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无限式神 159.为了藤原的幸福,笠原太太可是操碎了心啊。

小说:我有无限式神 作者:鱼鱼快动 更新时间:2022-08-18 08:40: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今晚神隐小镇接张灯结彩,富丽堂皇。

  钟鼓鸣乐之声响彻整座御山,唯有山巅的寝宫内院一片静谧,像是另一个世界。

  寝宫主楼外挑的露台上,夏希栗身披样式简约却暗纹繁复的和服,姿势典雅地坐在矮桌前,桌上有一盏造型古朴的青铜侍女灯。

  她一只手挽着和服宽大的袖口,另一只手拿着毛笔。

  风从山下吹来,火光晃了晃。

  笔端蘸墨。

  落笔柔中含劲,字体圆润工整中有股纤秀文雅的灵气,好似宣纸上绽开了一朵朵小花。

  在夏希栗旁边的榻榻米上,笠原深绘里屈膝跪坐,手上翻着一卷书。她长发散在后背上,半露出来的肩膀被火光映照着,渲染出和头发一样橘红的光晕。川岛美记一只手撑着侧脸半趴在铺席里头,眼眸稍稍眯着。大概是很无聊,她把乌黑的发丝卷指间缠着玩,神色疏离而寂寞。

  月光烛火佳人。

  而且是三位佳人,此处的画面堪称世界最美的画卷。

  只是此刻的寝宫内外,没有任何闲杂人等,除了她们自己,没人可以欣赏这里的美丽。

  风随意地吹进来,哗哗地翻着案上的纸张。

  笠原深绘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侧躺了下来,衣袖叠放在身前,宽大的裙裾散开在脚下。她鲜嫩的手指拨动书页,目光走马观灯地掠过上边的字。

  这是一本讲解飞驒山脉本地风水志异的书籍,一些习俗和风土人情,一些妖怪神明。

  “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守着呀?”川岛美记嘟囔着问。

  另外两位都没回答这句话,她的指尖松开头发,神态慵懒地靠着书案。那宽松和服松松垮垮地贴着身体,漆黑长发落到地上,与夜同色。

  不知过了多久。

  火光不再跳动,清风安静下来。

  青玉铺设成的地砖染着一层层微红光,它们跳跃在宫殿中,显得清冷寂寞。

  夏希栗搁下笔,目光透过露台,望向山下的小镇。

  小镇里没什么现代化的痕迹,电灯自然也不多,视野里看到的光只有满山燃烧着红通通的火焰,景色真是无比的庄严壮观。无数的喧闹吆喝声,隔着遥远的夜幕传到来这,已经像是隔了几层滤纸那样衰弱。

  寝宫之外的夜幕里,许多夜深才敢出来的小精灵被灯火所吸引。飘过来探到窗口上,轻轻趴在窗沿,偷窥里面三个貌美的妖姬,似乎是被美色所吸引了。

  夏希栗轻笑了下。

  过往的夏天,这些没有神智小精灵和一个色色的小临也,陪伴她在这儿过了无数个美妙的夜晚。

  油灯里的灯光越过轻薄的纱,照着她的半边脸颊。

  “你笑什么?”川岛美记侧头望过去。

  “笑我们三个啊,”夏希栗双手托住下巴,笑眯眯地望着对面两位美人,“喜欢的少年在外面享受热闹与美色,而我们只能独守空房。”

  闻,本来专心看书的笠原深绘里朝外看去。

  大山的夜色静谧,她漆黑的瞳仁里,只有倒影的无尽流火。

  “瞧瞧这位冰山警官,”夏希栗开始取笑她,“比我们俩还着急呢。”

  笠原深绘里马上把视线转回书上。

  “深绘里呀,”夏希栗挨过去和她贴贴,“难得有机会,你和我们敞开来好好聊聊嘛。”

  笠原深绘里轻摇下头。

  大概是觉得夏希栗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头有些重,她轻轻推了下,然后表情嫌弃地收拢裙摆,起身坐到另一边去了。

  “哈哈~”川岛美记捂着肚子笑起来了。

  忽然之间,楼外传来爆炸声。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扩散出去,平息许久的山风,又再次吹了起来。

  那一瞬间,气浪卷起了三位女子的裙带和长发,她们一同朝外望了出去。漆黑的天幕下方,清姨的身影像个钉子一样,稳稳地镶嵌在狂乱的气流当中。

  “好厉害!”川岛美记惊讶地掩住了嘴唇。

  笠原深绘里目光凝重地盯着那身影。

  管家就要如此强大的实力了,那么前任山神,到底有多可怕……

  “快要放烟花了,你们等会呀,我拿点酒来。”夏希栗站起来,笑盈盈地问她们,“雪利白葡萄酒、掺水威士忌和地伯尼行吗?鸡尾酒太麻烦,你们就别想了。”

  “我随便。”川岛美记无所谓地说,““最好就是苏格兰威士忌。兑同样量的水,再加点冰块。”

  “深绘里呢?”

  笠原深绘里平静地说:“清凉的饮料好了。”

  “是怕喝酒喝醉了被我家小临也占便宜吗?”

  “……无可奉告。”笠原深绘里冷淡地耸了下肩。

  “哦~~”夏希栗的语气很是耐人寻味。

  “真没有!我不骗你。”

  “嗯嗯,我信。”

  “栗子!”

  眼瞅着好姐妹就要翻脸了,夏希栗一个转身,带着铃铛般清脆的笑声消失。

  “烦人……”笠原深绘里嘀咕了句,旋即收拢好裙裾端正坐姿。她的气质本就高贵冷艳,坐姿端正之后,便散发出了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贵气。

  深绘里真的好有气质……川岛美丽眨巴着眼睛。一直以来,她对深绘里的出身和深绘里的气质都非常羡慕,甚至还会因此感到一点自卑。

  过了片刻,夏希栗端着酒和一些吃的回来,还有一桶冰。

  她华丽裙摆的裙摆拖着地,赤着的双足踩着冰冷的青玉石地砖走过来,顺手把身后画有仙鹤的杉木门关上。她绕过椅子,背对着绘有金色层云的壁龛,把东西放到案上。坐下来的时候,她涂着指甲油的红色脚趾甲和她裙裾上大朵的木槿花一样红艳。

  真漂亮……川岛美记看得有些陶醉地看着夏希栗,人类的女性形态,绝对是世间最美的形态,变成一个举世无双的大美人是每一个女妖怪的终极梦想。为了这个梦想,川岛美记可是付出了旷日持久的不懈努力,甚至连肉都不敢多吃一口,才能长成如今的模样。

  夏希栗边用碎冰锥凿碎冰,边问:“美记小姐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漂亮呀,就多看两眼了。”川岛美记坦诚地说。

  “你也不赖。”夏希栗挑了两块形状好看的小冰块放入酒壶中,往里倒了点威士忌,“看到美记小姐的外貌,我就已经在畅想和你成为好姐妹的生活了。一起去美容院、一起去餐厅吃饭、一起去买意大利内衣……

  “为什么是意大利内衣?”笠原深绘里头也不抬地问。

  “因为够性感呀,小临也喜欢。”夏希栗说着,把薄荷汁加进酒壶里,摇晃几下再分成小杯。她微微笑着注视笠原深绘里的眼睛,表示自己是说真的哟。笠原无所谓地耸了下肩,表示自己完全不在意。两位美人相互注视对方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

  威士忌斟好了,川岛美记端着啜一口,眯起眼品味着:“这样蛮好。”

  “深绘里~”

  不知道谁喊了声。

  笠原深绘里把书放下,赏脸似的喝了一小口。

  “重来!”夏希栗闹别扭似的一喊。

  笠原深绘里叹了口气,学着川岛美记的样子,啜一口威士忌,慢慢喉咙深处。火辣至极的酒精在口中滞留数秒,旋即薄荷的清凉散发了出来。

  “火辣的温度和沁人心脾的薄荷,一同在口腔里糅合,”夏希栗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是不是很像亲吻的感觉?”

  “不知道。”笠原深绘里态度冷漠。

  亲吻这种事,是她的知识盲区。

  “你知道亲吻是什么感觉不?”夏希栗又问川岛美记。

  “触电的感觉。”吃着果仁的川岛美记,用手帕擦擦嘴,“嘴唇轻轻碰到一起后,耳朵啪的一响,身体热了、脑子空了、灵魂飞了。亲吻就是这种感觉。”

  有那么夸张吗……笠原深绘里一时屏住呼吸。凑在唇边的威士忌摇晃了下,由于光线的作用,一瞬间她的眸子仿佛染上威士忌的金黄色,平日冷淡的表情从她脸上微妙地溶解。

  “深绘里不信?”夏希栗狡黠地笑着。

  吞噬了狐妖的灵魂后,她的一颦一笑间,都带着从股子里头散发出来的媚意。

  “不信!”笠原深绘里冷淡道。

  “你可以自己先试一下另一种方式,和亲吻差不多的。”夏希栗靠过来,在她耳边说,“今晚洗澡的时候,用手摸几下。但记得不要进去哦,请把最珍贵东西留给我家小临也。”

  “……”

  笠原深绘里表情一下子僵硬了。

  “栗子说了什么?”川岛美记狐疑地打量着女警官。

  夏希栗没有回答,而是转移话题问道:“你和深绘里商量好了没?”

  “什么?”川岛美记一时间没听清楚。

  “第一晚和谁同房啊。”

  “?”

  笠原深绘里满脸愕然。

  “说这个干什么……”川岛美记的脸色也有些不大自然。

  美记小姐是个很传统的女妖精呢,怎么可以和她讨论这种事!

  “唔,原来你们没商量好呀,我还以为决定了呢。”夏希栗娇媚又贵气脸上,浮现出恶魔般的笑容。她的眼神溜溜地在两位准太太身上打着转,轻轻开口:“不如你们一起吧……”

  “欸!不行——”

  两位准太太同时尖叫出声。

  “为什么不呢?要知道女人在新婚之夜,可不一定就受得了。”夏希栗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地说道,“尤其是我家小临也,身体壮得跟头牛似的,你们单独应对他可要遭大罪了。”

  “等等!”笠原深绘里急忙打断她,“我还不一定要参加婚礼呢,别把我也算进去。”

  “深绘里这就不对了。”夏希栗不大高兴地瞪她一眼,用长辈的语气和她说,“都跟他回家了见家长了,婚礼的用具和仪式都准备好了,你怎么能不参加!”

  “长辈?”

  “我啊,小姨也是长辈嘛。”

  “……”

  这无耻的嘴脸和藤原临也简直一模一样了……笠原深绘里心想,他们不愧是一家人。

  “叫声小姨来听听。”夏希栗继续逗她。

  笠原深绘里马上捂着耳朵,示意你找美记说去,我不参合这话题。

  “深绘里可爱捏~!”

  夏希栗很得意地笑了起来,继续诱惑她:“而且呀,成为山神夫人好处还有很多呢。等以后小临也去往高天原后,你也可以以家属的身份跟着一起去,享受永恒的生命啦。”m..

  尽管捂着耳朵,可笠原深绘里还是听清楚了这话,并顺便把它归类到无用的知识里去。

  妖怪虽然寿命漫长,但一两千年已经是极限了,只有去往高天原,才能获得真正的永生。可永恒生命这样的事,对笠原深绘里来说诱惑不大。

  “你到底怎么想的?”川岛美记忽然问夏希栗。

  “什么我怎么想?”

  “别装傻,藤原都和我说了。”

  “说了什么?”

  “就你们的事。”

  “呀——”

  夏希栗故作惊讶地掩着嘴,眼睛无辜地眨了眨。

  这时候,外面的天空忽然被照亮,原来是烟花升起来了。

  璀璨的亮光骤然在视野里炸开,不停地扩散,一直填满了所有的目光。夏希栗眼里映着烟花,仍由晚风吹拂在脸上,齐肩的短发刷刷地摆动。

  “别逃避话题!”川岛美记敲了敲桌面,严肃道::“背后都不知道偷吃多少回了,所以别在我们面前装了。”

  “偷吃?”笠原深绘里放下捂着耳朵的手,“她怎么偷吃了?”

  “当然是用嘴啊。”川岛美记气呼呼地说。

  笠原深绘里想象了下该怎么用嘴来偷吃。

  微愣几秒后,她的脸上顿时浮现起一片红晕,有些生气地质问夏希栗:“你怎么可以这样!”

  夏希栗挠了挠被风吹乱的短发,理直气壮地答道:“在你们看来是偷吃,在我看来是自己养的果实成熟了,想吃的时候我就摘一颗吃。”

  “不应该!”川岛美记摇头。

  “就是!”笠原深绘里附和道。

  “美记小姐是太太,她可以说不应该。你呢?”夏希栗一副嘻嘻哈哈的表情,问笠原深绘里,“你难道也是以太太的身份呵斥我吗?”

  “我……”

  “明天记得出席婚礼。”

  “……”

  笠原深绘里脸色,罕见地露出一丝苦笑。

  “我还是觉得不太真实。”她无奈地说道,“而且,这样就参加婚礼,未免也太草率了点……”

  “怎么样才算真实呢?”夏希栗问道。

  笠原深绘里不知说什么好。

  她抿着嘴唇,似有犹豫,端着酒杯不动了。

  “别为难深绘里了,还有你别把题跑偏了。”川岛美记拉住夏希栗的手腕,“身为山神夫人,我可容不得一个时刻惦记着山神的小姨在身边。你好好给我说清楚!”

  夏希栗顺势一倒,靠在她怀里,懒懒地抓着她乌黑的发梢把玩。

  “美记,你不要这么小心眼,身为妖怪,就不要想着人类那套爱情观了。”

  川岛美记眉毛跳了跳,挑衅似的问:“那你明天怎么不一起参加婚礼!”

  “三个一起太便宜他了。”夏希栗另一只手向上,“我要的是什么呢?很简单呀,我喜欢我的小临也,所以他想要什么我都要帮他拿到手。你们两个他都喜欢,所以我当然要想办法帮他搞到手呀。”

  “你有点病娇了!”川岛美记一下把她摸到自己胸口上的手拍开。

  “嗯,很有料。”夏希栗心满意足地笑了笑,“这样才好嘛,以后不会饿着孩子了,凛姐那样就不好了。小临也也不知道是不是婴儿期没有经历,所以现在特别想弥补遗憾。”

  “……”川岛美记有些脸红。

  这些话她是亲身体会过的,完全没有任何恶意中伤。

  侧边的笠原深绘里转头过来,冷声问:“那你自己呢?”

  “我?哈哈……”夏希栗头枕着川岛美记的大腿,舒展双腿,“当然是吊着他咯。我可以用嘴巴,用手,用脚……”说到这脚时,她十只脚趾都微微地张开,“反正迟早是我的,我一点都不急。就是用最后一步吊着他,等我什么时候玩够了,再赏给他吧。”

  笠原深绘里完全不明白这是种什么心态。

  不过就算明白了,也不妨碍她在心里骂上一句——神经病女人,和藤原临也那种渣男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烟花持续升空,女人们举着酒杯交谈,越来越有兴致地朝山下眺望。

  富丽堂皇的色彩中,三个绝美的女子,各有各的姿态。

  正襟危坐,紧闭着美丽的双腿,保持高贵气质的是笠原深绘里。她曲线优美地仰着头,华丽的和服包裹着健美而挺拔的体型,时刻都在散发出不苟笑的女警官的气韵。夏希栗靠着川岛美记,一边高高举起纤细的手腕晃动着,一边轻轻地哼着不知名的小曲,那样子颇有种西方女性的缱绻姿态。而川岛美记则是并拢双腿,高耸的胸部贴着绷着的大腿。臀部、大腿、脊背等部位肌肉紧绷着,像中国式女性那样矜持中透着点懒散。

  有时候夏希栗会轻轻捏一下她。

  每当被捏了,川岛美记就会轻轻地摇晃身体,摆出嫌弃的姿态。

  当繁华落幕,夜色深邃到了极致时,她们的兴致松弛了下来,不约而同地在心里发牢骚:渣男怎么还不回来。

  川岛美记伸着懒腰,眼神幽幽地望着漆黑的山林:“栗子知道他去哪了不?”

  “我哪知道呢,又不和我说,说不定是又去勾搭哪个女妖精了。”夏希栗耸了下肩,拉着她站起来,“走吧,别等那负心汉了,我带你去泡澡。和你说哦,御山上的温泉可以滋润肌肤,活络气血,对女性特很有益。”

  两人朝着外边走去,笠原深绘里呆呆地举着酒杯,看得出神。

  杯子里漾起的威士忌酒波,在雕花玻璃杯壁上绘出了一片透明的云朵后,沿着杯壁徐徐滑落下去。

  “深绘里怎么不来?”夏希栗回头问。

  “哦,我不习惯人多,”笠原深绘里喝下杯里的酒,重新拿起书,“房间里有浴池,我等会自己泡就行。”说完,眼见两人走了出去,她又急忙问道:“水是一样的温泉水吧?”

  “一样的啦。”夏希栗往后摆摆手,拉着川岛美记快步离开,一边走还一边说,“深绘里这性格啊,就是面冷心热。我跟你说哦,前阵子她为了避免小临也被我捉奸,硬是和他躲在网球馆的沐浴间里一起共浴。”

  “还有这种事?”

  “瞧你这表情,你也很想和小临也共浴?”

  “我想杀了他——”

  “杀了他你就是寡妇了。”

  “把他打个半死总可以了吧!”

  “这想法好,我站你这一边,可要说到做到……”

  两个女人手挽着手走向浴池,亲切得宛如姐妹一般。

  从另一个层面上来看,她们的确很快就要成为睡在同一张床上的姐妹了,这实属是提前培养感情了。

  寝宫里最大的浴池,是一大片围起来的天然温泉。

  鹅卵石小径掩盖在繁茂的夏草从中,精致的石头灯笼也躲藏在草丛里,往外反射出柔和的荧光。四周没有护栏围住,从池边往下看,可以直接眺望宽广无垠的中庭。

  更衣室什么的也是没的。

  环境看着稀疏平常,但温泉水却非常神奇。

  不仅水里飘散这一股馨香,就连水质,都像在发光那样浮着一层荧光。

  “直接脱衣服下去泡就行,我通知佣人把换洗的衣服送过来。”

  夏希栗清风般微微一笑,手心绕到背后解开腰带。随着青葱玉手的熟练地拉扯,和服背后复杂的鼓结滑落开,丝滑的绸缎从她肩膀滑落。就像成熟的栗子从壳中蹦出来那样,雪白的双肩首先露了出来。接着是光滑的背脊,圆润的大腿,嫩得可以隐约看到青筋的小腿……

  川岛美记把长发挽到脑后,熟练地扎成丸子头。

  同样繁复的和服,从她身上滑落,像是叠叠绽放最后显露花容的牡丹那般,美到极致的身体出现在夜色之下。

  有了一定能力的修行者和妖怪,都可以让身体变得清洁无垢。

  尤其是川岛美记还特别注重保养,她的身材健美丰腴,肌肤更是香滑细嫩,整个身体粉凋玉琢般迷人。

  即使同样身为女人,夏希栗也忍不住伸手,悄悄揉捏了她屁股一下:“我忍不住心动了怎

  么办?”

  “你被渣男上身了是吧!”川岛美记拍了下她的手,赤脚踏进温泉中。

  一泡进水里后,她那白皙肌肤马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红晕,很是美丽诱人。有层淡淡的荧光附着在她肌肤上闪烁,如夏季静谧的萤火在带着她翱翔那样,一时间觉得身子轻如羽毛,舒服极了。

  夏希栗也进了温泉,身体全泡在水,全身只露出肩膀。侧头望了望半个身体都露出水面的川岛美记,她笑着说:“男人果然都都喜欢胸大的女人。”

  川岛美记下意识低头看了看,然后缩进了温泉里。挺拔的山峰沉入了水下,只露出了玲珑的锁骨和圆润的香肩。一袭乌黑的长发散在水中,海藻般地漂浮在她背后。

  两位美人肩膀稍稍挨着,手扶着岸边的石头,一同遥望夜幕下的中庭。

  “好黑啊。”

  “山里的黑,才是名如其实的黑。”

  “栗子。”

  “什么事?”

  川岛美记掬起一捧水,浇在脸上:“能和我说说他小时候的生活吗?”

  “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虾。”

  “还有呢?”

  “早上文化课,下午艺术课或者劳作课。”

  “劳作课?”

  “下地种田。”

  “……晚上呢?”

  “在床上。”

  “继续用功?”

  “欺负他可爱的小姨。”

  “……”

  “哈哈,开玩笑的,只是偶尔欺负我啦。”想起了那些受欺负的旧时光,夏希栗轻轻一笑,“大多数的夜晚,他都是跟着姐夫出去山外历练。”

  川岛美记的脑海里,蓦然浮现出小渣男跟在大渣男身后赶夜路的场景。

  “历练的内容是什么?”她问。

  “如何当一个正直善良的人。”夏希栗稍作停顿,继续说,“他学得很好,完美地继承了姐夫的品性。美中不足的是把花心也一起学了!”

  “你们真好呀。”川岛美记单手掬着温泉水,慢悠悠地浇在自己的锁骨上,“难怪从出现在我眼前的那一刻起,就无时无刻都散发出自信的魅力,原来是在这样强大且充满底蕴的家庭长大下孩子……刚开始我还觉得他是年少气盛,哈哈,我那时候好蠢来着呢。”

  夏希栗用食指抵住下巴,沉吟道:“一开始是图浅草神社的地,谁想到地没拿到,自己反而被占尽了便宜,的确是蠢得可以。”

  那些事被提起,川岛美记窘迫地用手捂住脸。

  “后来非但不能摆脱他,反而还逐渐沉沦了。”夏希栗继续用调侃的口吻说话,“本身就对自己未来感到彷徨不安的络新妇小姐,遇见了强大自信,还会耍小心思哄你的少年,于是就像个白痴那样直接送了。”

  “别说这个了呀!”

  温泉水下,川岛美记伸腿踢了踢夏希栗的大腿。

  “都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夏希栗抓住她大腿,蹭了蹭,“以后小临也要是喂不饱你的话,记得来找小姨。这个家里呀,就数小姨是最热心了的!”

  “栗子!”川岛美记警惕地捂着胸口。

  “怎么了?”夏希栗淡淡地笑。

  从头到尾,她一直摆出长辈的从容姿态,把眼前的准太太拿捏得死死的。

  “我有个问题呀……”川岛美记略咬了咬下唇,无意识地揉搓着自己的手指,“母亲她……会不会,呃……你也知道的,我出身算不上好……母亲她会不会嫌弃?”

  远处传来脚步声,是送衣服过来的女佣。

  等女佣把衣服放下走远后,夏希栗从池水中走出来,张开双手。

  晶莹的水珠,沿着她曼妙的身体滑落。

  川岛美记跟在她身后,拿起毛巾,帮她擦拭身上的水渍。

  “怎么说呢,你的担忧有道理,但也不用太放在心上。”夏希栗稍稍眯着的眼里,映着地灯柔和的光,“虽说你算不上学识丰富,也缺少了些温柔,不过既然小临也喜欢,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的问题是,你能不能一心一意帮助小临也,无论任何事都坚定不移地站在他身边。”

  “这当然是没问题的……”川岛美记拿起女佣送来的睡袍,展开来替她穿上,“我不是拘谨古板的贞女,但也不会是不顾礼教的荡妇,既然跟了他当然会全力支持他。还有……我学识也算不错的啊,谈论文学、美术、音乐,以至谈哲学都可以的……虽然有的只是略知一二,但知识面广啊,而且某些问题了解得相当透彻呢……哪怕不如深绘里,可我也算得上优秀的啊……”

  “那你还担心什么呢?还说什么不如深绘里,大家都是姐妹有什么好比的呢?”夏希栗转身,来到她身后,同样拿起睡袍,“还有呢,姐姐不是古板的大小姐,对于出身不会多看重。姐夫就更不用说了……他敢有意见,不怕美穗子杀了他。”

  “美穗子是谁?”川岛美记张开双臂,由着她为自己穿衣。

  “老山神的女儿,上一代络新妇。”夏希栗撩起了她光洁后背上湿漉漉的长发,替她披上睡袍。

  川岛美记眼角抽搐了下。

  她本能地觉得有些荒谬,但隐隐一想,又觉得很合理。

  “我家不是那些酸腐的华族,也不是守旧派。”夏希栗转回到川岛美记身前,为她把睡袍上的腰带系好,“你呀,安安心心当你的大夫人就是了。要是再多想,我就不留给你了呀。”

  “栗子,你真好。”川岛美记吸了吸鼻子,微笑起来:“今天刚来御山,你都不知道我被这里的规模吓得有多慌,生怕自己会被瞧不起……”

  夏希栗手顿了顿,接着轻轻点头。

  “小临也目前,有两件事是需要你这个夫人尽全力去帮他的。”她低下头,帮川岛美记在腰侧系上睡袍最后一段带子,“第一:尽可能让浅草神社重回荣光,让他得到足够的愿力,变得更强大。其二:重新统一整个天狗族。”

  “明白!”川岛美记目光中的微笑,清澈而坚毅。

  “相对应的,你担心的组织的问题,他会帮你扛下。”夏希栗稍稍退后一步,微笑着打量她。

  川岛美记身段丰腴,腰肢纤细。

  束起腰带后的浴袍,更加熨帖她身材。裙摆在膝盖向两侧分开,露出那光滑细腻的修长小腿,她依旧赤着双足,玲珑秀美至极。

  “怎么了吗?”川岛美记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双脚。

  “太好看了呀!”夏希栗贴过来,将她的浴袍裙向上捋起,捏了捏她弹性紧绷的圆润大腿。

  川岛美记又一下拍开她的手:“别闹了。”

  “还有这里,我好羡慕小临也啊……”夏希栗瞧着她傲人的胸脯,嘴角露出坏坏的笑容,“美记姐姐~”她娇滴滴地喊道,“新婚在即,今晚来我房间,让我先替小临也验货吧。”

  川岛美记蓦然打了个冷颤。

  在这一刻,这位娇美迷人的小姨,给她的感觉和藤原临也重叠了起来——果然是一家人,坏起来的时候,都一样可恶!

  ※※※※※

  灯火昏沉,烛影摇曳。

  笠原深绘里心不在焉地翻完了书,离开露台。

  回到为自己准备的房间里,她的神心情才算逐渐平静下来。房间很古典高雅,半张榻榻米大小的入口处悬挂着一幅大约窄幅书画,还有绘着《源氏物语》故事的屏风。屏风后面拉着红色的珠帘,里面是个小小的浴池,侍女们已经引来了温泉水,还在热腾腾的雾气中洒下了淡粉色的干枯花瓣,檀香在池边幽幽地飘着烟。

  “夫人,”等候许久的侍女手里捧着衣服迎上来,“我们伺候您沐浴。”

  “你们退下吧。”笠原深绘里吩咐道,声音不知怎地变得温和了起来。

  “好的夫人。”

  侍女们应声退下,房间重新安静下来。

  烛台摇影,光线不算明亮。

  笠原深绘里打了个哈欠,慵懒地舒展了一下身子。

  她掀起淡红色的珠帘,顺手解开腰带。哗地一声轻响,和服外袍落地,接着贴身的内衣,一件接着一件滑落地上。

  那刀削般精致的肩膀,挺直光滑的背脊,浑圆挺翘的臀部,修长紧致的大腿……逐一呈现了出来。她弯下腰,高高翘起屁股,把脚上的白色足袋脱下来。摇曳的烛光中,那素洁双足如黑夜中的雪莲般皎洁绽放,甚为清丽绝美。

  可惜藤原临也不在。

  不然的话,他非得厚着脸皮挤进浴池,要和姐姐共浴。

  “明天到底要不要和他结婚呢……”

  “虽说妖怪世界不注重仪式,可毕竟结婚那么大的事不能那么草率呀……”

  “还有啊,该怎么和明日香说呢……”

  “烦!”

  “要不还是算了吧……”

  脑里思考着对策,笠原深绘里掬起一捧水,自肩头缓缓浇下来。

  柔和的暖意,淹没了每一寸的肌肤,带着一股让人放松的惬意感。

  擦洗了肩膀和上半身一阵之后,全身都被泉水浸得发软,意识也有些朦朦胧胧的了。

  可以用手指试一下……脑海里响起了夏希栗魔鬼的低语,笠原深绘里悄悄把手伸到水下,好像在地图上确认位置那样摩挲。粉色花瓣的伏在水面遮挡了视线,看不清水下发生了什么。

  明明是一团火来着。

  幻化成人后,却可以长得如此的曼妙,如此逼真……

  笠原深绘里仰起脖子,后脑靠在浴池边缘,神色有些微妙。

  从帘子外往里看过去,高冷的女警官紧绷着身体的线条,玲珑有致的肩膀微微颤动着。眼角不自觉地露发出来的一丝媚意,衬托着她不露喜悲的清冷姿态,在朦胧的水雾里带着超脱凡俗的韵味。

  水面荡起的波纹,逐渐平息。

  笠原深绘里神情逐渐放松了下来。

  她清凉如雪的肌肤上,挂着许多细密的水珠,也不知道是温泉水还是汗水。俏脸被热气蒸腾得浮现出了大片的红霞,就连脖颈和肩胛骨都没能幸免,半眯的迷离眸子说不尽的诱人。

  美记小姐说的亲吻,也是这种感觉么……笠原深绘里想着这个问题,但还来不及怅然或者若失,在这种情绪到来之前,她听到了屋里有轻微的脚步声。

  瞬时之间,她全身寒毛竖起。

  就在脚步声响起的刹那,她在浮满花瓣的水面上,细碎地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就在她身后。

  “什么人?”笠原深绘里回头望去。

  不知何时,浴桶后面站了一个光溜溜的美艳妇人。

  “……母亲?”

  笠原深绘里张大了嘴,久久没法合拢。

  “不欢迎吗?”笠原太太眉眼带笑,缓缓走到大女儿的身前,俯下身子摸了摸她的头发。

  “……不,不是的。”想到刚才的画面可能被母亲看到了,笠原深绘里脑子被吓得一片空白,羞到恨不得现在就死去。她垂下头来,鼻尖几乎要碰到水面了,梦呓般呢喃:“您怎么来了呀,也不说一声……”

  “安心,母亲什么都没看到。”笠原太太温柔地笑着。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笠原深绘里马上头一缩,整个身体包括脑袋都没入了水里。热气蒸腾,飘着无数花瓣的水面上,只有那橘色的长发像是接受审问的战犯那样可怜兮兮地浮在水面上。

  深绘里可爱捏~

  笠原太太骄傲又得意地笑了下,也弯腰钻进水池里。

  水底下,双手探出去,轻轻搂住女儿的腰,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呼~”笠原深绘里浮出面,深深喘了口气。

  后脑枕着母亲柔软的身体,她内心的紧张和羞涩慢慢淡去。平日里清冷骄傲的女警官难得地露出了娇憨的一面,嗓音柔和地开口:“母亲怎么进来的?”

  “藏匿在你包包里进来的咯。”笠原太太帮女儿洗着头发,柔声说:“幸好母亲进来了,要不然就连女儿的婚礼都错过了。”

  “母亲别胡说呀!”笠原深绘里回头,眼神有气无力:“都没和我商量过,就强行说什么婚礼,我现在正气着呢!”

  “真的生气了吗?”笠原太太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气啊!”笠原深绘里咬着牙

  瞧着大女儿认真的样子,笠原太太精巧的少妇眉目微微蹙起,旋即又柔和地舒展开来。她嘴角轻轻翘起,将橘色长发松开,轻轻揉着女儿的肩膀:“在母亲面前都不坦诚一点吗?”

  “母亲……”

  “女儿长大了,有喜欢对象了,母亲也会很高兴的。”

  “可我不喜欢他啊。”

  笠原深绘里恨恨地咬着嘴唇,身体往母亲柔软的怀抱里靠了靠。

  “深绘里呀,”笠原太太喃喃地说着,然后向她的脸颊伸出指头,“你在流汗呢。”

  细长的手指抚摸着鼻头,笠原深绘里干咽了下,舔了舔嘴唇。

  “深绘里的鼻子好柔软哟。”笠原太太眯起眼微笑,“像猫鼻子那样。”

  浴池边只有的一盏古朴的灯座照明,里面点着蜡烛。也许是蜡烛火焰的缘故吧,笠原深绘里看起来比往常更慵懒、更妖艳。那红艳的脸蛋映在母亲的眼中,像是一只不可思议的小动物。

  感受着母亲触摸鼻尖时指尖的热气,笠原深绘里身体微颤。

  这是一种拌着害羞与骄傲的感受,就和小时候被母亲温柔地抚摸脑袋或抱起来亲脸颊时的那种的感觉,甜美中充斥着无限的喜悦。

  笠原太太是只披着人皮的狐狸精。

  女儿情感律动的变化,她当然能清晰地捕捉到。

  “深绘里明天参不参加婚礼呢?”

  “……是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参加。”

  “担心呢?”

  “觉得太草率了,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明日香解释……”

  “为什么不问问母亲的意见?”笠原太太帮女儿清洗后背。

  女儿的背部光滑柔软,比世界上最好的羊脂玉还要温润细腻,触感堪称高贵。

  “母亲怎么想的?”笠原深绘里回头问。

  “当然是参加啊。你想想,那可是山神,还是大天狗……只要你成为了山神夫人,我们笠原家暗中的实力几乎可以一手遮天了,到时候谁惹到了我……”

  “妈!”

  大女儿有些生气了。

  “好啦,刚才的话都是开玩笑。”笠原太太略吐了下舌头,装可爱地萌混过关,“其实吧,母亲认为对你来说,他这里是个理想的归宿。你刚有意识没多久,就被我捡到了,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都是神道教那一道,完全没接触过你原本该接触的世界。母亲一直以来最担心的是什么呢?最担心的就是母亲老了,离开这个世界后,你万一身份暴露了,没有谁可以保护你,你也不知道怎么回归你的世界……”

  笠原深绘里转过身,紧紧搂住她肩膀:“不许说这个!”

  “傻瓜。”笠原太太轻拍她的后脑,嘴角掀起淡得如傍晚农舍升起的炊烟似的微笑,“就算不说,母亲的担心也是越来越近了啊。我今年四十了,满打满算也就还有五六十年可以活,对于人类这很长,可对于妖怪,这是指弹指一挥的时间而已。”

  “想要和母亲永远在一起!”笠原深绘里使劲往她怀里钻了钻。

  “母亲也一样的。”笠原太太像是抱小婴儿一样,轻轻地把大女儿抱在自己的双腿上,“有深绘里和明日香,是母亲最大的骄傲呢。你都不知道母亲有满意你们……”

  母女俩在浴池里说着悄悄话,女儿像软骨动物一样弯着腰,母亲则是低头亲吻她的颈部。女儿怕痒,吃吃地笑了起来,双手环住母亲的脖子求饶。母亲也笑出来,母女俩就这么一直额头靠着额头,亲昵地互动着。

  这时的母女,看起来就可以轻易地为一体的神仙似的幸福。

  “深绘里听妈妈的话吗?”

  “听。”

  “那就嫁了吧。”

  “……”

  “当然了,走个形式,要个名头就好。至于要不要真的委身于他,就看你自己乐不乐意了。反正那小子也不会违背你的想法对你动粗,母亲看人还是挺准的,这点可以和你保证。”

  “……可明日香怎么办呢?”

  “香香的身份,注定是和他有缘无分的。你不用内疚,母亲也不会干预,让她做选择好啦。她不能一直活在我和你的庇护下的,这样的经历,就当是她成为大人必须遭受的磨难好了。”

  “这样太残忍了。”笠原深绘里有些不忍。

  “没办法呀,要坐上理事长的位置,她还远远不足呢。”笠原太太叹了一声,紧紧搂着大女儿的身体,“谁希望看到女儿伤心呢,如果母亲也和你一样拥有悠长的生命多好……”

  笠原深绘里忽然想起夏希栗刚才那番话。

  成为山神夫人,就可以随着山神一同去往高天原,获得永恒的生命。

  “母亲,不如明天您代替我嫁吧。”

  “?”

  笠原太太一脸问号。

  虽然她嘴上一直用这样的说法调戏藤原临也,但真要她抢女儿的男人,这事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的啊。

  笠原深绘里压低声音,把夏希栗的话重复了一遍。

  “……好像可行。”笠原太太怔怔地思考了一会,大概想到了什么,她展颜一笑,摇着头说:“可就算我去了高天原,你们不能去,那和我死了有什么区别?你和香香还不是一样没人庇护?”

  “也对哦。”笠原深绘里暗骂自己一声笨蛋。

  “起来吧,再泡身体都要起皱纹了。”

  笠原太太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脸颊,随后站起来。

  哗哗的水声里,光洁润滑的身子离开温泉水,水珠顺着她柔滑的肌肤滚落,留下了一路深色的水渍。

  “深绘里,问你个事。”

  “什么?”

  “母亲的身子怎样?”

  “很好呀。”

  隔着帘子,笠原深绘里朝她看过去。

  虽说是40岁的人了,可她的脸蛋依然年轻漂亮,身材依然非常丰满。只幼就是在大家族长大,保养得当的笠原太太,腿形与长度十分的协调,身段非常的优美。侧过身和女儿谈话时,那曲线像雕塑般的庄严流畅,胸前隆起的饱满弧度与挺翘的臀部很匀称,通体给人一种浑圆的感觉。

  说她今年二十七八岁,没人会觉得不妥。

  “还年轻就好。”笠原太太得意地笑了出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在心里想:一个人当山神夫人的确改变不了未来,但如果一家三口都是呢……香香啊,你想永远当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吗?嗯……让妈妈好好想该怎么实施才行。

  笠原深绘里从浴池出来,莫名其妙地看着一脸坏笑的母亲。

  一同生活了二十几年,她当然清楚,母亲露出这样的笑容时,肯定是在算计着什么。……有人要倒大霉了,笠原深绘里不由地在心里,替那位可怜人默哀了几秒。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