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艾泽拉斯玩游戏 第一章 穿越的第一天

小说:我在艾泽拉斯玩游戏 作者:丑你咋地 更新时间:2022-06-23 19:04: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张川,一个平平无奇的男人,在三天前被身为医生的老婆确诊为患有严重拖延症和懒癌晚期,证明已经无可救药。

  两天前,张川的妻子拉着他去了民政局,结束了7年的婚姻。

  昨天,张川拖着行李箱离开了住了一年的房子。

  现在,他坐在网咖的沙发上,面前是电脑显示屏和一听雪碧。

  其实张川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家伙,和很多现代男青年一样,不抽烟,不喝酒,不嫖,不赌,不爱乱花钱,也从来不出去乱玩,放在过去五六十年代出生的那辈里可以说得上是标准的好男人。

  但这是二十一世纪了,生活和工作的节奏越来越快,快的很多人都来不及反应,就掉队了。张川就是这样的,患有严重拖延症的他总是提不起精神做事,创业失败后总是不想出去找工作,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在等什么,就是想再等一会,然后就被怒火爆发的妻子给制裁了。他也居然没反抗,就随便收拾了一些衣服就出门了,也没要什么财产,孩子和自己也不亲,也没想要过来。

  他的脑子不差,他的颜值也不算低,但是因为懒,经常不好好收拾自己,常常蓬头垢面;因为爱喝肥宅快乐水等不健康食品,体重也从大学毕业时的120斤在之后12年里飙升到了180斤。

  虽然之前常常站在镜子前面“欣赏”自己勇武的英姿,但是现在的张川也只能半躺在电脑前挺着自己再也收不回去的肚子感叹自己虚度了那么多年光阴。

  “算了,先混几天吧。吸溜~”张川一口把雪碧喝完,用力的捏扁易拉罐往桌子角落里一扔。随意的点开网页看了起来,关心一下明明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各类新闻。

  他其实是玩游戏的,从大学里就玩。04年刚上大学的时候他玩传奇三,又玩了一段时间的冒险岛,后来大学附近的网吧搞活动,送希望online的道具,他还玩了一整子希望ol。在这中间还穿插着玩了些泡泡堂啊,弹弹堂之类的小型游戏。张川其实玩游戏不精通,他操作很一般,也没那个心思去钻研怎么让自己游戏水平牛x起来,最多算个游戏爱好者。

  直到05年,他玩上了《魔兽世界》。

  这是个现象级的游戏,那段时间整个网吧都是玩山口山的。网吧一到晚上就是各种大呼小叫的团长在骂骂咧咧的打字指挥。

  那时候用ts的都是少数,大家都是键盘侠。一开团就是噼里啪啦对着键盘一顿砸。也不知道是怎么打通mc的。

  不像现在。yy统治了游戏语音的全部天下。

  这个2021年5月的夏天,张川看了会网页,打开电脑上魔兽怀旧服,现在即将更新到tbc,工会一群人正在,轰轰烈烈的玩小号。

  “我们公会团是不是被诅咒了,一年多了,只有半张脸。眼睛也没有。”张川在公会频道打出一排绿字。mc刷了一年多,工会里竟然没有一把完整的风剑,对此张川相当的想吐槽一番。

  “明明是管理层黑,你看那次出半张脸的时候,团长和会长都请假不在,加dkp都是手动截图的,偏偏出了。”一个会员马上跟上。

  “你们别误伤啊,那天我明明在的。”副会长立马甩锅。

  “嘿嘿,红的时候,谁不在谁尴尬。”张川噼里啪啦打字,他是懒得开麦,再说在网吧里也不好意思大声说话,他不想被别人影响,也不想去影响别人。

  “滚你们的,我带娃去了。”会长这就下线了。会长家生了二胎,也算是相应了国家号召,就是一个三十几岁的人了,不可能再像年轻时那样勤勤恳恳的管理工会,更多时候是在潜水。

  张川关掉游戏,站起身,去厕所放掉了点水,站在厕所门口伸了个懒腰,看看手机,10点45。去找个小酒店睡呢还是继续在网吧呆着?他在犹豫。总之是不可能回爸妈那边的,没那脸。

  “算了,网吧待一宿吧,也不是没包过夜。”他又去吧台那边拎了包薯片过来,挪开沙发坐进去,撕开包装就一片片的吃起来。

  11点54分,张川捏紧了手中的手机,把它放在屁股底下,身子微微侧着,睡过去了。事实证明,他已经没有十几年前那种旺盛的精力了。包夜10点开始,他12点就困得不行了。

  睡梦中他又摸了下手机,十几年前在网吧连续包夜的时候被偷过不止一次,这让他十分警惕现在的小偷,毕竟现在大家都不带现金了,手机一旦被偷,四处难行。

  现在的他不知道明天等待他的是什么,不过他也懒得想,也懒得去应对。

  几个小时后

  “哈~网吧的沙发睡的就是不爽啊。”迷迷糊糊中,张川醒了过来。

  眼睛都没完全睁开的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摸摸屁股,然后突然就惊醒过来:“擦,老子的手机呢?”瞬间就站了起来。

  骂网管的脏话还没说出口,他就楞在了原地——眼前根本不是网吧。这是一个有点中世纪风格的木制屋子。房间中间吊着一盏灯:油灯……

  “我这是穿越了吧?”张川摸摸刚才坐的“沙发”,那是一张木头做的靠背椅,风格十分的“简约”,完全是几个大木料简简单单的用几个粗糙的铁钉组合在一起的椅子。

  这椅子完全不符合张川的审美,他创业失败就是开的装饰公司,业内竞争太激烈,门槛太低,阿猫阿狗都能跑出来做装修,张川自己就是其中一员。不过就算创业失败了,也不能阻止他审美的提高。

  “这连桐油都不刷一下的椅子,真浪费木料,不知道现在好的木料很贵的么?卧槽,这居然还是橡木的。”张川有点“职业病”,做装修的那段时间他只要去到一个地方,就会去研究这地方的装修是怎么做的,墙是用的啥材料,顶上的造型制作有没有难度之类的。

  然并卵,在2020年的年初,就算是这么有审美和钻研心思的他,也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市场寒冬给打倒了。几个月没进账的他直接就被贷款压垮了,然后回家坦白,家里人帮忙还清了贷款之后的他无所事事了大半年,最后因为拖延着不去找工作而被扫地出门了,当然这中间的过程其实是挺揪心的,不是这么寥寥几句的样子。

  “就算是穿越了,也先看看情况吧。”张川决定先弄清楚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于是起身准备出门看看。

  起身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年轻了几岁,大肚腩不见了,没带眼镜也不会看不清。

  穿越了难道连身体也换了?赶快出门去看看。

  说是门,其实压根就没有门,所谓的门其实只有一个门框。走出房间就是一个楼梯,隔壁也是一个房间,房间都不大差不多只有十个平方的样子。

  “吱嘎”张川踩在木制楼梯上扶着满是毛刺的楼梯扶手下楼,真简陋的装修,他还在心里吐槽着。

  这里的房间连门都不装,这里的人睡觉完全就是敞开的啊。张川心里东想西想着踩着楼梯踏步往下走,然后转过头发现楼下站着一个女人。

  “啊,你醒了?休息的怎么样?”这女人上身穿着白色的薄衫,下身是一条深蓝色的长裙,长裙里面露出几个脚指头,看得出穿的是凉拖。

  身材倒是不错,上衣根本没法遮住女人的好身材,可惜不是张川喜欢的那种类型——他不喜欢骚的,或者说是明面上不喜欢。

  “咳!我怎么在这里?”张川把眼睛从女人移开,瞟着旁边桌子上的面包问道。

  “梅里斯昨天在银行门口捡到的你,就顺路把你送过来了。”女人拿起一条面包递到他面前:“要吃不?”

  “捡?银行?”张川倒是不客气的接过面包,咬了一口:“握草,好硬。这可以当凶器了。”

  “哈哈,是啊,他扛着你进来,我们俩想叫醒你,结果怎么都叫不醒,就先把你扔楼上了。”女人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来喝口水,干吃面包没人能直接咽下去。”

  “我叫张川。”张川咽下一块面包说道:“你呢?”

  “你可以叫我奥里森,我是这家店的老板。你的名字好奇怪。”

  “好吧,奥里森女士,你这是家什么店?”

  “看不出么,这是旅店。”奥里森似乎很不满张川质疑的口气。

  神他妈旅店,房间都没门的。张川心里似乎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他转头看看,好吧,整个旅店就没有一个人,连大门都没有,这居然是旅店。

  “我能出去看看么?”索性不多想,张川征求奥里森的意见。

  奥里森朝他点点头,也不想和张川说话了,刚才这年轻人的表情让她很不舒服,本来还看在他那张帅脸的面子上可以和他多聊两句的,但是谁也不喜欢这样的态度。当然张川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s..book348481965520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我在艾泽拉斯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