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剪刀布 第13章 第13章

小说:石头剪刀布 作者:confidant 更新时间:2022-08-05 08:5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正值寒假,常乐和纪洲在a市住了好几天,还赶上了小姨的婚礼,常乐简直被小姨的婚纱迷住了。

  一字肩的蓝白色纱裙,胳膊两边的纱带松松散散的搭在两边,裙摆特别长,头纱是蓝色的。

  据说这个婚纱和伴娘服是上次在手机视频里见到的那个小男孩的妈妈设计的。

  婚礼的过程是小姨安排的,为了照顾小姨夫的个人情况,敬茶被安排再来第二天一大早,上午十点半左右,新郎接亲。

  简慈一穿着伴娘服带着常乐在卧室堵门,随后就是新郎塞红包哄着开门,场面异常欢乐。

  新郎“破门”而入时,简慈一才看见伴郎团是谁,小姨夫的伴郎团就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有点熟,她在y·bar里经常遇到的林哥,另一个人她也在酒吧看到过,但是很少。

  但是不得不说,即使没见过几次面,凭着那张脸,简慈一也忘不掉,那张脸绝美。

  常乐看到伴郎的时候也在她耳边清呼“这伴郎好帅啊!”

  简慈一点点头“嗯,但是其中一个好像有女朋友”

  “那个?”

  “身高更高一点的那个,长得更帅的那个”她描述的是另一个人,不是林哥。

  “我去!果然,长得帅的都有对象了”

  “哈哈”简慈一简短的笑两声,又说“你知道他女朋友是谁吗?”

  “谁啊?”

  “伴娘团的郁意姐”

  常乐惊讶的嘴巴成了o,今天早上刚到这边的时候,简慈一就向她介绍过这个伴娘团。

  伴娘团和伴郎团是对称的,伴娘一个是简慈一,另一个就是郁意了。

  她的长发被烫成小波浪,穿着伴娘裙,化着淡妆,特别好看。

  简慈一作为伴娘,全程跟着,一天下来她累的要死。

  据小姨说,整个婚礼除了敬茶这一项被小姨拿掉了,其他的都是小姨夫瞒着她弄的。

  和晚宴比起来,上午接亲给的红包数额简直是大巫见小巫。

  t台那段是个s型,整个氛围都是小姨喜欢的淡蓝色氛围,衬托她身上蓝白色的婚纱,座位两边绑着蓝白色的气球,每个气球上都贴着明信片,是新郎对新娘的每一条承诺。

  小姨站在t台上,就好像被蓝色包围,她稳稳的往前走,她的手被交到新郎的手里。

  紧接着就是敬酒,不过新娘这边的两位伴娘没人灌,简慈一还没成年,郁意没人敢灌。

  压力给到伴郎这边。

  简慈一跟着小姨一块,看着那些人一个一个的灌两位伴郎,那两人的酒量是真的好,喝了这么多脸上都没什么异样,尤其是郁意姐男朋友。

  郁意也没拦着,就不怕喝醉了吗?

  婚礼结束的晚,简慈一回到家都快凌晨了,她和常乐迅速洗洗睡觉,因为第二天她们还有行程,常乐和纪洲要在过年之前回去。

  第二天简慈一带着纪洲和常乐去逛街,吃饭,两人手挽手的挑好看的饰品,付完钱,纪洲跟在身后一脸怒气的拎着东西。

  三人刚出饰品店没走多远,纪洲从后面追上来“两位,逛完了吗?”

  “没有,小洲子跟上”常乐开心的不行,大冬天的两位女生手里居然还吃着冰激凌。

  “等下,我鞋带开了”简慈一把冰激凌递给常乐,她蹲下系鞋带。

  蝴蝶结刚系好,她还没站起来,就看见面前出现了一双不属于他们三个人当中任意一人的鞋,她们站在路一边,挡不到别人的路,那就说明那人就是冲着她们来的。

  纪洲和常乐就是来这边找她的,不存在在a市这几天招惹其他人,那这人就是来找她的。

  简慈一利落抬头,接过冰激凌后看清楚那人。

  “一一”那人先开口。

  “我叫简慈一”笑着纠正她。

  “一一……我……”

  “我叫简慈一”

  简慈一再次开口笑着打断她。

  “我今天时间很满,如果你没什么重点的话,麻烦让一下,谢谢”简慈一脸上始终保持着笑容。

  那人看看她,又看看常乐和她们身后的纪洲“这就是你在那边新交的朋友吗?”

  “你是大城市的人,她们只是一个小县城里的人,你现在在a市过的生活可能是她们一辈子都达不到的水准,你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你们不可能成为永远的朋友!结婚还要门当户对呢!更别说找个知心的朋友了!一一!”

  “我再说一遍,我叫简慈一!还有,我没办法和她们成为朋友,难道和你吗?背地里随时找机会捅我一刀?结婚门当户对关我什么事?小县城关你什么事?我朋友,又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也没资格和她们比。”简慈一的情绪一下被挑到高点。

  “一一,我当时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当时也是慌了,那段时间我们都处于不冷静时期,说的话都不能当真的!”

  “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你多大了,这点道理还要我教吗?我是你妈吗?宁粟,你知道你当时为什么没有受到处分吗?”

  被称为宁粟的女生听到这话一愣“什么意思?”

  “宁粟,你不喜欢我,你甚至不想和我做朋友,我当时在班里成绩好,是班委,你可能觉得说出去有面,于是你开始强迫自己和我做朋友,其实没必要的”简慈一语气很淡,导致常乐以为这真的是个小事。

  但纪洲好像明白了什么。

  宁粟好像还是没听懂,楞楞的不说话。

  简慈一继续说“我在江县的地址是你告诉田霄的吧?你故意挑了个元旦的日子让他过去找我,想给我添堵是吗?”

  宁粟脸上终于有了表情,笑的极不自然“一一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把你地址告诉田霄啊!田霄有多恨你,我又不是不知道。”

  简慈一没了耐心“宁粟,我不知道你从弄来我在江县的地址,我也不关心,高一那年你原本是要受到惩罚的,是我和我妈说,算了的,因为我真的把你当过朋友”

  简慈一想笑,但是笑不出来嘴角被扯出来一个苦笑“我再说一遍,我自己可以因为田柚的事感到难过,但是你,你和田霄,没资格让我为这事承担后果”

  “田霄我不想说,但是你,你做过什么,我不是不知道,宁粟,再往下装,挺没意思的”

  简慈一带着她们绕开她往前走,常乐楞楞的被拽走,又被拽回来。

  “宁粟道歉,为你对我朋友的不适言语,道歉!”

  常乐终于反应过来,晃晃简慈一的胳膊,却被纪洲制止,对她微微摇摇头。

  宁粟不可思议的看向她“你让我向她们道歉?”

  “没那么多废话,我赶时间,道歉!”

  宁粟瞪着眼睛直接走了,却被简慈一一把拉住“道歉!不道歉就想走?我可不是这么教你的”

  宁粟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什么意思,常乐和纪洲就先忍不住笑了,和最开始,简慈一的那句我是你妈吗?相呼应。

  最后是以宁粟心不甘情不愿的道了歉才结束,因为纪洲已经皱着眉头站在了她前面。

  他原本不想插手的,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但是宁粟一副“老娘就是不想向这个女人道歉,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态度,就惹得纪洲很不爽了。

  纪洲和常乐回去之后,没几天就过年了,正好年前小姨结婚了,这下在一起过年的人就更多更热闹了。

  简家人,加上小姨和新来的小姨夫一起过年。

  简爸爸和小姨夫在厨房忙活,听小姨说,小姨夫不会做饭,但是为了给小姨做饭,他好像特地去学了,也不知道手艺怎么样。

  除夕的前一天,简妈妈指挥简爸爸和简慈一贴对联,简慈一的身高不够,高处的就是简爸爸负责,每个房间的窗花都是她贴的。

  然后就是家庭内部大扫除。

  第二天就是除夕,小姨夫和小姨一大早就过来了,简慈一也没睡成懒觉,说什么这天不能睡懒觉,寓意不好。

  简慈一躲在房间玩手机,她已经订好了回去的票。

  就怕午饭时间简妈妈忽然问起她什么时候回去,快到她生日了,简妈妈肯定希望她过完18岁生日再回去,简慈一的生日时间很巧。

  培正开学的时间是二月16号,她的生日是12号。

  果不其然,饭桌上简妈妈没问,但是一家人其乐融融吃完饭,小姨夫和爸爸去刷碗,她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简妈妈就问起来了。

  简慈一胡乱搪塞过去,生日什么的好像都是那样,无非就是又长了一岁,她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临近她回江县的日子前一天,小姨让她去一趟酒吧。

  那天酒吧人不多,只有小姨和小姨夫带着小许在。

  小姨夫拿出一个首饰盒,绑着蝴蝶结,双手递给她。

  “这是什么?”简慈一接过来问。

  “你打来看看就知道了”小姨一脸高深莫测,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那盒子里是条手链,是之前送的那条项链,简慈一耍赖又和小姨要了一个。

  “天哪!小姨你也太棒了吧!”简慈一又惊又喜。

  小姨还没说话,小姨夫就先开口了“这手链可是我费劲千辛万苦才弄到手的,谢你小姨干什么?”

  “那谢谢我小姨夫了!你真是太棒了!这条手链也太好看了吧!”简慈一郑重的给他道谢,就差鞠一躬了。

  这条手链也是粉钻和项链是配套了,经过打磨的粉钻被链条穿起来,和很多手链一样,却又不一样,这条在设计上更精致,更好看。

  小姨一边给她带上一边说“这条手链是他找人专门设计的,按扣这里有你名字的缩写”

  简慈一带好,仔细看按扣,还真是,上面写着jcy三个大写字母,很小,不仔细看还真不一定能看出来。

  “小姨,小姨夫你们也太好了吧!”简慈一抱住小姨。

  小姨笑笑,轻拍她后背“小姨,小姨夫,还有你爸妈对你这么好,就是希望你以后找男朋友的时候,擦亮眼睛,不会因为对方对你一点点好就很满足,有时候想想,我们对你这么好,你男朋友必须对你更好,你才能看得上,对不对?”

  简慈一再次郑重的点点头。

  小姨帮她把刘海扶到两边“诶呀,我们一一也快18了呢,要成年了呀,该谈恋爱了”

  “小姨你怎么忽然怎么伤感”

  “你不懂,我就是看你长大是,感觉没多长时间啊,你怎么就长这么大了”

  简慈一忽然站起来,原地给她转个圈“我也没什么变化啊,就是年龄又长了一岁而已,我还是你们的小宝贝啊”

  “当然,一一一直都是我们小宝贝!”小姨拉过她坐下“你一定要考上a大,小姨可是等着你回来呢”

  “一定!”

  “不许食言”

  “绝不食言!”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