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剪刀布 第5章 第5章

小说:石头剪刀布 作者:confidant 更新时间:2022-08-05 08:5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江柏说“我去食堂了”

  常乐还说他是被老师叫走了,毕竟是好学生,学霸嘛,可以理解。

  不过简慈一显然没想过会是这个答案,沉默一瞬,她意识到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你逃课了”

  江柏没什么表情的点点头“嗯,体育课管理很松,老师也不管,只要不出学校就行,所以打完球我就去食堂了。”

  常乐“我们还以为你是被老师叫走了,没想到啊,学霸,那之前我们体育课没在操场上看见你,你不会是都逃了吧?”

  江柏“差不多?之前要么是回教室写作业,或者提前下课去食堂”

  江柏不知道是那句话招惹了简慈一,就看见简慈一抱胸重新摆出上午的那副“简大人”的模样“小白子,谁允许你逃课的?你知道你这样有多伤体育老师的心吗?”

  “体育老师他很少去操场”

  简慈一把差点要出口的话艰难的憋回去,重新开口道“你知道我们现在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你现在是单方面发展智啊,体怎么办?”

  江柏还在思考要怎么回答她的话,就听见接下来简慈一的话,才是她真正的目的“下课逃课记得叫我”

  江柏“?”

  但随后还是乖乖回答“行”

  常乐坐在前面笑的不行“江柏,我发现你真的很配合一一啊,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看你们真的有了那种,简大人和小白子的感觉。”

  “小乐子,你笑够了没有?”简慈一再次摆上简大人的气质。

  “简大人有何吩咐?”常乐迅速掩住笑容。

  “现在本官命令你,把小松子也拉入我们的阵营”

  “好的简大人”

  正好松尔走进教室,听见的就是这两段对话。

  这个时候教室人少,她们三个人在这边说话的声音格外清楚。

  松尔推推眼镜走过来“怎么了?什么阵营?”

  常乐给他拉凳子,左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拍拍“从此以后你就是小松子了!”

  几人笑笑闹闹就开始写作业,晚自习上,老班果然开始讲试卷,这也是简慈一最强发呆的时刻,一般她只听后面不会的大题,现在身边还有江柏这样的大神,她就更不会听了,并且她的座位靠里面,只要她不睡觉低着头,是看不见她的表情的。

  但老班讲试卷习惯随便提人上黑板写答案,那种计算题,或者是后面的大题。

  不过大题一般是江柏上场秀操作的高光时刻,或者老班自己讲,而今天老班盯上了简慈一。

  某人还在神游中,以至于老班叫了她好几遍都没听见,最后是老班站在江柏的课桌旁无声的看着她。

  江柏低头忍笑,手在下面碰了碰她的腿,简慈一终于舍得抬起头,一下看见老班那张脸,吓得一激灵,猛然站起来“老、老班,不是老师,怎么了?”

  “回神了吗?”老班微微笑。

  简慈一羞愧的低下头,脸红的不行,也不敢说话。

  “来,你上黑板把这一题,你的答案写上去”

  简慈一虽然回神了,但她不知道老班说的是哪一题啊,她犹豫的拿着试卷,但迟迟没有出去,直到她说“老班让一下呗?”

  全班同学都在低头憋笑,简慈一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得到江柏传来的消息,他默默把试卷叠成只剩下那道题的一面,然后抬高。

  简慈一顺利得到这个重要的消息,自信的拿着试卷往前走,结果老班在后面来一句“你直接替她上呗?还省得的叠试卷的时间了。”

  “老班,只是我们同桌之间相互友爱的证明!你不能挑拨离间啊”简慈一刚好拿到粉笔回头回了一句。

  “你给我转过去写题去!”

  “哦”

  晚自习下课简慈一正常和纪洲一起骑自行车回家。

  九月份的最后一星期过去,就是十月的国庆七天假了,简妈妈赶在国庆节前两天回来,风尘仆仆的,疲惫的拖着行李箱推开门。

  那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正好的老班的课,即将面临七天的小长假,整个班级兴奋的不行,最后十分钟的时候,老班站在讲台上都控制不住了,他嘴角也带着笑,但还是要板着脸“干什么呢,干什么呢?能不能消停会?没放过假是不是?没见过国庆节是不是?都给我安静!”

  班级瞬间安静下来。

  老班继续说话“老班不发威当我是脾气好是吧?我告诉你们啊,国庆回来那周就考试,还有我们培正一年一度的运动会,不出意外的话也会在十月末正常举行啊”

  又是一阵欢呼。

  “安静安静!想好好参加运动不是不行,但是,运动会之前的小月考,你们自己看着办啊,放假在家注意安全!都快是成年的人了,这点基础安全知识不用我在多强调吧?”

  “不——用——”

  “不用就好啊,作业记得写啊,谁开学要是作业没写完,给我滚外面听课去!听见没?”

  “听——见——了——”

  全班拉长音。

  “行了,放假!”

  老班率先冲出教室,教室里不出五分钟都走的差不多了,就剩下简慈一,江柏,还有等着简慈一一块走的常乐。

  常乐“一一,你国庆有什么安排吗?”

  “暂时没有”

  “那明天我们出来玩吧?”

  “应该可以,下午吧,上午这么好的时间不用来睡觉可惜了。”

  常乐“行,不过一一,学校运动会你参加什么?”

  “你觉得我有什么运动细胞我就参加那个”简慈一一边收拾书包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

  常乐“也是哦,你真的是一点运动细胞都没有,但是江柏,你今年报什么?”

  “不知道,看最后剩下来什么吧”

  简慈一惊讶“剩下来什么你就去补什么吗?”

  常乐给她解释“当然了,江柏的运动细胞超级牛逼,和你成为鲜明的对比,你有多差,他就有多厉害。”

  江柏听见这个比喻“噗”一声笑了。

  “你倒也不用这么踩一捧一,心疼的抱走我自己”

  “诶诶诶,我错了我错了,我就是一个比喻嘛,别生气,但是江柏是真的厉害,运动会就那几个项目,最后经常剩下来的,也就是什么三千米长跑了,还有4x800米男女混合接力赛,当然还有4x400米接力赛,还有什么跳高吧,这个不一定,去年我们班男生就觉得江柏报的太多了,毕竟一个三千米就够累的了,最后硬着头皮上了。”

  “这么厉害?”

  “对啊,江柏简直全能!”

  简慈一和常乐边走边聊天,忽然一个回头,江柏已经不在身后了,就听见常乐急需问她“要不然你报一个吧?正好4x400米男女混合接力赛?我们俩,再加上江柏和松尔,正好四个人,松尔的体育细胞还是不错的。”

  “你确定我不会拖后腿?我的运动细胞可以算是负数”

  “比赛之前训练一下,再说了最后还有江柏给我们兜底呢,你是不知道,江柏参加的三千米就没拿过第二!”语气颇为骄傲。

  “没拿过第二有什么好骄傲的?”

  “因为他只拿第一啊!通常还可以甩第二名半圈多!”

  现在在简慈一的心里,江柏身上就是两字“完美”

  完美的不像话,不像个人,反倒像机器,他太全能了。

  他会打篮球,会跳舞,成绩好,跑步也好,人也好。

  他没有缺点。

  简慈一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对江柏生出一种怜悯之情。

  一个没有缺点的人,是不是在面对很多人或很多事的时候,即使很为难,也不会拒绝,还是会去做?

  她解释不清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

  简慈一到家的时候,大门是没关上的,简妈妈大概是刚回来。

  “妈?你回来了吗?”简慈一放下书包。

  简妈妈正好从楼上走下来,说话语速稍微有点快“一一,是这样,这不是放国庆假了吗?妈妈想带你回一趟a市,你看可以吗?最近公司里的确有点忙,而且正好你小姨订婚,一家人吃顿饭”

  简慈一稍作思考点点头“行,什么时候走?”

  “订了两个小时后的票”

  “什么时候回来?国庆作业有点多,而且国庆回来之后就要考试。”

  这让简妈妈犯了难,她原本订好的票是七号那天回来。

  在这两难的时候,简慈一开口了“妈,你不用担心,我都快成年了,又不是不能自理,我有能够照顾自己的能力,你不用在这边特地照顾我的,你其实是可以回a市处理公司的事的,真的不用担心我,我真的真的可以照顾好自己。”

  “一一,妈妈……”

  简慈一笑笑,一身轻松的抱住简妈妈“妈,我真的很好,反倒是这两年你都瘦了好多,这周你还在江县和a市来回跑,这么辛苦,而且我现在高三,很多时间都在学校里,再不济还有纪洲呢,放心吧,我会很好的,这一年就当是我重新开始了,我就准备报考a大!再考回去!”

  简慈一磨碎了嘴皮子,直到上了高铁还在劝说,终于得到首肯,回a市后还要做做老爸的工作。

  哦,差点忘了和常乐说一声,她明天不在这里了,要等几天了。

  简慈一和简妈妈到a市时候很晚了,不过她们刚出高铁站,简爸爸就在门口等着了,简慈一助跑抱住她爸。

  “老爸!我想死你了!”

  简爸爸可抱不住这么大的女儿了,但依旧伸开双手,一把搂过她,摸摸她的头“我们一一是不是胖了点?在那边伙食就这么好?”

  “老爸,在家里是你做饭,但在那边是我妈做饭,诶嘿,你吃不到了!”

  在家里都是简爸爸做饭,要么就是定外卖,或者出去吃,简妈妈很少下厨,但简妈妈的厨艺很厉害。

  “哦哟,爸爸是没这个口福喽”简爸爸接过她们母女俩的两个行李箱放进后备箱。

  “诶对了,小姨那边什么时候订婚啊?”

  “明天”简爸爸回答。

  “难怪今天就要回来,小姨终于要嫁出去了!”

  “你小姨有男朋友很久了好吗?”落地a市,见到简爸爸,简妈妈的情绪都轻松很多。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