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剪刀布 第16章 第16章

小说:石头剪刀布 作者:confidant 更新时间:2022-08-05 08:5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是简慈一来到江县第二次通宵,但是和第一次不一样,她这次完全没有睡意,反而很精神,但同时她坐在长椅上也很疲惫。

  简慈一在心里默默想着,这算是给她成年第一天的礼物吧,释怀吧。

  过了十五,培正就要开学了。

  正式进入高三下学期,全员进入第一轮复习,开学第一周常乐还不太能够进入学习状态,简慈一却在开学前两天在书店待了两天。

  简慈一或许真的释怀了,她脑海里开始不再浮现那样的画面了,她甚至开始慢慢接受护手霜了。

  至少它现在可以待在她房间的书桌上了。

  简慈一18岁的成人礼,江柏答应送她一个礼物。

  简慈一当时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因为开学的第一天,江柏先到的学校,起身给她让位时,碰了她的手,停了几秒才拿开。

  简慈一的反应也比较大,猛然往后缩,意料之中,江柏给她让位,她坐下去缓了好会才明白,江柏受伤应该是抹了护手霜,难怪那天问她喜欢什么味道。

  简慈一按下心里的汹涌,喝了两大口水,才笑着问他“抹的牛奶味的?”

  江柏点头。

  “你只有牛奶味的吗?”

  “你要什么其他味道的?”

  “嗯,你每天换着抹吧?明天我想要蜜桃味的”

  “可以”

  简慈一看着江柏笑起来,他在帮他脱敏。

  不知道为什么,简慈一那天的嘴角下不来,她好像在慢慢接受这个地方,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

  江县虽然小,不是那种大城市,但是这里有朋友,有常乐,有纪洲,有松尔,还有江柏。

  再不济,还有老班嘛。

  开学的第二周,各科老师开始复习,简慈一和江柏的试卷被频繁交给老班做讲卷。

  她们每次都会石头剪刀布来决定,今天谁能为自己的试卷赢得胜利。

  很遗憾,简慈一就没赢过,不过江柏同情她,基本是十次简慈一,换一次江柏。

  最初简慈一非常有骨气的拒绝他的同情,不过后来她释然了,无所谓,不重要。

  这确实不重要,因为她的试卷和江柏的都差不多,她每次都会和江柏对完答案,安心。

  在日复一日的刷题中,常乐最先崩溃,高三下学期,学校已经把他们唯一的体育课取消了,每天都是课程,每天都要刷题,每节课都是重点。

  在这样的枯燥繁重的生活里,常乐的情绪撑不住了。

  那天是周六,学校增加了一天的课程,每周周六还要在学校上半天的课程。

  常乐是在上午的课程结束后,抱住简慈一的胳膊不撒手,头也不抬,简慈一大概知道怎么了。

  她们在教室等了十来分钟,学校的人走的差不多了,她们才离开。

  她摸摸常乐的头,带着她离开学校。

  常乐是倒着走的,简慈一一手护着她,还要提醒她注意“还有一楼,这楼下去之后就是平地了,注意点,别摔”

  江柏和松尔一个在后面,一个在旁边护着两人。

  常乐的情绪还在憋着,她慢腾腾的靠边往下走,就在最后一个平台,还剩下几级台阶时,常乐一脚踩空,简慈一护着她,两人直接跌坐在楼梯上向下滑去。

  常乐的情绪就是在滑落到最后一级台阶时绷不住的。

  她猛然哭出来,什么也不说,那两人也没打算扶她们起来,简慈一也就陪着常乐坐在地上。

  大概五分钟后,她抹掉脸上的眼泪,拉着简慈一起来,拍拍衣服,还带着哭腔“等我一下,我去洗个脸”

  她们点头,看着常乐往洗手间那边去。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那些成绩不好的,对自己能否考上好的大学不在意,生活过的依旧潇洒,成绩好的,根本不用担心,她们只需要花费一点时间考虑要报考哪所大学,就好比江柏和松尔,而简慈一连学校都早已经选好了。

  而最难的就是那些成绩不上不下,一直只能处于中游的学生。

  她做不到那些成绩好的同学那样脑子转的快,老师讲的知识点很快跟上,也不能和那些成绩不好的同学一样,放弃自己。

  她们的学生时代,默默无闻,过得中规中矩,没有热血,平平淡淡。

  这没什么不好,只是和很多人一样,过得很普通而已。

  比如常乐,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也知道自己大概考不上什么好的大学,她或许都没办法走出这座小县城。

  常乐走回来时,已经没什么异样了,除了眼睛有点微微红,别无他样。

  简慈一也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情绪到达一个濒临的点,它就会爆发,会觉得委屈,可想想也没什么好委屈的,那就很直白的哭,哭完我继续工作,我继续学习。

  高三的生活过了一半,常乐的成绩也终于在她们三位的帮助下,更上一层楼。

  而就在这时,事情发生变故。

  这事情发生的让简慈一始料未及,直接打了她措手不及。

  她那天回家的晚了,正巧纪洲那两天也有事情,她晚上一个人回家的路上,不知是走错了还是怎么样,总之阴差阳错,她走到了一条她没走过的路。

  她意识到不对,正要倒车往后走,耳边传来的声音让她站在原地不敢动。

  听那声音是在打架,那动静,应该是群殴吧?

  那天简慈一的行为,她事后没法细想,因为她一手拿着手机,借着手电筒的光亮出现在他们面前,一手还拿着酒瓶。

  “都tm别动!”简慈一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她把酒瓶随意往墙上使劲一摔,酒瓶就碎了。

  “再动,我就报警,我手机里拍了视频,这就是证据,都成年了吧?那就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

  简慈一语气很淡,但说的话,和她手里的手机,还有碎一半的酒瓶,莫名让人有点怵。

  那几个看上去差不多十七八的男生,嘴里骂骂咧咧的退出来,等他们走远了,简慈一才把手机放下来,手电筒关上。

  她依旧没动。

  她知道地上躺的人是谁,准确来说,她就是跟着他出来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躺在地上的人终于开口“纪洲告诉过你,离私底下的我远点”

  声音不大,却在这么安静的情况下显得很吵。

  这是简慈一听到这句话内心里冒出来的第一句话。

  她依旧没有开口回答,像是无声的和地上躺着的人对峙着

  这场无声的对峙一时没人能胜出,简慈一对这场胜负也不在意,她重新打开手电筒的光,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了扫帚。

  她把地上的碎酒瓶渣扫到墙角,她没找到簸箕。

  江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了,又从哪里找来了簸箕,反正她找到扫帚回来的时候,江柏不在,现在又拿着簸箕回来了。

  两人合作把酒瓶渣扫到垃圾桶里。

  “你应该听纪洲的,不要管我”

  “好的”简慈一情绪起伏不大。

  她把扫帚还回去,簸箕她不知道江柏从哪里找来的,走之前放在他手边。

  今晚的事情就到这里结束,简慈一没有犹豫,骑上车就走。

  江柏第二天没来学校,简慈一也没兴趣管这件事,因为简妈妈乘坐高铁回来了,她下午要去高铁站接妈妈。

  她下午到高铁站接妈妈的时候,整个人都蹦到简妈身上。

  “有没有好好吃饭?你没有吃那些垃圾食品吧?你是不是在家里偷偷吃泡面了?”

  “哪有?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简慈一抱着妈妈的手撒娇。

  “你现在还在长身体,不要老是吃那些垃圾食品!这对身体百害而无一利”

  “知道啦,绝对听从妈妈的话!”

  由于简妈妈的到来,简慈一的生活水准又回到了以前。

  某天简慈一正常上学,简妈妈在家里打扫卫生,看到简慈一书桌上的那瓶护手霜,它被放在角落里,虽然没有打开过,但是简妈妈的情绪在那一刻是开心的。

  简慈一回来也没发现任何异常,简妈妈的热情也没让她感觉到不对劲。

  “辛苦了,我们在坚持坚持几个月,等高考结束就轻松很多了,你还有什么想吃的吗?跟我说,我给你做”

  “我想吃肉!”

  “行!”

  时间推到下周一上午上课,简慈一和江柏没有任何多余学习上的交流,常乐在前面看他们这样的相处,感觉怪怪的的,却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终于某天下午,她们去食堂吃饭,常乐抱着简慈一的手臂“你和江柏怎么了?”

  “?”简慈一不解“我和江柏怎么了?”

  “你们没怎么吗?我这两天看着你们的相处,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但我又说不上来”

  “学魔怔了吧?”简慈一把话头抛回去。

  “学魔怔了?这样也好,我热爱学习”

  “行了,身边坐了江大学神这么牛批的人,我和他闹别扭?我不要成绩了吗?我可是要靠学神考大学的人!”简慈一一副“你怎么会这么想”的样子,真把常乐说模糊了。

  “也是,但你也不需要靠他吧?”

  “好了,吃完赶紧回去,我那张试卷还没写完呢,老班晚自习肯定讲试卷!”简慈一强行叉掉这个话题。

  简慈一猜的没错,老班果然在晚自习上课要讲试卷,照例,和江柏的输赢她已经不在意了,正要把自己试卷拿给老班,却被江柏一把按住。

  这小动作就发生在她们俩座位上,简慈一屁股还没离开凳子呢,江柏的手就按住了她的手臂。

  江柏拿着自己时间走上讲台递给老班。

  简慈一就看着他站起来,然后走回来。

  她们俩“眉目传情”不足半分钟,意思却只有她们俩知道。

  老班开始讲试卷,简慈一自己霸占一张试卷,江柏轻轻敲两下桌子。

  简慈一抬头看他“?”

  “。”江柏的表情很淡然。

  简慈一没看懂他什么意思,依旧皱着眉头“?”onclick="hui"