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无限式神 141.夏希栗你作恶多端!

小说:我有无限式神 作者:鱼鱼快动 更新时间:2022-07-30 06:56: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嗯?

  狐女来了?

  美记小姐怎么知道有狐女?

  藤原临也心里咯噔跳了一下,直直望着川岛美记。

  此时的美记小姐,嘴唇轻蔑地张开着,露出了成排锐利的牙齿,闪烁出危险的寒光……从她那气势昂扬的瞳眸里,除了能看到他的影子外,瞳孔边缘还有一条晃荡着的狐狸尾巴。

  刹那间,冷汗遍布全身。

  “这……不能这样吧?”藤原临也呆呆地问。

  “你说呢?”川岛美记板着脸等她,有点凶巴巴的感觉,可那脸上的红霞还未曾褪去。

  藤原临也艰难地回过头。

  夜色中,他拿到那双狐狸眼睛幽幽地泛着光,那无与伦比的美丽,正以微笑着的目光冰冷地俯视着他,嘲笑他的意志。那嘲弄的嘴角,仿佛在对他说:乖乖躺好给小姨玩弄。

  这样的小姨,直接把藤原临也吓得心脏漏跳了一拍!

  “栗子,你都干了什么……”

  夏希栗没有回答,只在妩媚地笑了起来。

  那双端丽深邃的眸子穿过黑暗,直勾勾地盯在他脸上某个毫无意义的焦点上。舞台的喧哗盖过了她的沉默,藤原临也望着这样一个女子,不免感到她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疯女人。

  川岛美记微微眯着眼,打量起出现在头顶的夏希栗。

  夏希栗的目光扫了她一眼。

  突然之间,树下传来一阵踹树声。

  藤原临也低头看去,透过树叶间隙,学妹正愤怒地看树冠。

  不会吧……他心头一跳,仔细侦查了下周围的环境,除非两人用了神力,否则应该发现不了才对的。好在,片刻后学妹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

  “那紫色浴衣的女人,绝对就是狐狸精!学姐要不我使用神力吧,把这里人的人全赶走,无论如何都要把前辈找出来啊——”

  是这样啊,藤原临也松了一口气。

  不对。

  松个屁啊。

  学妹这人,是真的有可能会那样干的啊。

  现在,藤原临也只能寄望于学姐,希望学姐可以劝阻她。

  “有很多女人为你争风吃醋哟。”夏希栗轻飘飘地落下来,坐在藤原临也右手边的树干上。然后,她顺手挽起他的右手,把头抵在他右边肩膀上。川岛美记不甘示弱,同样挽着他的手,也把头抵在他另一边肩膀上。

  “两个绝代妖姬都在你怀里呢。”夏希栗伸出手指,戳着他的脸颊,“小姨帮你做了那么多事,感动不?”

  我一点都不敢动……藤原临也现在,就和个木偶一样。

  树底下,头上顶着无数绿叶的星见凛子,声音温和地开口:“这里大多数都是普通人,你要使用了神力,肯定又会让一部人人知道世界上有超凡力量的。”

  “知道就知道嘛,有什么问题。”笠原明日香满不在乎地说。

  “我说,”星见凛子叹了口气,声音中满是无奈,“你知道为什么要和普通人隐瞒超凡力量的存在不?”

  “不就是为了维持稳定和利益嘛!”笠原明日香不满鼓起脸颊。紧接着她把头歪向一边,一抬起双眼用“对吧”的眼神看星见凛子,“《乌合之众》里有说过‘群体从来不渴望真理。影响大众想象力的不是事实本身,而是它所扩散和传播的方式。’从源头掐断普通人对超凡的认知,即可以保持社会稳定,更可以巩固我们这群人的利益。”

  “你居然知道《乌合之众》?”星见凛子有些诧异。

  “嘿嘿!”笠原明日香得意地挺起胸膛,“明日香可是最大的天才!”

  “少自恋了。既然知道《乌合之众》,那么里面还有一句话你怎么没记住?”星见凛子轻轻垂下修长的睫毛,淡淡微笑着:“独处的个人能控制自己的反应能力,而群体却缺乏这种能力。”

  “这话和我们要讨论的东西有关系吗?”

  “普通犯罪和灵异犯罪,哪个更难被侦破?”

  “当然是灵异犯罪。”

  “这不就对了吗。”说到这里,星见凛子稍微呼一口气,“只有少部分人知道超凡力量,那么他们会更好地控制住自己冲动的念头。而所有人都知道了,那灵异犯罪也就和普通犯罪一样普遍了。”

  笠原明日香眨巴着眼睛,表情似懂非懂。

  “对普通人隐瞒事实,其实是在保护普通人。如果当他们得知有种更强大,更难以察觉的力量存在时,许多现在遵纪守法的人,有相当大一部分会抱着更难发现的侥幸心理铤而走险,那么整个社会的灵异案件将不可避免地激增。”

  “这样吗……”笠原明日香表情若有所思,也不知道有没有完全理解透。

  “你站在自己的立场上,隐瞒肯定是为了维持稳定和利益;站在普通人的立场上,公开是会增加他们被伤害的风险。”星见凛子拉着她衣袖,神情柔和得宛如在看成绩有所好转的亲妹妹,“藤原同学一直以来都想让你学会转换一下自己的立场,设身处地地思考别人所要面临的问题,而不是一直被固定的立场限制住了思维。”

  树冠上,藤原临也心头涌起老父亲一般的心酸感。

  明日香啊,懂事点吧,不要浪费了我和学姐的一片好心……话说回来,学姐和学妹的关系也蛮复杂的啊,如果把学姐比作一直高冷的猫猫,那么学妹就是凶残可爱的白鼬。两家世代交好,她们两人既是竞争对手,也是亲密的伙伴……如果自己从中加把劲,或许可以让她们好到变成躺在同一张床上的亲姐妹。

  “理解我的话没?”

  “啊,理解啦——”

  “你的表情很不情愿。”

  “还不是渣男前辈的错,明日香好不开心啊——”

  “我们接着去找他。”

  “找到他然后打他。”

  “慢点,拉着我的衣袖,别走丢了!”

  两位美少女渐行渐远,藤原临也目送她们离开背影,向学姐投以崇高的敬意。要不是现在左右都被女人架着,他肯定冲上去,和学姐说一声谢谢。

  “别看了!”川岛美记大力拍了拍他的背。

  夏希栗稍微弯下身体,仰脸凝视他的脸蛋:“有两个了还不知足吗?意思是说,要小姨现在把她们叫回头?”

  “别!”藤原临也一下子回正视线。

  “小姨?”川岛美记脸色霍然一变。

  终于反应过来了,薄怒的红晕浮上脸颊,她瞪着夏希栗:“你就是小姨?”

  “啊啦,小临也没和你说吗?”夏希栗吐一下舌头,嘴角再度浮现不怀好意的笑容,打趣地说:“抱歉呢,我还以为刚才他都和你坦白了呢。看来呀,你比较好糊弄,他都不想和你说这事。”

  夏希栗你找打……藤原临也心中在怒吼。

  再这么放任她,说不定后宫就真的没法开了……他在心里琢磨着,山神祭的那晚干脆就双杀吧,把太太和小姨一起拿下。

  “藤原临也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川岛美记充满怒火的眼睛,回到狗东西身上。

  “好好好,我的错……”藤原临也不好继续装无辜,举手投降道:“狐女和小姨是同一个人嘛,我认为只要说出了一个身份就行,归根究底也是坦白。你要是生这个气的话,呃,我们再亲一下,呵呵……”

  “亲你个头!”川岛美记咬着嘴唇,使劲压了压火气。

  眼皮子阴沉地瞅了瞅他,接着她冷眼看向另一边,摆出不再搭理他的姿态。

  “又要哄啦?别那么小心眼好不……”藤原临也拉拉她的衣服,然后有搂住她的腰,“美记小姐?女帝大人?我的首席巫女?山神太太……说句话啊……你再不说话,我就要给你下跪啦。”

  连续叫了好几声,川岛美记都无视他。

  那始终都绷着的脸,好像在想着什么凝重的心事一般。

  藤原临也脑筋开动片刻,转头怒喝道:“夏希栗,看你干的好事!”

  终于,川岛美记眼皮动了动,身体也重新往他这边靠了过来。

  “你说你都二十几岁人了,和小孩子一样闹好意思吗?”藤原临也脸色严肃,数落着夏希栗,“你是小姨,严格来说是她的长辈!作为长辈,你不爱护她就算了,怎么还可以戏弄她!今天这件事你说要怎么赔罪?”

  川岛美记抓着藤原临也右手手腕,那白嫩的脸庞这才浮现出笑容,似乎在炫耀自己的胜利。

  夏希栗注意到了她姿态的转换,以及藤原临也拼命打眼色的可怜兮兮模样。“唉……”她长长地叹一口气,露出受不了的模样。但随脸上又扬起不怀好意的微笑,那狐狸眼睛闪烁着狡猾的光芒。

  “你看这样好不,我帮她推一次屁股?”她尽管说着很下流的话,可她坐得挺直,双手轻轻叠在藤原临也肩膀上,从纤细的手指到修长的睫毛,一切的一切都何等美丽。

  “在床下听声音才差不多!”川岛美记视线冰冷的视线,强硬地回嘴,一副挑衅的样子。

  夏希栗稍微皱一下眉,又很快地恢复原来的表情:“小临也,告诉她我是你什么人。”

  藤原临也的眼角难以察觉地跳动了几下。

  “不需要!”川岛美记拉长了脸,重重地甩过头,鼻尖“哼”了一声。

  半靠着藤原临也的夏希栗,平静地看了看她,也学着“哼”了出声。

  俩母妖怪就互相甩起了脸色。

  夹在中间的藤原临也,抬手挠了挠头,越想越觉得郁闷。

  这一家之主当得太没尊严了啊……小姨就算了,毕竟他暂时惹不起,可川岛美记你差不多就好了啊……想着想着,他干脆抓着两人的手,从树上跳下来。

  左右四顾,见学妹学姐都不在后,他直拉住两人嫩嫩的小手,也不说话,闷头就往摊贩那边走去。

  舞台下依旧是人声鼎沸。

  三个手拉着手下了台阶,钻进吵吵嚷嚷的人群。这些游客注意到了三个牵着手的人,一时间吓得纷纷躲开,一片小空间就这样形成了。明明人很多,可藤原临也却无拘无束地流动着。穿过一张张震惊的脸,一双双羡慕的眼睛,向前走去,并不费事。

  周围的目光,看得川岛美记感觉很不对劲。

  诚然,没穿校服的狗东西看着像个大学生一样气质沉稳,而她自己则是干练端庄的同时年轻貌美。两人手拉着手的画面就宛如小情侣般和谐,前提是没有夏希栗的存在。

  路过一对母女,母亲用手捂着儿子的眼睛,呵斥道:“不许看,不许学!你以后只能找一个老婆。”

  川岛美记脸色一阵发烧,甩着手呵斥他:“你干什么!放开!”

  “难得来一趟,去逛逛呗。”藤原临也打定主意,今晚就要把美记小姐给说服了,打掉后宫路上的第一个阻碍。

  “你给我松开那狐狸!”

  “没事,她不介意。”

  “对啊,我不介意。”夏希栗插了一句话进来,以半开玩笑的柔软姿态瞥藤原临也一眼,“被说同时牵着我和你的手逛街,就算同时脱了我和你的衣服到床上去,我也不介意。”

  “……”

  川岛美记实在是没料到,有人能这样不要脸。

  “我可不愿意听这种话,我的性格是不能容忍这种龌龊的玩笑的。”她就像是个羞

  涩的少女那样指头紧紧按眉头。这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女帝,是不喜欢在心上人面前开世俗玩笑的。

  “她不是在开玩笑。”藤原临也说道,“将来的她,肯定也是藤原太太。”

  川岛美记一时之间,颤抖地咬着嘴唇,脸上飞起一片气恼的红晕。紧紧盯着狗东西的眸子里,闪过同归于尽的寒光。

  “当然,美记小姐是大太太。”藤原临也补充道。

  “……”川岛美记眼眸闪烁了下,挣脱无果后幽幽一叹,把脸垂了下来。

  折中主意,永远都适用。

  川岛美记内心纠结中,身体靠近藤原临也,肩膀与肩膀贴在一起。牵起来的手,被夹在身体中间,除非贴近了看不然根本看不出来是在牵手。往前走的时候,她也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生怕被人认来。尽管这里没人认识她,可她还是怕自己甘于和别人分享男人的事情传了出去。

  三人随着人流走动,进入到舞台边缘。上边有群村民在跳舞,舞姿良莠不齐,不过贵在参与。过节般开朗热闹的氛围中,气球、风车、五颜六色的糖果的光彩在黑暗中泛动、今晚是个浪漫的夜晚。.c0m

  走到摊位前,藤原临也又买了两个狐狸面具。

  摊位老板一脸诧异地看着他牵着的两个女人:“这……先前那两位少女呢?”

  “我家里女人多不行么?”藤原临也神气地一挑眉。

  “你闭嘴,我不是你家里的女人!”川岛美记扭开视线,声音略微降低,“还不快点松开!”

  “对啊,我才是。”夏希栗眯着眼笑笑,主动把脸凑上前,“小临也帮我戴好面具,然后我露出狐狸的形态,把耳朵和尾巴给你玩。”

  本来还气她破事多的藤原临也,心里马上就软了。

  拉着她来到旁边的树丛下,给她戴上狐狸面具。夏希栗略微扭了扭腰,覆盖着柔细长毛,呈现蓬松状松软尾巴首先蹦了出来,紧接着头上呈三角形突起的一对毛茸茸的尖耳朵。

  “让我看仔细点。”藤原临也松开川岛美记的手,转而搭在夏希栗的肩膀上。

  “喏,为你准备的哟。”夏希栗扶着他手臂,把脸凑上来,如同要说悄悄话似的,“尾巴的作用,可不止拍蚊子哟。想知道更多吗?”

  “还有什么?”藤原临也伸手揉着她的耳朵。

  手感超真实的,和揉一只狗狗的耳朵差不多,压下去还会回弹,好玩!

  “别看尾巴那么大,实际只是毛多。”夏希栗脸蛋垂下了头,尾巴不停左右摇摆,貌似在害羞但实际却是在装可爱似的说,“而且呀,尾巴就和手一样灵活呢。只要浇上润滑液,把毛淋成实心了,就可以替代手来和你玩游戏了。”

  “……?”藤原临也心想,狐尾帮撸这玩法……是人能想出来的?

  哦。

  她已经不是人了啊。

  那就没事了。

  “相比新玩法,我更关心你有没有不良反应。”藤原临也表情严肃下来,“既然你做了,再责怪你也没用。除了支持你外,我还要保证你身体里的意志永远都是夏希栗的,而不是某个狐女。”

  川岛美记撇了两人一眼,打算走人。

  “你坐着不许走。”藤原临也分开一只手按住她手腕。

  “……”川岛美记微微叹息,眉宇间颇为无奈地重新坐下来。

  “小娇妻很快就要驯服了嘛。”夏希栗轻盈嫣然地一笑,用柔美的纤手娇媚地捂在嘴唇上,上下打量着川岛美记的身材:“山神夫人在山神祭上穿的华服,看来需要我这个小姨现在赶回去制作咯。”

  表面上还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但实际上,川岛美记已经使劲竖起了耳朵。

  “不止服饰,还有接待宾客的准备、表演的队伍、场地的装饰……这些都需要栗子帮我提前把把关。”

  “什么都我干,你干嘛去?”

  “我回东京帮美记小姐办理巫女的注册手续。”

  “啪!”

  夏希栗抬起尾巴,一下子扫在藤原临也脸上。

  但下一秒,她的身躯,也被藤原临也紧紧抱在怀里。

  浓郁的夜幕中,两人相视。

  变成狐女后,她那双清澈的黑色眸子变成了琥珀色,黑暗中也在闪闪发亮。

  花纹繁复,美如琉璃,深邃如苍穹,藤原临也看得出神。在这种时候,只要小姨表现出一点的抗拒,他都是无法接受的。

  “我夏希家真是欠了你藤原家的。”夏希栗半推半就,闭着眼睛偎依在他的怀里。

  这种姿态的她,艳丽无比到了极致,实在难以形容。妙不可的优美线条、在黑暗中勾勒出那如花似玉的美貌;端庄秀雅的表情中洋溢着热烈奔放的妩媚。她的嘴角微微翘起,不知是得意多点,还是觉得唏嘘多点。

  对视的末尾,藤原临也的眼睛充满一种真切的恳求。

  夏希栗甚是喜欢他的这种目光。

  这是希望把一切都留在暧昧的美丽岸边的目光……他正在为了如何深入到自己的内心而苦恼,前进没有路后退他不愿意,只能希望一直停留在原地。

  “你已经被小姨拿捏住了。”夏希栗突然迅速把脸贴上来,和他接吻。

  搂着她腰间的感受到她的体温,仿佛置身于温室花房里那样的温热,芳香扑鼻而来。藤原临也想像着要是这样窒息而死也不赖,堪称一种圆满匀称的美的境界。

  火焰不断飞舞,人影交织。

  夜空充满着火星子,火星子扬起红色的烟雾,呈现一片黄色,犹如落日的余辉。

  川岛美记头埋在膝盖里,听旁边的两人说话。夏希栗的声音很是动听,仿佛正浸泡在不凉不热的洗澡水里一样心情舒服。有时候,川岛美记会侧头看过去,她神态慵懒地说话时手指优美的动作,白皙柔嫩的咽喉恰倒好处的颤动,对藤原临也挪揄和戏谑时嘴角依然挂着微笑。在藤原临也突然一本正经地讲大道理事,她抬起手轻轻捂着额头来掩饰自己百无聊赖般的疏懒眼神。被藤原临也发现她不耐烦后,她又会撒娇似的露出魅惑众生的媚态哀求藤原临也不许生气……从她的千姿百态中,川岛美记深刻体会到了,一个女人在幸福的时候展现出来的美丽有多惊人。

  就连一向自认为世界最美的她,都有些羡慕了。

  相较之下,自己只是一个有点姿色,但只会耍脾气不会哄人的无聊女人而已……川岛美记沉默地注视着飘舞的火星子,好几次她想伸手去碰,但什么也碰不到。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川岛美记吓了一跳,毫无感情地回头望了藤原临也。

  “你干什么啊!”她又生气又委屈地说。

  “哄她去吧。”夏希栗满足地伸了个懒腰,略显放肆地躺在草坪上星星。

  “瞧你这脸色,又在胡思乱想了对吧?”藤原临也张开双手,搂住她的腰,“想到了什么,可以和我说说吗?”

  川岛美记身体一僵,却也没有躲闪。

  随后在藤原临也用力的情况下,她倒在草地上,咬着后槽牙恨恨道:“我不当你的式神了。”

  那如画般幽美的脸蛋,委屈巴巴的。

  “别扭可以闹,这样才能显示出每个人独有的性格,不至于变成花瓶。”藤原临也嗅着她身上的玫瑰香味,还有身下草的清新气味,“但要是没完没了的闹别扭,就会让人烦了啊。”

  川岛美记嘴巴一扁:“我想闹的嘛……”

  “对对,我的错。”藤原临也笑了下,低下头,“但你没反悔的余地啊,谁让你先勾引我的。”

  “……”

  又被提起那丢人的往事,川岛美记一下子就没了心气。

  “美记小姐,我的大夫人啊。”藤原临也轻轻吻了下她额头,然后嘴唇迅速滑落,她的身体也被紧紧锁在怀中。

  “唔,别闹……”川岛美记习惯性地拒绝,小手趁着他胸口慢慢推开,“有人看……看着的……嗯……回家再……”

  欲拒还迎间,身躯扭动挣扎了几下,但很快就霍然一震,完全沉迷了进去。朦胧的夜色中,喧闹声变得格外遥远,脸与脸、嘴唇与嘴唇、胸脯与胸脯都贴在了一起……用不了多久,说不一定那个地方与那个地方……啊!多么直接了当的美丽行动啊!不要语,也不要意义。让那种姿态那种行动遵循着单纯、原始、美丽而进行就可以了!

  良久,唇分……

  两人呼呼地喘着气。

  川岛美记那小巧玲珑、丰满成熟、皮肤细腻光滑的身体,已经像要融化了那样,烫得出奇。

  “山神夫人的华服,可是以中国古代皇后的服饰来制作的。”藤原临也坐起来,怀里抱着川岛美记迷人的身体,双手像是量尺寸一样在她身上摸索,“太太可不许再乱吃醋了,要有皇后那种尊贵大气的仪态和胸襟才行。”

  “……嗯。”川岛美记羞得不敢与他对视。

  “都老夫老妻了啊,怎么还那么容易害羞。”藤原临也左手摸着她的臀部,右手搂着她的小蛮腰,“不过真的好可爱。就算世界末日了,太太也请一直这么可爱下去吧。”

  “谁可爱了……”川岛美记下巴轻轻放到他肩膀上,惬意地眯上双眼:“……可爱这词在你嘴里说出来,总感觉是在骂我幼稚……还有觉得我好欺负。”

  “难道不是吗?”藤原临也好笑地问,“在感情上,你就和十六岁的少女没区别啊。”

  川岛美记在他耳边轻哼了声。

  紧接着,她又期待地问:“山神祭上,山神夫人需要干什么的吗?”

  “需要服侍好山神大人。”藤原临也温柔地抚摸着她充满弹性的腰肢,哄小孩似的拍拍她的屁股,“至于怎么服侍,开风俗店的女帝大人不需要我教了吧?”

  “哼!”川岛美记不满地应了声。

  在他的抚摸下,越来越觉得身体轻飘飘的了,她才平顺下来的呼吸又急促了些。

  藤原临也歪头,在她脸蛋上吻了一口:“美记小姐,求你件事成吗?”

  “……说。”川岛美记感觉他有诈。

  “成为妻子的那一晚,给我来一场真正的泡泡浴。”

  “……我不会啊。”

  “可以去学,还有几天时间呢。”

  “……”川岛美记眼神挣扎了几下,轻轻哦了声。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她下意识抬起下巴,离开他的肩膀。但转念一想,她很快就是正牌夫人了,迟早要适应身份的,没必要在躲着藏着,于是又把下巴甜甜地放回到了他的肩膀上去。

  “泡泡浴不是不可以,但我也有要求。”她的双臂紧紧勾住藤原临也脖子,赖在他身上一动不动,“那一晚,你要和我表白,真心实意地表白。”

  藤原临也没回答。

  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他视线前方,学妹和学姐的脸上,充满了刺骨的杀意。

  歪头往旁边看了看。

  空空荡荡的,哪还有什么人啊。

  片刻后,凄厉至极的嗓音,在夜幕下徒然响起。

  “夏希栗你作恶多端!”

  “给我等着啊——”

  ※※※※※

  月底啦,求月票。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