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剪刀布 第12章 第12章

小说:石头剪刀布 作者:confidant 更新时间:2022-08-05 08:5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简慈一再次踏上回a市的路。

  手里拿着常乐送的荷包,好像也没那么排斥回去嘛,好像她如果真的在a市受到欺负了,她们真的就会全部杀过来,她好像也是有朋友在背后撑腰的。

  今天回a市的路上风景格外好看,天气也格外的好,阳光明媚。

  爸妈早早在外面等着她回来。

  小姨放下婚礼的繁重事宜,也会在家里做好饭菜等着她回去。

  2018年2月6号,这一天永远都会在简慈一的日记里占上重要的一笔,开心的。

  简慈一也开始放松自己,她在a市也开始出去玩,拍照片,视频发在几人的小群里,她在a市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她频繁的跑到那小姨的酒吧,和哪里的人都混熟了,甚至是酒吧里其他人都在忙,就她一个闲人,小许就被托付给她。

  她也大方接受,带着小许一块出去玩。

  那天,她被小姨一通电话叫到了婚纱店,她和小许要试伴娘服和小花童的礼服。

  小许穿上小西服,和同样穿着伴娘服的简慈一站在镜子前。

  小许嘴巴特别甜“姐姐好漂亮啊!”

  “谢谢小许!小许今天也超级帅哦!”

  “那姐姐小许帅还是梁简哥哥帅?”小许昂着头问她。

  简慈一笑起来“年纪轻轻就开始问这个问题了呀,emmm姐姐想想啊!”

  小许急了“姐姐你为什么要想啊!小许夸姐姐的时候可都没有犹豫哦”

  嘟着小嘴巴,生着小闷气的小许更可爱了。

  简慈一简直挡不住这样的可爱暴击,她立刻蹲下来拿出手机“小许等一下啊,姐姐给另一个姐姐打个电话,让她来评价一下好不好”

  “好,一定要是小许更帅哦!”

  “好!”

  简慈一在小群里点了视频通话,常乐那边很快就接通了“呀!哪来这么可爱的小孩!”

  纪洲也很快上线“哟呵,这小孩挺帅呀”

  简慈一把镜头全部对准小许,听到夸奖还有点害羞“谢谢哥哥姐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等一下啊,给你们看个东西”简慈一把镜头转个方向,对准镜子,她站起来一手拉着小许,一手拿着手机。

  “看看!是不是特别漂亮!”

  刚好这个时候,江柏和松尔一块上线了。

  江柏大概刚刚洗过头,甩甩头发“嗯,挺漂亮的”

  松尔“不错不错,这小孩好可爱啊!”

  简慈一“不要说他可爱,要说他宇宙无敌第一大帅哥!”

  几人直接笑翻了。

  常乐问“一一,你这是在婚纱店?就你们俩?”

  “对,我在婚纱店,我小姨要结婚嘛,然后我是伴娘,这个小孩是花童,就是我小姨朋友家的孩子,他叫小许现在我小姨她们在楼上看婚纱呢”

  “哇哦,这个伴娘服真的好好看啊”

  “是吧?我挑的哟!”

  “一一挑的就是最好看的!”

  几人说说笑笑,多数都是简慈一和常乐在聊,他们偶尔插上两句话。

  她牵着小许的手,忽然被他拽了两下,她顺势低头,手机还举着。

  “怎么了?小许,不舒服吗?”

  “我渴,想喝水”

  简慈一还没有回答,就听见手机里传来江柏的声音“简慈一”

  她被喊声拉回去,刚想回一句“怎么了?”

  就看见手机里照到身后的的人。

  是之前去江县找她的那个人。

  简慈一往后退两步,把小许抱在怀里,想要绕过他直接离开,她甚至绕开他的距离超过一米,却依旧被那人堵住。

  小许一脸茫然。

  “麻烦让开”

  手机还没关,视频那头的几人都是一愣,这是简慈一的声音吗?从没听过她这么冷淡,甚至加点怒意的声音。

  “你这裙子不错,我记得我上次和你说过,我妹妹因为你再也穿也不了这么漂亮的裙子了”那人用手去碰她,她往后一躲。

  “让开”

  如果说刚才她还没有表情,没有太大情绪,那现在她就是生气了。

  那人低声笑了一下“你凭什么让我让开?我碰你怎么了?”

  简慈一还没说话,手机里几人异口同声的大喊“让开,别碰她!”

  简慈一一时没反应过来是谁的声音,那人更是,还是小许趴在她提醒她“姐姐,是手机里传来的”

  简慈一这才想起来,她还没挂电话。

  她把手机翻过来想要挂断电话,却被那人看见了手机页面,惹怒他的大概是简慈一手机页面的几人正在聊天的画面吧。

  想起刚才那一声的怒喊,他心中的怒火更甚了。

  “你也有朋友?你凭什么有朋友!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妹妹这辈子也不能交朋友了!凭什么?!你在这里吃好喝好,穿漂亮的小裙子,交朋友!她却要躺在冰冷的棺材里!简慈一你不该!你不该过这么好的生活!!你没这个资格!你就是个杀人犯!”那人越说越激动,甚至双手箍住她的肩膀。

  小许抬手就是给他一下,怒气冲冲的说“放开!不许动我姐姐!”

  常乐也在大喊“你放开她!她怎么样和你没关系!你离她远点!”

  小许的怒意和常乐的怒喊没有得到那人的半点动作。

  简慈一挣开他的手,深吸一口气,把小许放下来,一手护住他“我为什么不能有朋友?我为什么不能穿漂亮的裙子?我吃好喝好是我父母给我的,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又凭什么说我是杀人凶手?”

  “你只不过是自己接受不了你妹妹因为你的疏忽,你的不作为离开人世,你觉得不能把这样的罪名扣在你自己头上,所以要找个替罪羔羊而已,而正不巧,我就是那个替罪羊”

  “你这两年对我的行为,可以算是骚扰,我没有报警抓你是看在你妹妹的份上,否则你现在就不会这么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里,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扰我”

  简慈一大概是真的生气了,她直视他的眼睛,那人也不说话,两人之间开始沉默。

  简慈一继续道“田柚的事情对我的影响也不小,我也生病了,这两年我父母是怎么过来的,你赔的起吗?”

  她看向男生的身后,大概是听到楼下吵闹的声音,小姨还穿着婚纱,和她母亲,男朋友一块下楼,就站在楼梯口。

  简慈一望向她母亲,笑了一下“我母亲因为这件事都快ptsd了,田霄,我和你妹妹的伤害,你一个都赔不起”

  “我可以因为这件事感到难过,但你没资格对我指手画脚,你没资格让我为这件事承担任何后果”

  田霄被简慈一这番话刺激到了,他双眼猩红,怒吼着双手移到她的脖子,掐着她的脖子。

  顿时婚纱店一楼一片混乱,梁简反应最快,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掰开两人,把简慈一护在身后。

  可距离还是远了,田霄整个人失去了理智,他力气又大,动作也快,掐住她脖子的那一刻,她好像真的在地狱门口徘徊。

  简慈一弯腰剧烈的咳嗽,得到呼吸的瞬间,她猛然吸了口气。

  小姨报警,简妈心疼的抱住简慈一。

  警察很快就到,带走了田霄,顺带这几人一块走一趟。

  简慈一和简妈妈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她冷静下来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放松时,才想起来她手机好像不见了,应该是下午的混乱中掉在地上,估计屏幕是碎了吧?

  又没贴钢化膜。

  简慈一是第二天早上拿到新手机的,昨天小姨没办法离开婚纱店,毕竟她身上还穿着婚纱,应该是在婚纱店捡到了手机,又顺手给她买了新的。

  简妈妈进她房间的时候她还在睡。

  她一睁眼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她重新登录微信,有很多未读消息,现在还在不停的接收。

  是常乐她们,就属常乐和纪洲发的最多。

  乐宝贝「一一!你在线的话赶紧给我回个消息!你怎么样还好吗?」

  简慈一「我很好,放心吧,不要担心」

  常乐那边很久没有回消息,简慈一不放心,她一个电话打过去才知道常乐哭了。

  “乐宝贝?你怎么哭了?你别哭啊,我真的没事,就是昨天我手机坏了,今天早上才拿到,我真没事”简慈一在这边焦急的解释。

  常乐的哭声没听,反倒是听见了纪洲的声音“她现在哭的停不下来,不过我们昨天晚上来a市了”

  这下轮到简慈一震惊了,她是真的没有想过她们会因为这事来a市。

  “那……那,你们,现,现在在哪?”简慈一结结巴巴。

  “我带她出来吃早饭,你现在要过来吗?我给你发定位”

  从挂断电话的那一刻开始算起,简慈一换衣服,洗漱,出门,按照地图找到她们位置仅用了四十分钟。

  “一一!”常乐脸上的眼泪还没擦干,就冲过去抱她。

  “乐乐!”

  纪洲无奈的在身后慢慢走过来“没事吧?”

  常乐立刻松开她,绕着她转一圈,简慈一明白她什么意思,就张开双臂,站着不动。

  “真的没事?”

  “当然没事”

  常乐这才松了一口气。

  “就你们俩?江柏他们没来?”简慈一拉过常乐的手往前走。

  “没有,江柏好像不在江县,松尔妈妈没让他出来,好像过两天他们也要去哪玩了吧?反正是有事,所以就我们俩来了。”

  “哦,是这样,你们啥时候过来的?”

  “诶”常乐摇摇头“你不知道,我们昨天只能在手机里看着那男的对你动手,我们也没办法阻止,那种感觉太无力了,然后我就问了纪洲你在哪,昨天晚上连夜过来了”

  “你们昨天晚上就过来了?”

  “对啊”

  “住的酒店?”

  纪洲解释“对,昨天我们打你电话打不通,常乐问我要你的地址,我总不能放她一个人过来吧?她父母那边原本是不同意的,要不是看身边有个人一起,都不可能让她出来”

  常乐点头“嗯嗯,这点确实要谢谢纪洲,是他昨天说服了我母亲,要不然我还真出不来”

  简慈一一时说不上来什么感觉,毕竟很久之前,她的一位朋友即使在同一个地方都没有来看看她不是吗?

  这种感受她第一次体会。

  “你们把酒店退了吧?来我家住,反正我家有房间,到时候纪洲委屈一下睡在书房,家里还有一个客房,可以吗?”

  “这不太好吧?”常乐还在犹豫。

  “这有什么呀?你们要不是因为担心我也不会大晚上跑这来了呀,说到底还是因为我,走现在就去收拾行李,我和我妈妈说一声,我妈妈做饭可好吃啦!不过一般在家里是我爸爸做的”

  “好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