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剪刀布 第7章 第7章

小说:石头剪刀布 作者:confidant 更新时间:2022-08-05 08:5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常乐什么都不知道,但纪洲多少是知道一点,不然当初简慈一的母亲拜托他帮忙照看一下她的时候,他什么也不了解,到时候踩中雷点了都不知道。

  他猜,简慈一大概是在那边遇到什么人或事了,还多半和她转学的原因有关。

  她在a市的好高中里上的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转来这个小乡村的高中?

  她们吃完饭,简慈一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了,她的行李箱就随意的扔在一楼客厅,她颓废的走上楼,推开自己的房间门,倒在床上。

  她真的很累。

  心理和生理上双层的压力,压的她现在有点喘不过来气。

  她是想哭的,但是想想好像没什么意义,干脆直接睡过去了。

  江县十月份的第一场雨,在五号的凌晨来了。

  它持续下到早上七八点左右,而差不多的时间,简慈一也醒过来了,她睁开眼,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她一个翻身去够手机,昨天没充电,现在电量也不多,得补点电。

  她下楼给自己弄点早餐吃,煎个蛋,吃个三明治得了,这一次是真正意义上从出事之后简慈一一个人生活。

  忽然整个人情绪放松下来的简慈一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坐在餐厅里,把最后一块煎蛋送到嘴里之后,洗碗,随后想到是就是作业。

  老班这个人有毛病,国庆这么快乐的日子他非要布置这么多作业,面上说着就几张试卷,可实际上嘞?各科几张试卷,加起来直接堆成小山。

  简慈一边刷碗,边骂老班,还翻着白眼。

  江县刚下过一场雨,天气正好,简慈一收拾好书包前往“木白”书店。

  大概是因为国庆吧,大家都出去玩了,也就只有像她这样如此热爱学习的高三学生现在还要出门写作业,更可恶的是还有那么多试卷!

  简慈一开始痛恨前几天回a市没有带作业的自己了。

  她到书店的时候,几乎没人,但是江柏这个学霸在。

  他还坐在上次那个位置,正好,简慈一也往那边去,两人还是像上次那样,共用一条长桌。

  简慈一写作业之前的心绪进的不太快,手里握着笔在草稿本上乱画,迷迷糊糊脑海里想到这家书店的名字“木白”

  两个字合在一起,这不就是“柏吗?”

  江柏?!

  简慈一猛然间为自己发现这个大秘密而感到兴奋,江柏,木白,这难道是江柏开的书店?可他不是还没成年吗?

  简慈一是个小说迷,虽然升了高三就很少看了,但是那些校园文她也不是没看过啊!那些小说男主不是都很牛逼吗?不都是开店的吗?店名啥的或是啥游戏啊,取名都是很有意义的那种!

  简慈一的心绪一下不知道飘到哪里了,还好江柏写题时不像她一样。

  简慈一猛然回神,这小说男主角不就在她身边吗?还愣着干啥?直接问啊!

  简慈一清清嗓,移到江柏身边,试图引起注意“咳咳”

  没人应。

  “咳咳咳咳咳”

  还是没人应。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江柏依旧没理他。

  简慈一觉得他要是再不理她,她快咳吐过去了,她决定再给她一点时间,等了一会,可见他还是没有要理她的意思,简慈一第四轮攻击即将出战!

  一腔准备,却在最后即将发射出去时,对面敌人开口说话了,把她一腔热血堵在嗓子眼。

  “别咳了,我听见了”随着江柏的话音,他站起来,随后给简慈一接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

  简慈一艰难的第四轮的咳嗽攻击咽回去,说了句“哦”然后喝了口水。

  简慈一猛然忘记自己要问什么了,还是江柏看不下去开口道“你要问什么?”

  “啊?哦哦,我想问这家书店是你的吗?”简慈一一愣,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

  “不是,这家书店是我小姨的,她现在不在这边,我暂时帮忙看一下而已”

  江柏的声音很好听的,很干净,虽然简慈一一个声控更喜欢那种小奶音或是低音炮,但那些在生活中遇上都不太现实,现实中男生干净的声音会更吸引她。

  “那这家书店不是叫木白吗?拆开来不就是柏吗?我还以为是你开的呢”

  “我今年还没到18”

  言下之意就是我现在还没这个能力。

  江柏继续道“我小姨的孩子叫木白,这家书店是以他名字命名的,和我无关”

  “啊?哦”简慈一磕磕巴巴。

  “你为什么会想到这家书店是我开的?”江柏抬头露出不解的表情看着她。

  “嗐,我这是小说看多了后遗症”简慈一解释起来一脸无奈。

  两人很快再次进入学习的状态。

  简慈一写完一张数学试卷,抬头伸伸懒腰发现外面正在下雨,面前的玻璃墙上有雨水砸过来,简慈一莫名很喜欢这样的氛围。

  书店里没人,只有她,哦,还有江柏在。

  不过现在因为下雨,天色有点暗,雨水打在玻璃墙上,这是简慈一最喜欢的状态,她一个人窝玻璃墙旁边的小沙发上,盖着小被子,这会是她最放松的时刻。

  简慈一双手捧着脸发呆,直到感觉到身边有人在动,她才回神,发觉自己该写物理试卷了。

  物理一直都是简慈一的弱点,抓耳挠腮好一会才伸头过去问这道题怎么写。

  墙上挂着的钟表的分针一直在不停的走,这雨没完没了的下了好长时间,到该吃饭的点了,它也没停,江柏已经离开长桌了,现在整个一楼就只有她一个人在,

  江柏再次回来看见的是简慈一倚着某列书架,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江柏才知道她还没走。

  “你饿了吗?”

  简慈一抬头向声音的源头看过去,肯定的回答他“饿”

  “那过来吧”

  简慈一跟着他往里走,没想到这书店后面的门居然别有一番天地,这小小的花园里还有一个藤蔓秋千,还种了好些花,再往里走就是一处独立的房间了,这里有厨房,还有两个卧室,有一个卧室的门是关上的,另一个门是敞开着的。

  虽然这么看人家的房间不太好,但是简慈一真的忍不住,闭着一只眼睛往里看,很干净,这是她的第一感觉。

  当然当下的另一重感觉,江柏的干净好像和她很像,不是先天的喜欢干净,也不是后天看不下去了要大打扫一遍,是被迫的干净。

  因为这个看上去不是很大的房间被江柏打扫的很干净,包括厨房,餐厅,客厅茶几,干净的不像是人住过的一样。

  所以江柏好像和她又不太一样。

  “过来吃饭了”

  “哦好的”

  简慈一接过碗,问他“你运动会的时候会参加男女混合4x400接力赛吗?”

  “看到时候剩下来什么吧”

  “放假之前乐乐和我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参加运动会了,虽然我是第一次哈,但是我要为我们班级贡献一份力量的心是有的!”

  江柏抬头看她。

  “就是我和乐乐的运动细胞吧,就……可以忽略不计,主要是我哈,但是我和乐乐都想参加运动会为班级贡献出一份力,所以我们分析了一下还是4x4的接力赛更适合我们,我们俩加上松子,再加上一个你,正好四个!”简慈一不管江柏明不明白直接给他一顿分析。

  好一会江柏都没说话。

  “怎,怎么了?您同意吗?”

  “看情况吧”

  没直接拒绝,那就说明还留有一丝余地。

  至少简慈一是这么想的。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江县的雨不下了,天色也转亮了,简慈一才背着小书包回家了。

  她整个人回到了江县心情都是愉悦的。

  国庆假的第六天和第七天,简慈一和常乐纪洲混在一起,她们去了上次没玩完的电玩城,晚上她们在一条夜市街上,几乎是从头吃到尾了,至少常乐推荐的那几家小吃全都吃了一遍。

  简慈一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吃过这样的小吃了,晚上的小吃她吃的也不多,刚刚好也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八号上课,正好是周一,学校没把她们逼得太狠,考试时间定在了周三到周五,考三天。

  简慈一学的是理科,她实际上文科要更好一点,但文科要背的东西太多了,她就选了理科,不过好在理科她只是物理差了点。

  那两天她疯狂在教室里刷物理试卷,不会的也不管尴不尴尬,也不犹豫直接问。

  好像在放假回来之后的上课,她们之间的相处更加轻松一点?

  常乐也被简慈一的学习氛围感染,疯狂刷试卷。

  周五考完最后一门课,学校给了假,回家休息两天。

  考完最后一科,简慈一情绪要更加放松,她考试的时候不紧张,分数下来的时候她手心才开始冒汗。

  这是她转学来的第一次考试,一定不要砸啊。

  她们周一回校,第一节课下课,老班就拿着成绩表递给班长,贴出来了。

  简慈一还在感叹这老师改试卷的速度也太快了时,常乐已经借着坐在前面的优势冲到了前面,然后她就被这分数闪瞎了双眼。

  动作机械的走回来,看着简慈一。

  简慈一被她这么看着,心里更慌了。

  “考砸了?”

  常乐没说话。

  “你别不说话啊!你这样看着我很慌啊!常乐你别吓我!我真的不禁吓的!”

  正好这时江柏也从前面看完成绩回来“全班第三,校四十三”

  这下简慈一也傻了,松尔看完成绩走回来,常乐还站在那里挡路“你干嘛呢?坐回去啊”

  “你们……一个第一,一个第二,一个第三,就我一个小垃圾?小丑竟是我自己?”常乐好不容易缓过来坐回去。

  “你还行,班级二十,全校三百五”松尔在旁边默默补上一句“简慈一你每门课和江柏一样快接近满分啊”

  “大哥你不用在这个时候特地强调我的分数”常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随后转过脸看向简慈一“不过!一一你真的太厉害了!江柏也就语文扣了一点,其他基本没扣分,你也是啊!你的英语满分,物理的成绩虽然没那么好,但是总分也很高啊!”

  “低调低调”简慈一悬着的心放下来。

  “天哪我的周围坐着班级前三,就我一个小丑”常乐为简慈一高兴之后,开始愁自己。

  “你周围坐着班级前三,你还愁什么?不会的问呗”

  “嗯!我现在也要好好学习!我争取不被你们甩下来太多!”如果现在手边有一根红绳,估计常乐都会拿笔在上面写上奋斗,然后系在头上。

  第一次月考拿下不错的成绩,简慈一无疑是高兴的,其实从高二上学期开始,她的成绩就一直下滑,直到高二下学期的期末考她的成绩才上升一点。

  可能是换了新地方,心情变好了,再加上有江柏这样的学霸同桌加持,成绩很快就提高了吧。

  简慈一自己是这么想的。

  当天成绩单出来,各科的试卷也陆陆续续的发下来了,简慈一和江柏的试卷简直漂亮,字迹工整好看,卷面整洁,正确率又高。

  老班今天一天都心情都很好,嘴角的笑,估计就没下来过。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