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剪刀布 第3章 第3章

小说:石头剪刀布 作者:confidant 更新时间:2022-08-05 08:5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简慈一没有任何多余的挣扎,上楼换衣服,简单洗漱一下。

  她们出门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多了,这免不了纪洲的唠叨。

  “果然你们女生出门就是慢,我十点半来找你,十点四十多进的门,五十让你上去换个衣服就十一点半了。”纪洲啧啧称奇。

  “你对女生这么多偏见?女生出门慢怎么了?不会做饭又怎么了?事事都要我们女生做的好,做的快,那还要你们男生干嘛?赚钱?我又不是不会,我自己赚自己花还能省心省力。”

  “那你以后就不结婚了?”

  “我结不结婚我不知道,但是你以后找女朋友估计很难”简慈一摇摇头。

  “为什么?”纪洲相当不解“我这么帅,成绩虽然不是很好吧,但是考大学也是绰绰有余的吧?而且我还是我们学校篮球队的队长好吗?我凭什么找不到女朋友?”

  “你对女生偏见这么多,你凭什么找到女朋友?”

  纪洲一边听她说话,一边指引她拐弯,两人到了一家小摊钱。

  “有什么忌口吗?”

  “不要葱花,不要香菜不要醋,也不要姜”简辞一脱口而出。

  “你吃饭这么挑还能活到现在真不容易,阿姨真辛苦”纪洲留下这句话就往里面走,点餐去了。

  简慈一随便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

  她们简单吃完小馄饨,纪洲就带着她往另一条街上去了,和昨天晚上她误打误撞走的那条路完全相反,这边很热闹,有一整条街,卖各种东西的都有,在往里走还有一个小型游戏场,就是各种投币玩的小机器。

  “篮球会吗?”

  “不会”

  “你什么都不会?”

  “有问题吗?”

  “没问题,走我带你玩去。”

  简慈一就在原地等着纪洲,纪洲往服务台那边换了五十块钱的游戏币。

  “今天把这里的游戏币全部花完就可以回家了”

  简慈一眉毛一挑环视整个游戏场,大概有50平方米,有几个小机器,弹弹珠,投篮,还有个按键的跳舞机,一眼看过去,尽收眼底。

  “你确定?就这么几项游戏,有什么好玩的?”

  回答她的是纪洲嘴角上扬的笑,他没说话,带着简慈一往里走,然后拐个弯。

  简慈一目瞪口呆,原来这里不是从入口看上的大小,往前走几步拐个弯就有一个比外面不知道大多少倍的游戏场,这已经不是游戏场了,这算是一个电玩城了吧?

  目瞪口呆之后的简慈一看向纪洲手里的游戏币,很真诚的问了一句“你确定够?”

  纪洲挑眉“刚才是谁说就这几项游戏,有什么好玩的?”

  “不知道”简慈一不假思索,脸不红,心不跳。

  简直意料之中,纪洲又去换了五十的游戏币,老板还送了她们十五个游戏币。

  简慈一率先冲到某个抓娃娃机前,纪洲给她递硬币,随便她玩,但是连着好几次一个都没抓到。

  简慈一放弃依靠自己抓到娃娃,双手一放,看着纪洲“你来”

  “你不要抱太大希望,我也不一定抓得到”纪洲放下装着一百多个的硬币盒。

  “你等一下,我们换一个机器”简慈一严肃的表情和她伸手拦着他的动作,以及眼神扫描周围其他的娃娃机的样子,让纪洲感觉这是地下党在传秘密情报“我看网上有人说,如果一个机器超过五次还没有抓到,那就说明那个机器有问题”

  反正纪洲不在意,跟着简慈一走。

  两人换了开始玩的那架机器远一点的机器。

  五分钟后。

  简慈一在旁边看着,面无表情“很好,你真是说到做到”

  纪洲没有不好意思,反倒理直气壮“我和你打过预防针了,我不一定抓得到”

  “这个机器也有问题,我们再换一台!”

  “别换了哥?你想要什么样的,我给你买行吗?”纪洲无奈。

  “不行!娃娃机里的娃娃和买的不一样!”

  “行行行,不一样,但是我们不能把这一百多个硬币都搭在这上吧?”

  简慈一一噎,恋恋不舍的看着娃娃机,又看看纪洲“走吧,我们换一个玩吧”

  纪洲带着她往里面走走,有个地方人不少,两人绕开那里,来到了一架篮球机旁边。

  “今天就让你看看篮球大神长什么样!”纪洲投入硬币,撸好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简慈一在旁边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

  不过纪洲的投篮技术确实不错,几乎百发百中,而且这个篮球机,到了一定分数还会奖励时间,纪洲把奖励时间机会让给简慈一。

  于是就出现一个扎着马尾抱着球,踮着脚瞄准投篮,结果球却擦边飞了的场景。

  纪洲转过身,忍住不笑。

  简慈一不死心,接着投,进去倒是有,就是擦边飞走的球更多。

  “不好玩”奖励时间本就不多,更是容不得简慈一这种瞄准都要瞄半天的,没投多少个球,时间就到了,这次的时间奖励没有再继续。

  “不好玩不好玩,走走走,换一个换一个”

  两人又去玩了赛车,打地鼠,弹弹珠,整个电玩城里的项目,她们玩了小一半,手里的游戏币就没了。

  “怎么样开心吗?”两人朝外面走,纪洲问道。

  “开心啊,有人请客玩了一天当然开心?有便宜占了还不开心是傻子吧?”

  就在两人快要到达电玩城门口的时候,几乎同时被一个身影吸引。

  纪洲有意不想让简慈一除在学校之外碰见江柏。

  但简慈一看的都快忘我了,纪洲看一眼她,深觉今天要是不让她看,大概率出不了这电玩城了“去看看”

  “好啊好啊”

  又不是你在玩,你在激动个毛线?

  简慈一屁颠屁颠往跳舞机那边走了。

  电玩城是有两种跳舞机的,一种就是踩点跳舞,还有一种就是类似于按键的。

  而江柏玩的就是第一种,整个人站在跳舞机上,不断踩点,配合脚下动作,上半身也是随着舞动。

  简慈一真的要看迷了。

  江柏没戴眼镜,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短袖,和一条黑色裤子在那边跳舞,和她在教室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还有前两天在哪里看到的也不一样。

  江柏……

  不知道他跳了多久,额头的汗都开始往下滴,电玩城是有空调的,不然天气这么热,这里人这么多,怎么受得了。

  一首歌曲完毕,江柏迅速停下,他大概是想着这把玩玩就不玩了,他转身离开,刚好和简慈一对上视线,随后他的视线很快转移到她身后的纪洲身上。

  几人什么话也没说,随着他转身要离开,周边的人迅速散开,各玩各的了。

  但刚走几步,他听见简慈一说“江柏这么厉害啊?他跳起舞来,整个人都是发光的!”

  江柏心里一顿,但脚步没停。

  纪洲听见了她的话,也没回应,对于江柏的事情,他没办法去评判,即使简慈一的一句,他舞蹈跳起来,整个人都是发光的。

  如果可以,这种的发光,他宁可选择不要,但好像,无论在他面前有多少选择,有多少条路可以走,他依旧没有选择。

  他就像被困在牢笼里的一只鸟,无论主人对它多好,多么希望它可以留下,在它笼前放多少食物水,给它多少选择,给它足够的时间思考,离开这里,还是留下。

  他始终没有选择,他只能在原地,尽量的,让自己慢一点的步入歧途?

  说到底纪洲还是不足够了解江柏即使他们认识这么多年,至少在纪洲心里他是这么认为的。

  “走了,不饿吗?我带你吃饭去?”纪洲生硬的岔开话题。

  “走走走”不知道简慈一有没有感觉到他的异常,总之她什么也没说,也没问。

  纪洲带着简慈一去了一家麻辣烫店,这家店的菜品特别多,而且做的骨汤也特别好吃,也很便宜。

  “怎么样?是不是超级好吃?”纪洲得意洋洋,仿佛这家店是他开的。

  “好吃,但你也不用像是推荐儿子一样的表情吧?”

  “你这是什么话?我带你来吃好吃的,你还要嘲讽我?”

  “我错了,哇,纪洲你推荐的这家店也太好吃了吧!我以后一定要经常过来吃!”简慈一忽然为表歉意,夸张道。

  “你假不假?”纪洲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

  “我这不是为你挑选这么好的店而高兴吗?”简慈一不满。

  “得了吧,吃你的饭吧”

  跟着纪洲玩了一天,作业一点没写。

  她收拾好书包,准备明天找家书店或者是图书馆,她记得离她家不远是有家书店的。

  她也是没开学之前自己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时发现的一家书店,那家书店装修的特别好看,至少从外面看上去是这样的,也是她逛了这么久,发现的第一家,似乎也是唯一一家的全玻璃墙。

  靠玻璃墙那边,有长桌,可以用来写字的。

  能够记住全凭它的装修风格,其实很不像这边,江县这边算是几十线的小县城了,但总体又不是特别落伍,但这边的玻璃房,还是很少有人用的。

  这是那天她左右逢源随便看看时唯一落下的印象最深的一家店铺,她收拾好书包,拿上手机,凭借着脑海中的记忆,踏上寻找书店的脚步。

  出门还是往左走,好像是在那条街上,东拐七拐的,在一条不大的巷子里找到那家店铺。

  名字叫“木白”

  推开玻璃门,里面开了空调,书架是从右往左开始摆放,最左边放了几张桌子,门两边的玻璃墙也放着那种小长桌。

  简慈一的视线扫过去,看见一个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人,江柏。

  简慈一很惊讶,但惊讶并不妨碍她记起她是来这边干什么的,她和江柏视线对碰的那一刻,她微微点点头,走到玻璃墙的长桌前,放下书包,起身去书架前找了本书过来。

  她重新坐回去,准备开始写作业。

  一张数学试卷正面刚写完,翻过来,她的思绪就开始飘散。

  脑海里构建好几个场景。

  从江柏回学校,成为她的同桌时开始。

  他带着黑色眼镜,她只能从侧面看见他的脸,数学题或者是物理题有不会问他时,他看看题,很快就会给她一个很好理解的解答方式。

  然后是周五晚上,她在小巷里看到的江柏,一身黑衣,摘掉了眼镜,坐在牌桌前,扔麻将的样子,和推手,胡了的冷漠的表情。

  还有就是昨天了,在电玩城,站在跳舞机上,跳舞时闪闪发光的江柏。

  最近的就是今天,就在半小时前,她刚进书店时,看见依旧穿着白色t恤,和卡其色宽松裤子,弯着腰在很认真的查看书,然后摆放在正确的架子上的江柏。

  每一次看见他都是不一样的。

  细数起来,好像也就是这周的事情吧?周五,周六,周日……

  连着一周都在无意中见了面。

  简慈一想到这忽然就笑了,差点笑到趴下去的时候,猛然看见自己旁边坐了个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