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无限式神 122.教训学妹以及体能训练,夏希栗和深绘里有秘密

小说:我有无限式神 作者:鱼鱼快动 更新时间:2022-07-11 04:59: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慢慢偏移的阳光在餐厅的地板上移动过来,蝴蝶飞过廊架,蝉鸣不停。

  哭了一阵子后,笠原明日香的额头上已经淤青了一片,大概是哭累了,她停下来,眼神呆呆地看着悬挂在额头前的玻璃球。

  “啪!”

  藤原临也又一次把玻璃球弹在她额头上。

  有点痛,但还好不重……笠原明日香心中想着,眼睛半眯起来,又啪的一下被弹醒。

  天光明媚而宁静。

  风铃轻轻摇晃着,阳光洒下来,拂动桌面的书本,哗啦啦地响。

  煎熬的两小时过去。

  笠原明日香那快眯上了的眼睛,一下子张开。

  她猛地咬了咬下唇,从地面跳起来,鞋都顾不上穿,低头朝门外跑去。大概……她是想现在就跑出门,然后回东京吧。

  但跪坐久了,双腿有些酸麻。

  才刚跑了两步,身体就朝地板摔下了去,额头眼见着就要和地板来个亲密的接触。

  “喂,别跑!”藤原临也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回身前,严肃道:“休息一下,一个小时后体力训练。”

  “不要不要!”笠原明日香挣扎了几下,回过头来,委屈极了的她,眼里的眼泪又要流出来了,“明日香不要在这里!你放开,讨厌你了,放开……”

  她现在还没哭。

  但也快了,声音哽咽着,极其凄然。

  “你现在不休息,下午会累死的。”藤原临也好相劝。

  “放开我,你放开我……”笠原明日香拼命摇着脑袋和手臂,眼睛里的也跟着摇晃,渐渐地,身体有些软了,朝地面倒下。但在倒下去之前,藤原临也伸手把她抱住:“你再闹信不信我打你?”

  前辈好凶……

  “你打啊,我不怕你!”笠原明日香流着眼泪继续挣扎。

  “好好好,不打……”藤原临也有些无奈,扶着她坐好,“你听我说,训练是为了让你能更好地面对危险……”

  “我不听!”

  笠原明日香脾气上来了。

  直接干脆地把话顶回去后,她起身就想再次往门外冲去。

  “……”藤原临也脸色有些阴沉。

  从身后追上去,将她从后方拦腰抱起来,一把摁到餐桌上。

  “我的耐心有限,最后一次和你……”

  “不听!”

  “别再闹了!”

  “就要闹,讨厌前辈,讨厌大人——”

  抗议声中,少女被压在桌面上,身子扭来扭去想要挣脱出来。

  “啪!”

  小屁股上的肉弹了弹。

  “……”笠原明日香身子僵硬了下,大概没想到前辈真的会动手打她,过了两三秒后,少女“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哇。你打人……”

  “都说了我的耐心有限。”

  “变态!呜哇,妈妈,明日香要回东京……”少女趴在桌面哭闹着,两手在背后护着小屁股,“呜呜,不喜欢你了,以后都不喜欢你了……”

  藤原临也就看着她哭,也不说话,也没打第二下。

  不过第一下他打得还是有点重,估计那里的肉已经通红一片了。

  “呜呜……从小到大都没人打过明日香,”笠原明日香委屈巴巴地说了句,又哽咽抽泣一阵,才继续哭着说:“以后后不喜欢前辈了……”

  “正好,省得我烦!”藤原临也把她从桌面放下来,一起坐在地板上,“既然不喜欢了,那就公事公办,反正我本来还纠结太重了会不会累到你。”

  “我不训练……”笠原明日香哽咽说着,眼见藤原临也目光阴沉了些,她马上猛地把头缩进肩膀里,一下子又哭了出来:“呜啊、训练啊……呜,你别凶我……”哭了一阵子,看见藤原临也脸色不阴沉了,而是很头疼的样子,她吸了几下鼻子,弱弱道:“明日香疼……”

  夏风入窗,轻拂书页与少女的脸颊,还有她微湿的发丝。

  餐厅里一片安静。

  少女低着头,梨花带雨的模样,很是可怜。

  “下次不要再这样了……”藤原临也偏头看着她抽泣了一阵子,方才继续说道,“笠原太太说你从小到大都是被人宠着的,没人凶过你。我不介意当第一個,真的,反正太太和深绘里都支持我这样做。再说了,你一见面就陷害我,这笔仇我记着呢。”

  笠原明日香鼻尖抽泣,泪汪汪地看着地板花纹:“前辈小心眼……”

  “对啊,我就是小心眼。”藤原临也从椅背那下一条毛巾,轻轻擦拭她被汗和泪打湿的脸颊。

  少女的身子缩了缩。

  片刻后,她用手背掩着口鼻,又小声地抽泣起来。

  “这里淤青了一块。”藤原临也轻轻按了下她额头被玻璃球弹出来的印记。

  “呀……”

  笠原明日香疼得叫了声,睫毛轻轻颤着。

  “不想被砸破相的话,明天就认真点对待。”藤原临也搂着她柔弱无骨的娇小身躯,慢慢把她放平,让她枕着自己的大腿,然后捏了捏那红彤彤的脸颊,“还有四十多分钟,赶紧睡一会。”

  光的粉末在眼前打着旋,海风吹进来,凉爽而清新的感觉。

  “讨厌前辈了……”笠原明日香迷迷糊糊地嘟囔。

  “好好好,知道了。”藤原临也把一块湿毛巾覆盖到她额头上,轻轻拍拍她脸颊,“好感度-1-1-1是吧?我知道的,快点睡。”

  额头覆盖着湿毛巾,微凉的感觉很舒服。

  不过被玻璃球砸到的地方,依旧还有点痛,脑袋也是晕晕沉沉的。

  “明日香要回东京……”

  “在这里任性没用。”

  “我不要……”

  “好好,随你的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我听不听就是另一回事了。”

  “前辈……”

  “嗯?”

  久久没回答。

  低头看下去,少女睡着了,嘴唇还微微张开。

  蝉鸣随着风声自远处传来,那张小脸在摇曳的光影中显得柔柔弱弱,眼角还粘着泪珠。

  两点五十五分,心狠手辣的藤原临也,直接把她掐醒过来。

  “唔~”

  笠原明日香一个翻身,从他大腿上滚下来。

  眼睛看看天花板,看看窗外的天色,然后目光涣散地看向藤原临也,那眼神有种“你爱怎么玩人家就怎么玩吧人家不反抗”的自暴自弃的感觉。

  藤原临也没管她,去厨房用盆接了一盆水出来。

  “……”笠原明日香吸了吸鼻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想学什么体术?”藤原临也抓着她脚踝浸在水里,轻轻帮她把脚上的灰洗干净,“剑术还是剑术?又或者格斗术?”

  笠原明日香眼神看着天花板:“想死。”

  “我帮你快进?”藤原临也细心地帮她搓着脚趾缝,“需要死得漂亮点还是难看点?”

  “不想死了。”笠原明日香的大眼珠子咕叽咕叽转了几圈,歪头打量他一眼,“女孩子的脚不能随便碰!”

  藤原临也挠了挠她脚心:“又不是第一次了。”

  “……哼!”笠原明日香怕痒,脚趾蜷缩着收了收腿。

  洗干净脚后,藤原临也把水端回厨房准备倒掉,小恶魔在他身后喊:“把明日香的洗脚水喝了,就原谅你!”

  能说出这句话,证明她的活力正在慢慢恢复。

  “喝水没兴趣,不如下次你用脚给我泡丝袜奶茶吧。”藤原临也笑了下,倒掉水后拿着干净的毛巾出来。

  笠原明日香屈着膝坐在餐桌下,双手抱着膝盖。

  红色的绯胯下,纤秀宝嫩的脚丫子露出半截来,脚趾扣着地板。

  “哭成小花猫了。”藤原临也蹲下来,一只手抱着她的后脑,用毛巾给她擦脸,“不过这样子蛮可爱,你明天再偷懒的话,继续弄哭你。”

  用力揉了揉她手感极好的脸蛋,拿开毛巾。

  清秀稚嫩的脸蛋,被毛巾搓得红扑扑的,那鼓起的腮帮在无声控诉着。

  时间到了下午三点,窗外传来蝉鸣,走廊里也传来了脚步声,看来午睡的另外几人起床了。笠原明日香侧头,用求饶的可怜眼神盯着藤原临也:“人家不要训练,太阳晒,会变黑的……”

  “不行!”藤原临也和善地一笑。

  笠原明日香马上两眼一闭,躺到地板上装死。

  “这样吧,和你商量一件事……”藤原临也弯下腰,悄声和她说,“除了训练的事听我的,其它事听你的好不。当然了,前提是不能让学姐和两位太太生气。”

  “耶!”

  才刚闭上眼的少女,马上兴奋地跳了起来。

  在餐厅里蹦蹦跳跳了一会,她跳到藤原临也面前“嚯嚯嚯”地挥舞小拳头,“藤原临也,你完蛋了!”

  笠原太太走到餐厅,一眼就看到了小女儿元气满满的样子。

  “香香怎么了?”她好奇地问藤原临也。

  “莪刚才帮她洗脚了。”藤原临也笑着说。

  “姐姐也要藤原君帮忙洗脚。”笠原太太故作羡慕地看向小女儿,眼神温柔宠溺。

  旁边的星见太太略显担忧地看了眼自己的女儿,星见凛子露出优雅但有点不开心的笑容。

  “出发吧,我们去沙滩。”藤原临也率先动身,拿上给几人准备好的负重沙袋。

  笠原明日香一路跳着出去,脚步轻灵得像只小兔子。

  被强迫训练的怨气暂时散去了,现在的小恶魔,满脑子在思考怎样把自己脑海里的想法全部在前辈身上实践出来。

  几人换上了运动服,踩在雪白的海滩上。

  下午三点,天空一片云絮也没有,阳光还在毒辣地烤着家家户户的石墙。

  “我觉得我们有可能会中暑。”星见太太用手挡着前额,看向粼粼闪光的海面,她无名指上的金属戒指,也不时迎着阳光灿然一闪。

  “先和点水吧。”笠原太太贴心地说道。

  这几人中,就属她最轻松了。不用训练的她搬了张躺椅躺在树荫下,喝着小冰柜里的冰镇汽水,吃冻得恰到好处的蜜瓜。

  “藤原君……”星见太太可怜兮兮地看着藤原临也,一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的模样。

  旁边的笠原明日香更是躲到了妈妈身后,说什么也不肯去晒太阳。

  “等阳光弱一点在开始吧……”藤原临也用手揉了揉额头,无奈得一塌糊涂。

  要爱美的女人顶着大太阳训练,的确有点难为她们了,这点是他考虑不周。而且更主要的是她们现在很明显处于“厌学”的状态中,他总不能像打明日香那样,把学姐和学姐妈妈一起摁下来打屁股吧……虽然这想法很诱人就是了。

  五人坐在树荫下享用冰镇饮料和水果。

  星见凛子靠着坐在一棵松树,屈膝看继续看《伊豆的舞女》;笠原明日香坐在沙子上,侧脸枕着妈妈的大腿;星见太太则是侧躺着,拳头抵着侧脸,面朝大海。

  身前就是湛蓝的大海,海风吹过来,树木发痒似的摇晃叶子,云絮的轮廓甚为清晰。藤原临也喝着加了冰的柠檬汽水,眺望湛蓝的海面和远处浮现的小岛,颜色鲜艳的小艇在波涛中划着弧形。

  “藤原君小时候是过的是怎样的生活的?”星见太太忽然好奇地问。

  “小时候?很普通的呀……”藤原临也双手枕在脑后,看天上变幻的白云,“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

  “我想起凛子说过的事,说你会好多东西,各种乐器都顺手拈来……”说着,星见太太翻身过来,视线笔直地看着藤原临也,微微一笑:“可以的话,趁现在说说。毕竟我可是有招你当女婿的想法,多了解一点总不是坏事。”

  “我也想听!”笠原太太很八卦地凑过来。

  “没什么好说的呀,就一直看书……”藤原临也打了个呵欠,倾听海浪冲刷沙滩的声音,“早上自学,下午是空闲时间,大部分时间都在山头上乱蹿。到了晚上,跟母亲上艺术课,什么音乐诗歌画画等才能都是遗传自母亲优良的基因。”

  “真想认识一下你母亲。”星见太太遗憾地说。

  “星见姐姐去照一下镜子就好咯。”藤原临也很认真地说,“母亲和您一样,知性优雅,且美丽强大,还有就是都对我很好。”

  而且胸还都不大。

  油嘴滑舌……星见凛子暗暗瞪了眼在和妈妈谈笑风生的学弟。

  躺椅上的笠原太太一愣:“这孩子的嘴巴难道晚上睡觉时偷偷离开他的身体去补课了?”

  “这是我听过最好的赞美。”星见太太莞尔一笑,眼角眨出迷人的细纹,“你现在这么优秀,一定是你母亲最大的骄傲。”

  “这句话我认同。”藤原临也拿起一串葡萄递给她,“就像学姐一样,也是星见姐姐的骄傲。”

  星见太太露出满意的神色。

  她手指捏着葡萄,十分优雅地摘下一粒放入口中,犹如插花中的贵族夫人。

  旁边的星见凛子轻咳一声,反驳似的说:“我和你可不一样,至少我没你这么善于在女人堆里周旋。”

  这话明显就是在嘲讽渣男学弟。

  “你看,学姐又骂我了。”藤原临也和星见太太告状。

  “说明你们的关系好呀,凛子可从来都不骂人的。”星见太太吃着葡萄,以愉悦的目光注视藤原临也,“对了,姐姐刚才脱下来的足袋,你还记得放哪里不?”

  “在洗衣间的篓子里。”

  星见凛子脸色一变,从书里抬起视线:“你怎么知道妈妈的足袋放哪里?”

  “对啊,前辈怎么知道?”笠原明日香脸颊贴着妈妈的腿质问。

  “……”藤原临也无辜地转着视线。

  讲道理!

  洗衣间就一个,他把脏衣服扔进去的时候看到有什么不可以?

  “她们两个这是吃醋了?”笠原太太开心地问。

  她的双腿伸直放在长椅上,就在藤原临也面前不到三十厘米的地方,如白瓷般摇曳生姿。

  “可能吧。”藤原临也笑着说,“毕竟星见太太这么年轻,凛子和明日香有危机感也说不定。”

  “那当然,我今年才十九岁。”星见太太得意地一笑。

  太不要脸了……藤原临也在心里吐槽她。

  诚然,星见太太很年轻漂亮,可年龄至少三十八或者四十了。只不过由于皮肤依旧还很细腻光滑,再加上身段匀称苗条,看上去不过二十七八的年纪。可再怎么说,也不至于才十九啊!

  “我说藤原君!”笠原太太伸腿,用脚趾蹭了蹭藤原临也后背,“你为什么只夸她不夸我啊?你是不是变心了?难道我不是你最爱的姐姐了吗?”

  这样子有意思吗……藤原临也白了眼这个看上去三十岁,心理年龄可能十五岁不到的理事长。

  不过笠原太太的腿是真好看,抬起来后,热裤下隐约可见紧绷绷的臀部线条,看上去同精巧的工艺品。

  “说回刚才小时候的话题。”星见太太一把拉住藤原临也,让他离长椅远了点,“能说说你家里的情况吗?按照登记资料上来看,你在长野县深山里的小镇长大,上国中后就双亲身亡了,怪可怜的。”

  “不怎么可怜,小镇上的人都很淳朴热情,我没吃过亏。”藤原临也顺着她的话题说下去,“除了穷点享受不到高科技产品外,感受和东京的孩子一样幸福。”

  “有多穷?”笠原太太的语气很单纯地好奇。

  “我想想——”藤原临也思考片刻,“通讯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小偷来了都会流泪把身上的值钱东西掏出来。”

  他没撒谎。

  通讯靠吼:父亲一嗓子整个飞驒山脉上万平方公里区域的妖怪都能听见。

  治安靠狗:也就是鸦天狗。

  小偷流泪:别说把钱交出去了,还能活着走出去都算命大了。

  星见太太一脸期待地看着藤原临也:“想去藤原弟弟家看看!”

  “只带我去看,别带她。”笠原太太抢着说。

  星见太太回头:“你不能独占藤原君。”

  “呵呵,谁让你刚才只让他夸你不让他夸我。”笠原太太很记仇地耸一下肩。

  你们两个做梦呢……藤原临也吃着一块蜜瓜,心想除非变成了自己人,否则怎么敢把你们两个理事长带回家。

  “你的父亲呢?”笠原太太朝他举起空了的杯子。

  “父亲啊,是座山。”藤原临也给她斟满汽水,还夹了两片柠檬片。m..

  笠原太太朝他摇了摇杯子:“很形象的比喻。”

  “他那个人啊,简直就是个长不大的幼稚鬼,”藤原临也回忆起父亲的模样,和他那些荒唐的事迹,“三岁那年,我们家去旅游,他嫌我跟着碍事,就把我丢在服务区上开着车和母亲跑了,还用了个玩偶放进儿童座椅骗母亲说我睡着了。还有每次买玩具,都骗母亲说是我想玩,但其实每次都是他自己想玩,买回来后都不让我碰一下……哦对了,你们能想象喜欢收集美少女战士手办的中年男人有多不要脸嘛?每次家里来客人,父亲都说是我喜欢的,我抗议时他还以大欺小……”

  “没优点嘛?”星见太太问。

  “有啊,还很多,最显著的就是……怕老婆。”藤原临也说道,“而且他膝盖好,跪榴莲不会疼。”

  星见凛子手掩着嘴,好看地微笑起来。

  “这好笑吗?”笠原明日香瞪着眼睛看她。

  “好笑!”星见凛子顿了顿,接着说:“另外我半年前就知道这些事了,你只是后来的。”

  “别对我的家事那么好奇!”笠原明日香冷笑着反击。

  “脸皮真厚!”星见凛子针锋相对。

  两位太太各自看了看自己女儿,又互相对视一眼。

  “我们不要学小孩。”

  “对的对的,这样吧,我要藤原君下半身,上半身给你好了。”

  “这不公平啊,应该是左右切开一人一半。”

  小的在吵架,大的在讨论分尸手法,一群洁白的海鸥从东往西飞过,藤原临也叹了口气,心想这真是个和平有爱的世界啊。

  下午四点。

  夏日的天空依然光朗朗的,但阳光的强度到底有所收敛。

  三个女人穿上了负重沙袋,开始在沙滩上往返跑。

  “快点快点!”藤原临也拿着教鞭,跟在星见太太身后。

  “呼呼……”星见太太喘着粗气,二十公斤的负重压在身上,弄得她很不舒服。

  啪!

  藤原临也拿教鞭轻轻敲了下她肩膀。

  “哎呦~”

  “别忘了,你要比凛子和明日香多跑一倍的!”

  “你怎么就只盯着我啊!”

  “因为你是大人啊!”

  “我看你就是借机报复!”

  “答对了哟,亲爱的太太。”

  小马举着马鞭,在大车身后步步紧逼。

  只要大车稍微慢一点,他就会撞上去,直接碾压。

  太阳西斜了点,西边的天空开始染上了晚霞,跑完三千米的星见太太解脱似的重重瘫倒在沙滩上,全身乏力,双腿肿胀。

  浸湿的运动衫黏糊糊地贴在胸口上。

  “要看见内衣了哦!”笠原太太在一边幸灾乐祸。

  星见太太下意识低头看了看。

  穿着厚厚的负重背心呢,哪里能看得见!

  旁边的两位少女,也同样累得站不起来了,像小狗一样吐着舌头喘气呢。

  “补充点水,接下来是深蹲。”藤原临也给三人各拿了瓶运动饮料。

  “呼~”星见凛子此时哪还顾得上什么优雅,一边用袖子擦汗,一边仰起脖颈大口大口补充水分。

  笠原明日香就更不堪了。

  连手都懒得动一下的她,直接大字型躺在沙滩上,朝着天空张开嘴:“啊~”

  藤原临也蹲下来,小口喂她喝了点水,顺便替她擦擦汗。

  “香香加油哟!”笠原太太看着小女儿近乎虚脱的表情,又是心疼又是欣慰,“坚持下来,晚上泡澡时妈妈给你按摩。”

  “我带了款特制的精油来。”藤原临也神秘地说,“全身肌肉都运动过后,用精油按摩的效果特别好,今晚给你们用。”

  星见太太无力地侧头,看了眼女儿:“晚上给妈妈按。”

  “……”星见凛子既不点头,又不拒绝,只是闭上眼睛恢复体力。

  躺椅上,笠原太太立马跳了下下来,呼呼地做了十个深蹲,然后啪一声倒在地上:“啊,好累,不行我快要死了,要藤原君给人家用精油按摩才能起来——”

  “不要脸!”星见太太用最后一丝力气爬起来,准备找她拼命。

  “我先去把温水调好!”笠原太太灵活地爬起来,往道场走回去前,还不忘朝藤原临也抛来一个诱惑力十足的媚眼。

  藤原临也忍住诱惑,坚定道:“你们两对母女互相按摩,休想诱惑我!”

  休息十分钟后,三个女人再次被迫运动了起来。

  太阳缓缓地呈现出弧形,沉入遥远的山头下。

  夜幕逐渐降临,波涛轻柔地冲刷着沙滩,天空开始有星辰微微闪烁,海潮的清香拥裹着整个道场,窗口亮起柔和的黄色灯光,笠原太太做的奶油汤传来甜甜的香味。

  距离道场两公里的海边,有一座发射出橙色光柱的灯塔。

  在海风的吹拂下,海堤上摆着一套白色的桌椅,笠原深绘里从远处走来,看见夏希栗姿态优雅地端坐在胶椅子上,凝望着夜空中闪烁的繁星和灯塔光辉。她被照亮的侧脸,显现出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也不为所动的自信与沉着。

  “你就打算在这边守着?”笠原深绘里走过来问。

  “当然啊,让小家伙多幸福几天嘛~””

  夏希栗望着星空答道,像在跟星星说话。

  骤然间,一阵强风从海面刮过来,把她的声音拽走了。

  迎着海风的吹拂,笠原深绘里表情认真起来:“你要的精油我带来了。不过在用之前我先提醒你,那是给妖怪增强身体机能用的。人类的身躯很脆弱,需要稀释过才能用,否则那种痛苦你承受不了。”

  “空气真清新欸。”

  夏希栗任凭海风吹抚着秀发,深深吸了一口气。

  默默地仰望着夜空,笠原深绘里喃喃自语道:“搞不懂你的想法……”

  “人类就是这么复杂的啊,你需要领悟的感情,还远远不够呢。”夏希栗平静而慵懒地躺着,灯塔黑夜中放射出光芒。她盯着灯塔看了好一会,从躺椅上起来,拉着笠原深绘里往海堤边的屋子走去。

  笠原深绘里挣扎了下,没甩开她的手。

  “我们两个都是大美女耶,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夏希栗回头取笑她一句,顺带意味深长地用手手指去弹了弹她的大腿,“再说了,也许过不了多久,你就会被我家小鬼攻略了也说不定。”

  “……”

  笠原深绘里一声不吭,跟着她进屋。

  这是一座渔民小屋。

  屋前载着几株美人蕉,房屋外墙白白的,算得上漂亮。

  但离海太近了,四周始终始终有潮水味、风、涛声、鱼味……

  “帮我按摩吧。”

  “欸?”

  “那么久惊讶干什么。”

  “计划里没有这一项啊!”

  “临时加的啊,况且……”夏希栗推开房门,“作为上司,深绘里小姐也不愿意我去找你的下属帮我按摩全身对吧?”

  “我……”笠原深绘里神情有些纠结。

  过了会,她说:“我不介意。”

  “你以后介意的!”

  说罢,夏希栗啪一声拉绳合上百叶窗。

  海风击窗。

  夏希栗脱了衣服,躺在按摩气垫上,吊灯光线映着她完美的身体,笠原深绘里恍然觉得,这一小块天地与现实隔绝开来,浮游在梦幻的世界中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