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剪刀布 第4章 第4章

小说:石头剪刀布 作者:confidant 更新时间:2022-08-05 08:5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江柏?”她的惊讶声,让江柏很不解。

  他只是皱着眉头看她“?”

  “不是,不好意思,你继续”简慈一尴尬死了,她脑海里刚刚还在想着人家呢,人家就出现了。

  简慈一放弃大脑里天马行空的想象,静下心来的写试卷。

  打断她继续写试卷的是放在一边的手机铃声,纪洲打来的电话,看一眼时间现在是中午十二点。

  “你吃饭了吗?你在哪?”

  “我在书店,还没吃饭,怎么了?”

  “你在书店?那个书店?”纪洲那边声音忽然就变了。

  “这家书店叫木白,这么了?你要过来吗?不用了我现在回去,我刚好写完作业了”

  “行,你快点回来,我带你去吃饭。”

  挂断电话后,简慈一开始收拾书包,说实话她不太能理解纪洲这样,犹如惊弓之鸟一般,好像江柏是这么洪水猛兽一般,当然,据她这刚好一周的时间,她大概感觉的到,纪洲为什么不想让她接触私底下的江柏。

  江柏是个很强的不可控因素。

  为什么这么说,简慈一不敢肯定,江柏好像什么都会,常乐说他打篮球也很厉害,他也会跳舞,看样子也很厉害,成绩也好,如果他抛弃那副黑色眼镜的话,样子也不会太差。

  他近乎完美,对人也温柔,给她讲题的时候,即使她那一遍没听懂,江柏会再短时间内找到另一个更好理解的方法。

  但是周五看见的那个江柏,简慈一感觉那才是真正的江柏,白天里或是在学校里看见的江柏好像在掩饰自己。

  简慈一没有这个好奇心也没有这个闲情逸致去思考江柏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经历过什么事情,她只需要确认江柏不会伤害到自己的利益,还是那个可以在学校给她讲课的江柏就行。

  于是简慈一站起来,轻手轻脚的离开,不影响书店里其他人看书。

  她去找纪洲会和,纪洲看见她并没有问什么,其实纪洲很了解江柏吧?

  两人中午去吃了饭,下午简慈一和纪洲去买了点东西。

  简慈一站在某家店门口,静静凝视着放在门口,挂着打折牌子的一筐护手霜。

  纪洲问“你要买?快去啊。”

  简慈一眼神毫无异样的转到屋里的其他饰品,淡淡道“但凡是有一点想要买它的念头,我都是对我自己手的不信任”

  “什么?护手霜怎么就和信任扯上关系了?”纪洲还在原地不解,简慈一已经离开了。

  简慈一没再解释什么,和纪洲在岔路口分别,看着纪洲回家的身影,她忽然转身。

  简慈一一大早坐在座位上,灵魂出窍。

  “怎么了?一一?你是灵魂还躺在床上吗?”常乐背着书包走进来,一看简慈一那样子大概就猜得到。

  “乐乐,我真是太困了,简直是折磨”简慈一眨巴眼睛,一颗眼泪直接从她眼角滑下来。

  “你别哭啊,要是让别人知道,你是因为太困,所以哭了,多尴尬呀”

  “如果尴尬可以让我现在躺在床上的话,我愿意尴尬”

  “别这样,你数学作业写了吗?借我瞅瞅,周一上午第一节课就是老班的课,还是数学,我敢保证,他一定会先检查所有人的试卷,然后再讲课,等着晚自习在回来讲”

  常乐转过去抄作业,简慈一彻底趴下去了,不过没多长时间,常乐再次转过脸来“一一,你确定这题选b吗?”

  “不确定”简慈一头也没抬,闷声答到。

  “那好吧,等会我问问江柏”

  所以在江柏刚坐下,看见的就是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简慈一,头上放着一张试卷,多少有点飘逸,然后就是常乐转过来问他“江柏,这题你选的啥?”

  江柏看看题目,给予了肯定的答案“b”

  “霍,真选b啊?一一你做对啦”常乐惊讶的拍拍简慈一。

  简慈一深吸一口气“常乐!先说你抄我作业,反倒不信任我的事,现在你得到正确答案,还要继续吵我睡觉!”

  常乐憋着笑“对不起”

  简慈一起床气有点重,昨晚熬夜看动漫来着,现在起床气就更重了,她猛然一拍江柏的肩膀“下次不许给她作业抄!”

  江柏也憋着笑配合她“好”

  “不要啊~简大人!小,小的知错了,还请简大人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民女这一次吧,民女下次一定不敢了~”常乐掩面假装哭泣。

  简大人收回自己的手,抱胸“那好吧,简大人就大发慈悲的放过你这一次,要是同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那本官就亲手断了你的作业路!”

  简辞一右手作出一刀砍的样子,佯装凶狠。

  那民女喜极而泣,对简大人的饶恕感动不已“谢谢简大人,谢谢简大人”

  “小白子,这次就赦免常民女的罪吧,作业下次给她抄吧。”简慈一再次把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

  “好的,简大人”

  简慈一看向站在一边迟迟没有入座的常乐的同桌,松尔。

  “小松子,赐座”

  常乐配合着把他凳子拉出来,还极其顺手的给他擦两下,坐了个“请”的手势。

  松尔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你们对江柏做了什么?居然会让他也配合你们?”

  “你这话说得,江柏不仅是你后桌,还是我同桌呢,再说了,你上课敢转脸和他说话吗?你上课敢转脸问他题吗?是吧?你不行但我可以。”简慈一那挑眉的样子,让人感觉江柏就是她的人了,紧接着又听见她说“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同桌肯定要比前后桌更熟一些,so,我同桌当然要配合我了!”

  松尔还在迷惑她的话中,常乐已经不可救药的迷恋上简慈一这霸气的样子了。

  “哦~简大人这样子真是好让人着迷啊!”

  这家不止松尔一个人迷惑了,江柏也开始迷惑。

  还好这时候老班拿着课本踩着上课铃站到讲台上,才打断了她们继续胡说八道下去。

  “老班是人体计时器吧?他每次都比上课铃快那么一秒,站到讲台上铃声就响?”简慈一低头凑到江柏那边小声说。

  “或许上课铃声的按钮就在他手里”江柏同样把头凑过去一点,小声回答她的话。

  简慈一忽然顿悟“有道理!老班这怎么可以这样!”

  后来简慈一一直是这么以为的,老班也是莫名其妙的背了很久的“锅”

  常乐预测的完全没错,老班开始检查每一个人的试卷,在教室里转一圈,然后才回到讲台开始讲课。

  高三课程紧张,老师们也是想赶在第一学期就把这一年的课程全部上完,第二学期回来就直接开始进行第一轮复习。

  复习的过程当然很枯燥,但是和自己的朋友一起,笑笑闹闹的好像也还行,时间也还是过得挺快的嘛。

  培正高中的高三课程里,并没有把体育这个课程去掉,每班每周还是有一节课的。

  而高三(四)班的体育课就在周一下午的第三节课。

  男生们早就在第二节课课间就往操场上跑了,简慈一和常乐动作慢,直到上课铃打响两人才往操场上去。

  反正体育课老师一般管的不严。

  她们俩到的时候,操场旁边的小型篮球场上正有人在打球,看上去打的还挺激烈。

  简慈一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倒是常乐晃着她的手臂“一一!一一!快走快走,那边人这么多,江柏肯定在那边打球!”

  “他在那边打球你这么激动干什么?”简慈一不解。

  “你不知道,江柏打篮球的时候超级帅的!而且他也只有在打篮球的时候才会把眼镜拿下来,虽然依旧有头发挡住额头,但我还是感觉他把头发撩起来之后是很帅的!”

  恭喜你啊,猜对了。

  “所以我们快走,快去看看吧,江柏很少打球的,能遇上他打球不容易的”常乐拉着简慈一就往篮球场去。

  她们到篮球场的时候周边已经围了不少人,简慈一仗着站在台阶上,看的更高,而江柏似乎是在配合她,刚好跳起来,投进一个三分球,转身和同伴击掌。

  简慈一什么想法也没有,就是很厉害,真心的为江柏感到厉害。

  他打篮球的时候没带眼镜,头发随着动作上扬,嘴角是带着笑的吧,不知道,反正她看的不太清楚,简慈一再一次感觉,这样鲜活的江柏好像也是真正的他。

  不过这和她没什么关系了,她们还没熟悉到这种可以随意揣测别人的行为动作的关系。

  她们俩就站在台阶处看完了江柏的整场篮球,随后下场江柏大概是和其他同学一起去小卖部了吧,反正她没看见他。

  简慈一运动细胞可以直接忽略不计,但她还蛮喜欢打羽毛球的,她和常乐拿着羽毛球拍进入体育馆,没打多长时间,简慈一就累了,接过常乐递过来的水。

  “下课直接去食堂?”

  “我们能提前下课吗?我们早点去食堂,吃完回教室,下午的试卷我得给他写了,不然晚自习老师讲课,我又得回家熬夜写作业了”简慈一喝口水。

  “可以的吧?不过我没干过这事。”

  “那江柏呢?我看他打完篮球就没看见他了。”

  “大概是被老师叫走了?我也不知道”

  简慈一和常乐提前十分钟偷摸摸的离开体育馆去了食堂,她们从食堂吃完饭回教室的时候,江柏就已经坐在座位上写试卷了。

  江柏大概有心灵感应?简慈一刚进教室,他就很自觉的站起来给她让位,简慈一调侃道“哟,小白子很有自觉性嘛。”

  江柏大概是没想到简慈一会把上午的聊天延续到现在,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还好,简慈一没有在这个事情上有太多的停留,她接着问“你今天打完篮球去哪了?我怎么没在操场上看见你啊?”

  常乐也好奇这问题转过头来听。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