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她惊艳了世界 第420章 触电一般

小说:离婚后她惊艳了世界 作者:明婳 更新时间:2022-10-02 08:57: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离得近,苏婳听到了顾谨尧的话,心里百感交集。

  顾北弦掐了电话,语气傲娇带点委屈,“这小子,现在都会明着揶揄人了。你本来就是我指腹为婚的媳妇儿,他是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

  苏婳扑哧笑出声,“我觉得阿尧哥现在这样挺好的,有话就说出来,比憋在心里强。希望他快点遇到他喜欢的。”

  顾北弦眸色微沉,“够呛,他那么轴的人。”

  “难说,你看咱哥遇到鹿宁,老房子都着火了。”

  “我哥以前没谈过恋爱,顾谨尧从十几岁就痴恋你,性质不一样。”

  “会有的,阿尧哥会遇到他的她。”

  说话间,两人来到收藏室。

  苏婳仔细察看追回来的古董。看書喇

  有瓷器、青铜器和金银玉器,还有她经手过的阿育王塔,以及修复过的青铜鸟尊。

  这些古董,每件都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当然价值也不菲。

  顾北弦找到秦野的号码拨过去,“你经手的古董,大部分都追回来了,存放在凤起潮鸣,你过来一趟吧。”

  秦野出乎意料,慢半拍才回道:“好,我马上过去!”

  他当即开车来到凤起潮鸣。

  上楼,看到房间货架上,摆得满满当当的古董。

  全是这些年经他的手,卖出去的。

  他忍不住感动,“这么多,你们一样样地赎回来,肯定花了很大功夫,付出了很多钱吧?”

  顾北弦手搭到他的肩膀上,“没你想象得那么难,有苏婳和关老两个贵人相助,十分顺利,四天就追回来了。”

  他特意咬重“苏婳”二字。

  逮着机会就秀老婆。

  秦野朝苏婳投去感激的一瞥,问顾北弦:“总共花了多少钱,回头我想办法赚了还给你。”

  顾北弦听着心里发涩。

  这个哥,小心翼翼地想融入这个家庭,又始终游离在外,总觉得自己像个外人。

  顾北弦忍不住心疼他,“你是顾家的一份子,花多少钱都是应该的,以后不要再分这么清了,我听着不舒服。”

  秦野沉默不语。

  顾北弦问:“这些古董,你想怎么处理?如果交给警方,对你减刑有利。”

  秦野微微抿唇,“养父对我有救命和养育之恩,我不能恩将仇报。这些古董,先暂时放在这里吧。”

  有时候,顾北弦宁愿他是个冷血无情的人,自私一点。

  自私的人,只顾自己,反而活得更自在。

  顾北弦拍拍他的肩膀,“我们都希望你能尽快洗白,恢复顾北秦的身份,光明正大地回顾家。爷爷奶奶还不知道你活着,就等你把这些糟心事处理完,好认祖归宗。还有鹿宁,你要想和她交往,必须得把这档子事,处理好,否则你们俩不会有结果。你为秦漠耕当牛做马这么多年,被他吸干了血,救命养育之恩,早就还清了。盗墓本身就是犯法的,他自己比谁都清楚。”

  秦野微垂眼睫,“他进去就是无期,毕竟叫了那么多年的父亲,我不忍心。”

  顾北弦压下情绪,“你回去再好好考虑考虑吧,路我们已经帮你铺好了,就看你怎么走了。”

  秦野嗯一声,离开了。

  苏婳看着他渐渐消失的高大背影,微微摇了摇头。

  明明看外表野性难驯,一副不好惹的模样,却比谁都重情义。

  同样重情义的她,最能理解他的苦衷。

  一边是养父,一边是自己的幸福和家人。

  左右为难。

  凤起潮鸣也有床,可顾北弦和苏婳二人却没在这里留宿。

  毕竟这些古董,都是墓里出来的。

  阴气太重。

  两人离开凤起潮鸣,返回日月湾。

  隔日,夜晚。

  顾北弦接到顾谨尧的电话,“我的人在缅甸那边的地下赌场,看到秦漠耕秦老在豪赌,一夜输了好几百万。”

  顾北弦眼底闪过一丝淡嘲,还真是本性难改。

  三千万明明可以让他好好安享晚年,非得拿去赌。

  十赌九输,三千万够他输几天的?

  败家老儿。

  顾北弦挂了电话,对苏婳说:“你给鹿宁打个电话,让她好好劝劝秦野,仁至义尽后,要替自己考虑。”

  苏婳把手机递给他,“你打吧,你口才比我好,我和鹿宁话都少,交流起来有点费劲。”

  顾北弦却不接手机,“我是有老婆的人,得避嫌。”

  苏婳轻轻白了他一眼,“那你还隔三差五地给沈鸢发红包,也没见你避嫌啊。”

  顾北弦微微一笑,“沈老鹰是女人吗?不是,她比周占更像个汉子。”

  苏婳噎住。

  拨出鹿宁的号码,她简单寒暄几句,说:“我们已经把野哥经手的文物,追回来了,想让他去自首,争取缓期执行。会留案底,但这是目前最好的处理方法了。”

  鹿宁沉思一瞬,“是,这的确是目前最好的处理方法。”

  “可是野哥顾及他父亲,怕自首会牵扯到他,你能帮忙劝劝他吗?”

  这次鹿宁沉默了许久才开口,“我试试看吧。”

  当天,鹿宁打电话约秦野吃饭。

  秦野自然求之不得,欣然应约。

  鹿宁虽然根红苗正,却不是巨富巨贵之家。

  秦野虽然经手的古董价值不菲,平时却极节俭,吃喝用度,都是最朴素的。

  两人选了一家星级酒店,吃自助餐。

  像顾北弦动辄出入的那种高档会所,于他俩来说,吃得不自在。

  在门口买票的时候,两人争着买。

  最终还是秦野赢了。

  进去选好座位。

  两人分头去取了烤鸭、烤肉、小龙虾、牡蛎、蛋糕和一些肉菜、水果等。

  秦野戴上一次性手套,开始剥小龙虾。

  没多久,就剥好了一小盘。

  他推到鹿宁面前,“吃吧。”

  鹿宁则手脚麻利地撬牡蛎,撬了一小盘,推到秦野面前,“我明天又要出任务,一周后才能回来。”

  “我后天也要动身去西北古城。”

  然后两人就没话了,一个默默地吃龙虾。

  一个默默地吃牡蛎。

  秦野瞥一眼鹿宁的脸,见她唇角沾了虾汁,递过去一张抽纸,“擦擦嘴。”

  鹿宁接过纸擦擦嘴角,把一份海鲜蘸料推到他面前,“牡蛎蘸着料更好吃。”

  二人相视一笑,明明心里是关心对方的,奈何都是话少的性子。

  隔壁桌一对情侣,两人正在吃冰淇淋。

  女的咬一口自己的,又凑过去咬了男朋友的,舔舔嘴角,娇滴滴地说:“你的好甜。”

  “哪有你甜?你最甜了。”

  两人凑到一起窃窃私笑,动手动脚,很腻歪的样子。

  鹿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想了想,站起来,去自助冰淇淋机面前,挤了两个甜筒回来。

  给秦野一个,自己一个。

  她咬了自己的一口,想学那个女的,去咬秦野的一口,脖子往前伸了半天,始终下不去嘴。

  那种矫矫情情可可爱爱的动作,她做不出来。

  还不如揍人来得痛快。

  秦野直接把甜筒递给她,“想吃吗?都给你。”

  鹿宁一手拿一个甜筒,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心想,两个都不腻歪的人,约个会好难,像开会似的。

  两人一本正经地吃完饭。

  鹿宁说:“上次你请我看电影,这次我请你。”

  秦野想起上次,两人在电影院里,像看新闻联播似的,熬了两个小时。

  实在不想再去受那个罪。

  也是巧了,想瞌睡的时候,就有人来送枕头。

  正当秦野发愁时,顾南音发来信息:哥,听我嫂子说,你和宁姐去吃饭了?

  秦野回了个嗯。

  顾南音马上支招:吃完饭,你们去鬼屋玩,相信我,去鬼屋感情真的能升温。上次我和墨沉哥去,那鬼一出来,好家伙,我直接吓得跳到他怀里了。宁姐肯定也能跳进你怀里,你们趁机拉手,接吻,水到渠成。

  秦野信了。

  他邀请鹿宁,“我们去鬼屋玩吧,听南音说很有意思,比看恐怖电影有意思。”

  “好吧。”

  两人上车,来到最近的一家鬼屋。

  交钱买票。

  进去后,里面黑黢黢的,伸手不见五指。

  鹿宁对秦野说:“你跟紧我,我眼睛能夜视。”

  “好。”

  两人一前一后,七绕八绕。

  突然,眼前灯光一亮。

  冷不丁地从角落里冒出来一个白面獠牙,披头散发的男鬼,冲他俩啊的一声尖叫。

  结果两人一个比一个冷静,一脸漠然地瞅着那只鬼,像看小丑一样。

  鬼不服气,冲他俩呲牙咧嘴。

  两人依旧淡定自若。

  最后那只鬼气得捂着脸跑了,太不尊重他的职业了。

  秦野觉得,下次不能听南音的话了。

  每次都不好使。

  两人神色平静地在鬼屋里穿行,如入无人之地。

  快要出去时,鹿宁忽然停下脚步,背对着秦野,“你喜欢我吗?”

  猝不及防听到这个问题,秦野怔住。

  耳翼又红了。

  慢半拍,他回答:“喜,喜欢。你呢,对我什么感觉?”

  鹿宁压抑住怦怦的心跳,语气平静,酷酷地说:“见第二面,就想保护你,这算是喜欢吗?”

  秦野情绪顿时变得复杂起来,“我是个男人,身手不错,不需要你保护,以后由我来保护你。”

  鹿宁别有深意地说:“想保护我,你得有资格啊,该怎么做,大家都帮你铺好路了。”

  秦野沉默了。

  鹿宁倏地转过身,一手抓住他手指,踮起脚尖,捏起他的下巴,嘴唇凑到他的嘴唇上。

  感受到她柔软芬芳的唇瓣,秦野顿时心跳得剧烈,犹如万马奔腾,浑身触电一般。

  他整张脸都红了。

  大神明婳的离婚后她惊艳了世界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