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剪刀布 第1章 第1章

小说:石头剪刀布 作者:confidant 更新时间:2022-08-05 08:5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就是一个成绩优异,家庭还行,父母恩爱,除此之外全身上下就写着普通两个大字,包括我的相貌,放在茫茫人群里一定找不到我的再普通不过的女生——简慈一

  上午九点四十分,培正高中学校的下课铃声准时响起。

  高三(4)班有个女生走出教室,她回来时发现自己座位旁边空下来大概有两周时间的空座位上,现在正坐着一位男生,应该就是她的新同桌回来了。

  她的座位在第三排,整个教室看黑板最好的一排,她们班是横列八排,两人座位,纵列七排,全班56人。

  她的座位在第三排靠窗户,她要进自己的座位,现在就要越过那个男生的背后。

  每排的空位都不是很大,如果那个男生不起来给她让位,她进不去。

  女生没有半点犹豫和不好意思,语气柔和,很直白的“同学麻烦让一下,我要进去”

  那男生很快站起来给她让位,女生坐下去又说声“谢谢”

  女生的桌子上放着书本,还有一张上节课老师发下来的试卷。还没动笔呢,坐在她前面的女生就转过头和她说话了。

  “一一,你的同桌终于回来了,你再也不是一个人奋斗了!”常乐还给她做个加油的手势“而且你的同桌特别牛!那可是常年霸占我们学校的前三榜单,你之前不在不知道,每次出成绩,老班只要看见他,或者是他的试卷啊,主要是上面的分数,还有他的作业本,简直比标准答案还标准!老班脸上的笑容都下不去”

  简慈一眼睛余光瞥向旁边,那同桌听见常乐这么大放厥词的夸赞,一点表情都没有。

  常乐夸起她的同桌丝毫不吝啬。

  简慈一到这个学校第二天就被常乐科普过她的完美同桌,只是她刚转学来的时候,老班说他请假了。

  “这么厉害啊?”简慈一配合她的表演,顺带光明正大的看向她的新同桌,看清他的脸,有一瞬间的诧异。

  头发剪得很利索,校服穿的很板正,带着一副黑色眼镜,应该是有度数的,看镜片的厚度应该不高吧?

  看上去挺乖的,反倒是和那晚的人对不上。

  “那可不,我告诉你,和他做同桌好是好,但是压力太大了,老班总是认为身为他的同桌,也应该很优秀才对,老班这个思想从根本就是错误的!他的同桌就是来衬托他的优秀的好嘛!他就是个天才,如果世界上到处都是天才,那上帝对我们真是太好了吧?”

  “是吧?老班完全没有想过我们会不会因此受到打击!他成天就想着他的宝贝好学生了!所以在你刚转学来的时候,老班二话没说就把你调到这了,班里的人你还不太熟,学神的上一任同桌,你是不知道开学那天,他换位的时候有多开心!”

  常乐的话题越跑越偏,最终直接越到吐槽老班上去了,丝毫没发现简慈一的表情慢慢变得不太对,她正眼看着常乐,眼睛的余光发现她同桌旁边有个黑影,微微动一下,哦,是老班……

  于是简慈一开始咳嗽给常乐打信号。

  挤眉弄眼,面部抽搐,不过可惜信号依旧没有被接收到,反倒常乐来的一句“一一,你眼睛怎么了?不舒服吗?现在是夏天啊,天气还没到这么冷的时候吧?你脸这么抽搐的这么厉害?是这个班已经没有你在意的人了吗?”

  常乐见简慈一这样笑的开心。

  可是下一秒,她的耳边就传来异常熟悉,并且非常恐怖的声音。

  “她可能是在向你传达,你故事中的老班来了”

  常乐机械的转过头,张张口“老、老班、老班好”

  “我好吗?我刚才听到有人吐槽我,我现在不太好”

  老班,名副其实,他姓班,在男生的标准183的身高里有点矮。

  “要不然你和江柏做同桌?我看看你会不会顶着压力进全校前十?这样我对你的要求也不高,全校前两百吧?”老班的语气很温柔,但讲出来的话可不温柔。

  “别介别介老班,我觉得松子挺好的,我还是更喜欢松子”常乐的同桌名字里有松,大家给他起的外号就是松子。

  “那就更得把你们调开了”

  “别呀老班”常乐真的是快要哭了,老班这才放过她。

  “行了,不和你扯了,简慈一啊,上周江柏请了假,刚回来,上周的试卷啊,课程啊,落下不少,你帮个忙,江柏成绩也不错,近水楼台先得月嘛,你有什么不会的尽管问,江柏脾气还是不错的,你也争取一下校排名啊,给老班争争脸!”话题转向江柏,老班的语气都柔和不少,果然学习好的在老师那都有特权。

  老班这话给简慈一不少压力,她是刚转学过来的,对这边的学习课程熟悉的没这么快“额,我尽力我一定尽力”

  “行,你有什么不会的尽管问江柏啊,加油啊!”

  老班口头给简慈一加油打气,并且在精神上表示对她的支持,然后叫上江柏出去了,她的新同桌还真是挺乖的,一看就是不会打架惹事的那种人。

  鉴于她新同桌的各种完美,优秀,还有常乐的强大安利,她现在对这个同桌非常有好感。

  江柏跟着老班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

  简慈一性格内敛,对于主动认识别人这种事,她一般要在心里犹豫几天才能迈出那一步,如果那人拒绝她了,她可能在几年内都不会再去认识别人了。

  对于简慈一的内心的犹豫,江柏毫不知情,他转头问“同学麻烦问一下,上节课老师发的卷子要什么时候做完,或者现在有几张卷子老师还没讲的?”

  江柏语气很柔和,果然是脾气很好的。

  “上节课的卷子晚自习要讲,开学发下来的卷子暂时都还没讲,上周我们都是在讲课”

  “谢谢”

  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简慈一感觉江柏简直不是人,他缺课一周,还是在高三这种备战高考的时期,老师在讲台上讲着,他在下面一边做卷子,一边听课,数学老师提人上黑板做题,他居然很快就从黑板上做完下来了,数学老师那眼睛里的赞许是藏不住的。

  果然这就是天才吗?

  简辞一深受打击,决定以后要更加努力的学习!绝不拖同桌的后腿,一定要给老班长脸!

  上午放学,简慈一收拾书包回家,常乐转过头和她说“你同桌的那脑子就是老天爷赏饭吃,你别有太大压力,不会的就问,江柏是我见过的所有男生里脾气最好的哪一个!”

  “诶,你真的没说错,这真的就是老天爷赏饭吃啊,他的大脑但凡分我一点,对于高考我都不会这么慌”

  两个女生往外走,刚出教学楼,就看见纪洲骑着自行车过来了。

  “哟,这不是一一嘛,你这么出来这么慢?”纪洲把自行车横着停在她们俩面前。

  “啊,出来晚点,我去骑车”

  简慈一和常乐在学校大门口分道扬镳。

  “听说你们班的江柏回来了?”

  “啊,你这么知道?他还是我同桌呢”

  简慈一骑车目视前方没注意到纪洲的表情。

  “废话,常年霸占学校第一的天才,能不知道?”纪洲一副你是傻子吧的眼神。

  “拜托我刚转学过来才一周好吗,再说了上周他还没来呢。”简慈一毫不留情的反击。

  “他家里有点事,不过你和他别走太近”纪洲目视前方,对于他的话,好像丝毫没有要解释的样子。

  “为什么呀?他学习成绩那么好,老班快把他夸上天了,让我不会的要问他,而且他看上去很乖的样子啊,怎么?你和他打过架?还没打过的那种?”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在学校里怎么问他题都行,但是在校外,无论是在哪里都要绕着他走,看见就当没看见一样,也不要乱说话。”

  简慈一识趣的没再继续问为什么。

  她们两家住的不远,简慈一的家里是很久以前住过的,后来搬走了,家里也不缺钱,这房子也就一直放在这了,没想到这么多年后居然还派上用场了。

  她们刚搬来没多久,很多东西还没有这么完善。

  “一一,快来吃饭,吃完饭赶紧去休息一下,你们高三生啊起得太早了睡的太晚了,睡眠时间完全不够,中午再不午休一会,下午又困,身体也受不了”简妈妈盛好饭放在桌子上等着她赶紧过来。

  “哦,好的”简辞一放下书包过去吃饭。

  “你下次就不要背书包回来了,你回来就多休息会,在学校学习,家里也要学,学傻了可怎么办?”简妈妈的每日唠叨。

  “嗯嗯,这个红烧肉很不错嘛,点赞!”简慈一一脸的幸福样,还不忘给简妈妈比个大拇指。

  “那是,你不知道这红烧肉我学了多久!”简妈妈得意洋洋。

  母女两原本温馨的午饭时刻,就在简慈一吃完饭拎着书包上楼的时候,简妈妈的电话刚好响了,准确来说是不知道第几次响了,整个午饭的时间,简慈一趁着简妈妈离开的一小会,把她放在桌面上倒扣着的手机翻过来,上面有几十个未接来电和很多条未读微信。

  简慈一很矛盾,她从小是跟着父母长大的,家庭和睦,但是高一的时候出了点事,高二那一年,简慈一没法细想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简爸和简妈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让简慈一先转学。

  毕竟是高三这么重要的时刻,原本简慈一的生活是很平静的。

  简慈一午休没睡着,满脑子都是父母的事,她快十八了,虽然还差点时间,但她早就有了能够照顾自己的能力。

  她知道简妈妈在担心什么。

  中午被午休的时间耽误过去,只能等晚上回来的时候了。

  简慈一下午依旧是和纪洲一起骑车走的,对于上午的话题纪洲没再解释什么,虽然她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么说江柏,但纪洲总不会在这点上骗她,骗她也没什么好处啊。

  简慈一到教室的时候江柏已经在那坐着学习了。

  果然学霸都是对学习有着一种莫名的热爱。

  她以为江柏这样的学霸世界里只有学习,在下午下课大家去食堂吃饭时,纪洲来了,简慈一就坐在窗口,纪洲站在窗外面“哟,你坐这啊”

  “昂,这么了?你不去吃饭来我们班干什么?”

  “我来找我兄弟”纪洲那样子特中二,尤其怀里还抱着一颗篮球。

  “你兄弟?你在我们班还有兄弟呢?”简慈一不可思议的样子打击到了纪洲。

  “你这是什么意思,诶,别说你们班了,这学校到处都是我兄弟的好吧?”

  “行行行,你兄弟谁啊?”简慈一懒得和他继续争论兄不兄弟的,她赶着去吃饭呢。

  “江柏,你同桌我来找他打球”

  简慈一一听是来找她同桌的,下意识向后靠给他们俩空间说话,然后才转向纪洲,那眼神的意思是“?”

  纪洲给了她一个很坚定的“!”

  他好像记性不好,完全忘记了他上午和她说过的话。

  简慈一在心底嘀咕,你不是不让我和他走近,你还来找他打球,这敢情你们关系不是一般的好啊?

  你不会是暗恋他吧?所以有我这样的女同桌有点担心?

  大可不必的,我相貌很普通的,不用担心我翘你墙角。

  简慈一在眉间的这一段连串表达,纪洲一个也没看懂“什么意思啊?我没看懂”

  “没、没什么意思”

  “哦,江柏打球去”

  “等下”江柏从头到尾连头都没抬,专心做题,纪洲就倚在墙边百无聊赖的等他。

  简慈一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出去?出去的话就会影响同桌做题,那他们俩相处的时间就会因此变少,但要是不出去的话,说实话没有这个选项,她要出去吃饭。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江柏善解人意的声音了“你要出去?”

  说着他还起身让了位置。

  “谢谢”都让位了,简慈一从来不会在这个情况下矫情,利索的出去,和常乐一起去食堂。

  两个女生边走边聊天,简慈一问道“江柏还会打球呢?”

  “对啊,不过他打球的次数少,偶尔打打吧,但是他打球的技术真的超级好!投篮的动作帅死我了,我们学校其实是有个篮球队的,队长就是纪洲,但其实江柏的技术更好,但他没有加入篮球队”

  “纪洲在这学校里也很有名吗?学校的风云人物?”

  “嗯嗯,主要是他打球很厉害,他的成绩也还行,虽然不向江学神那么厉害,但是全校前二百还是可以的,而且他主要的还是篮球队的嘛,长的又帅又高,也不是那种混混啊,你以前的学校有这种风云人物吗?是不是很帅?纪洲帅还是他帅?”

  简慈一一时无言,她正努力思考学校的风云人物,哦,她在学校一般不参加这样的话题讨论,不过在转学之前最有名的学校风云人物好像还是她呢。

  简慈一“这个我也不知道,我身边的人一般不讨论这个”

  “哦,好吧”

  迅速从食堂吃完晚饭回来,江柏还没回来,他是在临近上课的时候顶着一头的汗进来的,他在抽屉里找着什么。

  然后就看见有一只很白的手递了张纸巾过来,他抬手接过,然后看向她道声谢谢。

  “不客气,就是还要麻烦以后有什么不会的题请教一下了”

  “可以”

  简慈一在内心庆贺自己,恭喜简辞一勇敢迈出第一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