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无限式神 92.半步妖王?领域无敌?还不是一招秒了。

小说:我有无限式神 作者:鱼鱼快动 更新时间:2022-06-22 08:2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枪声、爆炸、混乱的火焰完全染亮了夜空。

  但站在院墙外边,却丝毫无法察觉宅子内部有任何异动,一切动静尽数被结界所屏蔽。

  “嗡~”

  手机震动了下。

  藤原临也看了下号码,把听筒放到耳边。

  “喂——”

  明日香气冲冲的声音传来。

  “前辈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一整天了,周围的人全都在议论你,说你是什么妖怪,说你要大开杀戒什么的, 到底怎么回事啊,明日香担心得要死啊,前辈你说话啊——”

  远远地瞥见一个小个子掠过来,藤原临也和她说道:“抱歉,赶时间,回头打给你。”

  “不行!现在就要和明日香说清楚, 你在干什么啊……”

  “我赶着送人去投胎呢。”

  “什么?”

  “嘟——”

  干脆地挂掉电话,藤原临也目光随意淡然地瞥到来人身上。

  身高不到一米四的小个子,穿着套黑灰色和服, 衣衫鼓动,妖气如冲击波般霸道地散发出来。庞大而恐怖的威压,银河倒泻般铺天盖地朝着交战中的院子汹涌漫去。

  就在这时。

  轰!

  一堵黄色的墙朝四面扩散,将交战双方都包裹来内,天地间的景象为之一变,从昏暗潮湿的庭院,变成了砂砾漫天飞舞的戈壁滩。

  这瞬间,交战双方的动作戛然而止。

  鸦雀无声的空间里,似乎能听到旁人心脏的跳动声。

  “少主!”

  暗鸦飞上来,持刀挡在藤原临也身前,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

  “退后!”

  声音里蕴含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暗鸦略一迟疑,收刀退到旁边。

  藤原临也踏空而行, 缓步走向前方的黄沙。

  目前身处的这个空间, 是一个领域。拥有王级实力的强者,可以通过神力或者妖力短时间内构建出一个对自己有利的空间,并在空间内设下对自己有利的规则,这便是领域!

  领域是构建者的主场。

  在这里面,构建者的每一次攻击都会被大幅度强化,要么是招招必中和要么是招招都有暴击增幅;在这里面,敌人会遭受到一种甚至多种构建者设置的负面影响,极大降低自身的实力,陷入到绝境中挣扎。

  有领域的一方对上无领域的一方,几乎是方位的碾压。

  不过领域也不是那么好展开的。

  这种相当于必杀的操作,相当消耗能量的储备。

  通常来说,只有王级和尊级的强者,才能展开一片完整的领域。实力不够王级,即便领悟了展开领域的技巧,自身能量也不足以支撑领域的构建。

  这是不是叫王者之下皆蝼蚁呢……藤原临也思考着这个问题,来到小个子的头上,居高临下看下去,看到一只狗头人身的犬妖。

  实力很不错,半只脚踏入了妖王境。

  而且那狗头是傻敷敷的柴犬头,远远看下去还蛮可爱的。

  但狗的表情,却不那么友善。

  他在冷笑。

  是那种狗抓到了耗子时,发出的冷笑。

  “你在我的领域里了。”

  开口的第一句,犬妖就强调这件事。

  “嗯,”藤原临也睥睨地往下看,“然后呢?”

  那看似调侃的语气, 带着难以喻的傲慢,根本就没把他看在眼里。

  犬妖感觉到无比憋闷。

  该死!

  明明自己实力比他高一大截!

  明明他被困在自己的领域里了!

  为什么!

  为什么他还这么看不起我!

  难道他以为凭借着王族的血脉,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可惜藤原临也听不到犬妖的心声。

  不然,他肯定会回答是的。

  日本这块地,不讲皇帝轮流做那一套。

  在这里,一个强大的血脉,可以最大程度决定你的上限。

  在人类世界如此,在妖怪世界,更是如此。

  身负崇德天皇传承的藤原临也,在妖族里的地位稳稳当当排前三。他的所到之处,必然有万妖跪迎,哪怕他只有刚到将级的实力。若他想干什么,只需振臂一挥,必然有万妖鼎力相助,哪怕他只有刚到将级的实力。

  而这只犬妖。

  别说他还差一丢丢才到妖王,就算他是最厉害的妖王,在妖怪族群里的地位和声望连其余七个大天狗的一边翅膀都达不到,就更别想和藤原临也这个天狗之王比了。

  “我要杀了你!”犬妖目光灼热地仰着头,声音颤抖。

  藤原临也目光毫无波澜,冷然道:“就算你是真的妖王,也杀不了我。”

  “嘿嘿……”犬妖阴沉地一笑,“刚才你和海坊主战斗时,我就一直在观察你。”

  “眼睁睁同伴送死,却连一句阻止的话都不说,”藤原临也嗤笑一声,“如此懦弱的表现,你配出现在王的眼里吗?”

  话音刚落,领域内一片哗然。

  那些本应该是对手的蜘蛛妖,难心头的激动,纷纷将目光看向空中的那席洁白狩衣。耳听狩衣被贪婪的晚风吹抚而过的摩擦声,洁白的羽翼迎风展开,粼粼反射着微光。

  这画面,恍若降临人间的神明。

  流动的砂砾底下,一只从一开始就溜进了院子里,小心翼翼隐藏的络新妇蜘蛛,此时直接翻了个白眼。

  她心想,老娘真傻。

  干嘛要担心这小鬼的安危冒着危险跑来看这小鬼出风头啊!

  犬妖攥紧拳头,听着耳边对自己的议论声。

  不能继续拖下去了,他心想,必须尽快,立即、立刻把藤原临也解决掉,尚未成为真正妖王的他,妖力不足以支撑领域太久,必须倾尽全力一击把这傲慢的大天狗拿下——只有死亡,才能终结王族的傲慢!

  “你的实力,不过是初入将级。能杀得了海坊主,不过是因为他傲慢,把弱点暴露了给你而已。你最大的依仗,是堪比妖王的防御吧,我看得很清楚。恰好,我这领域的规则,就是降低对手的防御。”

  犬妖说这话,迈开脚步。

  一步。

  两步。

  咻的一声。

  飞到空中,和藤原临也面对面。

  “防御被削后,你无法挡下我的全力一击。”

  说着,犬妖衣衫鼓胀起来,全身妖气凝聚在双掌。

  防御被削了么……藤原临也趁机打开系统看了下自身属性。

  姓名:藤原临也

  种族:妖

  实力:将级

  攻击:b

  防御:b

  速度:a

  辅助:e

  主动技能:无

  天赋被动:山神的庇护、风之子。

  拥有式神:雪女、络新妇

  道具:净邪珠、影秀刀

  积分:2000

  唔。

  本身是a 级的防御,变成了b ,硬生生掉了一个大境界。

  而且,还在藤原临也自身,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削掉了。

  恐怖如斯。

  领域无敌这个说法,当真没吹大。

  藤原临也忽然有点期待自己的领域了。

  有两个传承的他,自然可以展开两个不同的领域,那岂不是双份的无敌?

  望着他陷入沉思的样子,犬妖眼里露出凶光,嘴角嘲讽地扭起,望望地面的众妖,又望望他,片刻之后,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来:“什么王族……没了防御,不也吓傻在了那……”

  “少主!”

  暗鸦忽然大叫一声。

  轰隆!

  犬妖的双手朝前一推,庞大的妖力轰然拍出。

  藤原临也沉默着,

  “……那又怎么样?”他反问一句。

  “你……”

  犬妖眉心一拧。

  璀璨惊人的亮光,瞬间放大。

  刷——

  夺目的光芒吞噬整个领域空间。

  在这一刻,时间在领域里失去了意义,触觉、视觉、听觉都在此刻都失去意义。视野之中,只有无尽的光、光、光……

  在场的双方妖怪,都不得不撑妖力罩,抵抗马上会到来的冲击波。

  就连躲在砂砾下的川岛美记,也不得不闭上眼睛,一边担心一边开启妖力罩保护自己。

  在这片光芒中。

  犬妖,却忽然打了个哆嗦。

  在最后的视觉里,他看到的最后一幕,是藤原临也那傲慢冷澈的眼神,以及他一瞬间就消失了的身影。

  危!

  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攀上犬妖的背脊。

  心中涌上难的恐惧和绝望,这一瞬间,他好像才明白自己遇到的这个对手到底有多可怕,明白了眼前的事态到底有多可怕。

  在犬妖攻击到来的前一秒。

  锵的一声。

  藤原临也从系统空间取出影秀刀。

  道具:影秀刀

  评级:灵气

  大名伊达政宗所的佩刀,号称战国第一名刀。刀身呈红色,在阳光下照射出的影子非常修长,故名影秀。

  附加状态:破甲(面对同境界敌人时,无视敌方防御)

  使用者获得状态:刺杀(自身速率提升一个小境界)

  刀身出鞘,握在手中。

  藤原临也眼前,弹出一条系统提示。

  速度:a →速度:s

  他轻轻扇了下翅膀。

  速度瞬间达到巅峰,刷地一下,出现在犬妖的身后。

  “sayonara!”

  在漫天的光芒里,藤原临也凭借对犬妖身上气味的感知,往前横劈一刀。

  “呲——”

  像是划破纸张的声音响起。

  犬妖身体定定不动。

  危险感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在光芒消失的一瞬间,他就再也感受不到任何危险了。

  甚至还有点温暖。

  因为这个王族,居然和他说了声再见。

  着就让他觉得挺惭愧的。

  我配吗?

  犬妖在心里问自己。

  何德何能……

  可以死在一位王族的手下……

  毕竟。

  我只是一个卑贱的犬妖啊。

  万般思绪飘过心头,还没来得及把“我投降”这句话喊出来,一颗狗头就掉在地上滚了几圈,最后静止不动。

  鲜血飞溅出来。

  失去了头颅的身体,剧烈地抽搐几下,尸身啪地摔落到地上。

  犬妖死了。

  领域消散,黄沙转眼间消失不见,四周的景象重新回到古宅。

  “现在,还有有反抗的吗?”藤原临也居高临下地问。

  虽然脸上仍是玩世不恭地笑着,但眼里隐隐的杀机压迫下来,使得他看上去十分冷漠无情。

  余下的蜘蛛妖们,也瞬间吓得脸色苍白,腿脚瘫软地倒在地上,再有没有反抗的念头。在鸦天狗们的小太刀下,一只又一只蜘蛛妖被取下首级,结束了他们作恶多端的妖生……

  土屋和马蜷缩着身体,微微抽搐着,大口大口地往外吐血。

  大雨下个不停,一道道闪电划破夜空。

  暗鸦提着刀,朝他走去。

  根本没留给他说话的时间,结束了今晚这样杀戮。

  川岛美记看了看空中的藤原临也,眼神恍惚了下,随即赶紧转身离开。她可不想在这里被他发现,不然以这坏蛋的秉性,肯定又会拿她来开玩笑。

  混乱中,藤原临也跟在她上空,慢悠悠地飞着。

  等爬到了靠近院墙下,川岛美记抬头忘了眼坚固的结界,细声抱怨起来。

  “真是的……”

  “都已经打完了啊,怎么还不把结界撤去。”

  “混蛋……”

  “呜呜……身体都湿透了啊,我想回家洗澡……”

  “——可恶。”

  “藤原临也这个大混蛋!”

  “明明一切都准备好了,却一点都不和我说。”

  “他就是在算计我!”

  “呜呜,我真傻,居然到现在才发现。”

  “难不成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假的?”

  “要我当藤原太太也是假的!”

  “我居然还信了他的鬼话。”

  “呜呜……”

  “感觉就是在白给!”

  “啊啊啊,川岛美记你好笨啊——”

  一道闪电落下,雷声轰隆作响。

  川岛美记四周看了下,想寻找出口。

  电路被损坏的庭院里,四周一片漆黑,仅有些许微弱闪烁的灯笼还亮着。在滂沱大雨中,她此时的蜘蛛形态,视力几乎等于瞎子。

  完全看不清前方有什么,只是往黑暗延伸的地方能隐隐约约望见有根黑色柱子。她心想爬上柱子后,再从高处翻下围墙好了,于是便听着响彻云霄的隆隆雷声,开始气喘吁吁地攀高。

  不断地跑呀爬。

  爬在大雨中,爬在暗夜里,爬在闪电下。

  川岛美记你是最漂亮的,哪怕前方的道路不知通往和何处,也是拦不倒……欸,怎么不下雨了?

  转动模糊的视线,川岛美记看了眼旁边的情况,周围的雨声哗啦啦地响着,不时有一道闪电劈下,空气剧烈震动。

  还在下着大雨。

  那么,自己这里为什么没雨……

  还有……

  那个结界,为什么近了这么多?

  望着近在迟只的黄色妖力罩子,川岛美记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她那细细长长的蜘蛛腿,用力踩了踩。

  嗯。

  软绵绵的。

  根本就不是柱子。

  那回事什么呢?

  川岛美记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眼角飘过一抹白色。

  在这个光芒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黑夜里,四周的大雨依然下个不停。在这无边黑夜的尽头,在漆黑的彼岸,她看到有两个金黄色的光点,在她头顶上散发出夺目的光芒。

  嗯。

  很好。

  这是一双眼睛。

  是大天狗的那双金色的瞳孔。

  “哈哈……我这么聪明,一猜就猜到了。”川岛美记心头一个哆嗦,声音颤抖嘶哑地说道:“呃,那个……我只是路过,才不是说担心你,才会过来的……”

  藤原临也看着爬在自己裤腿上的,只有拇指头大小的络新妇蜘蛛。

  慢慢地,他把手伸下来,放在她面前。

  “……”

  川岛美记眨眨眼,那对小小的眸子里渐渐闪耀光辉。

  兴许是觉得蜘蛛模样太丑陋,她从藤原临也裤腿上跳下来,恢复人身后看了他一下,便飞快移开目光。

  藤原临也看到,她的侧脸都红透了。

  “明明蜘蛛都没穿衣服啊,”他看着川岛美记身上的睡袍,疑惑地问:“为什么变成人后,反而多了一层衣服。”

  “哼!”

  川岛美记冷哼一声。

  视线略微降低的同时,她拉了拉睡袍的下摆,两条修长光洁的美腿,扭捏地夹紧。

  “让我想想啊,”藤原临也看着她那鞋子都没穿的双脚,故作惊讶地问:“该不会是我一出门,太太就跟在我身后溜出来了吧?”

  “……”

  被他一下子拆穿,川岛美记抱着肩膀,一动不动地瞅着旁边屋檐落下的雨水。似乎那透明的雨水,今天格外好看,怎么看她都看不腻。

  “少主!”

  这时候,暗鸦提着一个防水袋从后面走过来。

  川岛美记回头一瞅,发现是这只今早嘲笑自己的乌鸦后,脸色顿时一冷:“有什么样子的仆人,就有什么样的手下,两个变态!”

  “欸,你这蜘蛛怎么说话的!”

  暗鸦顿时不乐意了。

  骂他可以,但骂少主,他绝对不允许。

  “狗子!”藤原临也踢了踢属下的小腿,淡淡道:“叫少夫人。”

  这话一出,川岛美记不由自主地抿紧了唇。

  夜色之中,她的脸色微缓和了一些,可爱迷人的酒窝,出现在她的脸颊上,活像等到心上人告白的恋爱脑少女。

  暗鸦恭敬地弯腰行礼:“少夫人好!”

  “嗯,哼!”

  川岛美记更开心了。

  先是下意识地嗯了声,又矜持地哼了声。

  此刻绽放在她脸上的笑容,就像开在黑夜里的昙花,堪称人间绝色

  藤原临也从暗鸦手中接过防水袋,接着朝川岛美记伸出手:“我们回家。”

  “……”

  川岛美记稍稍一愣,脸上忽然地一热。

  定睛注视藤原临也伸出的手,她纠结片刻后,静静地,畏畏缩缩地把手伸出来,被藤原临也握住,然后……她就像再也不放似地牢牢反握住。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