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剪刀布 第9章 第9章

小说:石头剪刀布 作者:confidant 更新时间:2022-08-05 08:5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比赛是下午五点半结束的,他们几个人就排排坐在看台,项目结束,各回各班的站台,班长统计人数是否到齐,班主任一声令下“解散”所有人一哄而散。

  简慈一照常和纪洲一块骑自行车回家,在岔路口时背道相驰。

  第二天江柏的三千米是上午的最后一个项目,和昨天一样,江柏还是第一个冲过线的,简慈一依旧被挤在人群身后给江柏拿着水,常乐在一旁抱着她的手臂,叨叨“下午就是接力赛了,我有点紧张”

  “你紧张什么?这不是还没到下午吗?”简慈一一手挡太阳,一手拿着水,看着江柏再次被同学扔上天。

  “你不紧张吗?我第一次参加运动会,在这么多人面前跑步啊”

  “也不是吧,你中考的时候人虽然没这么多,但是看你跑步的肯定比这多吧?”

  “但是中考我是有底气的啊,我现在都两年多没这么跑过步了,虽然这个月突击训练的几天但肯定比不上我中考的水平啊”

  “放宽心,第一棒是松尔,最后一棒是江柏,输了比赛就是江柏没兜住,再不济就是松尔第一棒发挥不佳,反正左右不是我们第二棒和第三棒的问题”简慈一像个事后开始推卸责任的小渣女。

  这话后半句正好被走过来的江柏和松尔听见了,江柏知道这是她另类的安慰人的话语,但松尔就不一样了。

  “也不一定,万一你们谁摔倒在操场上,我们直接抬你下去,都不用比赛了”松尔推推眼镜。

  常乐瞬间暴走“不可能!我一定会站在操场上跑完这一圈的!一定会!”

  松尔“行,就算你摔了我们也一定抬也抬着你跑完全程”

  “谢谢你哦”

  下午的比赛如期而至,男女混合4x400米开始。

  同时是有六个班级一起进行的,24个人站在同一,每个班级的第一棒准备就绪。

  “啪”一声令下

  松尔义无反顾的向前冲,第二棒站上赛道。

  常乐像是硬着头皮被推上去的,双手握紧,还是简慈一在她身边让她放松“放松啊放松,双手打开,别这么紧张,松尔的接力棒都不好塞你手里,别担心,你尽力跑!输就输了,而且我们有江柏这个大神,未必会输的是不是?”

  常乐重重的点点头“嗯!不能让江神第一次败绩是因为我拖了后腿!”

  松尔一圈很快结束,接力棒被送到她手里,简慈一看着她跑出去几米,才站到跑道上,操场上人本来就多,尤其现在接力赛,是也是终点,其他的班级第一棒也陆陆续续开始交接。

  简慈一的隔壁跑道的班级第二棒估计是体力最不好的那个,才刚刚交接,现在她旁边的是个和常乐一样很紧张的女生。

  估计那女生也是自来熟,忽然就握住了简慈一的手,轻声说“同学不好意思,我现在特别紧张,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见谅啊,我就缓一下,一会就好一会就好,谢谢谢谢”

  那女生紧张的表情都僵硬了,就更不会注意简慈一的表情也开始僵硬。

  她们是第一组交棒的,但常乐到底还是慢了点,她手里的接力棒给到简慈一的时候,已经有两组提前出发了。

  简慈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结束的,她那一刻只知道往前冲,闷头往前冲,手里的接力棒几乎是硬塞给江柏怀里的。

  江柏作为最后一棒,出奇的给力,接过被简慈一塞在怀里的接力棒转身就冲出去了,比他上午三千米的速度还快,没有丝毫悬念的第一名。

  可当他下了操场找人的时候却只找到常乐和松尔。

  常乐说她先回趟教室,马上回来,让她在这边等,她自己一个人过去。

  江柏觉得不对劲,她交棒的时候,脸色煞白。

  江柏没说什么,点过头之后往外围走。

  他没在教室找到她,反倒是在教学楼一楼的卫生间门口看见的她。

  培正的教学楼每一层都配备一个洗手间,左边是女生,右边是男生,洗手的地方在正中间。

  江柏找到简慈一的时候她正在疯狂洗左手,水流不停的冲在手上,她右手还要不停的去揉搓它。

  江柏不知道为什么,站在墙边也不看她,就静静的等,还好接力赛是下午第一个项目。

  不知道简慈一洗了多久,总之最后叫走她的是江柏说“我待会还有个跳远比赛,你要去看吗?”

  简慈一咽咽口水,强迫自己开口“嗯”

  江柏低头“快到跳远了,要现在走吗?”

  简慈一点头。

  接过江柏递过来的面纸擦手。

  江柏很清楚的看到简慈一的手是抖的,跑步造成的?不应该啊?之前训练的时候也没这样啊,难道是在操场上发生什么了?不对啊,他全程都在啊。

  但江柏没问,也没说,只是带着她往跳远那边走,常乐在操场上四处张望,看到简慈一的身影就迅速往这边跑,简慈一却躲了一下。

  常乐本来就觉得简慈一要自己去教室就不太对劲,还去了这么久,现在看她这样子,傻子都该知道事情不对了。

  但常乐只是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小步,依旧笑着和她“江大神的跳远英姿就要来了,还请简大人赏脸随着小民女一块去看看呗?”

  简慈一努力昂起头,笑着回应“好”

  常乐走在前面带路,步子不大,简慈一走的慢,还低头,她就背手“牵着”她的视线往哪走。

  简慈一头昏脑涨,江柏的跳远她只清楚的看到了一眼,她的耐力就丢人的告急了。

  她跑了。

  “简慈一?简慈一?简慈一!你在家吗?给我开个门?吱一声也行!好歹出个动静让我知道你没事啊!简慈一!我给简阿姨打电话了啊!”纪洲大门口疯狂敲门。

  他下午在平时约定好的地点等她,等来的却是常乐说她着急请假回家了,她也不知道她家的准确住址,看到纪洲直接跟他说了。

  于是纪洲急匆匆的骑车赶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简慈一才穿着一身睡衣,头发湿漉漉的,脸色还有点白的出现在一楼给他开了门。

  “我没事,大哥下次别这么敲门了行吗?门都要被你敲坏了”简慈一很想装作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似乎想直接跳过下午发生的事。

  纪洲想问她怎么了,可是看她这样子,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你吃饭了吗?”

  “没有”

  “我给你做”

  十五分钟后,简慈一坐在餐桌上看着纪洲做出来的三个菜,西红柿炒鸡蛋,土豆丝炒辣椒和一盘芹菜。

  简大人感叹了“你们江县的男人做饭都这么好的吗?”

  得意的纪洲迅速铺捉到重点“你还在这吃过谁做的饭?”

  简慈一拿起筷子就开始吃“江柏啊”

  “什么时候?”

  “就大概国庆节的时候吧?我回来的第二天,5号吧,我去书店,中午正好下雨了,我没带伞,然后就留在那里吃了顿午饭,顺便把作业写了”

  纪洲沉默,过了一会才开口“所以你回来的第二天并没有在家休息?而是背着我们出去和别的男人吃饭了?常乐知道吗?”

  简慈一大概没想到他的关注点是这个,她也跟着偏了“我……我那天,是,是……”

  纪洲就抱着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那样子好像是说“我看你编,你能给我编出什么花来”

  简慈一终于笑了,身上的无奈和戒备好像也一块放下来了“对不起,我那天就是去书店写个作业,中午准备回来的时候正好下雨了,就在那边吃了个饭,不过江柏做饭手艺不错嘛,你们江县的男德培养都这么好的吗?我爸也会做饭,而且做的好好吃!”

  “是吗?要不然你以后也找个江县的男人嫁了”

  “行,前提是得能找到”

  简慈一能不能找到江县的男人嫁了,她不知道,但是周五晚上,纪洲离开之后,她坐在二楼房间的床上,面前放着的是很久之前买的的一支护手霜。

  现在护手霜很淡定的和她“对峙”着。

  简慈一眯着眼睛看它,仿佛在说“小东西,我难道还能怕你?来吧!”

  护手霜战士当然不会率先持刀冲出去,要是眼神能杀人,护手霜战士早就死了上百回了,而现在简大人试图伸手把它拿起来。

  但在距离护手霜战士几厘米的地方,她收回了手,被子一抖,护手霜就掉地上了。

  她整个人蒙在被子里,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再次浮现那天的场景,简慈一压不下胃里的恶心,她猛然掀开被子跑向厕所。

  简慈一在浴室里泡澡,窗外的雷声和她的嘴角同时向下。

  雷声落下来,她的嘴角也落下来。

  这是她不知道这两年里她第几次嘲笑自己。

  大概在浴缸里泡了有十来分钟,她拿过浴巾走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上睡衣。

  她的房间里有一整面的落地窗,她清晰的看着外面的雨生硬的砸在窗户上。

  就好像那些雨水都是血,奋不顾身的冲向她,想要把她拉出去,想要让她永远记住那一幕。

  她好像是站在温室里,那些人不管不顾的想要让她付出代价。

  而现在站在温室里面的人咬紧后槽牙,她很想和那些人对抗,但奈何她撑不住,温室里的人原本明明可以过无忧无虑的生活,现在却被压的喘不过来气。

  渐渐的,简慈一放松心情,躺在地板上,还好现在天气不冷,她卧室里也有地毯,意料之外的躺着还挺舒服。

  简慈一第二天被纪洲打来的电话声吵醒时,她是躺在地上的,她躺在地上睡了一夜。

  意料之中的,她感冒了,不过还好,小感冒,吃点药,没两天就好。

  吸吸鼻子,接了电话。

  “你一天到晚没什么事吗?这么闲?天天找我?”

  “你以为我想找你?阿姨不在家,我妈让我带你出去吃饭,你感冒了?”

  “不去,没感冒”

  “爱去不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