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剪刀布 第15章 第15章

小说:石头剪刀布 作者:confidant 更新时间:2022-08-05 08:5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简慈一还趴在栅栏边看日出,等她想起来看江柏拍的照片时,日出早就过去了。

  两人下山,在早餐店边,简慈一看了看江柏拍的照片,一张一张划过去,竟有点不知所措?

  划过最后一张,简慈一笑起来“我现在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也有你不会的啊”

  江柏抬头看她,略有些不好意思。

  “我拍照技术不太好”

  “还行,虽然比不上我,但是勉强看的过去”简慈一挑好照片发朋友圈,一边和他说“嗐,人不可能是完美的,如果一个人太完美没有一点缺点,那哪个人活着一定很累,因为他要保持自己完美的人设,这样太辛苦了”

  简慈一像是随口说的,江柏看了她一会,便低头继续吃饭。

  简慈一挑了一张日出,一张她和日出的合照,还有一张下山之后她自己拍的早餐。

  配上文字「不愧我起个大早!,看到这么美的日出,值得!」

  常乐和纪洲评论,「为什么不带我?」

  简慈一回复常乐「咱两是运动细胞放在一起,我估计明年都不一定能爬上去」

  常乐回复一段省略号。

  这是简慈一来到江县这么久,发的第一条关于江县的朋友圈,虽然她平时也很少发。

  所以这一次评论区格外的热闹。

  简慈一的18岁生日快到了,简妈和简爸的生日礼物也陆续到了。

  都说18岁的成人礼很重要,但是简慈一一点也不觉得,虽然年龄又长了一岁,可她觉得和17岁没什么区别,一个样。

  常乐和纪洲觉得这是她重新来到江县的第一年,还正好赶上18岁的生日,她父母又不在身边,在江县有没有其他是朋友和熟人,所以他们俩觉得必须得让简慈一这生日有排面。

  她们两一腔热血的说着计划,但却被简慈一一盆冷水浇灭了。

  简慈一从前两年开始就不想过生日了。

  常乐和纪洲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们很默契的什么也没有问,纪洲很快挑起其他话头,常乐也很自然的接过去,简慈一转头看看她们,忽然生出一种自己很过分的情绪。

  你看,她们把你当朋友,还在你遇上危险,冲到a市找你,生怕你出事。

  或许是简慈一有意想要瞒住自己以前的事情。

  简慈一还在犹豫,常乐在一旁目不斜视,很是随意“其实不用多想的,每个人都有秘密,不想说就不要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以自己开心最重要。”

  纪洲很是赞同的在旁边点头“上天一般把开心安排的最大啦”

  简慈一是幸运的。

  虽然两年前遭受被朋友背叛,但是两年后,她遇上了一堆很好的朋友,比以前的还要好。

  简慈一生日前一天晚上十一点半多,纪洲和常乐在家门口敲门,她们非要掐着时间给她送礼物,纪洲很配合常乐,看着手表掐点。

  十二点一到,纪洲和常乐齐齐大声喊“一一,18岁生日快乐!”

  简慈一被她们那一声大喊吓了一跳,愣了两下才接过礼物,说句谢谢。

  那两人像是约定好般,转身就走,丝毫没有想要在这里停留的意思。

  简慈一看着怀里的礼物,多少有点不知所措。

  12号那天,她在家里又躺尸了一整天,晚上七八点才下床出去觅食,这次她很聪明,没有和第一次简妈刚离开的那天出门觅食,走错了路。

  她和那条路背道而驰,去了平时去的那条夜市街,随便买点东西填饱肚子,回家的路上正好经过电玩城,换了游戏币进去玩两把。

  电玩城今天人不多,往里走显得更空旷。

  简慈一一眼望过去还没想好要先玩那个,就听见电玩城最里面传出来的音乐声。

  有人在弹钢琴。

  简慈一动作很轻,往里走两步,才发现那架钢琴是对着墙的,坐在钢琴凳上的人背对着她。

  她往侧面走走,想看清那人是谁。

  哦,不出所料,还是江柏。

  原来他还会弹钢琴。

  一曲完毕,沉浸在音乐里是简慈一忽然回神,正准备往后退出去,江柏已经站起来了。

  “简慈一”

  “啊……嗯”

  “你不是今天生日吗?”

  “啊,我不过生日,我听纪洲说,明天是你生日?这么巧?”

  江柏点点头,并没有想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下去的意思。

  两人之间开始沉默,简慈一忽然笑起来“你也不喜欢过生日?”

  “嗯”

  “还挺巧,我是12号,你是13号,14号正好情人节”

  江柏没懂什么意思。

  简慈一也没在解释什么,她刚在一架弹珠机里投了硬币,机子吐出来五颗珠子。

  简慈一递给江柏两颗“来吗?”

  江柏面无表情的接过来,一来一回,简慈一赚的珠子少,没有江柏多,最后还是江柏手里一把珠子,分给简慈一一大半。

  或许是两人凑在一起玩弹珠的情形太刺眼,又或者因为今天是简慈一的生日。

  那人向来不想让简慈一过得舒坦。

  总之简慈一玩的正上头,弹珠机突然被人推倒了,当她看清田霄眼睛里的红血丝时,江柏已经把她拉到身后面了。

  当然,是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的,简慈一也看见了站在田霄身后的宁粟。

  简慈一看见宁粟,嘴角带有嘲讽的笑,就袒露给宁粟看。

  “简慈一!”田霄一字一句,咬牙切齿“你不该过的这么开心,你也不该在这一天出生!”

  江柏听着这句话,抬起头,皱着眉头看他。

  可田霄的双眼死盯着简慈一,恨不得用眼神直接穿透她的心脏。

  江柏又把她往身后拉拉。

  简慈一拒绝了,她站出来,反倒把江柏往一边拉拉。

  “这么快就出来了?我以为你会在里面待很久呢”简慈一冷笑“我该不该出生,出生在那一天和你有关系?”

  “田霄,认清现实,田柚是怎么死的,你没资格把责任推给我,你只是不敢相信因为自己的失误,造成了她离开的事实而已”

  “你闭嘴!你闭嘴!你没资格提她的名字!”田霄已经被冲昏头脑了,他冲上来就要打简慈一。

  她往后一躲,把场地让给江柏。

  并且报了警,顺手把手边的东西都扔向田霄。

  江柏很快治服田霄,但是田霄看向简慈一的眼神极为不善,现在加上江柏两人。

  简慈一看看田霄又看看宁粟,笑了“宁粟同学?你这么恨我?”

  “你在说什么?一一我不是,我就是,就是来拦着田霄的,我害怕他会伤害你所以想跟着过来,想提前和你说的,只是我没找到你”宁粟面上开始慌张。

  “你是害怕他失误,伤不了我吧?”简慈一看着她的眼睛“宁粟,这就我们,你不用装了,挺辛苦的”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你没有”简慈一语气很淡,显不出来任何情绪波动“你是说,在学校散播我是杀人凶手的人不是你,还是说把我的所有信息都告诉田霄也不是你,更有,我在江县的位置也不是你告诉田霄的,一而再再而三让田霄来这边,打扰我的生活,不想让我过得这么舒心,是吗?”

  宁粟张张口,想解释什么,但又闭上嘴,简慈一也静静的等着她开口。

  宁粟还没开口,警察叔叔就到了,他们带走闹事的田霄。

  宁粟,简慈一和江柏也要跟过去做笔录。

  她们离开派出所,已经是13号的凌晨了,田霄伤人证据实锤,他也早就成年了,这下派出所可以多待几天了。

  而她们三人一同离开,在派出所门口分开,简慈一没了任何玩乐的心情,带着江柏走了。

  宁粟在背后叫她“简慈一”

  “对,你说的那些都是我做的,一一,你真的很聪明,好像我在你面前做的任何小把戏,都没用,你很快就能发现,你只是不说,但在我看来,你一直都在嘲笑我,你的家境,你的成绩,你的人缘,你对朋友的方式,我永远都比不上,只要有你在,我永远也拿不到第一,只要有你在,我永远只能是第二,凭什么啊!”

  “简慈一我们俩就不适合做朋友”

  简慈一听到这,是真的没忍住笑了,好笑,特别好笑“宁粟,你说我们不适合做朋友,可说到底,最初是你先找的我”

  “田柚有抑郁症的事,你一直都知道吧”

  宁粟这下是真的楞了。

  简慈一没在等她的答案。

  “到此结束吧,宁粟,再有下一次,我绝对不会手软。”

  简慈一重新收拾好心情“你生日不过,也不意思一下?”

  “怎么意思?”

  “这样,找个安静一点的地方,我你交换一个秘密”简慈一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诉说自己这几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江柏理解,但他并不想交换自己是秘密。

  “不是我过生日吗?我为什么要说自己是秘密?”

  “你生日前一天不就是我的生日吗?”

  江柏“……”她说的挺有道理,但我依旧很想反驳。

  于是她们俩随便找了个街边地方坐着,现在是凌晨,街上没什么人,现在也不是过年,或是什么重要节日,现在街上就她们俩坐在长椅上。

  “今天的那个男的,就是上次元旦节找茬的那个人,他叫田霄,是田柚的亲哥哥,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的吗,我和一个朋友,就是那个女生,宁粟”简慈一顿住,一下没想起前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好像茅塞顿开一般。

  “嗐,其实是田柚生病了,她从六楼跳下来,我在三楼,想抓住她,但我只碰到了她的衣角,我没抓住她,她走了”

  简慈一尽量想表现的轻松一点,她想表现这件事根本对她没有任何影响,她现在都能笑着说出来,可她的笑根本不达眼底。

  她甚至在哪一瞬,都不会笑了。

  “可能是我当时抹了护手霜的原因吧,我以前很爱惜手的,我就一手控,所以我每天都要抹护手霜,那天我正好刚抹过,手滑”

  “你就算不抹,也不一定能抓住”江柏冷漠开口。

  “我知道”

  她知道,但她还是因此不敢再抹护手霜,甚至对它有点心理阴影,严重到她不敢拿起那瓶护手霜,碰到护手霜会浑身难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