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难缠,求助大鬼! 第一章 被鬼缠上 用鬼驱鬼

小说:小鬼难缠,求助大鬼! 作者:白菜一躺 更新时间:2022-06-23 19:04: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等会道长来了你得注意点”

  “小时候还抱过你”

  道长,其实就是小时候算命的那人。

  张承语点了点头。

  不一会。

  那名道长来了,只见一名身穿休闲服的老者走进别墅,还提着一个行李箱,在门口敲了敲门后,老爸赶忙跑去迎接。

  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完全不像一个道士。

  更像是普普通通的瘦老头。

  “道长,这便是我儿子”

  “小时候见过”

  那名老道摆了摆手,抓起张承语就是一顿对脸揉捏,后又让转一个身给对方看。

  一套不知道什么动作后才示意让坐下。

  “小承他天生缺命格,一年前这孩子说能见着鬼,还请道长帮帮忙,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唉~你儿本是福星降世,可惜自身收不住福气”

  “这福气都给了周围人”

  老道直摇摇头,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卷符纸,厚厚一沓都用朱砂画上,这时张承语才瞧见老道的道服,也听着老道说的什么福星降世犯迷糊。

  符纸都准备用来贴满房间。

  老道在一边解释着,常理下福星自带福气,根本遇不到不干净的东西,而没了福气那可就危险了。

  在厉鬼眼中那是一块“唐僧肉”。

  作完一切后。

  老道又询问起最近有没有异事发生,张承语立即想起最近老是梦到的那四只厉鬼,并将梦里的事一字不落的说出。

  哪料老道脸色大变!

  说那四只青面鬼明显不是一般小鬼,在梦中还有一棵老槐树,槐树又称为鬼树。

  青面鬼一次比一次靠近。

  今早课堂上的梦里已经将人绑住,下一次进入梦里。

  恐怕会被青面鬼拉走。

  老道显得皱眉。

  可到底是什么时候被青面鬼盯上的?这事连张承语自己都不清楚,难道真的像梦里那样是上学的时候遇到的?

  想到这,他整个人不禁紧张起来。

  “道长,那现在怎么办?”

  “这……”

  老道沉思许久也没法子,若是第一次青面鬼还离得远还能救,现在第三次青面鬼已经将人绑住,这是梦里发生的事。

  想要驱走难上加难。

  晚一步就会死,说为今之计只有一个法子。

  “你如今要么皈依佛门,要么入道门,得看你怎么选”

  “那道长你的道观在哪?”

  张承语低叹着透露出无奈,自从一年前能看见鬼以来,他对于现在的生活过得艰难,入了道观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哪料那名老道摇了摇头,说是散修居士并无道观……

  倒是能给推荐信去留。

  算了许久后,老道严肃道:“半个月后,那四只青面鬼便会将你捉去”

  “半,半个月?”

  张承语一听有些慌张,冷静后心中又多了几分害怕。

  “你无需太过害怕,人有三把火位于头顶与双肩上,火不灭鬼就无法伤害到你,一旦害怕恐惧后三把火就危险了”

  “你要做的是给自己壮壮胆!”

  老道先示意让张承语放宽心,越害怕越容易给鬼可趁之机,再将一些所见所闻道出,都是这些年的真实经历。

  这才知道老道的不一般。

  什么黄大仙讨封,什么白毛狐狸,这些神秘的所见所闻。

  “道长,孩子还要不要去上学?”

  “去,必须要去”

  老爸在旁显得很不解,一年前张承语出现阴阳眼后,让其继续上学就是老道的主意,前提学校必须不是乱葬岗战乱地上建造。

  以及短时间内没死过人。

  至于原因老道也没说为什么,张承语对此也感到一阵疑惑,因为这件事老爸也让他低调点。

  财不外露,还装成贫困生领补助。

  许久后。

  夜晚,老道被安排休息,张承语平静的坐了许久,父子两人正坐在大厅沉思着,等到第三天下午准备去上学时。

  老道又将一些符纸与纸钱递出。。

  据说这些钱可不一样。

  正儿八经的冥币。

  与市面上贩卖的冥币不同,老道给的才是真的,那些动不动就几十亿几百亿的冥币,烧了之后都会被变成这种“真币”

  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

  和老爸寒暄几句后,张承语立即乘车前往学校。

  再次坐上地铁。

  因为今天是上学日,人群涌入很多,阳气旺盛到张承语根本看不见鬼,心想着能放松时。

  地铁拥挤的声音响起。

  人群拥挤的声音,鞋子纷乱踏地的响声,回过头时却突然看到一只青面鬼跟在身后。

  总觉得在哪见过。

  好像是那四只青面鬼之一。

  小鬼探路?老道好像说过这事,张承语逐渐冷静下来,被盯上后那四只青面鬼应该会派出一个跟踪。

  其实青面鬼们也怕他去道观。

  “呼~”

  张承语深呼吸一口气,尽管提前知道这事可还是心慌。

  那只青面鬼倒是没什么动作。

  就是一直跟在后面。

  走向学校的同时,沿路青面鬼越来越近,时而又离的远些。

  “这是哪里?”

  逐渐的,张承语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迷路了,进入到一片居民区里,青面鬼刻意蹲在角落。

  他也没敢回头去看。

  越走下去阴气越重,想打电话请教老道士却发现手机没信号!

  完了……

  张承语突然意识到什么,周围的街道充满着腐朽的气息,墙壁破落阴风阵阵一股清风透心凉。

  听说学校附近有一片就是乱葬岗。

  因为不在学校里面倒是没事。

  难不成误入那片乱葬岗?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声响,只见那只青面鬼在发笑,更多的声音在四周响起。

  这下不用七月十四,现在就可以被拉走了。

  张承语尝试继续走下去。

  结果仿佛走不到尽头那样,根本就走不出去,走了几遍后张承语感觉周围的景色眼熟。

  好像曾经来过。

  是鬼打墙!!!更加不妙的感觉涌了上来,他这次真的慌了。

  “咕噜~”

  那只青面鬼还在跟着,又让张承语心里越来越慌。

  “好饿……”

  “好饿……”

  “好饿……”

  不知道从哪传来的声音,夹杂着慎人的叫喊,各种杂乱的声音在回响。

  突然间声音感觉越来越近。

  一团黑雾席卷迎面而来,张承语惊恐的看向四周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我好饿……”

  小巷子的一个角落里突然涌出血水,既是幻象也是现实那般,令人分析不清发生了什么事。

  无数双手臂伸出,成百上千的手蠕动。

  真的像虫子那般蠕动!

  “嘶~”

  张承语被吓得转头就想跑,可是背后还有只青面鬼,往前是死,往后也是死!

  “他妈的,不管这么多了!”

  “卧槽!”

  一阵破口大骂,不管什么青面鬼不青面鬼,张承语硬着头皮向后逃去,却还是晚了一步。

  无数双血手如同浪潮那般袭来。

  这副场面就连青面鬼都被吓傻了。

  “啊啊啊啊~”

  那只青面鬼逃的竟然比自己还快,张承语也没敢回头就这么直愣愣的跑。

  突然,一只手突然抓住脚踝。

  张承语啪的一下直接摔在地上,回过头只看见无数的手臂从墙壁里伸出。

  “咔嚓”

  青面鬼死了!

  直接被这堆血手活活生撕!残肢被当成食物,鬼的黑血到处四溅狂飙。

  无数手臂源头是那团黑压压的雾。

  隐约能见无数人影分食。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两只脚都被抓住,数只手再抓住两只手臂,张承语眼看下一个要被生撕的就是自己时。

  一道金光闪过。

  是之前老道给他的符纸!

  张承语沉思听着老道嘱咐的话,一定要冷静,迅速翻出背包里老道给的符纸。

  “各位鬼大哥,这点钱不成敬意!”

  “求求你们放过我啊!”

  “…………”

  “…………”

  “…………”

  随手抓起一把纸钱就是一抛,很快黑压压的无数手臂安静下来,纷纷开始捡起纸钱。

  不再继续围攻这边。

  “成,成了!”

  张承语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跳,甚至还能看见刚才被分食的青面鬼残渣。

  这群厉鬼竟然能把连老道都棘手的青面鬼解决了。

  眼看着鬼手们在捡钱。

  正想离开时。

  突然发现身处鬼打墙中出不去,张承语也没敢吱声,等到无数鬼手捡完纸钱。

  “那个,这,这怎么出去”

  “能不能指条路”

  说话的声音在颤抖,张承语战战赫赫的问向鬼手们,下一刻鬼手们做出奇怪的反应。

  无数的手臂纷纷用手指指往一个方向。

  还其引路走。

  沿路途中,还有鬼手在不停的拍打张承语的衣服,对他客客气气的整理好衣容。

  有钱对鬼也有用啊!

  最终来到一面墙壁前。

  气氛太过诡异,随后鬼手们对这边招了招手,看着场面依旧很瘆人,张承语看向墙壁,正疑惑怎么出去时,背后突然就被推了一把。

  再回过神时,他已经身处一个小巷子内。

  身处死胡同内。

  恍然大悟后,张承语赶忙从里面跑了出来沐浴在阳光下才安心不少。

  刚才发生的事太曲折。

  青面鬼就这么死了!

  现在冷静过后还有些庆幸,张承语连忙拨通老道的电话,并将刚才的事全部向老道讲出。

  “道,道长,那些鬼手是什么?”

  s..book585812708647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小鬼难缠,求助大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