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无限式神 121.训练,懈怠,偷懒的明日香是要付出代价的。

小说:我有无限式神 作者:鱼鱼快动 更新时间:2022-07-11 04:59: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集训第二天清晨。

  星见凛子洗漱完后,首先拉开了隔间的拉门。

  清晨的太阳漏过窗户,在和室的榻榻米上印出了一个个等边四边形的小方格,藤原临也像条逛街逛累了的小狗那样,趴在被窝上用平板看西班牙语讲座。

  星见凛子往平板屏幕瞧了眼。

  穿着黑丝高跟的女讲师,正摆着出撩人的姿势授课。

  “notetomeslavidaenserio,alfinyalcabonosaldrásvivodeella.”

  “用日语来讲,这句话的意思可以理解为‘别对生活计较,反正无论怎样,你都不能活着逃离它’”

  藤原临也用中文呢喃:“板鸭人也这么佛系的吗……”

  仿佛为了回应他的话那样,屏幕里的女讲师从座位站起,晃荡着两条黑丝长腿:“西班牙人的性格特征是热情大方容易接近,他们很爱说话爱聊天但大部分人见面说‘?quétal?’或者‘?oestás?’的时候,都不期待对方会有一個完整的回答。比如这一个例句……”

  星见凛子敲了敲拉门:“学得怎样?”

  “西班牙语真好看!”藤原临也盯着人家女讲师的黑丝。

  “嗯?”

  “哦,我是说这讲师很风趣。”

  话音落下,女讲师继续朗诵例文:“ahorraagua.noteduchessolo.(要节约用水,所以你别一个人洗澡。)”

  藤原临也跟着念了一遍,然后看着星见凛子说:“晚上一起节约用水?”

  星见凛子白了他一眼。

  “马上就结束了,等我一会。”藤原临也看会屏幕。

  西班牙语讲座结束后,他把平板扔到一边,拉开笠原太太这一侧的纸拉门。

  房间铺满了阳光,但开着空调,凉丝丝的。笠原家的母女缩在同一张铺席里,用被子盖住自己,两人都只露出眼睛。

  听到动静,两双明媚的眼睛都看着隔壁的藤原临也。

  并且相当狡黠地一起冲他眨了眨眼。

  似乎是卖萌?

  不过……

  明日香就算了,太太您老人家也返老还童了吗?

  藤原临也敲敲隔门:“起来集训,两位美少女不要偷懒!”

  “诶?”

  “不要!不要!”

  “就是嘛,昨天开了一天车好累,今天让人家睡觉!”

  这对如花似玉的母女,在铺满阳光的榻榻米上裹着被子翻滚,看样子像是在撒娇。

  “我说笠原姐姐……”藤原临也很心累地看着好像年轻了二十岁的笠原太太,“你又不用集训,别在这带坏小孩。”

  对哦,我又不用集训。”笠原太太这才像刚想起那样,拍了拍脑袋。接着,她猛地掀开被窝,一脚把女儿踹了出去,“别在这偷懒,今天必须让藤原君榨干你全部的力气。”

  “妈!”

  笠原明日香嘟着小嘴唇,揉了揉杂乱的橘色发丝。

  房间前的小餐厅,星见太太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和女儿说话。

  “这附近有山林公园、温泉旅馆、每个月南伊豆町会有一小集市,这个月底还会举行海上花火大会。你要好好把握住机会,不要被明日香比下去啊……”

  “星见姐姐!”

  星见太太精致的脖颈微微拧动,看着清秀的少年一脸头疼走过来。

  “我们是来集训的……”

  “集训和约会有区别吗?”星见太太一脸天真地问。

  她穿着白色的棉质睡衣,衣领间闪现出细细的锁骨,大清早的很撩人。

  藤原临也一瞪她,拍拍手掌:“好了,从现在开始,星见弥子正式加入两位少女的集训当中。我所制定的一切训练计划,她都必须加倍完成,否则晚上不许吃饭!”

  “啊咧?”星见太太无辜地指着自己。

  “哈哈……”

  笠原太太的房间里,传出一阵幸灾乐祸的爆笑声。

  星见太太气鼓鼓地瞥一眼那坏女人,然后可怜兮兮地看向藤原临也:“藤原君呀,姐姐要给你们做饭的,就不用参加训练了吧……好不好?”

  “我来做饭!”笠原太太毫不犹豫地出声。

  “你没得选了!”藤原临也凶巴巴地和星见太太说。

  星见太太一把搂着女儿纤细的肩膀,小表情可怜兮兮:“藤原君好凶,凛子救救妈妈~~”

  “唉……”

  星见凛子低着头,发出十八年人生当中最无奈的一声叹息。

  “啊~”

  笠原明日香打着呵欠从卫生间出来。

  早上八点半,太阳将崭新的阳光洒满世界,几人坐在在靠窗的餐桌上,望着波光闪闪的大海吃早餐。吃的是吐司面包和鸡蛋,黄瓜色拉,喝的是牛奶。

  吃完早餐后,三个女性换上了白衣绯胯的巫女服,进入道场。

  这是大约半个标准足球场大的庞大室内训练场,整体装潢十分简约,偏向单调。由于墙壁上随处可见装有法器做为装饰品展示的玻璃柜,使得训练场整体看上去也颇有博物馆的风格。玻璃柜里摆设有太鼓摇铃、金缕法衣、刀鞘一尘不染的日本刀等。

  作为收纳的玻璃柜不见一丝脏污,橡木地板一尘不染,摆放的观赏植物也打理得一丝不苟。

  “这些法器都是真的吗?”藤原临也好奇地问。

  “当然啊,这可是我星见家藏品的一部分。”星见太太像笑话没见过世面的孩子那样笑他,“拿到世面上出售的话,这些饰品总价值不下于十五个亿哦。”

  “难怪维护得这么好。”藤原临也琢磨着回去的时候顺便要几件来做纪念。

  星见太太得意地一挑眉:“就连看管和清丽的工作,都是由式神来完成的。”

  藤原临也想像着式神在半夜偷偷偷偷打扫的景象,觉得十分有意思。

  说起来式神也不全都是战斗类型的,有些若一点的比较擅长洗衣打扫,专门做家事。还有些天生就好看的种族,适合拿来暖被窝。

  比如说美记小姐。

  身为蜘蛛女帝的络新妇可是有着堪比玉藻前的魅惑能力,调情本事一流。藤原临也认为现在的太太之所以显得内敛傲娇,大概是没开发过的缘故,等她给了自己后……想想都觉得激动。

  “你们两个都过来这边坐着。”星见太太轻抚袖子,气质高雅站在两位少女身前。她漆黑的长发用一根发带束着,绣着白色木兰花的巫女服,适得宛如她身体里的一部分。

  两位小巫女乖乖地跪坐在大巫女前边,开始听课。

  让熟悉的人来教导她们修行神力,这正是藤原临也的意图。

  神官和巫女战斗的方式,是调用自身的神力来攻击和防御,并且可以依靠神力驱动符箓和法器阵法等手段来提高自己的攻击能力和防御能力。

  一切的实力来源,都是神力。

  在这方面,藤原临也只是个门外汉。

  纸上谈兵他会,让他实操的话,他能把自己炸伤。

  两位实力深不可测的理事长,才教两位小巫女的合适人选。藤原临也需要做的,是带领她们进行体术训练,加强她们的身体素质。

  “你们两个,都是从小就有神力的天才巫女,基础打得很牢固。主要的修行方向应该放在扩大体内积蓄的神力,以及掌握更多的神道咒术上。”

  星见太太开了个头,兴致盎然的眼神凝视着乖巧听课的三个小孩。

  “因此,这次的特训,是地狱式的集中特训。除了实战演练,还有几本参考书籍需要你们完全掌握,我抱一下名字,你们记下来,每天清晨我和姬子都会对你们进行抽查。”

  两位小巫女都摊开地上的笔记本,弯下腰在上面写东西。

  “《金乌玉兔集》一定要读,《源氏略决》需要整本默背,此外《高等咒术概论》同样需要完全记下来。”星见太太嗓音温柔,语气却很严厉,“《现代式神理论》、《周易》、《皇帝金匮经》这几本则是参考书籍,不需要完全吃透,但要熟记关键,此外还有以下基本古籍……”

  这一大串书名,笠原明日香听着就像是某种中世纪咒语,而且还是“邪恶”或“黑暗”属性的咒语。

  “前辈……”她发出微弱的声音。

  “嗯?”藤原临也看到她可怜兮兮的眼神。

  “我好像快撑不住了……”

  “这才第一天!”

  “比想象中无聊和累人。”

  “我觉得需要一个‘定身咒’把你定在这里。”

  “有让人变白痴的咒术吗?”

  “有啊。”

  “是什么?”

  “板砖咒。施法简单,无需念咒,抡着一拍就行。”

  “……哈哈。”笠原明日香没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

  早就盯着开小差的两人的星见太太,顿时脸色一冷:“藤原同学,笠原同学,请把手伸出来。”

  “……”

  两只手伸出来。

  “啪啪~”

  教鞭拍上去。

  旁边的星见凛子发出愉悦偷笑声。

  藤原临也把目光投过去,她立马低下头,用笔记本挡住侧脸,纤细的肩膀还在一阵颤动。

  “略略略~”笠原明日香冲她比了个鬼脸。

  星见凛子抬起脸,以沉稳又嘹亮的嗓音质问:“连集中精神都无法做到的人,难怪晋升不了上位。”

  道场里的空气因为这一句话瞬间紧绷。

  “切,说得好像你已经是神将了那样……”笠原明日香探头看向星见凛子,两人正好四目相交。

  不用问都知道,两位小巫女此时眼神都充满嘲弄。

  星见太太拿着教鞭,眼神笑眯眯地落在藤原临也身上,似乎不打算说话。

  藤原临也两眼看着窗外的蓝天,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两位小巫女的对质仍在继续。

  “将级对我而,不过是一个小坎。”星见凛子冷笑道。

  “哼!”笠原小猪轻蔑地用鼻子表达不屑,反驳道:“区区上位有什么难的,只要我稍稍努力一点,明天就能破。”

  星见凛子胸部没有丝毫起伏地说:“还要努力才能晋升上位,不过如此。”

  “努力那么久结果当了败犬,也不过如此!”笠原明日香的话铿锵有力,而且刁蛮,而且杀伤力极大。

  一时间,星见太太屏住了呼吸。

  藤原临也想回东京。

  学妹这也太不讲武德了,明明是在讨论实力的问题,她怎么可以这么杀人诛心!

  受到嘲弄的星见凛子,脸色阴沉片刻。

  不过,她没有因此却步。

  “既然如此,那就事情解释清楚。”缓缓平复心态后,她那精致的小脸优雅地冷着,反而显得更咄咄逼人了,她看着笠原明日香,冷淡地开口:“不要被暂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未来还长,路还远,小心摔跤。”

  “败犬的垂死挣扎?”笠原明日香嬉皮笑脸地抱着手臂。

  “败……”星见凛子深吸一口气,“我讨厌这个词!”

  “学姐别介意,”笠原明日香挺着胸,假惺惺地安慰她,“实在不能的话,等我玩腻了,再让学姐来捡尸体吧。”

  “……”

  藤原临也假装没听到,欣赏窗外茂盛的三角梅。

  “日后见分晓。”星见凛子刻意哼出一声冷笑。

  那副模样气势十足,而且显得很有自信,看来绝非等闲之辈。

  不过在气势这一块,笠原明日香绝对不输给她。

  “暑假四十多天,学姐会从现在的败犬变成大大大败犬!”

  “看来我还是太仁慈了,才让你有了胜利的错觉。真要说起来,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藤原的一举一动和所有心思,都在我的了解以内,你绝对玩不过我。”

  “别说着说着就哭鼻子哟,学姐!”

  “他和你之间没有半点瓜葛,到此为止了,我要收回来。”

  两位少女吵得火花四射,感到前景一片惨淡的藤原临也像是记起什么似的,转头看向一旁的星见太太。

  这里唯一的大人,还是那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但那眸子难隔岸观火带来的雀跃。

  “……不阻止她们吗?”

  “嗯?……哎呀!我忘记了!”

  星见太太这才懊恼地拍拍脑门,迅速取出一张符箓。

  『灵:束缚!』

  『急急如律令!』

  符箓从指尖弹出,如随手拈花般,让笠原明日香身体上瞬间出现数道蓝色的神力枷锁。

  “哎呀哎呀——”笠原明日香气得哇哇大叫,朝着藤原临也吼道,“前辈,她们母女俩欺负我,快帮我报仇!”

  把自己当半个局外人的藤原临也,傻乎乎地地咧嘴笑着。

  课程继续进行,接下来是神力冥想。

  在星见太太的引到下,一大两小三位巫女闭眼调息,进入冥想状态。

  神道教的巫女,和神官一样,担任祈祷、驱邪、祭祀等职务。但和神官不同的是,巫女又称神子,她们可以接受神明的凭依,传达神明的意志,吸收神明的力量。

  因此,在冥想时,巫女除了同样可以感应大自然中的神力,还可以接收到来自高天原的神力馈赠。

  藤原临也这时就变成了真正的局外人。

  他一边喝着茶,一边打量三个巫女身上不同程度的神力。

  萦绕着星见太太的蓝色亮光,是那种深邃纯粹的蓝,恍若从空中俯瞰最深的大海。她那身巫女服像旗帜般被吹得鼓起,丝丝金色的光线在她的黑发间游走,掀起阵阵强大的神力波动。

  深邃的蓝色,带点金色。

  这是达到了王级的标志。

  藤原临也在心中对比了下她和土御门家主的实力,发现两者居然不相上下。

  真可怕呀,表面上看只是个纤细柔弱的年轻太太,背地里实力居然不比土御门那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差……藤原临也看着星见太太那圣洁的容颜,心想越漂亮的女人果然就越会骗人。

  左手边的星见凛子,蓝光稍微黯淡一点。

  大概比喻的话,就是从俯瞰太平洋变成了俯瞰日本海,依然是纯粹的蓝色,但少了点深邃厚重感。

  右手边的笠原明日香,就要差很多了。

  那蓝光是天空的蓝。

  不过这也和她年纪尚小,修行时间短有关系。

  随着修行时间的增加,她肯定可以慢慢缩小和星见凛子的差距,到最后超过也说不定。

  加油啊学姐……藤原临也看向星见凛子,心想感情上败得这么彻底了,你要是连修行都败了,那不得被小恶魔笑死。

  学姐沉浸在冥想中。

  神力将她脸映照得一片湛蓝,柔美得让人心颤。

  如长空缓缓流动的云,时间在流逝。

  藤原临也的衣服被吹起,发丝浮动,茶盘上的茶杯微微晃动。

  这时,一阵轻微的金色涟漪从星见太太身上扩散出来,发丝飞扬而起,她缓缓睁开眼,瞳孔中一道金光闪过,如黑宝石上镶嵌的金箔被风儿吹走。

  “舒服啊~”

  在藤原临也的注视下,星见太太伸了个惬意的懒腰。

  手臂牵扯之下,巫女服被拉出几道皱着,胸前展现出来的弧线小而美。

  左手边的星见凛子,也慢慢张开眼。

  像嗅什么气味一样用鼻子“嘶——”地深吸一口气,拿起旁边的茶杯,慢悠悠吃喝了口茶。

  那姿态的优雅美丽程度,只能说绝了。

  最后一个笠原明日香,久久没有动静。

  夏日的阳光铺满庭院,院中芳草起伏,到处都充溢着海风与花香。阳光透过窗户,将松树的影子投在学妹身上,那身子久久地一动不动。

  藤原临也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凑到她身边细细观察。

  “呼~”

  “哈,呼~”

  极其细微的鼾声,从学妹精巧的口鼻尖传出来。

  “……不愧是你啊。”藤原临也笑了出来,被气笑的。

  “……”星见太太捂着额头,满脸黑线地看着笠原明日香身上的神力锁链。那是为了控制小巫女不让她乱动设立的,没想到却成了支撑她身体的架子,让她可以靠在上面睡觉。

  星见凛子端着茶杯,抿了抿嘴唇,优雅的视线停留在笠原明日香那懒散的姿态上。

  哼!

  就这?

  垃圾对手!

  藤原临也凑过学妹耳边,大声说道:“下课吃饭啦。”

  “哈!”笠原明日香瞬间睁开眼,下意识就要站起来,结果屁股刚刚抬起来,就被星见太太一教鞭拍在肩膀上,疼得她“唉哟”叫了声。

  “前辈!”

  小恶魔泪眼汪汪地和藤原临也求助。

  “下次莪也打你!”藤原临也反手敲敲她的脑袋。

  “坏人!坏人!坏人!”

  笠原明日香连续说了三遍,视线分别扫过在场的三个坏人。

  冥想过后,体内的神力储备正处于最充沛的时期,所以接下来就要将神力全部释放出来,然后再次进行冥想,把空虚的身体填满。

  如此反复的一进一出,每一次体内可储备的神力都会比上一次更多一点。

  “一直持续施展火球术,直到全身神力耗尽为止,期间不移开注意力!”星见太太维持跪坐姿势,手指轻轻捏出一个指决。

  随着空气泛起波动,在她身前出一个拳头般大小的青白色火球。接着又增加两个,总共有三个火球轻飘飘浮在空中,散发出货真价实的热量。

  朴实但又方便的招式。

  看着威力不大,但那其中蕴含的能量……藤原临也感受着波动,心想要星见太太全力施展一个火球并且将它炸开来,释放出的能量恐怕相当于一枚w54小型核弹——爆炸时方圆5公里全部生命都被抹杀,600米以内的都将建筑沦为废墟。

  王级巅峰都这么可怕了,那么尊级岂不是全力一击可以毁灭一座小型城镇?

  星见凛子施展出来的火球术,威力逊色很多。

  大概就是一枚小当量的常规导弹吧。

  至于笠原明日香,就更逊了。

  一枚火箭炮的强度。

  由此可见,每一个境界之间,都隔着一道天堑,上位者对下位者近乎形成了碾压的态势——藤原临也除外。

  微风吹拂着屋檐的风铃和晴天娃娃,整个道场被三人的火球照耀得仿佛变成一片光海,绚烂的光芒将所有色彩都压了过去。

  三人之中,笠原明日香首先败下阵来。

  只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她就累得全身瘫软,趴在地上呼呼地喘着气。

  “喝口茶补补水。”充当保姆的藤原临也及时送上一杯凉茶,顺便拿毛巾帮她擦拭额头和脖颈上的汗珠。

  “啊啊啊——”

  笠原明日香哇哇叫了几声,瞳孔涣散地躺在地上。

  神力被全部抽空后,疲惫和空虚如岩石般重重压在她身上,精致的小脸蛋上写满抗拒。

  “前辈,我不想练了。”

  “不行。”

  “以前都没这样累过,明日香不要!”

  “就是因为以前没人逼你,所以你才这么懒!”藤原临也把她从地板拉起来,毛巾伸进她后背轻轻地擦汗,“你看学姐,现在都还坚持呢。同样身为天才巫女的女,怎么就那么不堪?”

  笠原明日香鼓着脸颊,气呼呼地看向星见凛子。

  阳光与火光中,星见凛子身躯佁然不动,脸颊上渗满了细密的汗水。肃穆的举止与线条纤细的美貌相互调和,富有光泽的黑发以一条红色缎带系在身后,外表乍看之下娇柔无比,但又由内散发出坚毅的意志。

  神力持续的释放,也让她感到疲惫不堪。

  额头上细密的汗水,逐渐变成了绿豆大小的汗珠,划过她珍珠般白皙的脸颊。可尽管手都在微微颤抖了,可她的姿势还没变形,背还是挺得笔直。

  怪物……笠原明日香眼珠子转了转,随即嘴角又扯出了一抹狡猾的微笑。

  “前辈,中午我们去逛街好不……”她把嘴唇凑到藤原临也耳朵边上,近乎是吻着他耳朵说话,“来的时候明日香看到町上有一家婚纱店,一起去把婚纱照拍了好吗?”

  小巧轻柔的触感融合娇甜的呢喃声,直刺心底。

  “呃、噢……”

  藤原临也感到耳朵好舒服啊。

  心跳节奏也加快了点。

  本来心无旁骛的星见凛子,顿时手一抖,气呼呼地斜眼瞪视过来,看着蜷着身子和学弟聊天的学妹,学姐在心里批判:明日香婊就算了,学弟你平常的聪明伶俐呢?难道看不出她是在逗你玩的吗》你给我清醒一点,回到我这边啊——

  “呃,婚纱照什么的……”藤原临也目光游移不定。

  相较之下,笠原明日香可以说是从容不迫,甚至是充满自信。

  “前辈充满魅力的男人哦。明日香从小最大的梦想,就是和前辈结婚呢,提前把婚纱照拍了好不好嘛……”

  “……你小的时候我也还小啊,居然好意思说这种话。”

  “嘿嘿,人家在小时候的梦里就对前辈倾心了嘛!”笠原明日香笑着把手放在藤原临也头上,很开心乱抓他的头发,“再说了,前辈不也迷上明日香了吗?”

  “没有。”藤原临也没好气地推开她。

  “前辈撒谎!”笠原明日香又贴上来,脸上露出了羞涩纯真的少女微笑,“来这里的车上都对人家动手动脚了,还说没迷上?”

  这时候,星见凛子忽然感到浑身无力。

  火球咻的一下消失,她整个人像虚脱了般,全身痉挛颤抖。

  “你看,学姐不行了。”笠原明日香凑过去,假惺惺地问,“需要我把前辈借给你擦擦汗吗?”

  星见凛子深吸一口气:“不需要!”

  笠原明日香盯着进浑身湿透了的她,突然间像是豁然开朗般,装出理解和高高在上的神情。

  “难道学姐吃醋了?”

  “我说你啊——”

  “你和前辈认识了那么久,但只认识三个月的我和他一下子变得比你和他还要亲密,你会吃醋也不是不能——”

  “我不在意这个!”星见凛子犟着脾气答道。

  凛子别傲娇了啊……毫不费力维持三个火球的星见太太,觉得眼前有场烂戏正在上演,眉间八卦越来越浓了。

  “别吵别吵!”藤原临也拿着新毛巾坐过去,“老实说,你们不如把吵架的精力留着,应付下午的训练。”

  说完,他拉这学姐的衣袖,也替她擦拭身上的汗水。

  本来气得就要暴走的星见凛子,马上就温驯地垂下头.

  脸上累出来的红晕的逐渐变成羞涩的红晕,宛如漫长酷热的白天即将过去时天边挂着的绚丽晚霞。此时的这副模样最能展现出学姐的独特魅力,比千万语更能做为证明。

  “学姐好乖哟。”笠原明日香双眸闪耀,双唇愉快地轻扬,“被前辈一碰,就像是小猫一样乖了下来,还说刚才不是在吃醋?”

  星见凛子脸蛋涨得愈来愈红。

  流泻的黑发遮盖住她半边脸颊,藏起她现在的表情,隠约露出的白皙脖颈也变得嫣红迷人。

  笠原明日香睁凝视一时无以对的学姐。

  哼!

  就这?

  垃圾对手!

  如花蕾绽放般的微笑,搭配着笠原明日香精致的小脸蛋,显得又单纯,又可爱……如果忽略掉她内心想法的话。

  时间走向正午。

  庭院里的草木,闪着青翠跳跃的阳光。.c0m

  草丛中很大声飞出很大的蚂蚱,四周漾溢着夏草气息。震耳欲聋的蝉鸣声中,阳光如舞台照明,笠原明日香翻着摊开在膝盖上的古籍,频频打着呵欠。

  “弥子!”道场门口,穿着围裙衣服家庭主妇模样的笠原太太探出半个身体,“很久没做饭了,你过来先帮我试试菜。”

  “你们三个不许偷懒,继续给我看书!”星见太太交代一句,才拍拍屁股离开。

  一只猫不知何时跑上回廊,从门口望向他们。

  是只毛质柔顺的三色小花猫,它露出伶俐的目光望着屋子里的少年少女,长长的尾巴轻敲门扉,仿佛是在考虑要不要进来卖萌讨吃的。

  没有了长辈盯着,笠原明日香马上眯上了眼睛打盹。

  “醒醒!”藤原临也一巴掌拍在她脑门上。

  “嗷呜,疼!”

  “少来,我没用力。”

  “就是疼,你给我吹吹,不吹我不看了。”

  “啊呼~”

  两个人在这边说话,另一个人全神贯注地看着书,仿佛不会被打搅到一样。

  “前辈和我者纸飞机比试吧!”说着,笠原明日香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一折再折,展开两侧,折出一架纸飞机。接着,她“呜呼”一声轻挥手腕,在藤原临也默许的目光中,把纸飞机朝窗外扔出。

  纸飞机越过窗口,在回廊上空盘旋几圈,撞上廊柱坠落,结束其短暂航程。

  “才四米距离,太逊了!”藤原临也嘲笑她。

  笠原明日香撇撇嘴:“这这么说前辈很厉害咯?”

  “当然,我超厉害的,你看着咯!”藤原临也一脸自信地撕下一张纸,将其对折,接着向内折两个角,再向后对边折起。最后折出两个小角,打开,将三角翻上去,折出机翼。

  “看好了!”

  “哈~”

  哈了一口气,用力朝着窗口一掷。

  纸飞机迅速扎出窗外,但不巧的是,这时候一阵风吹来。本来在窗外的纸飞机慢悠悠地打着转,一头栽回屋内,机头直接插地坠落。

  “哈哈哈……”笠原明日香发出毫不留情的嘲笑声,“才三米,前辈太逊了啊!”

  “风!那是风的问题!”

  “前辈就是逊!而且还不承认不如明日香,找借口的赖皮小狗,略略略~”

  “再来比一次啊!”

  “谁怕谁!”

  吵吵闹闹的声音中,星见凛子微微侧头,嘴角轻蔑扭扭起。

  ——切!

  两个幼稚鬼。

  在八岁那年,本小姐就不玩纸飞机了好吗!

  十五分钟后。

  “学姐,错了啊。要先把对角折起来,才能飞得动。”

  “啰嗦,我只不过是想尝试新的叠法。”

  “前辈前辈,我这次飞出了十二米!”

  “借了风力而立,又不是你的真本事!”

  “前辈耍赖!”

  “你们两个看好了,这才是我真正的实力!”

  “咦,纸没了。”

  “我们走,去捡外面的继续比!”

  洒满盛夏阳光的庭院,纸飞机盘旋不止,,一簇簇的胡枝子和狗尾草像野生一样生长。透过胡枝子的绿叶间隙隐约可见,似是好几只蝴蝶在飞舞。小猫一会儿追蝴蝶,一会儿追纸飞机,不知道摔了几个跟头。

  “姬子,你觉得这样好吗?”星见太太抱着手臂,一脸担忧。

  “为什么不好?”笠原太太看着庭院,小女儿两只手指夹着纸飞机,开心地在青草上奔跑。灿烂的阳光下,那和自己很像的脸蛋,白皙得近乎透明。

  “把我家凛子也带坏了。”星见太太看向自家女儿同样无暇的脸蛋。

  “劳逸要结合嘛。”笠原太太温柔地一笑,掏出手机开始录制视频。

  星见太太同样拿出手机,还不忘打趣闺蜜一句:“总算知道为什么你家香香脾气这么差了,原来全都是被你宠出来了。”

  “女儿生出来不就是拿来宠的吗?”笠原太太满不在乎地答道。

  “凛子,看这边来。”星见太太举着手机喊道,等女儿转过来头,瞬间抓拍到女儿脸上惊慌的表情。

  笠原太太同样喊道:“香香,摆个pose!”

  笠原明日香双腿一蹦,在空中完成转身,朝镜头奉献上充满活力的笑容:“耶——”

  “还是我家凛子可爱。”

  “我家香香更可爱。”

  “你家香香刁蛮任性,一点都讲道理!”

  “你家凛子性格孤傲,一点女人的魅力都没!”

  “姬子你什么意思?”

  “我还想问弥子你什么意思呢!”

  “练一练?”

  “好啊——”

  三个小辈你看我,我看你……

  “……肚子好饿。”

  “我也饿了。”

  “……走吧。”

  “好。”

  身后,两位太太从廊檐开始切磋,一路打到了庭院。她们美丽优雅的身姿,与草坪、阳光、花朵融为一体,成为风景里最美的那部分。

  你们这样打不死人的啦……藤原临也心里吐槽道。

  回到餐厅,围着餐桌吃午饭。

  除了丰盛的饭菜外,笠原太太还贴心地准备了冰镇过的西瓜和葡萄。

  在甜蜜而轻松的氛围中,几人边吃,边谈论着下午的计划。

  “下午是体力的训练吗?”笠原太太问藤原临也。

  她穿着一件白衬衣,胸口的纽扣在刚才扭打中变得摇摇欲坠,而且衣服的尺寸似乎还小了一两号,胸口的衣襟被撑着鼓得不成样子。

  “必须是体术!”藤原临也艰难移开视线,吃着甜丝丝的西瓜,“你们这些巫女一个个都那么羸弱,不能使用神力就是个普通弱女子,不学两招防身怎么行。”

  “你打算怎么训练我们?”

  “从简单的负重训练开始,先把体力练上去了,再学点格斗术剑术之类的。”

  “负重多少?”

  “明日香和凛子一开始是10公斤,两位姐姐一开始是20公斤。”

  “为什么我也要?”笠原太太哼了声,随后傲慢地说:“本理事长大人命令你,撤去训练本人的一切想法!”

  她这姿态和昨天在车上的明日香好像……藤原临也摇摇头,坚定地说:“身为大人,你们应该给小辈以身作则!”

  “我看你就是想趁机欺负我们!”星见太太一语道破了他的小心思。

  “西瓜真好吃!”藤原临也捧着一大块西瓜,随后“哈哈哈”地偷笑起来。

  “希望他能怜惜我们这两个老女人……”星见太太用一种同病相怜的目光看笠原太太,“姬子,你比较不要脸,要不由你来劝他叫他温柔点吧。”

  “哈~”

  笠原太太懒懒散散地打了个哈欠。

  受其感染,两位少女似乎也有些倦怠,话题到此为止。

  “去睡个午觉吧。”藤原临也看向一脸疲惫的星见凛子,“下午三点太阳没那么毒辣的时候,再到沙滩上训练。”

  “嗯。”

  星见凛子没有异议,点了下头就起身回房间。

  “明日香下午请假!”笠原明日香说了声,然后不得藤原临也拒绝,就像直接溜走。

  “你等等!”藤原临也一把拉住她手腕。

  笠原明日香可怜兮兮地求饶:“前辈,人家累~”

  “这招没用!”藤原临也微微一笑。

  “妈妈~”笠原明日香又向亲妈求饶,“香香上午很用功了,累得现在腿都软了啊。”

  “她冥想时睡着了。”星见太太像老师和家长汇报一样。

  “睡着了?”笠原太太一愣,看向女儿的奇怪眼神,仿佛在说:这都能睡着的吗?

  “嘿嘿~”

  笠原明日香不狡辩,只是装可爱。

  “懒得管你了,藤原君,给我好好教训一下她!”笠原太太没好气地一笑,和星见太太双双离开餐厅。

  剩下两个人后,藤原临也找来一个架子,中间用绳子吊着一颗玻璃球。

  “你来这边跪着。”

  “哦……”

  笠原明日香满脸不情愿地跪坐下来。

  眼前的玻璃球高度和她光洁的额头持平,距离不过十厘米。

  “注意咯,”藤原临也在她对面跪坐下来,曲指放到玻璃球边缘:“我随时都会……”

  话说到一半,啪一下把玻璃球弹出去。

  半秒钟不到,玻璃球砸在学妹光洁的额头上,沉闷地噗了一声。

  “嗷,疼……”笠原明日香捂着额头,气鼓鼓地看着他。

  “手放下来!”藤原临也脸色严肃。

  笠原明日香委屈巴巴地把手放下来。

  “你最大的问题,是专注力不够,干什么都容易走神……”藤原临也和她解释道,“这样的方法,可以快速有效地锻炼你的专注力。从今天开始,每天中午两小时时间训练,不得缺席!”

  “哈?”笠原明日香被吓得脸色都有点白了。

  啪的一下。

  玻璃球又砸到她额头上,印出了一个圆圆的红印。

  “我就不信我躲不开!”笠原明日香呼呼地喘两口气,把眼珠子瞪到最大,警惕着玻璃球。但这一次,藤原临也迟迟都没弹出来,看着看着,她就开始犯困了。

  啪的一下。

  玻璃球又重重砸在额头上。

  “……”笠原明日香哆嗦了下,回过神来后,嘴巴一撇,当场就委屈地哭了出来:“呜呜,不玩了,明日香要睡觉……”

  啪!

  “呜哇……不理你了!”

  啪!

  “明日香要回东京,呜呜!”说着,笠原明日香抹着眼泪,就要起身跑出去。但这时,餐厅外飘来一道灵符,直接把按她回到原位。

  “两个小时候,咒术会自动消散。”

  亲妈冷酷无情的声音传进耳朵,笠原明日香原本就梨花带雨的眼睛,泪珠更是直接泉涌般滚落了出来。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