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剪刀布 第2章 第2章

小说:石头剪刀布 作者:confidant 更新时间:2022-08-05 08:5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培正高中学校,是整个江县最好的高中学校,简妈和简爸在挑选学校的时候,首先挑中的就是培正高中,这里的管理制度和简慈一以前的学校制度很相似。

  只是以前的简慈一住校,但是在这,简慈一不住校。

  下了晚自习之后就是八点了,她每天晚上是和纪洲一起骑车回家,在回家的那条路上是有路灯的。

  简慈一刚到这边的时候那时候简妈妈不放心她一个女孩子这么晚走夜路,每天都会准时过来接她,后来没过两天,简慈一就见到纪洲了,后来就发展成她们俩一起上下学了。

  纪洲原本以为简慈一会问问他下午为什么会去找江柏,毕竟中午刚叮嘱她不要和江柏有过多的接触,没想到下午,他就去找江柏打球,两人还是兄弟。

  但过了好久简慈一都没问,两人快到家的时候,纪洲才率先开口问道“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不让你和江柏私底下有太多接触,但我自己却和江柏是兄弟吗?”

  “不好奇”简慈一很爽快回答,语气还有一种“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好奇?”的不解感。

  纪洲站在原地,哑口无言,忽然低头笑了一下“这就是你在那边养成的习惯吗?因为好奇心害死猫?”

  简慈一的两条眉毛同时上扬“什么习惯?单纯就是我没有好奇心”

  “我一直以为你们女孩子的好奇心都很高”纪洲惊讶。

  “我还行,如果你问我想不想看或者想不想知道一类的,那答案就是我都不想知道,有什么就说,我会听”简慈一在很认真的给他解释,不过看纪洲的样子,他并不想说。

  纪洲看她的样子,似乎也并不想知道。

  两人莫名其妙的在这件事情上达成了共识,突如其来的默契感。

  离家还剩几步路的时候,两人分道扬镳,纪洲忽然开口道“不知道你为什么忽然在这个时候转学,也不知道你在以前的学校受到什么刺激,如果你想说我也会听,绝对保密,而且在这里,虽然这里没有a市发展那么好,那么快,但是,绝对不会让你在一些事情上受委屈。”

  纪洲讲话的语气很淡,但莫名就很让人有信服感,心里的安全感直线上升。

  不过简慈一还是有点淡漠,好一会她才开口“好,谢谢”

  纪洲的话简慈一听进去多少,大概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准确来说,她没有受刺激,大概就是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吧,圣母,对就是有点圣母心?她心里明明知道和自己无关,所有事情也全部解释清楚,但她好像就是承受不住,现在倒好,她转学了,搞的像她心虚一样。

  简慈一到了这边之后就和a市的朋友断了联系,现在a市怎么样,她什么也不知道,这边的生活挺轻松的。

  简慈一迅速调整好心态,推开门,不巧今天家里没人,简妈妈一般都会在客厅给她留灯的,今天没有,就是说简妈妈不在。

  客厅的茶几上有张纸条,上面是简妈妈的字迹:

  一一抱歉,妈妈这两天实在是有点忙,妈妈下午回趟a市处理一点事情,等事情处理完妈妈一定尽快赶回来,一一妈妈很抱歉,请你谅解。

  最后的落款是妈妈。

  简慈一卸下书包的重量,很轻松的跌在松软的沙发里。

  怎么说呢,转学这件事很匆忙,简妈和简爸能在短时间里做到这份上已经很好了,而且在谁在照顾她这件事上,两人很快就做出决定,没有任何犹豫,丝毫没有让简慈一有任何操心的点。

  对这点,简慈一是有点愧疚的,也就是在转学之后,简妈妈对她是更加细心了。

  简慈一很多次表达自己真的没事,但好像没有任何用处,之前简妈妈一直是在远程办公,这两天实在是不行了吧。

  回去也好的,妈妈不至于这么累,自己也可以彻底放松一下的。

  简慈一歪着头看黑屏的电视机,忽然突发奇想,在家里到处东翻西找,找了一圈,没有,她头发凌乱的站在原地四处张望。

  她们刚搬来,还没收拾齐全,客厅没有,她房间也没有,妈妈的房间呢?

  她蹬蹬蹬的爬上楼,尽量不把妈妈的东西翻乱,几分钟后在自己的房间里思考,没有。

  倒在床上的简慈一,嘴角忽然一扯,够蠢的,所有人都在迁就你。

  很快收拾好情绪,简慈一洗漱上床,没再分出一点其他的心思想这件事了。

  第二天一早,精神气满满的简慈一背上书包牵出自行车,和纪洲一起回学校的路上才想起来好像有件什么事没做。

  把车子停在停车棚里时才想起来。

  “啊,我忘了”简慈一惊恐的看向纪洲。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你忘了什么?别慌别慌我在呢,你说出来我帮你解决”纪洲看她这样子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

  “哦,没事,就是我把手机揣兜里带学校来了”忽然冷静下来的简慈一笑了,还把手机从兜里拿出来给他看,确保自己没有说谎。

  纪洲二话没说转身就往里面走,不搭理她。

  简慈一在后头笑着追上去“我当时是真吓到了,我可是要当三好学生的!怎么能带手机上学是不是?我真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

  纪洲迈的步子大,简慈一在后面追的辛苦,还一边笑一边跑。

  “你一会岔气别找我”纪洲没好气。

  “行,你别生气了,我就是昨天跟我妈聊天,忘记了然后直接揣兜里了,不是偷出来的,我当时就是惊讶,不小心叫的惊恐了些。”

  “赶紧回教室吧,要上课了”

  “哦哦,好的,别生气啊,我真不是存心的”

  纪洲头也不回的走向自己的教室。

  今天正好是周五,学校按时放假,下午四点放学,简慈一收拾好书包,带上卷子回家。

  她没有选择做作业,也没有看电视,就坐在沙发上发愣,发呆,然后猛然把头转向一边,眨眨眼。

  呼,好久没这样过了。

  心里还有一丝庆幸感。

  简慈一后来在沙发上窝着看电视,晚上七点多才反应过来时间,简妈妈在家里留了菜,一些速食饺子和一些很快就可以吃的东西。

  但简慈一今天就想叛逆一回,她今天就是不想在家里待着,她就是要出去。

  简慈一换好衣服出门是在六七点四十多,她在那条街上逛。

  现在不到八点的时间,街上就已经没什么人了,连卖吃的东西都没有,天也是黑的,只有路灯在亮。

  简慈一想着,好不容易叛逆一回,老天爷还不让,我拐个弯,要是还是这样的话,我转头就走,你留不住我的!

  简慈一转个弯进了条小巷,有光!

  从她的角度只能看见从屋里透出来的光。

  她走进却感觉到有点不太对,声音很吵,不是那种在饭店里吃饭,人多的嘈杂声,这里面夹杂着很多脏话声音。

  她的脚步慢下来,在犹豫着要不要走进看看,后来有一天简慈一想,她不是没有好奇心吗?为什么在那一天好奇心驱使着她往前走了呢?

  她站在门口的一边,那屋里很亮,房间很大,那灯不知道是多少瓦的,在房间的顶上挂着好几个那样的灯。

  这是什么地方?

  赌场?

  因为她看见很多的麻将桌和牌桌,有人在打牌,打麻将,玩筛子的叫嚷声,这里有酒,有服务员,一切应有尽有。

  环境很不好,烟雾缭绕的,里面传出来的味道也很难闻。

  但这些简慈一没太注意到,因为她看见正中间的那个坐在麻将桌边的人,嘴里有烟,但没点燃,手边还有一瓶啤酒。

  双手把麻将一推,意思是他胡了。

  简慈一看那人很熟,特别熟悉,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是她同桌!她的新同桌江柏!

  他没带眼镜,头发松松软软的直接搭在他前额,和在学校时差距很大,平时在学校就是侧面看他的眼神,今天也是,就是距离远了点,好在简慈一眼神好,他的位置又刚好对着简慈一,这样的眼神她在学校可没见过。

  认错了吧?

  到底是不是认错没人告诉简慈一答案。

  她很冷静的退后离开这个小巷子才发现,这边算是废弃的楼,没有住户,本就是人烟稀少,现在连住户都没有,人更少了。

  她没想太多,直接原路返回,回到家的时候她个神态已经恢复正常。

  新同桌刚才在哪里见到的样子已经差不多在她的脑海里抹掉了。

  这大概就是纪洲不想让她接触私底下的江柏的原因吧。

  不过不重要,她出去一趟是想给自己觅食的,不是让自己想七想八的。

  她没办法只能在冰箱里找到速冻饺子勉强凑活吃了。

  自从高一之后,她就没吃过这个不丰盛的饭菜了,果然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简慈一一边吃饺子,一边唱歌。

  好像自娱自乐这事,她很久没这么做过了。

  简慈一一觉睡到自然醒,哦,不是,早上十点半的时候,她还没醒,是纪洲在楼下敲门加上电话连环call,简慈一皱着眉头翻身,暴躁的挂掉手机,为保清净她直接把手机关机了。

  或许是纪洲坚持不懈的敲门精神“打动”了简慈一,她顶着鸡窝头,身上还是穿着睡衣下楼给纪洲开门,第一句话就是“你神经吗?周末不好好在家里学习,来敲什么门啊?”

  “这都几点了?你是猪吗?这么能睡?”纪洲不管她的冷言冷语,直接越过她自己进屋去了。

  “拜托,我家就我一个女生在家,你这么擅自闯进来合适吗?”

  “要不是我妈说阿姨这两天不在家,担心你在家出什么事,你以为我想过来?我大清早的在家睡觉睡的舒服被我妈从被窝里拉出来我说什么了?”纪洲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简慈一美好的周末还是只能存在在美好的幻想里了。

  “你吃饭了吗?或者你会做饭吗?”

  简慈一语气不善“不会”

  “你个女生不会做饭?”纪洲惊讶。

  “国家哪条法律规定女生必须要会做饭了吗?”

  纪洲懒得和她争论,反正从小到大他就没赢过,现在她可能又进化了。

  “算了,我带你出去玩去,你来江县这边还没好好玩过吧?这个周末我就带着你玩遍江县,你上去换个衣服,我先带你去吃点好吃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