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乐雅琳回不回到夏家,她都可以过上夏暖暖想要的生活。

  她的脸色逐渐苍白。

  乐雅琳原本就是夏家的女儿,现在她还要和顾安年订婚,她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这一刻开始,夏暖暖的心态崩了。

  为什么她想要的东西都是乐雅琳的呢,为什么她抢不过呢!

  从小时候到现在,顾安年坚定选择的人都是乐雅琳,即使顾安年不知道乐雅琳是曲北北,可是他依旧爱上了她。

  而她多年的陪伴在他眼里不算什么,这对她来说太不公平了。

  夏暖暖的脑海里冒出了一个想法,她不打算按照之前的计划进行了,她不想继续盯梢乐雅琳,不想温水煮青蛙了。

  无论她怎么努力,她都是比不上乐雅琳的,那她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毁掉乐雅琳!!

  只要她像当年推乐雅琳落水一样,弄死了她,她就回不来了。

  夏暖暖牙关紧咬,转过身去。

  为了没有后顾之忧,她必须要这么做。

  二楼,房间内。

  乐雅琳站在书架前,她安静地看着手里的书本。

  从进来房间之后,他们就在聊喜欢的书籍,乐雅琳并没有多留意顾安年。

  她已经看了好一会儿,他终于按耐不住了。

  乐雅琳低头看着书,一个温暖的身躯靠近了她。

  “你还要看多久?”

  他从后背抱住了她。

  乐雅琳微微一笑,看来是她忽略他了。

  “那我不看了。”

  她放下了手里的书。

  顾安年的下巴靠在她的肩头,“雅琳,等晚点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是什么消息啊?”

  “晚点吧。”

  “哼,为什么现在不能告诉我?”

  她转过身看他。

  顾安年刮了一下她的鼻梁,“因为算是个小惊喜吧。”

  “好,那我期待一下啦。”

  房间里,他们相视而笑。

  半响过后。

  他们牵着手走下楼。

  “爹地,妈咪,我送雅琳回去了。”

  “好,那你去送吧。”

  许初夏点头。

  她张望了一下客厅,询问佣人,“对了,夏小姐她人呢?”

  “夫人,这个我也不知道,她可能是走了吧。”

  许初夏有些困惑。

  暖暖的性格不像是一声不吭就走的人,但是她走了也好,这样她留在顾家就不会尴尬了。

  ……

  夏家。

  夏母在客厅等着夏暖暖。

  然而,夏暖暖怒气冲冲地回到了夏家,她的情绪依旧没有平复下来。

  “暖暖,你去哪里了?”

  夏母叫道。

  她看到夏母立马变得笑盈盈,“妈咪,人家忘记告诉你了,我今天去看许伯母了。”

  “原来是这样。”

  “对啊,许伯母很喜欢我的。”

  夏暖暖一阵假笑。

  但是她心里清楚,许伯母一定更喜欢乐雅琳,她甚至都打算让他们订婚了,她怨念地不行。

  此时夏暖暖望着夏母,她心中一动。

  “妈咪,你是喜欢我,还是乐雅琳呢?”

  “妈咪都喜欢。”

  “不行,你必须要选一个!”

  夏母宠溺微笑,“好,那妈咪更喜欢你。”

  “真的吗?”

  “当然了,你可是妈咪的宝贝。”

  夏母语气很温柔。

  夏暖暖却觉得不真切,“妈咪,那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也更喜欢我吗?”

  “是啊,你一直是妈咪的宝贝啊,别人代替不了你的。”

  “妈咪,你答应过我的,你不会去找亲生女儿的对吗?”

  “嗯,暖暖你放心,妈咪不会的。”

  夏暖暖听完,心安地抱住了夏母。

  幸好妈咪是爱她的,她终于有了一些安慰。

  夏母慈爱地抱着她。

  她的心里其实很想去找亲生女儿,但是为了不伤害暖暖,她只能不去找了。

  ……

  夜里,夏暖暖洗完澡走出房间。

  她看到了今天衣帽间有着一堆礼品袋,于是好奇走了过去。

  佣人正在帮忙整理新买的东西。

  “这些是什么?”

  她问道。

  “小姐,这是夫人给你,还有乐小姐买的衣服。”

  “是吗?”

  夏母出门有这种习惯,那就是会帮她们带上礼物。

  夏暖暖小时候就享受着这种待遇,现在多了乐雅琳一份,她心中很不爽,不过好在妈咪更爱她。

  她随意拿起衣服,“这件还不错,这件也可以,你等会把这些放到我房间去吧。”

  “小姐,这些是夫人给乐小姐准备的,你的衣服在那边。”

  “什么?”

  夏暖暖的目光看向一旁。

  那一堆衣服看着不多,所以她一开始就没有留意那边。

  显然给乐雅琳的那一份衣服是比她多的。

  夏暖暖顿时怒从心来。

  原来妈咪还是偏心的,她表面上说更喜欢她,实际上却偏向了乐雅琳。

  这一刻她不再相信夏母了,毕竟夏母不是她的妈咪,即使夏母不知道乐雅琳是她的女儿,但是血脉却让她们两人如此亲近,这点她怎么都嫉妒不来。

  看来她必须要尽快处理掉乐雅琳,这样她才没有顾虑!

  回到房间里,夏暖暖第一时间联系了手下。

  “什么,你不敢?”

  “夏小姐,这种事我们接不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没有底气。

  这种活他们不敢接。

  “好,你们不做就算了,反正你们也是一堆废物,我不会指望你们的!”

  夏暖暖骂道,她结束了电话。

  当下她露出了凶狠的目光,既然这些人做不了,那她就亲自去做!

  ……

  乐家附近。

  夏暖暖坐在一辆老旧的车内,她紧张地握着手里的方向盘,目光盯着前方。

  这里是乐雅琳必经的路口,她既然不能买凶杀人,那就只有她自己出手了。

  而她做好了准备,今天的她戴着帽子,配上了一副漆黑的墨镜,这样就不会有人认出她了。

  她等了良久,乐雅琳终于出现了。

  只见乐雅琳笑着过马路,她挂断了电话,正准备去见顾安年。

  夏暖暖的手心出汗了。

  此时的她应该要撞向乐雅琳,她忽然没有胆子了。

  可是她今天不处理掉她,日后痛苦的人就是她了。

  夏暖暖望着她脸上的笑容,她心中一狠,立马加快了车速。

  与此同时。

  乐雅琳过着马路,她没有意识到有一辆车朝着她而来。

  “乐雅琳,去死吧!”

  夏暖暖低声咒骂道。

  马路上,随着砰地一声,一个瘦弱的女孩子被车撞飞了。

  不到一会儿,她的身边围了很多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