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无限式神 131.逗高冷的女警官,然后进寡妇门

小说:我有无限式神 作者:鱼鱼快动 更新时间:2022-07-19 00:3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清叶住持拉开和室的拉门,示意两人跟着进去。

  藤原临也在宽敞宁静的玄关脱去鞋子,走过擦得明亮地板进入室内。手工制作的厚榻榻米上,中间用灯芯草编成的表面是纬纱。门楣亮窗文雅而陈旧,但是墙壁上挂着的水墨画情趣却不太高雅。哦对了,桌面上还放着黑百合的盆栽,和两位太太拿回道场的那束黑百合一样。

  “两位请坐,贫僧去备茶。”说着,清叶住持走进小隔间。

  进入和室内,笠原深绘里像探寻似的扫了周围一眼,排除环境中的不安因素。脱了鞋后,藤原临也注意到她脚上穿着双鹅黄色船袜,袜子上绣有白色小猫的图案,非常可爱。作为一个高冷的女警官,这样的袜子对她来说未免太幼稚了。但因为人家脸庞长得够美,所以就算是可爱的袜子和她也很相宜,优美修长的身躯哪里都透着非凡的魅力。

  两人在茶桌前坐下来后,笠原深绘里才发现他盯着自己的袜子看,不由羞得双颊微微发红,好像慌忙解释似的说:“明日香的……”

  “嗯?”藤原临也一下子来兴趣了。

  “我来的时候,没带私服……”笠原深绘里的声音越来越低,“这身衣服穿长丝袜不合适,就借了明日香的袜子来穿……”

  “没带私服?”藤原临也的眼神,在她的衬衣和长裙上游走。

  笠原深绘里感觉自己解释这事情真的好蠢,但到了这会又不得不继续说下去:“衣服和裙子是母亲的……”

  “妹妹的袜子,母亲的衣服和裙子……”藤原临也眼神忽然一亮,“再加上姐姐的身体,那岂不是三倍的快乐?”

  “?”

  迎着他奇怪的眼神,笠原深绘里不禁感到一阵寒栗。

  这家伙绝对是个变态!

  就冲他现在的眼神,笠原深绘里百分百确信,他一定会唆使明日香穿上自己的制服或者作战服什么的,陪他玩类似那种“妹妹扮演姐姐和”的绅士游戏。

  过了一会,清叶住持端着茶水出来。

  白瓷茶壶,漆黑的茶碗,只很普通的茶具。

  “我去端些点心来。”清叶住持弯腰说了句,又抬脚离开。

  藤原临也刚好有些口渴,端起茶碗准备喝点茶水。

  “等一下。”笠原深绘里拦住他,自己先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仔细甄别后,才朝他点头:“有些苦,但没有异常。”

  “苦吗?”藤原临也把茶碗放到嘴边。

  “很苦。”笠原深绘里一副不相信她就要吃大亏的表情。

  藤原临也喝了口茶之后,装出了一副很苦的样子。

  “都说了很苦。”笠原深绘里脸上泛出无法形容的开心,但被藤原临也那好笑的视线盯着,她撇开视线,寻找话题一样看向桌面的花。

  “这是什么花?看起来好像桔梗。”

  “是黑百合。”

  “黑百合?”

  “嗯。昨晚两位理事长拿了一束回去,我们几個还研究过呢,”藤原临也边说边把把小花瓶移过来,“味道很独特,你闻闻。”

  “颜色有点像黑山茶。”笠原深绘里低头,嗅了嗅花香。

  一股怪异的腥味,说不上好闻还是难闻,总之有点不对劲。再仔细瞧一瞧花色,像深紫色却又不是紫,在阳光的辉映下呈现出一种红紫色的奇怪色彩。

  处于职业的敏感性,她把花推到一边:“感觉有古怪。”

  藤原临也凝神望着花瓶里的黑百合。

  共有两株,一株茎上各有两朵花,合计四朵花。

  笠原深绘里像没事干那样,往花瓶里灌茶水。

  花儿盛开,花色不算鲜艳,阳光洒落在花茎叶片的悠悠碧绿上,显得有点诡异。

  “黑百合的花语,是孤高与诅咒来着呢。”藤原临也回忆着在哪本书上看到的内容,“通常生长在海拔为2500米的高山上,独自生长开花。在日本,只有中北部才会生长,按理说不应该出现在南伊豆。”

  笠原深绘里凝神静思片刻,然后回答:“有可能来自栃木县。”

  对于她这简洁的发,藤原临也做了必要的补充:“也就是说,那寡妇对修缮古寺的渗透很深,深到清叶住持拿她带过来的花,当做礼物送人了。”

  “大概是的。”笠原深绘里说。

  “你和栗子是通过什么途径现这寡妇的?”藤原临也问。

  笠原深绘里没有回答,只是把双腿拢得比刚才更紧了些。

  这个动作表明了她动摇的心。

  “好吧,我不问你和栗子之间的事了。”藤原临也认输似的说。

  “嗯。”笠原深绘里应了声,刚握成拳的小手慢慢松开。

  “不过我提醒你哟,栗子那人不算好人啊,小心你也被她算计在内。”藤原临也看着她的双手,挑拨离间似的说,“你虽然聪明,可不善于表达和拒绝,很容易被她用什么理由就裹挟住的。”

  “我有分寸。”笠原深绘里冷静地答道。

  你有个屁……藤原临也心里骂了句。

  就深绘里这脑子,怕会被小姨卖个精光……算了,懒得管,到时候自己再出来收拾残局好了,作为一家之主,维护家庭和谐本来就是自己的责任,就让她们先闹吧。

  “二位久等了。”

  清叶住持回到差室内,手上端着食盘。

  盘子里是写普通的饼干果脯,另外还有些烤过的鱼干。

  笠原深绘里一不发地随机挑了几样送进嘴里,确认都没问题后,才用眼神示意藤原临也可以吃了。再刚进来时,藤原临也觉得她是大惊小怪,但看到黑百合后,才惊讶于她的谨慎。

  清叶住持坐在两人对面,也没说话。

  吃了一点鱼干后,藤原临也才抬起头,看向旁边的黑百合:“这花很好看,是什么花来着?”

  “这是黑百合。”清叶住持的声音有些拘谨。

  “哦,很少见黑色的百合……”藤原临也沉吟片刻,“我在南伊豆也待了一个多月了,还没见哪里有这种花呢,是寺里的特产吗?”

  清叶住持瞟了一眼茶室的门,然后把视线收回藤原临也脸上。

  “不是的,”他有些迟疑,但还是选择了坦白,“是谷村夫人从栃木县带过来的,送了我一些。”

  藤原临也和笠原深绘里交换了个眼色。

  ‘确认了!’

  ‘谨防有诈。’

  思考片刻,藤原临也改变了话题:“谷村夫人从大师这里收了多少黄松玉?”

  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清叶住持心中叹息一声,哆嗦了好一阵:“3806克。”

  闻,笠原深绘里马上从帆布包取出笔记本,用圆珠笔在空白页上缓慢地写下“3806克”的字样。她的笔握得很用力,写出来的只字就像用钉子在砖头上刻出来似的,倒也有特别的韵味。

  一克黄松玉,可以加固空间为一立方米的结界。

  3806克,也就是加固3806立方米的空间。这样的结界不大,大概也就是能覆盖住一栋小别墅空间。

  “价格多少?”

  “11万円一克。”

  “啧啧,比金子还贵哟。”

  “放以前卖不了这么贵的。”清叶住持缓缓地呼了一口气,“只是最近着半年来价格猛涨,年初的时候还是4万円一克,现在就11万円了。”

  “难怪忍不住卖了。”藤原临也理解似的点点头。

  笠原深绘里换了个坐姿,并拢双腿侧坐在藤原临也身旁,伏案砸是笔记本上记录。

  “谷村夫人有说用途吗?”藤原临也继续问。

  “她家是在山里,打算用黄松玉来构造结界,防止昆虫蛇鼠进屋。”

  “你觉得这个理由可信吗?”

  沉默降临。

  茶室内没有声音产生,唯有窗口出来夏蝉的鸣叫。

  清叶住持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藤原临也的脸,良久,才慢慢地摇头。表情看上去很疲倦,面相也变得苍老憔悴了些,不时喟然长叹一声,且叹声奇妙,有些刺耳,“咕嘟咕嘟”的,就像有什么东西塞在喉咙里里,听起来叫人不大舒坦。

  藤原临也没有催他,也不想看到他的样子,只好看向窗外。沿着庭院里的菩提树,无数的蝉发出了知了知了的短促的悲鸣,飞来又飞去。海浪的声音也依稀能听到,海风掀起了黄绿色的窗帘帐的下角,帐子下角摩擦着铺席,发出了像矮竹叶摇曳似的声音。

  过了许久,清叶住持苍老了许多的声音才响起。

  “谷村夫人说的是真是假,由不得贫僧来判断。”

  笠原深绘里蹙着美丽的双眉,刚要开口。

  藤原临也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

  然后,这位高冷的女警官,就温顺地低下头来。

  “的确,由不得你来判断。”藤原临也慢慢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他,“准确点来说,那是我的责任,请带我去见一下谷村夫人吧。”

  清叶住持有些惊讶,呆在茶案前不动。

  他可是准备了很多说辞的呀……这还没开始呢,就结束啦?

  “清叶住持,请!”藤原临也客气道。

  声音虽然不严厉,但眼神却带着上位者的压迫感,清叶住持自知没法拒绝,只能起身在前头带路。

  离开偏殿后,往后山走去。

  夏日阳光炎热,没有一个游人。

  路过一个地藏像,藤原临也拉着笠原深绘里,双手合十参拜了下。

  “深绘里姐姐,你许了什么愿?”

  “许愿?”

  “你该不会就只是拜了下吧?”

  “对啊。”笠原深绘里地瞪了这无聊的小男孩一眼。

  近乎不认识你是谁的冷淡,使她侧脸更显得更加气质高雅。藤原临也望着她的侧影,小声说道:“我刚才和地藏许愿,希望三个月内融化掉深绘里姐姐。”

  笠原深绘里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让你穿高跟鞋来爬山,知道错了吧!”藤原临也幸灾乐祸地说了句,抬腿就跑。

  “你做梦去吧!”笠原深绘里咬牙切齿地在背后骂道。

  布满碎石的小路向前延伸着,从寺庙后门出去后,路边闪现出一条清澈的小溪,水面上摇曳着美丽的水草。中途路过一道小木桥,桥边上开着很像杏花或别的什么白花。

  藤原临也站在桥上赏了几秒的花。

  从桥钻出来三四只白鸭,滑动着深黄的蹼逃走了,伏在熠熠生辉的流水上,它们洁白的羽毛也闪烁着银光。

  “你干嘛不走了?”笠原深绘里从后面赶上来。

  “看鸭鸭。”藤原临也指着小鸭子。

  笠原深绘里也看出去,简洁地评价:“很可爱。”

  藤原临也舔了舔嘴唇:“晚上来偷一只回去尝尝味道。”

  “?”

  笠原深绘里没来由地就觉得生气,抬起脚,用高跟鞋跟重重踩了他脚面一下。

  “啊,疼……”藤原临也用浮夸的演技敷衍了她这一脚,弯腰拾起地面的小石子,以优美的投掷姿势,在水面上打出了个十八下的

  水漂。

  “你看,十八下!”

  “那么得意干什么?”

  “我厉害不?”

  “……幼稚鬼!”

  笠原深绘里抬脚就走。

  前边的清叶住持已经走到小湖边了。

  “你还没说我厉害呢!”藤原临也追上前和她并肩走着。

  笠原深绘里维持一贯冷淡的表情:“不厉害!”

  “十八下还不厉害?”

  “就是不厉害!”

  “既然这么说了,你打个给我看!”说着,藤原临也弯下腰,捡了块石头给她,“只要你能打出三下,我就喊你姐姐!”

  “……”笠原深绘里低头,望着他手上那块方形的石头。

  良久过后,她深吸一口气,扭着纤细的小蛮腰抬脚就是猛地一踹。

  “噗通!”

  清叶住持回头,发现藤原临也四仰八叉地躺在小溪里。笠原深绘里正弯着腰,把手伸下去打算把他拉起来。

  奇奇怪怪的一对男女……清野住持停下脚步,等待两人赶上来。

  藤原临也从水中站起来,抹去脸上的水珠,望着笠原深绘里伸出手来的手掌,权衡了几秒钟,他放弃了让女警官来一个湿身诱惑的念头。

  “你以后给我小心点!”

  威胁了句,他才把手搭上去。

  笠原深绘里拉着他起来,然后又像是很烫手似的,把他的手一甩。

  有一点很奇怪啊,明明自己比他还要高一点来着,但为什么手比他的要小那么多……而且握住的时候,有种无戒备的亲切感暖融融地传递过来,竟是如此美妙。

  跟在笠原深绘里后面,藤原临也再次感慨,她的腿是的完美。

  盛夏的阳光中,鲜艳的橘色长发,微微泛着火光,比之前看到的任何一次都还要漂亮。跟在清叶住持身后,两人踏着溢满石头小路的斑斑光影,来到后山的水池边。

  几个京都来的少女,在池边架设的秋千旁玩耍。

  池水倒映着蓝天白云,四周是翠绿的山林。池边有许多小石头堆,每一个石头堆前面都竖立着木制的墓碑,为了表达对死者的敬意,墓碑上用梵文撰写着短小的经文。

  “这些都是僧人的墓吗?”藤原临也问。

  “嗯是的,就是这样寒酸啊。”清叶住持朝着今天新堆起来的两个墓参拜了下,“刚来寺里的时候,贫僧还会愤世嫉俗:有权力和财力的人留下了漂亮的墓,留下了富丽堂皇的墓。现在再想到这个问题,只会想贫僧这些乡里人,生前就没有一点想像力,墓自然也是没有一点想像力的来建造。贫僧觉得这种墓很是凄凉,但很恰当。因为死后要不需要继续乞讨他人的想像力了啊。”

  “优雅只能在想像力里才有吗?”藤原临也搭了一句,“你所说的没有想象力,指的是那方面呢?”

  “就是这个嘛。”清叶住持用巴掌连续敲打了几下长满青苔的石塔顶,“石头或白骨,都是人死后囹下的无机的部分。”

  说完后,他像是不愿再讨论这个问题,闭上嘴默默地往前走。

  笠原深绘里刻意放慢了脚步,把藤原临也拖在后面,才评价道:“简直是个十足的佛教徒。”

  “与佛教有什么相干呢?”藤原临也从路边捡了一根很直的树枝,边走边挥,“优雅,文化,人类关于美的想法,所有这一切的实像,都是无结果的无机的东西。不是修缮古寺,只是石头而且。哲学,这也是石头。艺术,这也是石头。大抵啊,除了感情外,石头能代表世界上的一切。”

  笠原深绘里开动脑筋,思考他折番莫名其妙的话。

  但没等她悟出什么道理来,藤原临也脚底一踢,“姐姐陪我过两招。”

  飞扬的草屑中,一根木棍飞来。

  笠原深绘里下意识抓住木棍,摆出居合斩的起手式。下一秒,她及时反应过来,把手中的棍子一扔,脸蛋红红地怒瞪了藤原临也一下。

  啊啊啊——

  这小鬼太可恶了啊!

  你自己幼稚就好了,干什么要带上我一起幼稚——

  她这罕见的娇羞模样,是真的可爱。藤原临也的视线从她的胸脯向双腿滑下,仿佛现在才发现似的,心想小姨一定要努力啊,尽早把这女人给骗糊涂了好让自己出来救场。

  笠原深绘里忍着把他按在地上打一顿的冲动,视线凛然地问:“刚才那话到底什么意思?”

  “你这人啊,太古板了,没有一朝见性的可能!”藤原临也笑着说。

  见性是佛教用语,即大彻大悟的意思。

  笠原深绘里直勾勾地看着他,两人就那么互相看了三秒。

  “常道,禅以无相为体,明白了什么是无形无根的东西,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见性。想要能够如实地看到无相,就要求对形态的较力极度敏锐的。不能以无私的敏锐性来看形和相的人,又怎能那样清楚地知道和看到无形和无相呢?”

  笠原深绘里还是不懂。

  活了快二十五年,她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

  “要是不理解的话,你可以看着我。”这时,藤原临也用大拇指指着自己鼻尖,眉飞色舞地说:“像我这种光凭在这里就能发光的人,也就应该称做是为生而生的人。这种明了的形态,就是无形无相的活生生的例子,最实在的模型。譬如,我站在这,你会觉得我和八月的山林很配,我站在花丛里,你会觉得莪和八月的花丛很配,我站在海边,你会觉得我和八月的大海很配……”

  笠原深绘里总算听出来了。

  饶了一大圈,他就是单纯说话逗自己而已,顺带再自恋一下……

  海风吹过,高冷的女警官将飞舞的橘发挽在耳后,露出浅浅的微笑。她似乎是想露出一个威胁的笑容,但很可惜,因为长得过余漂亮,只会让藤原临也感到好看。

  “我明白了!”

  她点了点头,弯腰捡起一根的树枝。

  “假如你突然逝去,那就是和八月的灵柩很配,对吧?”

  “……不对!”

  “西内——”

  手臂粗的树枝照脸砸下来,藤原临也转身就跑。

  “清叶住持,救命——”

  池子对面荡秋千的京都少女,转过视线看被气得不清的笠原深绘里,大概是把这场面当成情侣在吵架,所以她们一致认定藤原临也是个背信弃义的渣男。

  笠原深绘里拿着木棍,敲了他几下。

  稍稍出了点气候,她把木棍扔了,又一次并肩和他走着。树叶间落下来阳光,照在他那洁白的衬衣上,闪耀着润泽的光芒。他不时用手指去撩一下还没干的头发,每一根手指都骨节修长,温润且性感。

  “欸,深绘里。”

  藤原临也忽然开口,把正盯着他手指看的笠原深绘里吓了一跳,她强行保持着镇定,不耐烦地问道:“干、干什么?”

  “你知道什么是少年不?”藤原临也挖坑似的问。

  “不知道!”笠原深绘里面无表情。

  “所谓少年,就是像我这样,”藤原临也忽然伸出手,手指在她眼前炫耀似的晃动,“要有让每一根手指都长得完美无缺的意志!”

  “……”

  笠原深绘里羞耻到想原地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天照大神在上,一道雷劈死这混蛋吧,再不济把他变成哑巴也好啊……再这样下去,我会被他这张嘴说死的。

  离开水池后,来到一处小住宅区。

  一边一边是小松林,另一边是旷阔的斜面,看到那边的海。

  “谷村夫人就住在里边。”清叶住持停在一栋小楼前。

  “辛苦了。”藤原临也颔首示意。

  笠原深绘里往里头看了眼。

  低矮的树篱围着一块庭院,几个僧人在院落里戒备。花坛、林阴、树、背阴棚等设施看着充满乡土气息,在低矮的回廊深处,可以看到有女人坐在茶室里。她穿着黑色丧服,束了根细细的腰带,发髻上插着黑百合。

  清叶住持推开门,刚准备进去。

  “大师在外面等候就好。”藤原临也叫停他,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里边,没有留给他拒绝的余地。

  笠原深绘里也跟进去,两人一起在玄关脱了鞋,往有谷村夫人的茶室走去。掀开粗布门帘,那晚见过一面的谷村夫人像是知道会有人来那样,没有坐着,而是蹶着屁股打电话那种姿势。

  “欢迎两位的到来!”

  藤原临也一进来,她就起身鞠了个躬。

  娇小丰腴的身材,很奈斯。

  脸蛋圆圆的,算得上漂亮,起立动作很利索,看得出大家族的涵养。

  藤原临也对她的第一印象并不太坏。她那张圆圆的脸蛋,看着很温柔,眼神却又不失女性的坚强,手臂和手指有些胖乎乎的,但绝对不算臃肿。

  “我叫藤原。”藤原临也自我介绍道。

  谷村夫人没有应声。

  笠原明日香也走过来,在藤原临也身边坐下来之后,简洁地说道:“笠原。”

  “二位好。”谷村夫人柔弱地应了声。

  她那张柔和的脸庞,没有因为两人的到来而显露出困惑。反而像是从闷热的大街上急匆匆地赶回家一样,满脸通红,眼角含泪,丰满的胸脯在起伏。

  “遇到什么难题了吗?”藤原临也问。

  “哦,没事,让二位见笑了……”谷村夫人用手帕擦拭一下眼角,“今天是亡夫的忌日,妾身有些伤感。”

  说这话时,她的眼角往柜子偷偷看了眼。

  藤原临也注意到,上面的壁龛里挂着一个男人的照片。

  “那位是?”

  “正是亡夫的照片。”

  “看着蛮斯文的,像个教师。”

  “他的确是中学教师呢。”

  正聊着开场的寒暄,有女佣端了点心出来。

  女佣弯下腰后,侧脸看着很美,藤原临也觉得好生熟悉,但一时半会又回忆不起来。

  “妾身自己做的,莲藕小仓卷。”谷村夫人和他介绍道,“将藕卷起来包上豆沙,薄薄地切成片,味道很清甜淡雅。今天是亡夫的忌辰,所以妾身才特地做了他身前最爱的点心。”

  “谢谢款待,我开动了——”藤原临也双手合十致谢了下,拿心就往嘴里塞。笠原深绘里有些不满地瞪他一眼,用眼神说:“你不许吃人家祭祀亡夫的点心。”

  “妾身给藤原君沏茶。”谷村夫人弯着腰,往茶壶里加水烧开。

  藤原临也往那边一看,这才看到铁做的火炉已经茶壶都是莲花形的。寺庙里用莲花造型的东西,倒也算合适,还不会让人有念佛的沉闷气氛。

  “和尚也有小心思嘛。”他说。

  顺着藤原临也的视线,谷村夫人觉察到他是在看炉和壶后,“是嘛,妾身也这样觉得。稍微小了点,很可爱是吧?”

  “蛮罗曼蒂克的。”藤原临也乐呵呵地说。

  火炉上,莲花半开半闭正好抱着壶底,莲叶边框全切成花的形状,火苗从下边钻出,顺着花瓣的纹路包裹住整个茶壶。这画面透出淡淡的暖意,像在诉说一个牵肠挂肚的古老爱情故事。但壁龛里的那张照片就显得过于刺眼,和画面很不协调,大有暗示夫目前犯的意思。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