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无限式神 125.混乱,胶衣女人,来意不明的众狐妖

小说:我有无限式神 作者:鱼鱼快动 更新时间:2022-07-13 04:43: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十几米开外的人群中,弥漫着烧烤和甜点的味道。

  摊贩的灯光照亮游人的脸,无论是大人小孩,脸上看起来都洋溢着暖意。庙会的喧嚣中,一些细微的动静刚开始时,是很难被人察觉。而当那动静忽然爆发出来时,便会立马迎来巨大的骚乱。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藤原临也眼中看到的,是一道黑色身影在刹那间留下的虚影,紧接着就是血花随着惨叫声溅射出来,一个人冲天而起,是被打飞的。

  “警戒——”

  “保护夫人——”

  局面瞬间爆炸。

  交织的呐喊声,打斗的碰撞声朝四周扩散,游客也应了过来,纷纷发出骚动的惨叫,四处逃窜,摆摊的店员抛下摊子,匆匆逃离现场。

  混乱中,那袭击的黑色身影旋转游客头顶上,把冲过来的保镖一脚踢飞出去,撞爆了另一侧的炒面摊,木屑和面条飞舞间,那保镖连续滚出了十几米,轰隆隆隆地撞倒一大片东西。

  摊子倒塌了,灯笼掉落下来,食物滚在地上,电灯逐一破碎;飞起的汤锅、燃烧的炭火惊散了游客。黑色身影又落回到人群中,一脚踢起两个破灯笼,火焰在漆黑的夜空下延伸。

  一切只发生在短短的三四秒时间,藤原临也捕捉到了袭击者的身影。

  那是名身材高挑窈窕的女性,浑身裹着漆黑的胶衣,脸上戴着只留出一双眼睛的黑色面具,甚至就连头发,都被黑色的发罩裹住。那漆黑透亮的皮衣紧贴着傲人的身材,在火光中摇曳出诡异的美感。

  “前辈——”

  “发生什么事了——”

  身后传来声音,两個小巫女也察觉到了骚动,正在往这边挤来。但四处逃窜的人太多,太杂乱,逆流过来的她们,显得有些寸步难行。

  吵杂声中,几个炸物摊的油锅倒地,把游客吓得赶紧闪躲。热油被灯笼的余热点燃,火焰霎时间蔓延开来,火舌吞噬着一个又一个摊位。

  藤原临也回头喊道:“你们两个保护好游客——”

  说着,他身影一动,抛下诧异的两个小女巫,率先往交手的双方冲去。

  场间混乱之际,周围是挤得水泄不通的人,混乱很快达到了最大的程度。惨叫声、火焰燃烧声、孩子的哭声、大人呼唤同伴、也有人被推倒了正在努力地爬起来,接连发生了好几起踩踏事件。

  “……这些人真的好烦,难得有三天休假,这就被搅和一天了!”笠原明日香皱着眉念叨一句,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符箓,“刚好今天蛮热的,给你们降降暑吧!”

  少女笑着抛出手中符箓。

  那是五行符之一的水符,土御门家族出品的灵符,只需往里灌注神力催动,即可召唤出巨大的水流。

  『五行变幻、急急如律令!』

  灵活的手指快速结印,蓝光萦绕一闪。

  水符在空中炸开,卷起一条水龙,迸出大量洪水。水流以湍急的势态冲进人群中,掀翻了原本许多没受到波及的摊位,四处逃窜的人也被被洪水吞没,发出惨叫而张开的嘴灌满了水,导致呼吸困难。

  “……笨蛋啊。”星见凛子扶额叹息一声。

  “被明日香的强大吓到了是吧!”笠原明日香一脸得意地看着她。

  星见凛子反问一句:“你是来救人的还是来害人的?”

  “呃……”笠原明日香眨了眨眼,一脸懵懂,“先把火灭了再救人,也是一样的嘛……”

  “火灭了吗?”

  “这么多水,怎么可能不灭。”

  “你仔细看!”

  “……”笠原明日香看着浮在水面上的火焰,懊恼地拍了拍脑袋,“一时间没想起,油的密度比水小来着。”

  “先把人救出来啊!”星见凛子头疼地看着在水中挣扎的人,

  “这就来,我想想啊,土克水……”笠原明日香手慢脚乱地摸出一张土符,拿在说上楞了几秒后,她悄悄地问:“话说凛子前辈,土符需要怎样结印才能激发?”

  星见凛子:“……”

  这人怎么这么不靠谱啊?

  “明日香上五行学说课时睡了一会觉嘛……”笠原明日香难得地脸红了起来。

  “回头再教训你!”星见凛子拿过土符,指尖灌输进神力后,往水里一抛,“黑土、急急如律令!”

  地面立即隆起一道道土柱,挡住湍急的水流。

  片刻之后,水符生成的水全被吸收到土柱之内,消散无踪。

  躺在地上,浑身湿透的游客,茫然地看着周遭的环境,表情完全是被这违反常识的一幕吓呆了。在这段时间内,笠原明日香只是嘻嘻笑着,完全没有一点为这些人感到紧张的样子。

  此时交战的中心,已经空出了相当大的一块区域。

  星见凛子看了眼,随手就打出一张结阵符,筑起一个结界把交战的双方困住。

  现场附近的游客疏散工作还在进行,笠原明日香也不管被普通人心里会怎样想,双手取出口袋中装着的法器——烫金卷轴。

  “学姐,让你看看明日香的绝活!唤式,起——”

  笠原明日香脸上浮现炫耀的笑意,把卷轴上的画朝向普通人。

  “喂喂!”星见凛子恨不得现在就让藤原临也赶回来,把这小屁孩打一顿。

  下一刻,压倒性的光芒从笠原明日香手捧着的卷轴中溅出,宛如受强风吹袭,气流霎时间舞动起来。印刷在卷轴上的画像,纷纷飘离卷轴本体,在空中折起、相黏、重叠,化为一个个实体。

  栩栩如生的折纸作品,大小都在一米二三左右,造型都是些低级的小妖怪,如如山童、河童、帚神等。它们精力充沛,表情灵动,宛如有真实生命的妖怪。

  “给我上吧。”

  笠原明日香小手一挥。

  数量超过五十个的小妖怪,无不服从她的指示,从空中飞落到地面,左手一个小孩右手一个女人,夹腰鼓似的夹着往外头跑去。

  “你太乱来了!”星见凛子脸色有些不好看。

  这些妖怪,都是真实的。

  它们是犯了事,被囚禁在法器当中,成为用来参与人类难以参与的救援工作的囚妖。眼前这局面基本控制住了,还放这么多妖怪出来,万一被拍到了视频或者照片,很难向公众解释的啊……

  ※※※※※

  交手的中央区域,火焰还在滚动。

  一方是穿黑色胶衣的女子,另一方是十多个保镖和被保护起来的丧服妇人。

  “砰砰砰——”

  枪声之中,地面被子弹射起尘土,持着冲锋枪的保镖猛地侧身,擦拭了下脸上一处擦伤,“混蛋!”骂了这句话,他举起冲锋枪在吼着对那道漆黑的身影一阵狂扫。

  那女子的身体,在空中诡异地躲过全部的子弹。

  凌空扑来的时候,手上猛地一用力,保镖瞬间就被她凌空拉起来。接着女子身体落地,抓住保镖的手转了一圈,随后将他一脚踹在他的背上。

  前方冲上来的两人,被陡然踹过来的同伴给砸到在地上。

  身体后仰,翻滚,撞翻一片杂物,哗地连身上的肌肤都被尖利的杂物撕开,鲜血直流。

  枪声接连响起,火光斑驳,女子的身体在摊位间穿梭。

  她的速度快到了极点,以至于那漆黑皮衣包裹下的身躯,犹如遭到电波干扰的影像,轮廓不清,身影闪烁,极其的鬼魅难测。

  挡在最前面的保镖,被她一个膝撞击飞。

  “啊——”

  向后倒飞的同时,撞到两个同伴。

  三个高大的保镖犹如三文鱼夹心一样后退了是躲避,冲散了一个等灯笼架子。火焰燃烧起来,在光芒点点中轰然倒地。

  “杀了她!”

  一梭子弹从近处射来,刷地在胶衣女子的肩膀上带出道血痕。随后,一名手持太刀的保镖也逼近过来,刀锋寒凉,逼得女子一时间只能倒退避开。

  “除灵子弹和法器,真舍得下本钱……”胶衣女子呢喃了一声。

  “站住!”

  明晃晃的强光手电照射过来,一侧倒塌的摊位上、花坛边,五六支枪对准这边,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包围圈。

  “不想死就举起手……”

  “赶紧投降……”

  “不管你是谁,今天都不得放肆……”

  乱七八糟的声音中,胶衣女子视线的余光,捕捉到藤原临也的身影。

  “……他怎么也在?”

  稍稍愣了一两秒。

  回过神来后,她意识到必须要速战速决了。

  不断躲闪中,徒然间,藤原临也看到胶衣女子的速度暴涨,那黑色的身影犹如幽灵般诡异地扭曲起来,几个闪现之后,一条腿猛地向上一撩。

  持着太刀,气势汹汹的保镖,一下子踉跄后退,脸上的表情痛苦不堪。

  这是撩阴腿……藤原临也下意识捂住了裆部。

  不远处,另一名手持太刀的保镖也扑了过来,试图将她避开。但胶衣女子的身形,只前进不后退,追上第一个持刀的保镖后,双腿一瞪,踩着他膝盖往后放一跃。

  “咔”的一声。

  这么保镖的膝盖骨被一踩就踏碎了。

  支撑的小腿被踩断,扭曲变形,在痛楚传来的那一刻,黑衣包裹着的小手在他后背一拍。

  “砰——”

  空气中的荡起一阵右眼可见的波纹。

  第二个持着太刀的刀保镖救人心切,强行挥刀劈来。然而胶衣女子的身形快如闪电,身形在空中极限地腾挪着。

  啪啪啪——

  女性柔软的掌心自空中连续拍出。

  “呀啊——”手持太刀的保镖就这样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胶衣女子单薄的身影,继续往保镖护着的穿黑色丧服的妇人冲去。

  挡在丧服妇人前面的保镖抓起抓起一张烧烤桌就扔了出去,赶时间的胶衣女子这时候已经懒得再躲避,单脚凌空一踢,将那张桌子踢了个粉碎。

  “轰——”

  飞扬的木屑中,那女子已经如鬼魅般来到了丧服妇人的身前。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刷地蹿上前来,在火光中荡出微妙的弧线。正要伸手抓走丧服妇人的胶衣女子,心中警兆忽生,她侧头看过去,刚好对上藤原临也清澈无比的目光。

  四目相接。

  藤原临也又往前了一点。

  面具下那双眼睛,徒然传来一股凌厉的杀意,警告着他:这件事跟你无关,请后退!

  “警察,不许动!”藤原临也正义感十足地喝了句,继续逼近她。

  “……”胶衣女子心头微恼。

  以前也没见你履行身为警察的义务啊,现在这么热心干嘛……带着一点埋怨的小情绪,她的身影徒然冲过来,左右两掌划出,空间犹如水面一般的荡漾出波纹。

  “好强!”藤原临也心头有些诧异。

  从交手到现在,这女人都单纯是凭借体术在战斗。

  既没释放妖力也没释放神力,佛法就更没有了,单纯靠着体质和技巧强到这个程度,实力相当可怕了。

  摇曳的灯笼火光中,两具身体交错飞旋。

  这边,暂时安全下来的丧服妇人在保镖的护送下躲到了一边摊位的废墟下。不远处,几位身着华丽和服的少女正朝着这边逼来,领头的那位,发髻上插着一支洁白的山茶花。

  深感少女的强大,丧服夫人不由地背过身去,手指按在耳边的通讯装置上。

  “……遭受不明女人袭击……保镖用处不大,估计无法抵抗……藤原临也出现在现场……这不是什么好事……京都来的舞团带有敌意,我的身份可能已经被人怀疑了……请求支援……对方是巫女,有神力,别派普通人来……”

  片刻后,通讯器传来回音。

  “收到——”

  “保持镇定,不许自乱阵脚……支援三分钟到,请坚持住!黄松玉明天就转移——”

  接到上头的指令,丧服妇人心头一松。

  “这位夫人,您没事吧?”京都来的少女迎到身前。

  “没事,没事。”丧服妇人脸上的表情惊魂未定。

  “这边来,我们会保护你的。”

  “去哪儿?”

  “先上寺里。”

  说话间,一行人拉拉扯扯地,往远处的登山台阶转移。

  中间的位置,两道身影还在交手,京都少女远远地回头看过来,表情惊疑凝重。那一男一女的交手极为精彩,攻击凌厉凶狠,躲避完美迅捷,两人的身体灯笼火光中上演着绚丽的舞蹈。场面上看,主攻的是胶衣女人,她的出手连绵流畅,从头到尾都把藤原临也的身体固定在攻击范围内。

  但藤原临也同样足够灵活。

  一分钟交手了数十个回合,双方都被碰到对方一下,看起来就像两人就像是在拍摄一场早已排练好的舞台剧。

  台阶前,连绵灯笼分列在两边,一直蔓延到山上的古寺。

  “夫人,请您先上去。”京都少女交代了句,转身,想要赶往交战的中心。

  但就在这一瞬之间,一道火光划破漆黑的夜空。

  血花从她的左臂上飞溅出去,接着就被高温烤干。

  随着身体一晃,短短一瞬里,所有的灯笼在顷刻间全都熄灭,一种说不出来的惊悚感猛地从空中压了下来,京都少女的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带着一丝丝惊恐。

  “藤岛姐姐——”

  “退下!是狐妖——”

  “夫人,请快点上山——”

  “是那胶衣女人的帮手,她是妖怪啊——”

  漆黑的夜色中,接二连三地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她们的模样和人类完全一致,只不过是在头顶长出了一对兽耳,屁股后面还拖着一条两条或者三条柔软蓬松的尾巴。

  “狐妖真的来了……”藤岛香奈心情很是复杂。

  早些时候,身在京都伏见稻荷大社的她,接到了一个来自南伊豆町的委托。本来她是不打算亲自过来的,毕竟南伊豆是关东地界,她一个关西人不好越界接受委托。但对方说来南伊豆町,会遭遇狐妖,这就让她没法拒绝了。

  狐狸是稻荷神的使者。

  稻荷神大人每次出现,都是以狐狸的形象示人的,每一间稻荷神社也都祭祀着狐狸神使。身为稻荷神社的巫女,藤岛香奈不允许狐妖作乱,危害狐狸的形象。

  就因为这个原因,她来到了南伊豆町,卷入了这种莫名的纷争中。

  ※※※※※

  战斗的外围,两个小巫女刚刚完成疏散游客的任务。

  “砰——”

  天空传来一阵脆响。

  星见凛子抬头看上去,眉心蹙起。

  自己不下的结界,碎了。而在四面八方不断有狐妖涌过来,一尾二尾三尾的都有。在高速移动当中,可以看出她们个体的差异,各有各的美艳和诱惑,实力跨度也从下位到上位。

  “哇!”笠原明日香眸子闪闪发亮,盯着上头那些狐女,“好多狐狸了!哇酷哇酷,明日香要捉几个来玩!”

  “你小心点!”星见凛子警告她一声。

  “你自己小心才对,”笠原明日香不屑地撇撇嘴,“明日香已经是上位了,而你比我多修行两年也还是上位,垃圾——”

  “你……”星见凛子深吸一口气,忍着教训她的冲动,“狐妖数量众多且来意不明,藤原他还在那边和那女人交手,你跟在我身后,不要擅自……”

  话没说完,笠原明日香说里举着个金摇铃,就冲了上去。

  “哈哈——”

  “小狐狸们,乖乖服侍明日香大人吧!”

  这蠢货总有天会把自己浪死……星见凛子头疼地叹口气,快速跟上去,避免学妹发生意外。

  “稻荷神社所属,御敌——”

  台阶前传来呐喊声,星见凛子视线看过去。

  京都来的少女们,全身迸发出神力,产生青蓝色的火焰。在她们上方,明黄色的狐火正面逼近,双方瞬间交战在一起,明黄与青蓝的火焰交缠,绚烂色彩的火花随风乱舞,点燃了整片夜空。

  更远处的古寺里,点点火光也闪烁起来。

  那是来驰援的僧人,很快他们就加入了战场,把局面的混乱程度进一步加深。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