是去给你弄吃的了?”

  “嗯。”

  笠原深绘里轻点一下头。

  “……为什么对你就那么好!”川岛美记的表情,有些吃醋。

  “他知道我食量大,”笠原深绘里解释道, “这点东西, 完全吃不饱的,你别介意。”

  “这是我家!”川岛美记目光飘忽厨房, 埋怨道:“在我家里用我的厨房, 拿我买的食材给另一个女人弄吃的,这小鬼太讨厌了啊!”

  笠原深绘里稍稍分析一遍这句话的含义。

  然后,她问道:“你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

  “……”

  川岛美记的身子,一下子就紧绷起来做贼心虚地低头往嘴里扒拉蔬菜色拉,声音嘟囔地说:“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

  笠原深绘里不说话,就是静静看着她。

  被这种不含感情的目光注视着,川岛美记很明显没什么底气,往厨房里瞪了眼,强撑着气势说道:“就那小鬼,是死是活都不关我……不对,我恨不得直接杀了他!”

  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咯哒咯哒的声音。

  两个女人往走廊看出去,原来是一直在玩水的络新妇过来了。

  看到川岛美记的第一眼,络新妇心里就油然生起了一股亲切感,迈着欢快的步伐来到桌边, 热情地搂在川岛美记的脖颈,亲昵地喊道:“傻子傻子, 和小蜘蛛一起去找主人。”

  “……”

  川岛美记脸色一黑。

  别骂了!

  别骂了啊!

  再骂就真的要变傻了!

  “主人呢?”络新妇视线环顾饭厅。

  “死了!”

  川岛美记咬着牙说。

  她可不敢让这蠢东西跑去找藤原临也, 不然指不定自己身上又得被摸个透。

  “在那边。”笠原深绘里抬手一指厨房。

  络新妇小腰一扭,朝主人所在的地方扑过去。

  川岛美记瞬间打了个哆嗦,欲哭无泪地看着她:“笠原小姐,我哪里得罪过你吗……”

  “?”笠原深绘里不解地看着她。

  “算了,这都是命……”川岛美记嘀咕一句,表情有些凄然。

  “你来东京多久了?”笠原深绘里忽然问道。

  这时候的她,脸上浮现异常专注的神情,嘴角如捕捉猎物的动物一般微微张着,眸子深不见底。

  川岛美记这才想起。

  这是一位九课女警官,和自己是站在对立面的人啊。

  “十年啦,”川岛美记答道,放松身体似的靠着椅背,“从一个小餐馆打拼到现在,蛮不容易的。”

  “哪里人?”

  “四国,爱知县。”

  “好地方。”笠原深绘里略微放松了一下嘴角。

  有完整的身份证明,川岛美记不担心她可以查出什么,一边吃色拉一边说:“一个没什么人的小镇,放眼望去皆是山川与大海。”

  “听你这么说,我也想去那里住一阵。”

  “住一个星期就是极限了。美好的事物都是有期限的,久了就会腻。”

  说罢。

  川岛美记忽然手抖了下。

  视线变得有些飘忽不定,一抹酡红悄然爬上了脸颊,甚至在向着脖颈蔓延

  “嗯?”

  笠原深绘里不解地看着她。

  聊得好好的,你怎么忽然害羞了呢?

  “没事,有点醉……”川岛美记低垂着视线,死死咬着牙在忍。

  啊!

  受不了!

  那狗东西怎么就这么变态!

  笠原深绘里无地交换了下架在桌底下的腿,视线仔细审视她。

  在她的注视下,川岛美记白皙的脸蛋,很快染上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眼神略微变得涣散起来,眨眼的频率变得很快,呼吸也急促了不少。

  为什么会这样?

  她明明没喝酒的啊,不可能会醉。

  “嗯,我先离开一下……”川岛美记扶着桌面站起来,咬牙切齿地看着厨房。

  然而,藤原临也这时却端着两个餐盘,满脸笑容地走向餐厅。

  川岛美记冷眼瞥了下他:“式神呢?”

  “收回去了。”藤原临也像什么都没干那样,理都不理她愤怒的眼神,端着两盘菜直接在笠原深绘里身边坐下,“请尝一尝。”

  一盘是火腿蛋炒饭,一盘是芹菜牛肉。

  “好香的味道!”笠原深绘里吸了吸鼻子,用筷子拨了拨炒饭,“颗粒分明,卖相讨喜,看不出你做饭也有一手。”

  “自己一个人久了,懂的东西自然多点。”藤原临也嗓音温柔,语气也很轻,“吃吧,要是吃不饱我再去给你做。反正不是什么难做的东西,不碍事。”

  “谢谢,我很喜欢。”

  笠原深绘里的冷淡有所化解,道了声谢谢后,指捏着裙筒向下拉了拉,才端正坐姿开始吃东西。她吃东西的姿势十分地道优美,无论是餐具的使用和咀嚼的频率,拿去礼仪课上都可以打满分。动作明明很轻,看着也不快,但一大盘炒饭却几乎是两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全被她吃进肚子里了。

  “味道很不错。”

  她用餐巾擦了擦嘴,接着吃芹菜牛肉。

  藤原临也满心欢喜地地看着她吃东西,冰山女警官那一脸对食物动情的模样,让他深感这顿饭做得非常值得。

  “不够的话,我再去做。”他说道,“冰箱里还有些豆腐和一些山芋片,金枪鱼肉也有点,要弄给你吃吗?”

  “谢谢!”

  笠原深绘里简洁地和他说了声,继续闷头进食。

  藤原临也重新回到厨房,把豆腐和山芋片一起煮了,金枪鱼切成薄片端出来。

  这些东西,同样转眼间被一扫而光,笠原深绘里这才总算露出了满足的表情,说道:“多谢招待。”

  一个大美女,一次性吃这么多东西……川岛美记还是第一次目睹这样的场面,半钦佩半是惊愕地看着笠原深绘里的脸出神。

  说羡慕已经是不足够表达了。

  说妒忌才是真的。

  为什么这样放开嘴巴来吃,这女人还能有这么完美的身材……而她只要稍微一不注意饮食,体重秤上的数字就有可能把她吓晕过去。

  “喂,喂,”川岛美记咬着牙,“你总是吃这么多?”

  “总是这样。”笠原深绘里神态自若地说。

  “可看上去根本不胖。”

  “和尚的化缘袋。”笠原深绘里摸着小腹说,“多少东西都可以装,所以吃多少都胖不起来。”

  “……”

  川岛美记无力地靠在椅背,眼望天花板,在心里默默诅咒她明天就多长十公斤肉。

  “对了,笠原小姐,问个问题。”藤原临也开了瓶矿泉水递给笠原深绘里,问道:“你的母亲和星见理事长都说将来要抬我上理事长的职位,说那本来就是浅草神社的席位,这是真的吗?”

  笠原深绘里微微点头,喝着矿泉水润喉。

  “那个席位空缺那么多年,有没有哪个神社想争取的?”藤原临也问。

  “当然有。”笠原深绘里朗读姓名牌似的说,“花园稻荷神社以及白山神社这两家是最积极,几乎每年都会向上申请成为常任理事长。”

  藤原临也靠着椅背,静静地想了片刻。

  稻荷神社,总社本宫是位于关西京都府的伏见稻荷大社,全国共有三万多家分社。白山神社,总社本宫同样是位于关西的石川县白山比咩神社,全国共有三千多家分社。

  相对关东来说,这两家都是外来大户。

  属于过来抢生意的那种,别说欢迎他们让他们染指关东分部,不打起来都算有礼貌了。

  在安静的餐厅里,笠原深绘里好像可以听见他脑筋转动的声音,还有他慢慢的,深深的呼吸。然后,他说道:“两个都是关西地区的大神社啊。这么说来,理事长想把我推上去,也是为了守住关东本地的利益,以防关西势力扩张咯。”

  “大概的意思,是这样的。”笠原深绘里说道,把手指交叉在桌面,“对你来说,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坏事。不过想要成功选上,有两位理事长的支持还不够,浅草神社自身也得重复往日的规模才行。而且他们两家不会就这么放弃的,肯定会在这件事上多加阻挠。”

  “理解。”藤原临也慎重地挑选着词句,“那么,就请把我是妖怪的事情透露给那两家吧,证据我来提供。”

  “你到底是什么打算?”笠原深绘里挑着眉问。

  “保密!”藤原临也神秘地一笑,““对了,我喜欢晒太阳、夏天游泳,还喜欢以动物为伴。天气暖和的日子,还经常散步来着。你喜欢散步吗?”

  笠原深绘里难以理解似的问:“什么?”

  “我说,”藤原临也望着窗外的暴雨,“天气晴朗的时候一起散步。”

  “还需要我怎么做?”笠原深绘里小声地问。

  藤原临也靠过来,贴在她耳边,两人悄声低语,细致地密谋着计划。

  桌子对面,川岛美记像个局外人般,看着两人发呆。眼神略有些飘散,思绪同样也很杂乱,想得最多的事,笠原深绘里这人是真的不错。她不仅身份高贵,而且清高美丽,从身份和内在品性上看来看,是一位毫无瑕疵的女人。相对之下,自己这开风俗店的,身份似乎不那么尽如人意。

  想着想着,川岛美记又把视线瞥像藤原临也。

  他一直都在笠原深绘里耳边低声说话,不时后仰一点,撩起眼皮,目光在笠原深绘里侧脸上停留个三四秒时间,然后极其轻微地漾出笑意。

  那种方式的笑容,川岛美记不好形容。

  反正小鬼从没对她这样笑过,也没对她这么温柔过。

  越想越觉得委屈,越想越觉得不服气,而且这里还是她的家啊,这两人凭什么在自己面前这么亲密无间,秀给谁看呢……川岛美记胸口有些堵,忍不住伸手敲敲桌面:“欸,你们两个说完没?”

  “你等会,先别出声。”藤原临也瞪了她一眼。

  “……”川岛美记嘴巴一扁,不情愿地哦一声,然后单手支着脑袋,有些犯困地打起盹来。

  “麻烦你和理事长大人这么说……嗯?”藤原临也顿了顿,感觉脚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笠原深绘里问道:“说什么?”

  “哦,说让她帮忙配合,首先向我发难……”藤原临也继续说道。

  于此同时,搭在他脚面的东西,正擦着小腿缓缓向上移动,很快就轻轻搭在了他的大腿上,一前一后地轻轻摩挲起来。

  “……”

  藤原临也有些愕然。

  那形状,那伸过来的角度,只有一种可能。他抬起眼皮,朝川岛美记瞥了下,后者很困似的打着呵欠,像什么都不知道那样。

  “你怎么又走神了?”笠原深绘里不满地皱着眉。

  “哦,抱歉,咳咳……”藤原临也咳嗽一声,控制着表情,不动神色地说道:“挑起开头后,理事长就不用干什么了,把发声的机会留给那两家神社,让他们对我发难……”

  说话的时间里,他轻轻撩开垂下的桌布。

  两只光洁的粉嫩脚丫子骤然闯入眼帘,一只搭在他的左大腿下,一只搭在他的右大腿下,两只脚丫搭成三角形的两条边,将脚后跟支撑在藤原临也的大腿中间,缓缓向前推进。

  这什么意思?

  她是打算这样勾引我吗?

  “再然后呢?”笠原深绘里问了句,然后看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冷冷地说道:“你如果没想好,就不要和我说话,等想好再联系我。”

  “……不,刚刚只是在想事情。”藤原临也马上端正坐姿,绷着脸部肌肉,“等那两家攻击完后,就到了我反击的时间,还请你们……嗯!”

  话音一顿。

  藤原临也身体一颤,恶狠狠地瞪了眼对面的川岛美记。

  然而,那女人全然不顾他的脸色,桌底下的两只脚丫挑衅地合拢,一下深一下浅地踩了起来。

  笠原深绘里奇怪地皱起眉头。

  在她的视角里,藤原临也忽然脸红脖子粗,好像遭受到了什么折磨一样。

  “没,没事……”藤原临也强忍着舒适感,声音干涩沙哑地说,“计划就是这样了,麻烦笠原小姐今天辛苦一点,帮我把消息散发出去。”

  笠原深绘里凝神静思片刻,然后回答:“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请说。”藤原临也凝望着她那双握成拳的小手。

  “你要加入九课。”笠原深绘里不容置疑地说道,“作为一个潜在的危险分子,我不能放任你胡来。”

  藤原临也沉默不语。

  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在笠原深绘里说出这话后,桌下的脚丫子像受到了刺激那样,速度和力量都变得更快了。

  “你如果拒绝,我也拒绝。”笠原深绘里神情不快地说。

  藤原临也绷紧腿部肌肉,一只手放到桌底下:“我还是个学生,不能荒废学业。”

  说话的同时,手直接抓住了川岛美记的两只脚,光溜溜的小脚脚,肌肤凉凉的,滑滑腻腻的,手感极佳。

  “加入九课,肯定会浪费我大量的时间。”抓住川岛美记的脚,他的手在脚底,脚趾缝隙,脚踝都摸过去,“除非你答应我,不会对我下达强制性命令。”

  笠原深绘里靠着椅背,凝神思考这个可能性。

  趁着谈话的间隙,藤原临也看向川岛美记,这美艳妖精手托着下班,眼睛眯成细长的缝隙,那半泄出来的目光中,有几缕羞恼。

  本来就是你主动的。

  现在我摸回去,你还不乐意了?

  藤原临也在心里吐槽这女人的双标行为。

  就在这时,他时上的美脚忽然灵活地挣脱出来,朝着他胯下狠狠一踢。

  “熬~”

  藤原临也一下子叫出来。

  “嗯?”笠原深绘里表情十分怀疑。

  这时,川岛美记右脚两个脚趾忽然撑开,一道缝隙扣在藤原临也大腿的嫩肉上,用力地一拧。

  “嘶——”

  藤原临也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他这肉身强是强,不怕子弹不怕刀劈,但这种程度拧大腿,刚好在触发他身体肌肉保护功能的边缘游走,难顶。

  川岛美记挑了条眉,冲他挑衅似的一笑。

  你死定了……藤原临也干脆两只手都伸到桌下,往川岛美景丰腴的大腿上一搭,到处乱摸。

  “嗯!”

  川岛美记瞳孔一缩,胸口起伏有点急促。

  这两人都不对劲……笠原深绘里满脸狐疑地看着他们,正想开口。

  这时候,川岛美记忽然腿一拨,接着就是一条腿搭在笠原深绘里的大腿上,还用力捅了捅。

  一时之间,三个人的脸色都不自然起来。甚至在同一时刻,似乎是商量好了一般,两个女人都齐齐瞪着藤原临也,那眼神,就像是法官在审案一般。

  藤原临也觉得有点委屈。

  笠原小姐这样就算了,你川岛美记凭什么也这样啊,不都是你挑起来的吗?

  欸……

  等等。

  笠原小姐她为什么会知道……藤原临也感觉有什么不对,弯腰准备看看。这时候,笠原深绘里也跟着弯腰,川岛美记收回搭在她腿上的脚。

  然后,画面就变成了藤原临也抓着川岛美记的一只脚把玩,其余的什么都没发生。

  川岛美记首先出声:“他强迫我的。”

  反打一耙后,她还很委屈地扁扁嘴唇,趴在桌面上抽泣。

  “你们……”笠原深绘里望着藤原临也手心的那只玲珑小脚,张了张嘴,最后说道:“我不打搅你们了。”

  “欸,我送你下去。”

  藤原临也站起来,追上笠原深绘里。

  乘坐电梯下来一楼,在门口等出租车时,笠原深绘里望着阴沉的雨幕,指尖拉紧白衬衫的两个襟角,说道:“川岛美记也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要被她骗了。”

  “这我知道的。”藤原临也看她的眼睛。

  不出所料地,那双眼睛很漂亮,一清见底的模样,容不下任何污垢。

  “在我的计划中,她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藤原临也说道,“不过我像你保证,只会是我改变她,不会是她改变我。”

  “嗯。”

  笠原深绘里回答的方式还是那么简洁。

  坐上出租车后,她摇下车窗,从窗口里说:“加入九课后,我不会强制命令你什么。但有一点我要说清楚,不允许你胡来,包括今天的事情,以后都不允许!”

  “yes madam!”

  藤原临也手一扬,朝她敬了个礼。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