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她惊艳了世界 第421章 意犹未尽

小说:离婚后她惊艳了世界 作者:明婳 更新时间:2022-10-05 09:02: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黑暗里,秦野双手缓缓抬起,本能地想抱住鹿宁。

  想把她按进怀里,和她更亲近一点。

  鹿宁却倏地把嘴唇从他嘴唇上挪开,转过身,站得笔直,手指轻轻揩了唇一下,抿了抿。

  自认为一向清冷理智,今天居然这么主动。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情不自禁?

  本来没打算吻他的。

  秦野同样抬手摸唇,意犹未尽,渴望更多。

  他右手不受控制地抓起鹿宁的手臂,把她拉进怀里,捏起她的下巴,垂下头,就想亲她。

  眼瞅着就要亲上,怕被打。

  他低声问:“可以吗?”

  鹿宁微垂眼睫,嗯一声。

  秦野压制住剧烈的心跳,俯身,拿嘴唇轻轻碰了碰她的唇。

  见她没排斥,他试探地用舌尖撬开她樱红的唇瓣,深入。

  唇舌相交,他吮吸到她嘴里的清甜。

  那种酥麻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

  秦野终于体会到了老房子着火,是什么滋味了。

  真的是,烧起来,一发不可控制。

  没救了。

  难怪男男女女都喜欢亲吻,原来亲吻如此美妙。

  他闭上眼睛,手托着她的后脑勺,舌头笨拙地和她的舌尖打架,整个人好像要飞升。

  心跳得如同疯鹿乱撞。

  周围黑漆漆的。

  静得只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世界仿佛在这一瞬间静止。

  忽然!

  秦野耳翼微动,听到细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

  他猛地一转身,把鹿宁护到身后。

  电光石火间,左手划到腰上,摸出飞刀,低声喝道:“谁?”

  “呜呜呜,我死得好惨呐,我死得好惨啊。”

  灯光忽明忽暗,一只穿着白衣的鬼,披头散发,伸着大长舌头,浑身血污,飘飘忽忽地朝他们飘过来。

  是个吊死鬼。

  妆扮得煞是恐怖。

  可秦野面不改色,“别装神弄鬼。”

  鹿宁更是镇定自若,“一点都不可怕。”

  吊死鬼愣住,在原地站了几秒钟,挫败地走了。

  正是刚才那个不服气的青面獠牙鬼,换了衣服,改了妆。

  想再来吓吓二人。

  可惜白搭。

  人家还是不害怕。

  他永远难忘今晚,是他从业史上最失败的一晚。

  等他彻底消失后。

  秦野这才察觉,另外一只手还搂着鹿宁。

  她一动不动,紧贴着他的身体。

  细细长长的身子,又软又硬,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清清爽爽,很好闻。

  夏天衣服薄,她温热的体温,透过薄薄的面料渗透到他身上。

  他觉得自己像着了火一样,难以忍耐。

  秦野喉结上下滑动一下,忍不住想入非非。

  想得太黄了,又觉得冒犯了她。

  他急忙松开她。

  再不松开,身体控制不了了。

  他声音沉哑,“抱歉。”

  鹿宁心跳如鼓,声音却冷静,“我们走吧。”

  “好。”

  两人离开鬼屋,上车。

  秦野开车送她回家。

  明明她就坐在副驾驶上,可他还是想她,想和她靠得更近。

  刚才那个吻,意犹未尽。

  人真是奇怪,总喜欢得寸进尺,永不满足。

  拉了手,就想亲吻,亲吻了,又想亲得更深,亲得深了,还想完完全全地拥有她。

  秦野克制住情绪,问:“你喜欢什么花?”

  电视上男女交往,都要送花的,他也想送给她。

  鹿宁目视前方,“我不喜欢花。”

  秦野一顿,“那包呢,喜欢吗?”

  “不喜欢。”

  秦野眼角余光瞟了眼她纤细笔直的脖颈和小巧的耳垂,那里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戴。

  他问:“首饰你喜欢吧?”

  鹿宁面无表情,“不喜欢。”

  秦野为难,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那你喜欢什么?”

  鹿宁一本正经,“武林秘籍,刀枪剑炮,和保护你。”

  秦野汗颜。

  始终搞不明白,他明明是高高大大一汉子,自幼习武,十三岁下墓,死人堆里长大的,天不怕地不怕,连死都不怕。

  为什么这些人,一个两个的,都想保护他?

  虽然弄不明白,但是他很感动。

  鹿宁和他们村里那些女人不一样。

  秦漠耕帮他找的那些相亲对象,每次来他们家里,要么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一副花痴模样。

  要么就问他一年赚多少,能给多少彩礼?

  心思和欲望,全都明晃晃地挂在脸上。

  和她们一比,鹿宁是多么与众不同。

  她英气精致,利落干练,清新脱俗得像一株纯白色剑兰。

  秦野觉得自己捡到了宝。

  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试探的口吻问:“我们是在交往吗?”

  鹿宁唇角微扬,“你说呢?”

  秦野认真地想了想,“我们都亲了,应该是交往了。”

  鹿宁笑容加深,觉得这男人看外表冷硬理智,某些方面却憨憨的,像一张白纸。

  她回应:“是,我们在交往。”

  被承认,秦野心花怒放,面上却冷静异常。

  他抿了抿唇,唇齿间仿佛还残留着她清甜的气息。

  忍不住又心旌荡漾。

  缓了几秒。

  秦野开口,斟酌着用词说:“我盗过墓,只有高中文凭,有点存款,有一辆车。房子,房子也算有了吧,工作你也知道的。我这人没什么本事,只懂得古墓、古董和风水一类的东西,但是跟你在一起,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要是嫌我学历低,我就去自考,再考个文凭。我读书时,学习成绩还可以,高考的分数够一本了。当时我父亲受了重伤,需要我照顾,就没去读。我会一心一意地对你好,除非你不要我,我永远不会背叛你。”

  他平时话很少。

  头一次说这么多话。wp

  鹿宁听着这些朴实的话语,竟然有些感动。

  原来真正打动人的,并不是好听的甜蜜语,也不是什么山盟海誓。

  越是朴实无华的话,反而越能直击心灵。

  鹿宁默了默,“一步步来,不急。我今晚跟你说的,别忘了。”

  秦野知道,是让他自首的事。

  他没应。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他拒绝不了她。

  可是真的不忍心送养父进监狱。

  养父有不好的地方,但也有好的地方,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感情是抹不去的。

  秦野默默地开着车,把鹿宁送到她家。

  停好车,和她一起走进小区里。

  来到楼下。

  秦野从裤兜里掏出亲手刻的雕像,“是桃木的,带在身上可以辟邪。”

  鹿宁接过来,细细打量,暗红色的桃木,雕刻成女人的模样。

  女人眉眼英气,五官精致,一头干练的短发。

  正是她。

  鹿宁摩挲着雕像的眉眼,“刻得很漂亮。”

  秦野垂眸凝视她高挺的鼻梁,“我会对你负责。”

  鹿宁弯起唇角。

  觉得这男人有点可爱。

  两人只是接个了吻而已,他就要对她负责。

  和周围那些睡过了,都不会负责的男人相比,他珍贵得像只大熊猫。

  鹿宁环视四周一圈,见无人,一把抓住他的右手,踮起脚尖,在他下颔上轻轻啄了一口,难得俏皮地说:“给你盖个章,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说罢,她松开他,抬脚就朝楼道门里走。

  步伐匆匆。

  太难为情了。

  她这样刀枪不入的勇人,居然说出这么肉麻的话。

  这还是她吗?

  没走出几步,手腕被秦野抓住。

  他捉着她的手腕,把她拉进怀里,紧紧抱住,舍不得松开。

  鹿宁听到他呼吸渐渐加重,说:“松开吧,会被人看到的。”

  秦野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上楼吧。”

  鹿宁嗯一声,“你慢点开车。”

  “好,听你的。”

  话音刚落,一道清瘦的身影由远及近地走过来。

  瞥一眼秦野,那人目光发寒。

  大神明婳的离婚后她惊艳了世界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